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宣言

 

  你看,我是这样的真率,

  我是一点也没有什么修饰。

  我爱的是那些工人和农人,

  他们赤着脚,裸着身体。

  我也赤着脚,裸着身体,

  我仇视那富有的阶级:

  他们美,他们爱美,

  他们的一身:绫罗,香水,宝石。

  我是诗,这便是我的宣言,

  我的阶级是属于无产;

  不过我觉得还软弱了一点,

  我应该还要经过爆裂一番。

  这怕是我才恢复不久,

  我的气魄总没有以前雄厚。

  我希望我总有一天,

  我要如暴风一样怒吼。

  一九二八年一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