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善来的命运





善来的命运

  从前,有一位名叫善来的年轻人,他本来出生在富有人家,但是因为他的命非常不好,所以在他出生后,家道就渐渐凋零,父母也相继病亡。亲戚朋友把善来家的这些厄运算在善来的身上,他们彼此之间流传着:“名字叫什么善来嘛!我看叫恶来还差不多!”于是他们为善来取了一个外号叫恶来。从此以后全村落的人都这样叫着他,恶来因为家道中落,一贫如洗,他跟着一群人去行乞。恶来的父亲有一个朋友,看见恶来这么潦倒,心生不忍,送他一文钱让他买饭吃,不过由于恶来福薄,忘记了这一文钱的存在。

  恶来四处游走,来到室罗伐城,这是恶来唯一的姐姐出嫁后所居住的城市。当她听说唯一的弟弟变得这么潦倒,而且也来到室罗伐城,她决定帮助他。于是派人磅了许多金钱与上好的衣料给他,但是恶来的命运时在是太差了,东西一到他后,转眼之间又被盗贼偷走了。

  恶来的姐姐听到了这个消息,叹了一口气说:“唉!既然他的命运如此不好,我也爱莫能助了。”从此恶来的姐姐就不再帮他了。

  有一天,给孤独长者准备了很多斋食准备供养佛陀及比丘僧,刚好恶来跟一群乞丐来向孤独长者乞讨食物,长者对下人吩咐说:“请他们赶快走吧!佛陀及比丘们就要来了!”下人听从命令赶走了这群乞丐,乞丐们心想:“长者慈悲,我们向来乞讨无有空手而回的经验,一定是恶来的命运不好,害得我们也跟他一样讨不到东西吃。”他们越想越生气,合力将恶来抬到粪坑旁丢弃。

  恶来心里非常难过:“连乞丐都嫌弃我,我的命真这么差吗?”他悲伤地哭了起来。

  这时世尊刚好从路旁经过,他看见恶来,对比丘们说:“你们看见这个人了吗?由他身上你们可以看到人生的苦迫,你们应该厌离生死,因为生死轮回,苦海无边啊!这个人得度的因缘已经到了,这一生将是他最后的人身。”

  佛陀应供时,交代阿难留半钵饭给恶来吃,不过因为恶来福薄的业力,阿难尊者吃饭时忘记了世尊的交代,而世尊也知道阿难会忘记,自己便留了半钵饭。饭后阿难突然想到佛陀的交代,查为时已晚,钵已经是空的了。阿难非常自责,佛陀安慰他说:“阿难!你的记忆力这么好,我所讲过的话,你可以一字不漏的背出,今天这么一件事就忘了,其实这不是你的错,是善来真的太没有福报了。你去替我请他来吧!”

  阿难走过去叫他:“善来!善来!”

  善来因为太久没有人叫过他的正名,他都已经忘记自己真正的名字叫做善来,所以一脸狐疑:“你是在叫我吗?”

  “没错啊!你是浮图长者的儿子,名叫善来啊!佛陀想见你,他要我来找你。”

  善来心想:“已经很久一段时间了,我忘记自己叫做善来,今天遇到佛陀,是否代表我的厄运即将结束了呢?从今天开始我前世所造的善业果报就要成熟了。佛陀具有大智慧,如今他主动找我,我应该赶快去拜见他。”

  于是善来跟着阿难来到佛陀的面前,他恭敬地对佛陀顶礼后,佛陀对阿难说:“你去将的半钵食物拿给善来吃。”

  阿难拿来了食物给善来,善来泪流满面对佛陀说:“虽然世尊物地为我留了半钵饭,但这半钵饭只能免我一餐挨锇而已啊!”

  “你放心吧!即使你的肚子能将下跟大海一样多的东西,只要能吃上一口妙高法食,将终身受用不尽。”佛陀安慰他说。善来听了佛陀的话,放心的吃起饭来,饱食后,心生喜悦。佛陀故意问他:“藏在你衣角的是什么东西?”

  “喔!是我爸爸的朋友送给我的一文金钱,我因为福薄都忘记有这一文金钱了。”

  “你可以用这一文钱买青莲花来供养比丘们。”

  善来于是用了这文钱去买了许多青莲花,回到佛陀住的地方后,首先供养佛陀,然后一一地去供养比丘们。当善来注视着青莲花的颜色,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事,前世他也是个修行人,曾经以青色作为所缘境来修习禅定功夫。善来一时善根现起,佛陀趁机为他说法,他便证得了初果。善后来跟随佛陀出家,出家后精进修行,终于证得了阿罗汉果,从此不再轮回。证实了佛陀所说的话:这一生将是他最后的人身。

  是时诸比丘怀疑地问佛陀说:

  世尊!善来比丘先世曾作什么福因,能出生在富乐家庭?又造什么恶业使他后来遭受贫苦、常为乞丐、名号变为恶来?复又种什么福业逢值世尊,得以断诸烦恼而证得大阿罗汉圣果?”

  佛陀告诉诸比丘说,你们仔细听:“在很久以前没有佛出世时,有独觉者出现世间,他的心里虽然是哀愍众生,可是口不说法,因此众生无由得闻佛法。可是有善根的人如果能够恭敬供养此出家僧众,仍能获福无量,是众生唯一的无上福田。

  当时有一个长者在芳园中正要嬉戏作乐,忽然来了一位身染重病的出家人。长者看他身上穿着粗鄙的衣服,手执瓦钵进入园中乞食,即生讨厌心,并且发起嗔恚告诉使者说:“这恶来,不准他进来!”使者可怜这位比丘身染疾病,因此没有驱逐他。这时长者发大脾气,亲自抓住这位比丘的颈头,把他推出去丢在粪堆中,又向他说:“你这种人怎么不住乞丐群中作为同类。”

  这位出家人是已证得独觉圣果的尊者,他为了悲愍那位长者的愚痴,即踊身飞腾虚空中作十八变:右胁出水、左胁出火,左胁出水、右胁出火,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履水如地、履地如水,没空于地、没地于空,行于空中、住于空中、坐于空中、卧于空中,现大身满虚空、现大复小等种种神通变化。

  长者看见这位比丘身如鹅王飞腾于空中,显现各种神变,马上生起深深忏悔的心,遥礼尊者说:“善来圣者,真实福田!愿您纵身而下,哀愍我这有眼不识泰山的人,受我忏悔谢罪,不要使我因此沉沦在诸恶趣中,永劫受大剧苦。”

  时此尊者看见长者诚心诚意求哀忏悔,即从虚空中放身而下。长者向他恭敬顶礼,至诚发露忏悔,然后备办种种上妙饮食以及香花等供养尊者。更至心恭向尊者忏谢,以求悔除恶业。又发弘誓愿说:“愿我今所作种种供养的善根,于未来世中能生在大富家,得胜上导师承事无倦,开悟于我,趣解脱门。”长者从此时时忏悔发愿回向。

  佛陀又告诉诸比丘说:“你们知道吗?往昔欺辱比丘那个长者就是现在的善来比丘。他曾于独觉尊处发厌恶心,为恼害事,唤圣人作恶来,推他弃于粪堆中,造了这些不善业,所以他于五百生中常为乞丐,被人号为恶来,又被诸同伴丢弃于粪堆。然而,由于他往昔的忏悔发愿之力,遂得生在大富家,于我如来教法中出家精修梵行,而证得大阿罗汉圣果。汝等比丘!自所作业,还须自受,果报不亡。所以你们应当精进勤修善行,勿为恶业,如是应学。”(以上见《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四十二)。

  口恶业站十恶之四,不但会害了自己,而且还会遗害无量众生同受剧苦。然而,外道邪师及诸愚痴人,不知因果业报如影随形,却常以嗔恚心咒骂为快。若以恶言毁骂僧众,其人的前途就永久悲哀了。如往昔长者(恶来前身)骂辱比丘,随口语而受其业报,剧苦难言!

  欲语说:“要人死,自己死;要人好,自己好。”说是得是,口业能随言受报。如《盛实论》卷八、六业品说:“口业报多堕畜生,如人不知、不信业果报故,起种种口业,如言:是人轻躁犹如猿猴,则生猿猴中。若言:贪餐如鸟,语如狗吠,呆如猪羊,声如驴鸣,行如骆驼,自高如象,恶如逸牛,淫如鸟雀,怯如猫狸,谄如野干,泪如羖羊,多毛如牛,起如是等恶口业故,随业受报。(中略)若人恶口骂言:汝何不食草食土?是人随语受生食草土等。”

  诗曰:恶因孽果自身偿,口业沉沦苦趣长;

  饮酒罪愆迷本性,莫为小过作无殃。

  出自《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

  人们常用“命运天注定”,来说明一个人一生的起起落落。虽然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因果的定律,但一个再坏的人,也一定曾经做过些许的善事;一个再善良的人也一定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当自己的命运不好时,别怨天尤人、灰心沮丧,只要努力向善,善果必有成熟的一天,终能扭转命运。


【原文】

饮酒学处第七十九

  佛在室罗伐城逝多林给孤独园。时憍闪毗失收摩罗山。于此山下多诸聚落。有一长者。名曰浮图。大富多财衣食丰足。娶妻未久诞生一女。颜貌端正人所乐观。至年长大。娉与给孤独长者男为妻。浮图长者未久之间。复诞一息。容仪可爱。初生之日父见欢喜。唱言善来善来。时诸亲族因与立名。号曰善来。由此孩儿薄福力故。所有家产日就销亡。父母俱丧投窜无所。时诸人众见其如此。遂号恶来。与乞丐人共为伴侣。以乞活命。时有一人。是恶来父故旧知识。见其贫苦遂与金钱一文令充衣食。从此离别渐至室罗伐城。其姊从婢见而记识。归报大家曰。我适出外逢见恶来。非常贫窭。其姊闻已深生恻隐便。令使者送白叠金钱权充虚乏。彼薄福故便被贼偷。姊闻此事而嗟叹曰。我今何用如此恶业薄福人耶。即弃而不问。时给孤独长者请佛及僧就舍而食。备办种种上妙香馔。瞻望佛僧渴仰而住。是时恶来并诸乞侣。闻长者设供冀拾遗餐。遂共相携诣设食处。长者遥见贫人命使者曰。佛僧将至驱出贫人。时诸乞伴各生此念。斯大长者先有悲心。我等孤独常为依怙。何故今时苦见驱逐。岂非恶来恶业之力殃及我等。即便共举掷之粪聚。恶来既被同伴所轻。遂于粪聚啼泣而卧。长者令使往白时至。尔时世尊于日初分执持衣钵。大众围绕往长者家欲诣食所。尔时世尊由大悲力引向恶来处立。告诸苾刍曰。汝等当厌流转诸有无边苦海。复厌生死资生之具。汝等观此最后生人。更不流转受斯苦恼。不自支济。即告阿难陀曰。汝于今日为善来故应留半食。尔时世尊入长者家就座而坐。长者既见大众坐定。即以种种净妙饮食。供佛及僧皆令饱足。时阿难陀由彼善来恶业力故。所许半食忘不为留。世尊大师得无忘念知阿难陀忘不留食。即于己钵留其半分。时阿难陀食已生念。我于今日情有扰乱。违世尊教。佛告阿难陀。假使赡部洲四至大海满中诸佛。然此诸佛各说深法。汝悉受持无有遗忘。今由善来薄福力故。令汝不忆。汝今可去唤彼善来。时阿难陀奉教而去。至彼告曰。善来善来。彼不自忆善来之名。默尔无对。阿难陀复更唱言。是浮图之子先号善来。非余人也。善来闻已作如是念。说伽他曰。

  我失善来名  今从何所至
  岂非恶报尽  善业此时生
  佛具一切智  一切众所归
  由彼爱善言  名善来应理
  我是无福人  诸亲皆弃舍
  祸哉众苦逼  岂名为善来

  时阿难陀即引善来往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佛告阿难陀。与其半食。阿难陀取钵授与。是时善来见半食已遂便流泪。作如是语。虽佛世尊为我留分。但唯片许宁足我饥。世尊了知善来所念。以慰喻言告善来曰。假令汝腹宽如大海。啖一一口抟若妙高。随汝几时食终不尽。汝今应食。勿起忧怀善来便食。食已欢喜。世尊告曰。汝之衣角是何物耶。即便开解见一金钱。白佛言。此一金钱是父知识。见我贫苦持以相赠。由薄福故忘而不忆。世尊告曰。汝可持此金钱买青莲花来。善来去后佛及僧众俱还本处。是时善来奉佛教已。遂诣卖花人蓝婆住处入彼园中。园主见已报曰。恶来可去莫入我园。勿由汝故树池枯燥。善来报白。世尊使我买青莲花。说伽他曰。

  我于青莲花  其实无所用
  大师一切智  遣我买将来

  尔时蓝婆闻是佛使心生敬仰即说伽他曰。

  牟尼大寂静  天人咸供养
  汝为佛使者  须花任意将

  是时善来与金钱已。多取青莲花还诣佛所。世尊见已告言。善来汝可持此莲花行与僧众。善来持花从佛及僧次第行与。时诸苾刍皆不敢受。佛言于此施主生怜愍心当为受用。然诸香物皆益眼根。嗅之无过。时诸苾刍悉皆为受。花乃开敷。善来既见青莲花已。忆昔前身曾诸佛所修青处观影像现前。世尊复为演说法要。示教利喜便证见谛。是时善来获初果已。即说伽他自申庆赞。

  佛以方便胜罥索  牵我令住于见谛
  于恶趣中兴愍念  如拔老象出深泥
  我于昔时名善来  后时人号恶来者
  今是善来名不谬  由住牟尼圣教中

  说是颂已即从座起。礼佛双足白言。世尊我今欲于如来善说法律之中。出家离俗修持梵行。世尊以梵音声告言。善来苾刍。汝修梵行。说是语已即便出家。须发自落法服着身。具足近圆成苾刍性。是时善来从此已后。发大勇猛守坚固心。于初后夜思惟忘倦。断除结惑证阿罗汉果。说伽他曰。

  昔于诸佛所  但持瓦铁身
  今闻世尊教  转作真金体
  我于生死中  更不受后有
  奉持无漏法  安趣涅槃城
  若人乐珍宝  及生天解脱
  当近善知识  所愿皆随意

  从佛世尊度舍利子大目干连大迦摄波毕邻陀伐蹉等已。诸世间人不信敬者。便生嫌议作如是语。沙门乔答摩是盗世间珍宝之贼。于大地内时有如斯。人中龙象间出于世。悉皆窃诱令其出家以充给侍。佛亦曾度尼他贱人小路牛主胜惠河侧五百渔人及善来等。不信敬人复生讥谤。沙门乔答摩贪觅弟子无有休息。世有贫贱愚痴之人。亦度出家以为走使。世尊闻已作如是念。我大弟子德若妙高。时众无知辄为轻忽。无故招罪自害其躯。今我宜应发起善来殊胜之德。世尊法尔诸弟子中实有胜德。人不知者佛即方便彰显其德。尔时世尊为欲发起善来德故。命阿难陀曰。我今欲往失收摩罗山。若诸苾刍乐随逐者可持衣钵。广说乃至到失收摩罗山。时彼住处有一毒龙。于庵婆林依止而住。近此山边所有谷稼常被伤损。此山诸人闻佛来至。悉皆云集行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尔时世尊为诸人众演说妙法。示教利喜默然而住。时诸人众即从座起。礼佛足已白言。世尊唯愿哀愍明当就舍受我微供。世尊知已默然而受。

  时诸人等知佛受已从座而去。即于其夜备办种种上妙供养。并贮水器敷设既讫。旦令使者往白时至。世尊于日初分执持衣钵。大众围绕往设供处。便于众首就座而坐。山下诸人婆罗门等具设供养。佛及众僧各饱足已。乃至俱诣佛所随处而坐。佛为说法深心欢喜。白佛言。世尊。我等常闻世尊善能调伏极恶药叉。谓旷野药叉。箭毛药叉。驴像药叉等。又女药叉亦皆调伏。谓阿力迦诃利底等。又诸毒龙亦皆降伏。谓难陀。邬波难陀。阿钵罗龙王等。世尊。然此山下庵婆毒龙。常于我等枉作怨仇横为损害。每日三时恒吐恶气。齐至百里所有禽兽。闻其毒气皆悉命终。诸男女等形色黧变尽无光彩。唯愿世尊哀愍我等降此毒龙。尔时世尊闻是语已。告阿难陀曰。汝可将筹行与大众。能伏龙者当可取之。于时大众竟无取者。世尊即命善来曰。汝可取筹为众伏彼庵婆毒龙。是时善来闻佛命已。即便取筹于日初分执持衣钵。入聚落中巡行乞食。饭食讫往庵婆龙所住之处。时彼龙王遥见善来入其住处。发大嗔恚腾云昼昏。雷霆震地便下雨雹欲害善来。是时善来便入慈定。所有风雨降注之物。悉皆变成沉水香粖。栴檀香粖。耽摩罗香粖。从空而下。时庵婆龙转更嗔发。复下剑轮矛槊等物。至善来上无不皆成天妙莲花。从空而下。龙复放烟善来亦放烟。龙复放火善来即便入火光定。以神通力身如火聚。周遍龙宫及余住处火焰充塞。时彼毒龙见大焰火心极惊怖。身毛遍竖便欲逃窜。遂见余方猛焰俱遍。唯善来处寂静清凉。毒龙遂往礼善来足作如是语。愿为救护愿为救护。善来告曰。汝于前身作垢秽业堕傍生中。复于今时更为恼害作众不善。从此命终当堕何处欲何所依。必堕地狱此不须疑。是时毒龙白善来曰。大德幸赐言教。我于今时欲何所作。善来答曰。当受三归并五学处。至尽形寿要心莫犯。是时毒龙即受三归并五学处。至尽形寿不杀生不偷盗不欲邪行不饮酒不妄语。为要契已顶礼善来忽然不现。尔时善来既伏毒龙。往诣佛所礼佛足已白言。世尊。彼之毒龙我已伏讫。为受三归并五学处。佛告诸苾刍。我诸弟子声闻之中。降伏毒龙善来第一。尔时失收摩罗山远近诸人婆罗门等。见伏毒龙众无恼害。皆大欢悦得未曾有。各持香花供养之具。往诣佛所以申庆悦。礼佛足已各住一面。白言。世尊。幸蒙圣力除彼毒龙。欲申供养愿垂纳受。佛告诸婆罗门居士男女。汝等当知。彼之毒龙乃是浮图之子善来苾刍。令其改恶为受归戒。非是我力。汝等宜应持此诸物供养善来以申报德。是时诸人奉佛教已。便持供养诣善来所。顶礼其足白言。圣者。仁于我等降大慈悲。施以无畏能令品汇并皆稣息。愿垂教命欲何所为。善来告曰。各随所依供养三宝。时婆罗门等由善来故。请佛及僧七日设食。佛默然受。时诸人等知佛受已礼足而去。即于其夜具办种种上妙饮食。敷设座褥。旦令使者往白时至。供养备办愿佛知时。

  尔时世尊于日初分将诸大众。往施主家设食之处。诸婆罗门居士等见坐定已。即以种种上妙饮食供佛及僧。皆饱足已。便于佛前听说法要。初日既然。乃至七日悉皆如是。有婆罗门。是善来父先旧知识。能咒毒龙。为怖龙故遂往室罗伐城。改名而住。时胜光王立为主象大臣。此人因事来至山下。既闻善来降毒龙已生大欢喜。往善来处礼双足已白言。圣者。我辈有怖多并逃避。今闻大德兴悲愍心为除怨害。不任欣喜。欲申供养。愿降哀怜明当就食。善来不受。时婆罗门重更请曰。若不肯者。唯愿大德还城之日先受我供。是时善来哀愍为受。是时山下诸施主等。供佛僧众满七日已。俱礼佛足听说妙法。尔时世尊为说法要示教利喜。即于座上无量有情除疑获果。佛与僧众渐至室罗伐城。时给孤独长者便往佛所。礼佛双足在一面坐。尔时世尊为说法已默然而住。时彼长者即从坐起白言。世尊愿佛及僧明就我家为受微供。世尊默然为受。长者知已作礼而去。时婆罗门诣善来处白言。圣者。我先已请。若至本城先受我食。善来白佛。佛言汝已先受。今宜赴请。善来诣彼婆罗门舍。时婆罗门以上妙饮食至诚供养。令饱食已。欲使善来食速消化。便以少许饮象之酒置饮浆中。善来不知饮此浆已。寻嚼齿木澡漱而去。既至中路被日光所炙醉卧于地。诸佛世尊于一切时得不忘念。便于善来卧处化为草庵。盖覆其身不令人见。尔时世尊于长者舍。饭食讫。为说法已还至善来处。告诸苾刍曰。汝等当观善来所作。昔于江猪山处降伏庵婆毒龙。岂复今时能调小鳝。汝诸苾刍若饮酒者。有斯大失。尔时世尊即以无量百千网鞔轮相福德殊胜庄严王手。摩善来顶告言。善来何不观察受斯困顿。尔时善来得少醒悟。随从佛后至逝多林。佛洗足已于如常座就之而坐。告诸苾刍曰。汝等当观。诸饮酒者有斯过失。赞叹持戒。广说乃至我观十利。为诸弟子制其学处应如是说。

  若复苾刍饮诸酒者。波逸底迦。

  若复苾刍者。谓是善来。余义如上。言诸酒者。谓米麴酒。或以根茎皮叶花果相和成酒。此等诸酒饮时令人惛醉。饮者。谓吞咽也。释罪如前。此中犯相其事云何。若苾刍饮诸酒时。能令人醉波逸底迦若不醉人饮得恶作罪。若苾刍见彼诸酒有酒色酒气酒味。若能醉者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三恶作。若苾刍饮诸酒时有酒色酒气。若能醉者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二恶作罪。若苾刍饮诸酒时但有酒色。若能醉者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一恶作罪。若食酒糟醉者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恶作罪。若食麴块者得恶作罪。若苾刍食诸根茎叶花果能醉人者皆得恶作罪。佛告诸苾刍。汝等若以我为师者。凡是诸酒不应自饮。亦不与人。乃至不以茅端渧酒而着口中。若故违者得越法罪。若苾刍饮醋之时有酒色者。饮之无犯。若饮熟煮酒者。此亦无犯。若是医人令含酒或涂身者无犯。又无犯谓初犯人。广说如上。

  时诸苾刍见是事已咸皆有疑。请问世尊。善来苾刍先作何业生富乐家。后遭贫苦常为乞丐。号曰恶来。被诸同伴弃之粪聚。复由何业逢值世尊。断诸烦恼得阿罗汉。佛告诸苾刍。汝等善听。乃往古昔无佛出世。有独觉者出现世间。心怀哀愍口不说法。时有长者。诣芳园中欲为欢戏。有独觉尊身婴疾病。为乞食故。着粗弊服来入园中。长者见已便起嗔恚。生不忍心告使者曰。此之恶来勿令进入。使者愍念未即前驱。长者自起扼尊者颈推之粪聚。告言汝何不往乞丐人中以为朋类。尔时尊者为愍彼故。犹若鹅王腾身空界作十八变。凡夫之类见神通者。疾起悔心如大树崩。遥礼尊足唱言。善来圣者真实福田。愿纵身下哀愍于我无识之人。为受忏谢勿令永劫受苦沉沦。时彼尊者见其至心。即放身下。长者礼已为办种种上妙饮食花香供养。悔除恶业发弘誓愿。今我所作供养善根。于未来世生大富家。得胜上导师承事无倦。开悟于我趣解脱门。汝等苾刍昔时长者即善来是。曾于独觉尊所为恼害事。唤作恶来推之粪聚。由斯业故于五百生中常为乞丐。人名作恶来。被诸同伴弃于粪聚。由昔供养发愿力故。生大富家。于我法中出家断惑成阿罗汉。汝诸苾刍自所作业。还须自受果报不亡。是故汝等当修善行勿为恶业。如是应学。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