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安

 

  晨安!常动不息的大海呀!

  晨安!明迷恍惚的旭光呀!

  晨安!诗一样涌着的白云呀!

  晨安!平匀明直的丝雨呀!诗语呀!

  晨安!情热一样燃着的海山呀!

  晨安!梳人灵魂的晨风呀!

  晨风呀!你请把我的声音传到四方去吧!

  晨安!我年青的祖国呀!

  晨安!我新生的同胞呀!

  晨安!我浩荡荡的南方的扬子江呀!

  晨安!我冻结着的北方的黄河呀!

  黄河呀!我望你胸中的冰块早早融化呀!

  晨安!万里长城呀!

  啊啊!雪的旷野呀!啊啊!我所畏敬的俄罗斯呀!

  晨安!我所畏敬的Pioneer呀!

  晨安!雪的帕米尔呀!

  晨安!雪的喜玛拉雅呀!

  晨安!Bengal的泰戈尔翁呀!

  晨安!自然学园里的学友们呀!

  晨安!恒河呀!恒河里面流泻着的灵光呀!

  晨安!印度洋呀!红海呀!苏彝士的运河呀!

  晨安!尼罗河畔的金字塔呀!

  啊啊!你在一个炸弹上飞行着的D'annunzio呀!

  晨安!你坐在Pantheon前面的“沉思者”呀!

  晨安!半工半读团的学友们呀!

  晨安!比利时呀!比利时的遗民呀!

  晨安!爱尔兰呀!爱尔兰的诗人呀!啊啊!大西洋呀!

  晨安!大西洋呀!

  晨安!大西洋畔的新大陆呀!

  晨安!华盛顿的墓呀!林肯的墓呀!Whitman的墓呀!

  啊啊!惠特曼呀!惠特曼呀!

  太平洋一样的惠特曼呀!啊啊!太平洋呀!

  晨安!太平洋呀!太平洋上的诸岛呀!

  太平洋上的扶桑呀!扶桑呀!扶桑呀!

  还在梦里裹着的扶桑呀!

  醒呀!Mesame呀!快来享受这千载一时的晨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