罪恶的金字塔

 

  心都跛了脚──

  你们知道吗?

  只有愤怒,没有悲哀,

  只有火,没有水。

  连长江和嘉陵江都变成了火的洪流,

  这火──

  难道不会烧毁那罪恶砌成的金字塔么?

  雾期早过了。

  是的,炎热的太阳在山城上燃烧,

  水成岩都鼓爆着眼睛,

  在做着白灼的梦,

  它在回想着那无数亿万年前的海洋吧?

  然而,依然是千层万层的雾呀,

  浓重得令人不能透息。

  我是亲眼看见的,

  雾从千万个孔穴中涌出,

  更有千万双黑色的手

  掩盖着自己的眼睛。

  朦胧吗?

  不,分明是灼热的白昼

  那金字塔,罪恶砌成的,

  显现得十分清晰。

  这首诗是为大隧道惨祸而写的。日寇飞机仅三架,夜袭重庆,在大隧道中闭死了万人以上。当局只报道为三百余人。

  一九四○年六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