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孙陀利的诽谤





孙陀利的诽谤

  根据《佛说孛经》所记,佛在世时,外道女弟子孙陀利为令大众不信三宝,天天去佛陀的精舍,然后让其师父派人一个月后杀掉她,埋在精舍附近,诽谤是佛弟子所为。

  从前在波罗奈城中,有个赌博游戏的人名叫净眼,当时有个淫女名叫鹿相,长得很漂亮。一天,净眼邀鹿相去园林中嬉戏娱乐,鹿相答应了。两人在园中尽情娱乐之后,净眼看到鹿相的衣服很珍贵,便生起贪心。于是净眼将鹿相杀死之后,把她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把尸体埋在园中一位名叫乐无为的辟支佛的茅庐中。城里的人见不到鹿相,就向国王梵达报告,国王于是派人搜寻。群臣搜遍全城都找不到,便去城外搜索,最后在乐无为的茅庐中挖出了鹿相的尸体。大臣们问乐无为:“你已经和鹿相做了不净行,为何还要杀了她?”辟支佛默然不答,大臣们如是问了三次,辟支佛仍是不回答,乐无为手脚上都有泥土,这是他前世的因缘,所以默然不答。大臣们便将乐无为绑了起来,拷打审问,这时,树神现出半身,对众人说:“切莫拷打此人。”众臣问:“为何不能打?”树神说:“他没有做这样的事,所以不应拷打。”大臣们虽然听到树神这么说,但是并不接受,他们把乐无为带到了王宫,对国王说:“这个道士和鹿相做了不净行后,又把鹿相给杀了。”国王听后,非常气愤,下令将乐无为绑在驴背上,游街示众,再把他拉出城外处死。城里的人们看到这个情形,心里很奇怪,议论纷纷,有的相信乐无为犯了事,有的则不相信。这时,净眼躲在破墙后,听到大众的议论声,便偷偷地看是怎么回事,当他看到乐无为被绑在驴背上游行时,心里想:“这个道士是被冤枉的,鹿相是我杀的,我应该去自首,救道士一命。”于是净眼从大众中走出来,对押解官说:“不要处死这个道士,鹿相不是他杀的,是我杀的,请把道士放了,把我抓起来治罪吧。”官员们听了都很惊愕,赶紧为辟支佛松绑,把净眼绑了起来。官员们皆向辟支佛作礼忏悔道:“我等愚痴,无故冤枉道士,愿您慈悲赦免我们的罪过,莫令我们将来受到严重的殃报。”如是三次,乐无为辟支佛默然不答,辟支佛心想:“我不宜再入波罗奈城乞食了,我应当于此大众前灭度。”于是辟支佛跃升空中,示现种种神变,然后在空中烧身灭度。大众见此,皆涕泪悲泣,有的忏悔,有的顶礼,取其舍利在路旁起塔。官员们将净眼带到国王面前治罪,国王便嗔怪大臣们抓错了人。世尊对舍利弗说:“你知道那时的净眼是谁吗?那就是我,鹿相就是现在的孙陀利,我当时杀死鹿相,令辟支佛受冤枉,因此罪业无数千岁在地狱、畜生、饿鬼中受苦,此罪业的余报使我今世虽已作佛,仍受到孙陀利的诽谤。


【原文】

佛说孙陀利宿缘经第一

往昔过去世。波罗奈城中。有博戏人。名曰净眼。巧于歌戏。尔时有淫女。名曰鹿相。端正姝好。严净无比。时净眼往至鹿相所。语此女曰。当共出外诣树园中。求于好地。共相娱乐。女答曰可尔。鹿相便归。庄严衣服。诣净眼家。净眼即严驾好车。与鹿相共载。出波罗奈城。至于树园。共相娱乐。经于日夜。净眼睹其衣服珍妙。便生贪心。当杀此女取其衣服。复念杀已当云何藏之。时此园中。有辟支佛。名乐无为。去其所止不远。净眼又念。此辟支佛。晨入城乞食后。我当杀鹿相。埋其庐中。持衣而归。谁知我处。明旦辟支佛。即入城乞食。净眼于后。便杀鹿相。脱衣服取。埋尸着乐无为庐中。平地如故。便乘车从余门入城。尔时波罗奈国王。名梵达。国人不见鹿相。遂彻国王。众人白王。鹿相不见。王即召群臣。遍诣里巷户至觅之。诸臣受教。如命觅之。遍觅不得。便复出城。见树间众鸟飞翔其上。众人便念。城中已遍不得。此必有以当共往彼。即寻便往到乐无为庐前。搜索得尸。诸臣语乐无为曰。已行不净。胡为复杀。辟支佛。默然不答。问如此至三。不答如前。乐无为。手脚着土。此是先世因缘。故默不答。众臣便反缚乐无为。拷打问辞。树神人现出半身。语众人曰。莫拷打此人。众臣曰。何以不打。神曰。此无是法。终不行是。诸臣虽闻神言。不肯听用。将此乐无为。径诣王所。白王曰。此道士。行不净已。又复杀之。王闻是语。嗔恚大唤。语诸大臣看是道士。行于非法。应当尔耶。王敕诸臣。急缚驴驮。打鼓遍巡。然后出城南门。将至树下。铁鉾[矛*贊]之。贯着竿头。聚弓射之。若不死者。便斩其头。诸臣受教。急缚驴驮。打鼓巷至巡之。国人见之。皆怪所以。或有信者或不信者。众人集观。唤呼悲伤。于是净眼。在破墙中。藏闻众人云云声。便于墙中。倾顾盗视。见乐无为反缚驴驮众人逐行。见已心念。此道士无故见抂当死。此不应有爱欲。我自杀鹿相。非道士杀。我自受死。当活道士。净眼念已。便出走趣大众。普唤上官曰。莫困杀此道士。非道士杀鹿相。是我杀之耳。愿放此道士。缚我随罪治我。诸上官皆惊愕曰。何能代他受罪。即共解辟支佛缚。便捉净眼。反缚如前。诸上官等。皆向辟支佛。作礼忏悔。我等愚痴。无故抂困道士。当以大慈原赦我罪。莫使我将来受此重殃。如是至三。乐无为辟支佛。默然不答。辟支佛心念。我不宜更入波罗奈城乞食。我但当于此众前取灭度耳。辟支佛。便于众前。踊升虚空。于中往反。坐卧住立。腰以下出烟。腰以上出火。或复腰以下出火。腰以上出烟。或左胁出烟。右胁出火。或左胁出火。右胁出烟。或腹前出烟。背上出火。或腹前出火。背上出烟。或腰以下出火。腰以上出水。或腰以下出水。腰以上出火。或左胁出火。右胁出水。或左胁出水。右胁出火。或腹前出水。背上出火。或腹前出火。背上出水。或左肩出水。右肩出火。或左肩出火。右肩出水。或两肩出水。或两肩出火。然后举身出烟。举身出火。举身出水。即于空中。烧身灭度。于是大众。皆悲涕泣。或有忏悔。或有作礼者。取其舍利。于四衢道。起偷婆。诸上官即将净眼。诣王梵达。此人杀鹿相。非是道士杀。王便嗔此监司。前时何为妄白虚事云。此人杀人。今云非也。乃使我作虚妄之人抂困道士。诸臣白王。于时频问道士。何为杀人也。时道士默不见答。叉手脚复着土。以是故。臣等谓呼其杀人。王便敕臣。驴驮此人。于城南先以鉾[矛*贊]之。然后立竿贯头。聚弓射之。若不死者。便斫其头。诸臣受教。即以驴驮。打鼓遍巡已。出城南诣树下。以鉾[矛*贊]贯木。聚弓射之。然后斫头。佛语舍利弗。汝乃知尔时净眼者不。则我身是。舍利弗。汝复知鹿相者不。则今孙陀利是。舍利弗。汝知尔时梵达王不。则今执杖释种是舍利弗。我尔时杀鹿相。抂困辟支佛。以是罪故。无数千岁。在泥犁中煮。及上剑树。无数千岁在畜生中。无数千岁在饿鬼中。尔时余殃。今虽作佛。故获此孙陀利谤于。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