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构陷他人 身得恶疮





构陷他人 身得恶疮

  舍卫国里有一大富长者,为了祈求后嗣有人,费尽苦心,不但重聘迎娶高门大姓的女子,并以种种伎乐娱乐新娶的夫人。没想到夫人十月怀胎,竟生下一个患满恶疮、流脓流血的男孩。可怜的孩子一出世就没有一天好日子,时时痛得呻吟号哭,弄得家中上下无一刻安宁,长者夫妇只好为他取名为“呻号”。孩子一天天地长大,看遍国内名医,恶疮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呻号长大后,听说城中祇桓精舍,有一良医,能令瞎者明、聋者聪、跛者走、病者健,于是向人问明地点,独自忍痛前往。途中,路人见其形貌、闻其臭味,皆仓皇走避。经过一段艰辛的路程,呻号终于来到祇桓精舍,看见舍中端坐着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世尊,就像百千日般光明辉耀,令自己忘却了身上的苦痛。呻号以至诚之心顶礼佛陀后,佛陀即为他说法,剖析色身与受、想、行、识等五蕴有如烂疮与痈疽使人痛苦,又如毒箭伤人致命,真正是最严重的病根!

  被佛陀的慈悲所摄受的呻号,从心底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忏悔与感动,于是五体投地悔其过愆,深忏此生的恶报;不久,遍布全身的恶疮应时消退,顿感清凉无比,犹如再生一般。呻号马上请求在佛陀座下出家修行,佛即告言:“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服着身。”呻号出家后,精进修行,不久即证得阿罗汉果,超脱三界之苦。

  在众比丘的祈请下,佛陀讲述了呻号比丘的宿因,令大众有所警惕。

  无量世以前,波罗奈国中有两位权倾一时、富甲天下的长者,两人之间曾有过结,心生嫌隙,常相愤恨,其中一位长者首先采取行动,用无数的珍宝奉献给国王,并在国王面前一再地毁谤另一个长者,想尽办法让国王相信对方常怀计谋,欲加害己。等到国王心意渐渐动摇,便请求国王让自己随意处置另一位长者。一日,恶心长者率领大批人马冲进另一个长者家,系缚诸人,劫掠财宝,将长者抓回笞杖拷打,令其举身伤破,鲜血迸流,生不如死。

  祸从天降的长者趁隙脱逃,捡回了一条命,深感世事如梦,祸福无常,便隐遁至山林中,一心修行求出苦轮,最后顿悟诸法缘起空性之理,证得辟支佛的果位。长者了知一切冤亲悉皆平等,悲悯施害之人将会堕于极苦之处,便在恶心长者面前示现种种神通变化,令他心生渴慕,并忏悔前愆,从而信敬贤圣、办诸供养;如此一来,方转恶业为善种。

  世尊告诉比丘们:“当时的恶心长者即是今天的呻号比丘。”众比丘听闻开示后,修行的信心更加坚定,欢喜奉行佛陀的教诲。

  典故摘自:《撰集百缘经.卷十》

  省思

  贪嫉之害,最为惨毒;一念的私心,能令自己的苦报难有出期。修行当慎“举念”,养成在起心动念之处回光返照的功夫,犹如于铁轨前,停、看、听,不令贪、瞋、痴三个毒苗有窜升的可能。在小处能作得了自心主宰,临大节才能稳当不失。


【原文】

(九六)长者身体生疮缘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彼城中。有一长者。财宝无量。不可称计。选择高门。娉以为妇。种种音乐。以娱乐之。足满十月。产一男儿。身体有疮。甚患苦痛。呻号叫唤。未曾休息。年渐长大。疮皆溃烂。脓血横流。常患疼痛。因为立字。名曰呻号。父母怜愍。设诸方药。虽加疗治。疮无除愈。年渐长大。闻诸人语。只桓精舍。有好良医。善疗众病。能令除愈。寻即往至。诣只桓中。见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光明晖曜。如百千日。心怀喜悦。前礼佛足。却坐一面。佛即为说五盛阴苦。是疮是痈。如毒箭入心伤害于人。皆是众病之根本也。时呻号子。闻佛世尊说是语已。深自咎啧。向佛世尊。忏悔罪咎。疮寻除差心怀欢喜。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服着身。便成沙门。精勤修道。得阿罗汉果。时诸比丘。见是事已。白佛言。世尊。今此呻号比丘。宿造何业。初产之时。身有恶疮。脓血横流。甚可恶见。复以何缘。出家得道。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波罗奈国。有二长者。各悉巨富。资财无量。因相忿诤。其一长者。大赍珍宝。贡奉与王。王纳受已。谗彼长者。彼人恶心。常怀姧谋。规欲害我。唯愿大王。听我任意治彼长者。王即然可。寻至其家。执彼长者。系缚搒笞。楚毒无量。举身伤破。脓血横流。痛不可言。时彼长者。既得免已。深自思惟。有身皆苦。众恶所集多诸灾祸。甚可厌患。我于彼人。无大怨仇。横见伤毁。乃至如此。即自思惟。诣山林中。观察有为皆是无常。深悟解空。成辟支佛。视诸怨亲。心皆平等。念彼长者。加恶于我。将来之世。堕于地狱。受大苦痛。我今当往为现神变。令彼开悟。作是念已。诣长者前。踊身虚空。作十八变。时彼长者。见是变已。深怀渴仰。倍生信敬。即请令坐。为设肴膳种种供养。向辟支佛忏悔先罪。佛告诸比丘。欲知彼时向彼国王谗其长者考掠榜笞者。今呻号比丘是。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