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步十里松原

 

  海已安眠了。

  远望去,只见得白茫茫一片幽光,

  听不出丝毫的涛声波语。

  哦,太空!怎样那样的高超,自由,雄浑,清寥!

  无数的明星正圆睁着他们的眼儿,

  在眺望这美丽的夜景。

  十里松原中无数的古松,

  都高擎着他们的手儿沉默着在赞美天宇。

  他们一枝枝的手儿在空中战栗。

  我的一枝枝的神经纤维在身中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