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善星比丘的故事





善星比丘的故事

  “在佛世之时,有一位善星比丘,他随从佛陀听法二十四年。这位善星比丘,也是具足多闻的人,他跟随着佛陀听法二十四年后,最后也能够诵持三藏十二部等一切的经典,而且也能向大众宣讲经典毫无障碍。但可惜的是善星比丘只了解经中的表意,却不能够了悟佛法的真实内容与实践的要义。

  “当时佛陀曾经忠告于他,如果他不能真修实证,把佛法的内义,从禅定三昧中真实地体悟,而出生广大智慧的话,是不能够得到究竟解脱的。如果只了解佛语外在的词句,而不去了解其真实内义的话,并不能代表真正的总持无碍,也不是真实通达佛法的人。”

  在阿难尊者的现观描述之下,佛陀当时对善星比丘说法的影像,如海中倒映一般,明现在前。

  这时,释迦狮子只见佛陀不悲不喜不瞋不怒,光明地安住在金刚三昧当中,心中只有大慈大悲,虽然了知因缘不契,却是永恒地关怀着善星比丘,他丝毫没有受到他的恶言恶语的影响。所有的八风毁誉,对佛陀而言都是远离无执的,佛陀还是安祥地带着永恒的微笑来到了菩提伽耶。

  佛陀有一次住在王舍城中,善星比丘为佛陀的侍者;当时佛陀在初夜正为帝释天王演说法要。弟子之法应是师长先行休息之后,才能入寝。这时,善星比丘恶缘现起,因为佛陀久坐,而心生恶念。在当时,王舍城的人民有一个习惯的说法,如果有小男孩、小女孩啼哭不止之时,父母亲们便常说:“你若再不停止哭泣,就要将你交付给薄拘罗鬼,作为恐吓。”这时,善星比丘的心念被诸魔所拘执,竟然告诉佛陀说:“佛陀!请快进入禅室中休息,否则薄拘罗鬼会来抓人。”

  佛陀就斥责他说:“痴人!你难道不曾听闻如来世尊是无所畏惧的吗?”

  这时,帝释天王在一旁,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地问佛陀说:“佛陀世尊!这样的人,也能趣入佛法之中吗?”

  佛陀即告诉帝释天王说:“憍尸迦!佛法是平等的,这样的人还是一样得入佛法之门,也能具足佛法,而且在未来必定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无上佛果。”

  佛陀虽然为善星比丘不断地说法开示,但是善星比丘却是魔障深重,丝毫没有信受的心。

  释迦狮子眼见善星比丘的顽冥不灵,眼中不禁流下了慈愍的悲泪,而目睹着佛陀世尊的慈悲与光明风范,不禁双手合十,连称:“善哉!善哉!”

  在无量的光明中,佛陀现起在迦尸国尸婆富罗城的影像,慈悲的佛陀还是以善星比丘作为侍者。当时佛陀要进入城中乞食,而无量的众生都虚心渴仰,欲亲见佛陀。佛陀在行走之时双足自然离地四寸,而佛足之上代表福智圆满的千辐印文像,如雕刻一般自然现迹在地面上,因此,人人都想要争睹佛陀的足迹。这时,善星比丘随在佛陀的后面,竟然忽起恶念就想要销毁佛陀的足迹;是不只不能销毁,连一丝一纹都不能破坏,于是就抓了蚯蚓置于佛陀足迹之上,希望众生生起厌恶不善之心。

  佛陀入城之后,在一家酒舍中见到一位尼乾裸形外道弯着腰蹲在地上,正吃着酒糟。善星比丘见了之后就大发谬论向佛陀说道:“世尊!世间如果有阿罗汉的话,以这个人最殊胜了。何以故呢?因为这个人正宣说着无因无果的大法。”

  佛陀立即斥责他说:“痴人啊!你怎么如此愚痴无智呢?你不是时常听闻,证得阿罗汉的人,不饮酒,不害人,不欺诳,不偷盗,不淫欲,而这人曾犯了杀害父母的罪,吃着能醉人的酒糟,怎么能说他是阿罗汉呢?而这人命终舍身之后,必定会堕入阿鼻地狱的。但是阿罗汉者是永断贪瞋痴三毒的,怎么可以胡说此人是阿罗汉呢?”

  善星就不服气地回答说:“地、水、火、风四大的体性仍然可以转易,如果说此人必定堕入阿鼻无间地狱之中,是绝无是处的。”

  佛陀说道:“痴人!你不是时常听闻诸佛如来所说的话是诚言无二的吗?”但不管佛陀如何为善星说法,他还是绝无信受之心。

  这时,释迦狮子反观自思:“世间人都是愚惑无知的,常常坚持自己的恶心与错谬知见,实在可悲可悯。惟有以无我的般若正智,才能彻见真实的法界啊!”

  释迦狮子此时又现观到当时佛陀与善星比丘住在土舍城中的景象。当时城中有一位尼乾裸形外道,名叫苦得,常常如此倡言:“众生的烦恼无因无果,众生的解脱也无任何的因缘。”善星比丘又向佛陀发表谬论说:“世尊!世间如果有阿罗汉的话,这位苦得一定是最为上首的。”

  佛陀说道:“痴人!苦得尼乾并非阿罗汉,他一点也不能了悟阿罗汉道。”

  善星竟不服气地说:“到底是何因何缘,你这位阿罗汉却对于另一位阿罗汉心生嫉妒?”

  佛陀只好斥责他说:“痴人!我对于阿罗汉不生嫉妒,是你自己心生邪恶的知见而胡思乱想罢了。你如果说苦得是阿罗汉的话,在七日之后,他将罹患宿食的毛病,因腹痛而致死,死后将投生于饿鬼道之中;而且他的同修会将他的尸首弃置于寒林之中。”

  这时,善星比丘就立即前往苦得尼乾子裸形外道的处所,告诉他说:“长者!你知不知道?沙门瞿昙现在预记你在七日之后,会罹患宿食的疾病并腹痛而死,在死后会投生于饿鬼道中;而同修也会将你的尸首放在寒林之中。长老!你好好地仔细思维,准备各种方法,这次一定要让瞿昙佛陀堕于妄语之中。”

  苦得听到这段话之后,就开始断食。从第一日断食至第六日,到了第七天后,心想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于是便开始吃黑蜜,吃了黑蜜之后,又饮用冷水,当饮用冷水已,结果突然因为腹痛而命终;死后同修们就将他的遗体放置于寒林之中,而苦得立即现生饿鬼之形立正尸身之旁。

  善星比丘听到这件事后,马上赶到寒林中,正看见苦得投生为饿鬼的身形,并在其尸体旁边蹲着。善星于是就问他说:“大德你已经死了吗?”

  苦得回答说:“是的,我已经死了。”

  “你怎么死的?”

  “因为腹痛致死。”

  “是谁将你的尸首抬出的?”

  “同修们。”

  “放置在何处?”这时苦得十分生气地回答说:“痴人!难道现在你看不出这里正是寒林吗?”

  善星比丘十分不好意思地说:“噢!但不知你现在投生为哪一道众生?”

  “我现在投生为饿鬼身了。善星!我劝告你,应当仔细听从如来的善语、真语、适时之语、有意义之语与法语。善星!如来口所出的如实之语,你在当时为何不信呢?如果有众生不信如来的真实之语,去致力行善修持,而愚痴的妄作恶事,将来也会像我一样受到三恶道身形的果报啊!”

  这时,善星就回到佛陀之处,为了摭掩事实,他就向佛陀说:“世尊!苦得尼乾命终之后,出生在三十三天帝释天上。”

  佛陀说:“你这愚痴的人为何还不悔改呢?证得阿罗汉的人不再受生,也没有中阴身了,你怎么会说苦得生于三十三天上呢?”

  善星比丘只好说出实话:“世尊!正如你所言,苦得尼乾事实上并没有生于三十三天上,现在正受饿鬼之身的果报。”

  佛陀说道:“你这个痴人!诸佛如来是诚言无二的,如果说如来的话有反覆,是绝无是处的。”

  善星就说:“如来你当时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我当时却还是不相信。”佛陀时常为善星比丘说真实的法要,而他却还是绝无信受之心。

  善星比丘虽然读诵了三藏十二部经,并证得了四禅的境界,但是他却不能真实了解佛法中一偈、一句乃至一字的真义。他后来又亲近了种种的恶友,又退失了四禅的定境。当退失了四禅之后,又生起邪恶的知见,到处毁谤佛陀说:“无佛,无法,也没有涅槃!沙门瞿昙只是善知相法,所以能够得知他人的心念,并没有真实的修证。”

  佛陀还是慈悲地告诉善星说:“我所说的法,是初、中、后皆完善的,法语十分地巧妙,而字义也真正精确;所说的法之中无有杂染,具足成就清净的梵行。”善星比丘却反驳道:“如来虽然为我说法,但我还是真实地认为无因无果。”

  这时,释迦狮子心想:“善星比丘虽然住于无量宝聚的佛法之中,却是空无所获,乃至于不能得到一丝佛法的利益;这是由于他十分的放逸,并心生恶见的缘故。这就譬如说有人虽然已进入大海中,见到了各种宝物却毫无所得的返回一般,这是由于太过放逸的缘故;犹如进入大海之中,虽见到了众宝积聚,却因为自杀而死,或是被罗刹恶鬼所杀一般,无功而返。善星比丘也是如此,入于佛法大海之中,却被恶知识罗刹大鬼所杀害。所以当时如来因为怜悯他的缘故,常常纠正善星的许多放逸行为。”

  阿难尊者悲叹地说道:“若一个人原本就十分贫穷,我们对于这样的人虽然心生怜悯,但感觉上还不是最可怜的;如果原本就是巨富,后来却失去一切财物,这样的人所受的痛苦就更大更可怜了。善星比丘也是如此,他曾经受持、读诵三藏十二部经,并证得四禅的境界,然后又失去了,实在是太可悲了。所以佛陀说:‘善星比丘太过放逸了,由于放逸的缘故,所以断除了善根。’佛陀的圣弟子们如果有见闻此事的人,对于此善星比丘无不生起殷重怜悯的心,就宛如看到巨富的人失去了一切财物一般。佛陀多年来常带着善星比丘共相随逐,而他却自生邪恶之心,又因为心邪的缘故,不能舍却恶见。

  “莲花王!佛陀是无上的大悲者,他虽然了解善星的状况,但还是用心地导引。佛陀从昔以来见到善星还有少许的善根如毛发一般,终不肯预记他是断绝善根是不能成佛的一阐提,应常住地狱之人;但是由于他不断地宣说无因无果、没有任何作业因缘果报,所以佛陀才说他断了善根。这就譬如有人掉落在粪池之中,如果有善知识想要用手来拔救他,此时如果能抓到他的头部或头发,就能将他救拔出来,但若久求不得,则只好放弃了;佛陀也是如此,求觅善星微少善根便想要救度拔济,但是终日勤求,还是没有少许的善根,所以无法将他从恶道中救脱。”

  释迦狮子沉思之后,又看到当时的情景……

  在当时,迦叶向佛陀问道:“世尊!如来何故授记善星当堕恶道?”

  佛陀回答说:“迦叶!善星比丘有许多的眷属,都说善星是阿罗汉,已经得证道果了;我为了要摧破他们的邪见之故,所以先预记善星因为放逸的缘故,将堕于恶道。善男子!你了解如来所说是真实无二的。所以假若佛陀授记他应当堕于恶道之中,如果没有的话,是绝无是处的。

  “善男子!善星比丘常为无量诸众生,宣说世间一切都是无善恶果报的,这时便断除了一切的善根,乃至没有如毛发一般少许的善力。善男子!我久已了知是善星比丘会断除善根,但是还是让他与我共住满了二十年。因为我若不畜养共行,远弃不近左右,这人必定会教导无量众生去造作各种恶业。这就是如来不共十力当中的第五力,种种胜解智力啊!”

  大迦叶又问佛陀说:“世尊!如来具有了知众生各种根器的力量,一定了解善星会断除善根,但是以何因缘,还是允许他出家呢?”

  佛陀说道:“大迦叶!我在往昔初出家时,我的堂弟难陀,从弟阿难、提婆达多,子罗睺罗等,都随我出家修道。我如果不听许善星出家的话,他将绍接王位;他具有权力之时,必会损坏佛法。以此因缘,所以,我便听允他出家修道。善男子!善星比丘如果不出家的话,也会断除善根的.在无量世中都无有任何利益。

  现在他出家之后,虽然还是断除善根,但是尚能受持戒律,供养恭敬长老、有德之人,而且修习禅定,从初乃至于证得四禅,还是种下了善因。这些善因将来还是能生善法,而善法既生,便能真正地修习佛道;修习佛道之后,将来定能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无上佛果。因此,我才听允善星出家。善男子!如果我不听允善星比丘出家受戒的话,则不能称我为具足不共十力的如来。”

  此时,大迦叶尊者与释迦狮子比丘,方才恍然大悟,了解佛陀救度众生的不可思议善巧方便。

  佛陀接着说:“大迦叶!佛陀善巧观察众生具足善法及不善法,善星虽然具有如是二法,但是由于恶业现前,不久当断一切的善根,而具生不善之根。为什么呢?因为他不亲近善友,不听受正法,不善巧思维,不如法修行;因为这些因缘,都是能斩断善根,滋生不善根的缘起。

  “善男子!如来也知道善星在未来世时,会再亲近善友,听受正法,修行苦集灭道四圣谛法,这时则又能还生善根。善男子!这就譬如有一泓泉水,离村落不远,泉水十分甘美,具有八种功德。有人十分地热渴,要前往涌泉之处,而在一旁的智者能观察知晓这位热渴的人,必定能够到达泉水流处无疑;因为这是惟一的道路,再也没有其他的歧路了。如来世尊观察诸众生也是如此,所以说如来名为具足了知众生的诸根的智慧力。”

  这时,善星比丘已经无法再作为佛陀侍者了,但是尊贵的佛陀一定要有人侍奉。这时,比丘大众纷纷讨论。

  后来,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首先观察到,如果请阿难陀比丘来作为佛陀的侍者,应该是十分如法的,而佛陀也必定会十分的欢喜。而其他五百位大阿罗汉也一同观察到这样的因缘,所以五百位大阿罗汉就一同向佛陀请求,希望让阿难尊者作为佛陀的侍者。

  佛陀脸上欣然微笑地回答说:“好吧!就让阿难陀作为我的侍者。”于是这五百位大阿罗汉再向阿难陀尊者要求,希望他能够如实如理地发心来奉侍释迦牟尼佛。

  这时阿难尊者就向释迦狮子说道:“当时,我就向佛陀请求道:‘佛陀啊!我很欣喜能够当您的侍者,但是如果要我作为您的侍者,我有三个愿望请求佛陀应允:第一,佛陀您所有的一切饮食,与一切的袈裟衣物,都由我来负责照料。佛陀的衣食请他人不要烦心。第二,希望我能向佛陀请法。如果经由我请法,恳请佛陀宣讲何种经典,希望佛陀能够慈悲地应允。第三,在过去我还未出家之前,佛陀所宣讲的一切经典,我希望都能够再次听闻;而且如果我不在的时候,希望佛陀尽量不要随意宣讲经典,如果有所宣讲,也恳请一定向我又述。这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与我慢的缘故,因为我作为佛陀的侍者,希望能够完全了悟佛陀所宣讲的任何经文,也免除一些无谓的法诤,这样子才是一个侍者所应该具足的条件啊!”

  “佛陀听了之后,就一一默然应允。这时,如同满月般的清净佛颜,也示现欢喜微笑地接连说道:‘善哉,阿难陀,善哉!阿难陀,善哉!阿难陀。’佛陀就这样连称三声善哉地应允我的要求。而我也成为佛陀的侍者了。

  “当时,我就向佛陀请问道:‘比丘善星本来是佛陀的侍者,现在他心中生起了邪见,将来到底会怎么样呢?’

  “佛陀就回答说:‘这位看起来宛然像很有智慧的善星比丘啊!再经过七天,就立即要逝去了;而逝去之后,他即将转生投胎为饿鬼,成为饿鬼之后,他会住在一座花园里,这是十分可悲可愍的事啊!’”

  这时,释迦狮子感觉十分奇异地问道:“那善星比丘的命运,不是跟苦得裸形外道一样吗?这因缘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阿难尊者说:“是的,实在是太巧合了!当时我听了佛陀的宣说之后,心中十分的难过,为了帮助善星比丘,就赶快来到善星的住所,告诉他佛陀所宣记的事情,希望他有所悔悟。但他毫无所动,善星当时心想:‘哪有那么倒霉的事,我竟然要跟苦得尼乾一般;而且我的修行境界那么好,这是不可能如此的事情。’

  “于是他十分狂妄无礼,并很粗暴地回答说:‘佛陀的话完全是假话,或许事情有时也会巧合碰到而说中,但是这些大概就像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一般,偶然猜中的而已,我是绝对不相信的。现在他说我过七天之后就要死了,这是不可能的,你第七天的早晨再来看吧,我还活生生地在这里享乐呢!我现在准备六天就静坐在这里,一动也不动,看看他所说的话,到底能不能实现。我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我就是坐在这里,总不可能七天之后就死吧!’善星十分粗鲁无礼地向我狂吼着。

  “结果,他真的在六天当中,居住在那里,不吃不喝,但是由于他不做禅观修行,所以也不能安住在定境当中调摄身心。所以,到了第七天的晚上,由于他的口实在太干渴了,实在受不了,就喝了大量的水,结果这些水,还没有被身体吸收的时候,他就宛如佛陀所预言般死去了。

  “当时他虽然饮了大量的水,但是身体却没有办法吸收。并且由于整个身体十分的干瘦,而腹中又装满了水,所以腹部就膨胀了起来,这时口干腹大就宛如焰口饿鬼的样子。我在七日之后,到花园里看到了这个情景,心中十分地难过并叹服佛陀的智慧。死去的善星就住在花园里面,就现生成为一个大腹身瘦的饿鬼了。

  “从此之后,这饿鬼在花园当中,如果碰到了佛陀讲经说法,或是佛陀为了要救度他,而特别为他说法时;他就将脸转过去,用背对着佛陀,或是用两手遮盖双眼。佛陀坐在东面为他说法,他就将身体朝向西面;佛陀坐在南面为他说法,他就朝向北面;佛陀坐在上方虚空说法,他就将脸朝下;佛陀如果以神通幻化从四面八方向他说法,他就将眼睛闭上,并用双手遮掩了耳朵,再也不肯听闻佛陀的说法。”

  这时阿难尊者双手合十,身光晃耀,而佛光也注照在他的顶上,并普照于洞中,他庄严地说道:“从此之后,我就成为佛陀的侍者,一直承侍佛陀二十余年。”

  这是阿难尊者对释迦狮子所宣讲的第一件重要的因缘。



【原文】

大般涅槃经

迦叶菩萨品第十二之一


  “善男子,我于一时住王舍城,善星比丘为我给使。我于初夜为天帝释演说法要,弟子法应后师眠卧。尔时,善星以我久坐,心生恶念。时王舍城小男小女若啼不止,父母则语:‘汝若不止,当将汝付薄拘罗鬼。’尔时,善星反被拘执而语我言:‘速入禅室,薄拘罗来。’我言:‘痴人,汝常不闻如来世尊无所畏耶?’尔时,帝释即语我言:‘世尊,如是人等亦复得入佛法中耶?’我即语言:‘憍尸迦,如是人者得入佛法,亦有佛性,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虽为是善星说法,而彼都无信受之心。

  “善男子,我于一时在迦尸国尸婆富罗城,善星比丘为我给使。我时欲入彼城乞食,无量众生虚心渴仰欲见我迹,善星比丘寻随我后而毁灭之,既不能灭而令众生生不善心。我入城已,于酒家舍见一尼乾,蜷脊蹲地,飡食酒糟。善星比丘见已而言:‘世尊,世间若有阿罗汉者,是人最胜。何以故?是人所说无因无果。’我言:‘痴人,汝常不闻阿罗汉者,不饮酒、不害人、不欺诳、不偷盗、不淫妷。是人杀害父母,食啖酒糟,云何而言是阿罗汉?是人舍身必定当堕阿鼻地狱。阿罗汉者永断三恶,云何而言是阿罗汉?’善星即言:‘四大之性犹可转易,欲令是人必堕阿鼻,无有是处。’我言:‘痴人,汝常不闻诸佛如来诚言无二?’我虽为是善星说法,而彼绝无信受之心。

  “善男子,我于一时与善星比丘住王舍城。尔时,城中有一尼乾名曰苦得,常作是言:‘众生烦恼无因无缘,众生解脱亦无因缘。’善星比丘复作是言:‘世尊,世间若有阿罗汉者,苦得为上。’我言:‘痴人,苦得尼乾实非罗汉,不能解了阿罗汉道。’善星复言:‘何因缘故,阿罗汉人于阿罗汉而生嫉妒?’我言:‘痴人,我于罗汉不生嫉妒,而汝自生恶邪见耳!若言苦得是罗汉者,却后七日当患宿食腹痛而死,死已生于食吐鬼中,其同学辈当舆其尸,置寒林中。’尔时,善星即往苦得尼乾子所语言:‘长老,汝今知不?沙门瞿昙记汝七日当患宿食腹痛而死,死已生于食吐鬼中,同学同师当舆汝尸置寒林中。长老,好善思惟,作诸方便,当令瞿昙堕妄语中。’尔时,苦得闻是语已即便断食,从初一日乃至六日满七日已便食黑蜜,食黑蜜已复饮冷水,饮冷水已腹痛而终,终已同学舆其尸丧置寒林中,即受食吐饿鬼之形在其尸边。善星比丘闻是事已至寒林中,见苦得身受食吐形,在其尸边蜷脊蹲地。善星语言:‘大德死耶?’苦得答言:‘我已死矣。’‘云何死耶?’答言:‘因腹痛死。’‘谁出汝尸?’答言:‘同学。’‘出置何处?’答言:‘痴人,汝今不识是寒林耶?’‘得何等身?’答言:‘我得食吐鬼身。善星谛听,如来善语、真语、时语、义语、法语。善星,如来口出如是实语,汝于尔时,云何不信?若有众生不信如来真实语者,彼亦当受如我此身。’尔时,善星即还我所,作如是言:‘世尊,苦得尼乾命终之后生三十三天。’我言:‘痴人,阿罗汉者无有生处,云何而言苦得生于三十三天?’‘世尊,实如所言,苦得尼乾实不生于三十三天,今受食吐饿鬼之身。’我言:‘痴人,诸佛如来诚言无二。若言如来有二言者,无有是处。’善星即言:‘如来尔时虽作是说,我于是事都不生信。’善男子,我亦常为善星比丘说真实法,而彼绝无信受之心。

  “善男子,善星比丘虽复读诵十二部经获得四禅,乃至不解一偈一句一字之义。亲近恶友退失四禅,失四禅已生恶邪见,作如是说:‘无佛、无法、无有涅槃。沙门瞿昙善知相法,是故能得知他人心。’我于尔时告善星言:‘我所说法初中后善,其言巧妙,字义真正,所说无杂,具足成就清净梵行。’善星比丘复作是言:‘如来虽复为我说法,而我真实谓无因果。’善男子,汝若不信如是事者,善星比丘今者近在尼连禅河,可共往问。”

  尔时,如来即与迦叶往善星所,善星比丘遥见如来,见已即生恶邪之心,以恶心故,生身陷入堕阿鼻狱。

  “善男子,善星比丘虽入佛法无量宝聚,空无所获,乃至不得一法之利,以放逸故,恶知识故。譬如有人虽入大海,多见众宝而无所得,以放逸故。又如入海,虽见宝聚,自戮而死,或为罗刹恶鬼所杀。善星比丘亦复如是,入佛法已,为恶知识罗刹大鬼之所杀害。善男子,是故如来以怜愍故,常说善星多诸放逸。善男子,若本贫穷,于是人所虽生怜愍,其心则薄;若本巨富,后失财物,于是人所生于怜愍,其心则厚。善星比丘亦复如是,受持读诵十二部经获得四禅,然后退失甚可怜愍。是故我说善星比丘多诸放逸,多放逸故断诸善根。我诸弟子有见闻者,于是人所无不生于重怜愍心,如初巨富后失财者。我于多年常与善星共相随逐,而彼自生恶邪之心,以恶邪故不舍恶见。

  “善男子,我从昔来,见是善星有少善根如毛发许,终不记彼断绝善根,是一阐提、厮下之人、地狱劫住。以其宣说无因无果、无有作业,尔乃记彼永断善根,是一阐提、厮下之人、地狱劫住。善男子,譬如有人没圊厕中,有善知识以手挠之,若得首发便欲拔出,久求不得,尔乃息意;我亦如是,求觅善星微少善根便欲拔济,终日求之,乃至不得如毛发许,是故不得拔其地狱。”

  迦叶菩萨言:“世尊,如来何故记彼当堕阿鼻地狱?”

  “善男子,善星比丘多有眷属,皆谓善星是阿罗汉,是得道果。我欲坏彼恶邪心故,记彼善星以放逸故堕于地狱。善男子,汝今当知如来所说真实无二。何以故?若佛所记当堕地狱,若不堕者,无有是处。声闻、缘觉所记莂者,则有二种,或虚或实。如目揵连在摩伽陀国遍告诸人,却后七日天当降雨,时竟不雨;复记牸牛当生白犊,及其产时,乃产驳犊;记生男者,后乃产女。善男子,善星比丘常为无量诸众生等,宣说一切无善恶果,尔时永断一切善根,乃至无有如毛发许。善男子,我久知是善星比丘当断善根,犹故共住满二十年畜养共行。我若远弃不近左右,是人当教无量众生造作恶业。是名如来第五解力。”

  “世尊,一阐提辈以何因缘无有善法?”

  “善男子,一阐提辈断善根故。众生悉有信等五根,而一阐提辈永断灭故。以是义故,杀害蚁子犹得杀罪,杀一阐提无有杀罪。”

  “世尊,一阐提者终无善法,是故名为一阐提耶?”

  佛言:“如是,如是。”

  “世尊,一切众生有三种善,所谓过去、未来、现在。一阐提辈亦不能断未来善法,云何说言断诸善法名一阐提耶?”

  “善男子,断有二种:一者、现在灭,二者、现在障于未来。一阐提辈具足二断,是故我言断诸善根。善男子,譬如有人没圊厕中,唯有一发毛头未没,虽复一发毛头未没,而一毛头不能胜身;一阐提辈亦复如是,虽未来世当有善根,而不能救地狱之苦,未来之世虽可救拔,现在之世无如之何,是故名为不可救济。以佛性因缘则可得救。佛性者,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是故佛性不可得断。如朽败子不能生芽,一阐提辈亦复如是。”

  “世尊,一阐提辈不断佛性,佛性亦善,云何说言断一切善?”

  “善男子,若诸众生现在世中有佛性者,则不得名一阐提也。如世间中众生我性,佛性是常,三世不摄,三世若摄名为无常。佛性未来以当见故,故言众生悉有佛性。以是义故,十住菩萨具足庄严,乃得少见。”

  迦叶菩萨言:“世尊,佛性者常犹如虚空,何故如来说言未来?如来若言一阐提辈无善法者,一阐提辈于其同学、同师,父母、亲族、妻子,岂当不生爱念心耶?如其生者,非是善乎?”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快发斯问。佛性者犹如虚空,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一切众生有三种身,所谓过去、未来、现在。众生未来具足庄严清净之身得见佛性,是故我言佛性未来。善男子,我为众生或时说因为果,或时说果为因,是故经中说命为食,见色为触,未来身净故说佛性。”

  “世尊,如佛所说义如是者,何故说言一切众生悉有佛性?”

  “善男子,众生佛性,虽现在无不可言无;如虚空性,虽无现在不得言无。一切众生虽复无常,而是佛性常住无变。是故我于此经中说,众生佛性非内非外,犹如虚空非内非外。如其虚空有内外者,虚空不名为一为常,亦不得言一切处有。虚空虽复非内非外,而诸众生悉皆有之,众生佛性亦复如是。如汝所言,一阐提辈有善法者,是义不然。何以故?一阐提辈若有身业、口业、意业、取业、求业、施业、解业,如是等业悉是邪业。何以故?不求因果故。善男子,如呵梨勒果,根茎枝叶华实悉苦,一阐提业亦复如是。

  “善男子,如来具足知诸根力,是故善能分别众生上中下根,能知是人转下作中,能知是人转中作上,能知是人转上作中,能知是人转中作下,是故当知众生根性无有决定。以无定故,或断善根,断已还生。若诸众生根性定者,终不先断,断已复生,亦不应说一阐提辈堕于地狱,寿命一劫。善男子,是故如来说,一切法无有定相。”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具足知诸根力,定知善星当断善根,以何因缘听其出家?”

  佛言:“善男子,我于往昔初出家时,吾弟难陀,从弟阿难、调婆达多,子罗睺罗,如是等辈皆悉随我出家修道。我若不听善星出家,其人次当得绍王位,其力自在当坏佛法,以是因缘,我便听其出家修道。善男子,善星比丘若不出家,亦断善根于无量世都无利益。今出家已,虽断善根能受持戒,供养恭敬耆旧长宿有德之人,修习初禅乃至四禅,是名善因。如是善因能生善法,善法既生能修习道,既修习道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我听善星出家。善男子,若我不听善星比丘出家受戒,则不得称我为如来具足十力。

  “善男子,佛观众生具足善法及不善法。是人虽具如是二法,不久能断一切善根具不善根。何以故?如是众生不亲善友,不听正法,不善思惟,不如法行,以是因缘,能断善根具不善根。善男子,如来复知是人现世若未来世少壮老时,当近善友听受正法苦集灭道,尔时则能还生善根。善男子,譬如有泉去村不远,其水甘美具八功德,有人热渴欲往泉所,边有智者观是渴人,必定无疑当至水所。何以故?无异路故。如来世尊观诸众生亦复如是。是故如来名为具足知诸根力。”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