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第十七信 十月十三日

  现在我接到你的信真是大吃一惊。什么缘故呢?因为我今天午后被司阎的女友托我代理,我看见邮差送了一封挂号信来。是送给谁的呢?我正在这样想的时候,不想出一看时才真是我梦里也在想的我哥哥寄来的挂号俗。我是怎样地受了惊惑哟。是什么呢?该不是我前回寄回的东西又打转来了罢?战着的指头把封开了来,果然如我所料。啊,哥哥,我并不是生了气把钱送还你的,我并不是那样呢。九月在那古的时候已经使了不少的钱,你一个月三十三块钱的官费送了二十五块钱给我,剩下的究竟够做什么呢?你怎么能够生活,你怎么能够用功!假使少些是三块五块的时候我或许反不会送还呢。你的生活明明是感受着困难,所以我才送还了你,我决不是出于恶意呢。

  你的心我是十分晓得的,我是怎样地感谢得流过多少眼泪哟。但是我一想到你的身上来我总不能受你的金钱。并不是什么下等,并不是什么卑鄙,我自己心里决不曾那样想过。哥哥,你为什么那样说呢?要我才真正是辜负了你的心,我不知道怎样该向你谢罪。哥哥,你请恕我罢,请你再不要说那样的话,你说那样的话我真是难以为情呢。哥哥是鄙俗的时候,难道我又是什么呢?我不会是更卑污更下贱的人吗?请你请你以后再不要说这样的话了罢,请你不要怪我罢!

  哥哥,二十五块钱,这决不会是你用了剩下来的。我要怎么做好呢?哥哥,你现在定然是吃着苦的。假如真是你用来剩下的,我可以高兴地接受着,但你在吃苦是很明了的事情,我怎么也不能把这钱来作为自己使用。我就是因为想着你,所以才给你送回去了。假使知道你竟会费着两次的手续我也不会送回的,因为我以为你想见我的心坎时你是决不会再送来的。现在既是费了这样的手续,我也不好再给你送回,我只好接受着了。真的我不知道该怎样谢你。辜负了你的心,使你费了几次神,真是对不住。请你把一切都容恕了罢。你恕我?不呢?

  就是相片,不消说也还是物质。但是呢,就是旧的也好,你送一张给我罢,又何必定要去照新的呢?好,我什么也不再说了。总之我的一生是要受你保障的人,我一个人无论怎样苦闷,怎样挣扎,一个人是什么也不能够的。一切的事情都应该仰仗着你的,连这点也想不到,竟辜负了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使你过分地担心,我真是对不住。以后我再不做这样的事情了。请你恕我,请你不要见怪罢。我从心里感谢着我哥哥的心,我领受了。哥哥的信上讥诮话太多了,我真是惭愧。我怎么能说得到不愉快上来呢?我是怎样地在感谢着我哥哥的心哟!但是……好,请你恕我,恕我。我以后决不这样放肆了。你不幸得到一个这样放肆的女子,你请灰了心罢……

  相片是什么时候寄来都好,请你决不要忘记。

  不消说相片也是物质的,但是呢……哥哥!哥哥呀!请你请你请你永远地超过我们的坟墓直到生活的那边也使我们的心和血流融成一个罢!真个是这样的时候,我的幸福是再没有超过这以上的了。

  临时试验来了吗?真的辛苦呢。但是身体是大事,用功也不要太过余了,好生注意罢。我朝夕都在为你祈祷,你千切不要太把身子看轻了。一向怕又要忙了,没有时候写信,请你不要见怪。

  今天是只写这点要事。

  第十八信 十月十五日

  等了又等的信到今天礼拜日才到了。我是等得怎样地焦急哟!我怕你病了,你果真病了吗?哥哥,你怕是太罣念了我的原故罢?啊啊,我怎么好呢?都是我的不是使你常常罢念我,啊啊,我怎么好呢?假使我是再近得一些,不怕就有天大的事情我也要丢下,跑去看你,但是太远了连要走也走不动呢。真的对你不住,你请容恕我罢。你现在好了些吗?我一点也放心不下,我不晓得怎么的好,我纵横不久是要离开病院的,我就来看你可以吗?

  你病了也还在进学校吗?你请医生看一看怎么样呢?定然是神经衰弱罢?

  我近来被怎么也不能说出的冷寂包裹着,我几次想无论有什么事都不管,我要跑到你那里去在你面前尽性地哭。啊啊,我要到我病了的哥哥的面前尽性地哭!啊啊,哥哥,你现在怎样了呢?我每晚每晚睡在床上,时而哭,时而苦闷,我等望着你的消息,你是真个病了!(此信不全。)

  第十九信 十月十六日晨

  哥哥,你的病怎样了呢?不能睡真是辛苦呀,头还是痛吗?我此刻记起来了,我们八月尾间在月岛海岸上徘徊的时候,哥哥的心脏的鼓动隔着我们两人的衣服也传到了我的身上来。啊,哥哥,那时候我不是说过你怕是得了心脏病的吗?哥哥,你现在又心悸亢进往起来了吗?我怕你的确是神经衰弱呢。啊,哥哥,你定是因为思念着我才得下病的,这怎么好呢?我今天早晨起来把退职的愿书都写好了,我想立地交去,乘午后的火车便到冈山,我到明天午前的十点钟便可以到我病了的哥哥的怀里。啊啊,我是怎样地想飞,想飞到你那儿去哟!但是想到做事太着急了的时候,每每会招失败。我在感情达到高潮的时候每每不顾前后地做了些事情出来,弄到自己把自己陷着了的,不知道有多少次呢!哥哥,我一人倒不要紧,现在的社会怕还不是许我们聚首的时候罢?我时常想着到我哥哥那里去,我们一同携着手走向死路,我们的尸首也不许暴露在世间,不许一个人替我门流一珠眼泪。……啊,但是,哥哥,你看我是怎样地魔性的女子啊!哥哥,你的身子是很可保重的,你的祖国需要你,你的家族也不知道在怎样期待你呢!你要好生保重呀。你的病总怕是神经衰弱罢,你请医生来诊察一下罢。我的退职的愿书还揣在怀里,我随时都可以递上去,望你快回我一封信,不要说假话罢!假使是沉重,我是无论如何也要来,哪顾得世间,哪顾得职业,哪顾得生活呢!我唯一的依赖者的哥哥,我的生命的生命,上帝哟,你也要替我剥去吗?我要尽我的力量来反抗呢!啊啊,哥哥。我不知道写的是些什么。我这几晚都是夜勤,我已经三晚上不睡觉了。不睡觉真苦呀,哥哥,你怕不止三晚上不曾睡足罢?我的眼睛痛得要暴裂的,一样是睡眠不足的原故呢?还是眼泪太流多了呢?哥哥,我在无人处的时候便要哭,我觉得我们两人的暗淡惨酷的未来已经张开着口要吞没我们,我觉得上帝在和我们作弄。我们的恋爱到底要悲惨到怎样的地步呢?啊啊,我病了的哥哥,假使我能代替你呀!你快回我一封信罢,只消写一个字都好,你叫我来我立地便来。你请给我拍个电报来罢,就用个“来”字呢,啊,我是怎样地担心着的哟。啊,哥哥!

  第二十信 十月十七夜

  电报!午后三点钟的时候,我的同事给我送了一通电报来,啊,哥哥,我是怎样地惊惶了哟!该不是我病了的哥哥死了罢?啊,单是这样的一个想念怎样把我全部的存在都掀翻了哟!啊,哥哥!你真个是无事么?你不要谈假话呢。我战栗着的手把电报拆开看时,我是怎样地不相信我的眼睛哟。啊,哥哥,你真个是无事吗?我直到今天晚上接到你亲手写的信我才放了心。我的哥哥,我真感谢你呢。你的心时常是那样亲切的,你写信来就好了,何必还要打电报呢。我真不该使你这样担心,我真是对不住你。我近来不知道是什么原故,什么思虑分别都没有了,简直就和三岁的小孩一样。哥哥,你真不幸呢,你遇着我这样的一个女子,请你请你恕我罢。

  但是我是多么安了心哟,我自从知道哥哥病了,便怎么也不能放心,一天到晚连饭也不想吃,晚上有夜勤不消说是不能睡觉,就是白天有休息时间我也不曾阖过一次眼睛。我在无人处便忍不住要流眼泪,我想写信也写不成条理。啊,我现在感着这样满足的谢意,我是这样恬静了。哥哥,我真感谢你呢。你以后总要好生保重才行。你的伤风已经好了吗?神经衰弱吃药是没有效验的,你顶好是要把一切过往的事情忘了,生活要有规律。哥哥,你前回不是说过你静坐过一年,还洗了一年的冷水澡吗?你近来完全没有静坐了吗?这都是我的不是。听说洗冷水澡一层对于神经衰弱是很有效验的,但你要留意不要又着了凉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