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佛陀十大弟子传─智慧第一舍利弗





佛陀十大弟子传─智慧第一舍利弗尊者

上宣下化老和尚讲述


助佛扬化度群伦 常观自在般若深
五蕴皆空无人我 三毒息灭有佛僧
降心离相破法执 回小向大悟圆通
现比丘相影响众 功成身退不居功


  舍利弗多,鶖鹭之子

  “舍利弗”,这是以父母作他的名字。他的父亲叫优婆提舍,所以得“舍”字;“利”是他母亲的名字,“弗”就是“子”,所以有的经上译为“舍利子”。以他父母的名字合起来,作为他的名字,所以叫“舍利弗”。

  “舍利弗”是梵语,有的译为“身子”,又有翻译为“鶖子”,又有一个翻译是“珠子”。

  怎么叫“身子”?这是因为他的母亲,身体非常美丽,相貌也端严,就是他是由他母亲身上分出来的一个儿子,所以叫身子。

  怎么叫“鶖子”?因为他母亲的眼睛,就和鶖鹭鸟的眼睛一样,生得非常美丽,所以就叫“鶖”;舍利弗这“弗”,就是“子”,所以舍利弗就是“鶖鹭之子”。

  怎么叫“珠子”?这个“珠”,就是他母亲的名字,因为他母亲这眼睛就像一粒宝珠那样好看;也是因为他母亲那个眼睛生得最美丽,那么生出儿子的这个眼珠子也就非常美丽,所以叫珠子。

  肚怀智子,欺负舅父

  舍利弗尊者在声闻里边,智慧第一,是最有智慧的;他这个智慧,没有人可以比的。因为他在他母亲肚里边的时候,就帮着他母亲来和人辩论,一辩就胜了;和谁辩论?和他的舅舅辩论。

  舍利弗的舅舅叫摩诃拘絺罗,本来他母亲在没怀孕之前,和他舅舅常常辩论道理,讲道理就说不过他的舅舅,屡辩屡败,一定输的,得不到胜利。自从她怀孕了之后,可就不同了,啊!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呢?再和她的哥哥去辩论,每一辩论,她哥哥讲道理就没有她那么圆满,就被她胜了。

  摩诃拘絺罗也非常聪明,就知道他这个妹妹肚里头,有一个智慧的儿子。说:“喔!这不是你自己的力量,以前你都没有这么大的智慧,一定是你肚里这个小孩子聪明得不得了,他帮着你来和我辩论,你才能得到胜利,所以我辩不赢你。”于是他就发了一种心,“我一定要去学辩论的论学,我要去学本领!如果不学本领,将来这个外甥生出之后,我做舅舅的,是个老前辈,如果被外甥给辩论输了,这多倒架子!太丢人了!”就到南印度去学论议。

  论师絺罗,终披缁衣

  摩诃拘絺罗就到南印度去学法,一学,学了很多年。读书非常用功,用到什么程度呢?那时候也没有电灯,所以他白天、晚间都在读书,读《四韦陀典》这四种的论学,甚至一分一秒钟也都不肯把它空放过去。学了几年,衣服破了也不缝,脸也不洗,头发也不剪,胡子也不剃,这还不算,连手指甲长得打了几转,在手指头上也不剪;为什么不剪?不是他不剪,就因为没有时间剪,不是像现在有些青年人,留长头发、长胡子,不修边幅,也不读书。他不是,他所以不同的地方,就因为没有时间来修饰,连剪手指甲的时间都没有,那他在做什么呢?就是读书──白天晚间都读书,时时刻刻都要来学这个外道的书籍。你说,这才是真正用功读书的!因为读书,把一切的工作都停止了,没有时间去剪指甲,没有时间去剃胡子、剪头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一般人就都称他为“长爪梵志”──长指甲的梵志。

  你们想一想,他这种为学的精神是不是很大呢?为什么他要这样学呢?就因为他要回来好能胜过他的这个外甥,胜过他的妹妹所生这个小孩子,就存这种的志愿。

  等他学十几年,把南印度这所有医、卜、星、相,一切辩论的学问,都学熟悉了;回来,就去见他妹妹,问:“我这外甥那里去了?”他妹妹说:“你的外甥跟佛出家去了!” 这个长爪梵志一听,气坏了,很不高兴,生大骄慢:“啍!我这个外甥,八岁就登座说法,声震五天,把五印度十六国所有的大论师都给辩论得张口结舌,没有话讲,几百个论师都被他战败了。他这么样聪明的小孩子,怎么能够去跟一个沙门出家呢?这太可惜了!”他这么生出了一种骄傲心,就对他妹妹说:“这是胡闹!怎么可以跟他出家去?这个瞿昙有什么道德?他只是一个沙门,跟他出家干什么?莫如跟着我学道!我现在这个学问道德都是最高了,你为什么叫他跟着释迦牟尼佛去出家?我去看看这个沙门,看他有什么本事,竟然把我这么聪明一个外甥给骗去做徒弟?我去把舍利弗要回来!”

  但是无缘无故也没有个理由要这个外甥,是要不回来的,到那地方一定和释迦牟尼佛理个论,来辩论一下。他所学的就是辩论,这叫论师。到那地方,问释迦牟尼佛:“你凭着什么要收我的外甥作徒弟?你有什么本事?”

  释迦牟尼佛说:“我什么本事也没有,他愿意跟着我出家,那我有什么办法。”啊!他就想尽方法来攻击佛,却想不出来一个方法;读了十几年书,指甲都不顾得剪,回来就是为的预备和外甥来辩论,殊不知回来却用不着,外甥跟佛出家了。现在见了佛,也不知要用所学的哪一种书来和佛来辩论的好,想来想去,他想出来一个宗了,“现在我和你来谈论,我们立一个论,来谈一谈。”释迦牟尼佛说:“谈什么?你怎么谈?”他说:“我以这个‘不受’为宗,为我的宗旨;你无论说什么,我也不受。我就是不受你所说的道理,我看你有什么办法?你讲呀!”

  佛说:“好!你以‘不受’为宗,那么你还受不受你‘以不受为宗’的这个见呢?”佛这么一问,把他问得哑口无言。如果说“受这个见”,这又是受了;自己的这个宗就倒了,自己也立不住了。如果说“不受这个见”,根本就没有宗了!更与自己相违,自己根本说没有道理了,好像立出来一棵树,却没有根了!根本立这个宗就是个见,你怎么可以不受这个见呢?

  在没有辩论以前,他和释迦牟尼佛打赌击掌,立下一个条约,说:“我若辩论输了,我就把头割下来给你;你要是输了,你就要把我的外甥还给我,我要带他回去,不跟着你出家。”用自己的脑袋来打赌,输睹这个头!那么这回一败涂地,一想:“头割下来就完了,这怎么可以?”撒脚就跑。跑出大约五、六英哩,自己一想:“噢!这不对呀!我跑了,我和佛打赌输了,要给我这个头?那么现在我跑了,我是个男人,我怎能讲话不算呢?我说要给脑袋就给脑袋就是了嘛!应该割下来才对啊!我现在跑了,怎么可以?这岂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所为!”自己这么一想,跑了回来,和佛要刀,“你把你的戒刀给我!”佛说:“你要刀干什么?”“我要把头割下来给你!”“你割你的脑袋给我做什么?”“我输了嘛!”

  佛说:“在我佛法里头,没有这个法!你输了,就算了,何必要砍头呢?你砍下你的脑袋给我,也没有什么用处;你不要砍,或者还有点用处。你输了,你就不要走了,可以在这儿出家作和尚,你何必又把它斩下呢?因为你的头已经是我的,现在我不要你斩下来,我还把它安到你那个身体上,你只要来作和尚剃头就得了嘛!把头剃了这就等于斩头一样。”

  摩诃拘絺罗说:“佛!你肯收我吗?”佛说:“可以的!”佛于是就给他说法;一说法,他当场就得了法眼净,就开了法眼。法眼一开,知道佛法是奥妙无穷的:“原来我学了这么多年的外道法,连佛这个法的万分之一都不如呢!”所以不但没有抢回自己的外甥,自己也跟着佛出家了。舍利弗的舅舅,有这么一个因缘;所以我相信,每一个人都认识这个舍利弗。

  这是舍利弗尊者,在他母亲的肚子里头,就有这么样的大智慧,帮着他母亲来欺负他舅舅,把他的舅舅给气得就去学论议。

  途遇马胜,而生欣仪

  舍利弗尊者怎么跟佛出家的?

  舍利弗以前有个师父,叫“沙然梵志”,是个外道。等他师父死了,他就没有师父了,没有什么可学的。有一天,他在路上遇到马胜比丘,看到这个人走路威仪肃穆的,样子非常的端严;穿着袍、搭着衣,走路是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目不斜视、耳不旁听,这么样行路,这种威仪的样子是特别好,所以心生欢喜,很羡慕地问:“善知识,你是在什地方学的这么好的威仪?这么庄严肃静。你跟谁学的?哪一位是你的师父?”

  马胜比丘说:“诸法从缘生,诸法从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一切法都是因缘所生的,一切法也从因缘而灭。因为是因缘所生,缘生无性,就没有一个本体。我的师父是释迦牟尼佛,是大沙门,他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他常常这么说,这样子来教化我们,令我们依法修行。你说我威仪好,这都是我师父所教导的。

  舍利弗一听这个因缘法,就开悟了,就明白这个“心”没有边际。于是舍利弗带着一百个徒众,就到祇树给孤独园,去皈依佛,跟着佛出家了,做佛的常随众。

  于七日内,通达实相

  舍利弗尊者出家之后,在七天之内,通达法藏;把一切的法藏都明白了,通达一切佛法,通达诸法实相,所以智慧第一。

  舍利弗尊者是在声闻众里边,他是一个最聪明的;因为他有这种的智慧,所以释迦牟尼佛就说,“文殊师利菩萨,是实智,在菩萨之中,是大乘里边的智慧第一;舍利弗,他是权智,在权教里,是小乘里边的智慧第一。”

  释迦牟尼佛说每一部经典,都有人请法;《法华经》就是舍利弗代众请法。只有《阿弥陀经》例外,这部经是佛不问自说,没有人请法。为什么?就因为没有人明白这种的法;这个净土法门在表面上看来,好像是很简单,实际上,这个“阿弥陀佛”四个字就包括三藏十二部一切的经典,都在这里面包括着。《阿弥陀经》这个当机众,就是以舍利弗为首;因为有舍利弗这样的智慧,才可以接受净土法门深妙的道理,所以叫长老舍利弗。

  心见发光,了悟圆通

  舍利弗从旷劫以来,他的心和他的见,都非常清净。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一切一切的变化,一看见,即刻就通达,就明白了,就得到无障碍。

  舍利弗从佛出家之后,见觉明圆,“见”和“觉”的本体,也明圆了,就得着大无畏,也得成阿罗汉果,为佛长子,好像从佛口生出来的,从法化生出来的。所以佛问圆通法门,舍利弗所证得的,就是“心见发光,光极知见,斯为第一”,这个心和见,发挥它的光明;光明到极点,这知、见也就都空了。这个法门,也是第一的法门。

  因地修学,般若法门

  我们现在要研究研究这舍利弗尊者,他怎么智慧第一?他怎么叫大智舍利弗?这就要讲到因果上。

  舍利弗,在因地的时候,最初他发心学佛,遇着一个师父。这位师父就教他:“你要不要聪明?”他说:“我想要聪明,我想要有智慧。”“你想要聪明、有智慧,你就要学习般若法门,诵持《大悲咒》、《楞严咒》,乃至于《十小咒》、《心经》。你天天诵持它,就会开智慧!”舍利弗听了师父这样讲,就这样去做。白天、晚间,行住坐卧这样来诵;他还发愿:“生生世世都要拜这个师父,来跟这个师父学般若法门,学佛法。”那么,一生一生的学习般若法门,一生一生的增加这个智慧,于是在释迦牟尼佛成佛这一生,他就有这样的成就──七日之中,能通达诸法实相。

  教他的师父是谁?就是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成佛了,他也变成阿罗汉了。这是舍利弗所以有大智慧的原因。就因为听这个善知识的教化;善知识所说的道理,他是时时刻刻不忘,所以所学的法在七天之中能通达。为什么他能通达?就因为他在前生都读过,都学习过。

  我们念经、念咒,念得很慢,有的时候,念几个月《楞严咒》也背不出来。为什么?就因为我们以前,没有学过那么多佛法,现在才开始学佛法。学佛法,可不要懒惰,这是最要紧的!要学舍利弗那么勤勉,日夜都不懈怠来学佛法。你们记不住这个经和咒的人,应该更用功去学习;若能记得清楚的,也更应该用功去增加你的智慧。我的智慧为什么比人家小?我的智慧为什么就这么样不清楚、遇着事也不懂?就因为没有学佛法。现在我们遇着佛法了,应该发愿学佛法。将来赶过去这个舍利弗,要学大智文殊师利菩萨。文殊师利菩萨的智慧比舍利弗,那可就大得多了!

  话又说回来,这种大智慧,不是单单舍利弗才有。人人都有这种真实的智慧,这是实智;可是人人都不用它,把它忘了。所以,我们现在知道舍利弗这个因果,这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我相信都很有用的。

  尊者神通,不落第二

  在佛的弟子中,舍利弗尊者是智慧第一,他的神通也非常之大;并不是说智慧第一,神通就第二,不是的。怎么说?有一次,释迦牟尼要到一个地方去说法。佛说法,这一切的弟子都一定跟着去听法。如果不听法,那么佛说过去的法,以后就听不到了。当时,不像现在有个录音机,可以把它录下来,这一次没有听,留着以后慢慢听。

  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方法,所以佛的弟子都要跟着去听法的;唯独这个时候,舍利弗入定了。人家叫他,他也不出定──不是说装模作样的,人家碰一下也知道;明明知道,也不起身。不是那样,他真入定了──他们给开静,他也不出定。于是目犍连就说:“好!你不出定,我用神通来使令你出定!”就用尽他所有的神通,想把这舍利弗托起来;可是不单托不起来舍利弗,连舍利弗的衣服的角,也不能动分毫。

  你说这舍利弗的神通有多大!本来目犍连是神通第一,但是他和舍利弗两个人斗法,却斗不过舍利弗,足见舍利弗的神通更大!由这一点证明,舍利弗尊者不单智慧第一,神通也不落第二。

  遭违害鬼,出定头痛

  又有一次,舍利弗在打坐。有两个鬼从虚空里头过去,这两个鬼,一个叫违害鬼,一个叫覆害鬼。违害鬼就对覆害鬼说:“这个沙门在这儿打坐,我打他头好不好?”覆害鬼说:“不要!你不要恼乱修道的人,恼乱修道人会堕地狱的!”这个违害鬼也不听这覆害鬼的劝告,拿起拳头往舍利弗尊者的头,就打了一拳。

  等舍利弗一出定之后,这个头就痛,他心想:“我已经证得阿罗汉果,应该没有什么病了,怎么还头痛呢?”于是就请问释迦牟尼佛:“世尊!我也不知为什么打完坐,出了定,头就痛?这是什么道理?”佛说:“你被违害鬼打了;这个违害鬼打你之后,已经堕无间地狱了!这个违害鬼他这一拳,如果打到须弥山,都可以把须弥山分成两半。幸亏你定力具足,如果没有定力,你这整个身都会粉身碎骨。”可见舍利弗尊者是有真定力。

  初意发心,菩萨难行

  在释迦牟尼佛的声闻弟子中,舍利弗是最聪明的,记忆力也非常好。他因为常常听见世尊称赞诸菩萨,也常转无上法轮来教化诸菩萨──说菩萨道就是要对人有好处,不管自己怎么样,要教化一切众生、度脱一切众生,令一切众生都离苦得乐;甚至菩萨发心,是为众生而舍生命,也都愿意的。又说回小向大,行菩萨道这是最高最妙,这是成佛的一条道路。所以舍利弗也想要快点成佛,于是发心要行菩萨道。

  发愿行菩萨道,走在路上,心想:“无论怎么样困难的事情,我也一定要做!我也一定要行这个菩萨道!只要有人向我化什么,我都给他!甚至要化我这生命,我也给他!”这么走着,就遇见一个人,一边走一边哭;舍利弗觉得很奇怪,“他一定有困难,我行菩萨道应该解决他的困难,帮助他!”

  “这位先生,你为什么哭呢?”

  “呜……,我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帮得了我,因为太难了!”

  “不一定吧!你告诉我,我或许可以帮助你的!”

  “你真能帮助我?我相信你不会帮助我的,我和你说也没用!”这个人睁开泪眼,模糊的眼睛看看他。

  “无论你怎么样困难的事情,我都可以帮忙你的!”舍利弗说着。

  这个人就说:“唉!我母亲得了一种病,没有药可治。医生说我母亲的病,需要活人的眼睛才能治她这个病。这活人的眼睛,我到什么地方才可以得到呢?没有活人的眼睛,我母亲的病就不会好。我到所有的药铺,都没有活人的眼睛要卖。我想我母亲的病一定没有法子治好了,所以我就哭起来。”

  舍利弗一听,哦!他母亲有病,他想要活人的眼睛来治病,这是一种孝心啦!这世界上真是没有哪一个药材店,可以买这活人的眼睛。我反正有两只眼睛,我可以布施一只眼睛给他。于是就发了慈悲心,把自己的眼睛就挖出来一只,说:“好了!你现在拿我这个眼睛,回去给你母亲治病!我帮助你,你不要哭了!”

  这个人拿起这个眼睛一看,就给摔到地下;又用脚踩了好几下,踩得扁扁的,变成一个没有用的眼睛,没有了!舍利弗问他:“你为什么把我的眼睛用脚这么样踩?”

  这个人说:“唉!你这个眼睛又臭又骚的,没有用的!我所需要的,是右眼睛;你挖出来的,是左眼睛。你左右也不问清楚,就把左眼睛挖出来;那根本就没有用!你如果真想帮助我,请你把你的右眼也布施给我!”舍利弗把左眼睛挖出来,已经痛得忍不住了;如果右眼睛再挖出来,这不瞎了?没有眼睛了!于是就说:“那不行了!我不能再布施给你右眼睛了。你到旁的地方去找去吧!”

  这个人说:“哦!原来你发菩萨心,是发一半的菩萨心!你布施眼睛,只可以布施一只,就不再布施了。你这回没考上!好了,再等几年再说了!”说完这话,腾空而起,原来是天人来试验他。他本来是挖下来那个眼睛,现在又恢复原状,好像作梦似的,“咦!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把眼睛挖下来了,现在这个眼睛又有了,奇怪!”原来这是一种境界。这个境界,他不认识,所以就不能行菩萨道了。

  花黏身上,弹之不去

  自此之后,舍利弗就知道菩萨道难行,不敢往前,继续修小乘法了。

  有一次,维摩诘居士有病,舍利弗尊者跟随文殊师利菩萨,到维摩诘居士的地方问候。在两位大菩萨共谈之下,一切的菩萨、声闻,叹未曾有,生大欣庆;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天女就现身,以天花来散诸菩萨和诸大弟子的身上。花落到诸菩萨的身上,就坠落;可是,这些花落到舍利弗和一切的声闻的身上,就像黏胶一样,弹也弹不掉。这是什么意思呢?这表示,舍利弗尊者应回小向大。小乘独善其身,只知道自利;大乘才是兼善天下,是自利利他。

  佛为授记,华光如来

  舍利弗尊者跟着释迦牟尼佛修道,虽然学四十多年,可是还是独善其身,修小乘法。所以释迦牟尼佛对舍利弗说──

  我用种种的方便法门来引导你,我在以前教你立大的志愿,愿成佛道,可是!舍利弗,你现在都忘了!都不记得我所教你的法门了!你说你已经得到这真实的灭度法门,我还是想要令你忆念本愿所行道,想一想你在过去生中发着是什么愿来的?你是发愿生生世世来护持我的佛法,并且跟着我学佛法,而成佛道的。你记得了吗?不是就学一个小乘的佛法,证得阿罗汉果,这就算满足了。不可以的!你应该想一想你以前所发的愿。

  释迦牟尼佛给舍利弗授记,说──汝于未来世,过没有数量也没有边际那么多的劫那么长的时间,供养不知道几千万亿那么多的佛,奉持正法,具足菩萨所应该行的“六度万行”,你那时候就成佛了,佛的名号是“华光如来”。国名是“离垢”,土地非常平整、清净严饰。地是用琉璃宝做的;在交道的地方,以黄金为界线。又有七重行树,用七宝罗网装饰;在树上常常有花、又有果。这个国家安稳丰乐,没有一切的麻烦。在这国里边,不但人间的人住在这儿,天上的人也常常到这个国家来。

  华光如来,他以根本所发的愿的缘故,所以说声闻、缘觉、菩萨这三乘法,来教化众生。因为他以前跟着所学的师父学佛法,这个师父,就是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说三乘法,他做徒弟的,也发愿要照着他师父这样去学。所以虽然不是出在五浊恶世,他也是说三乘的方便法。

  这位华光如来成佛时的劫,叫“大宝庄严”。为什么?因为这个国家,以菩萨做为大宝。在这个劫里边,出了很多很多大菩萨摩诃萨;所以这个劫,以菩萨的大宝,来庄严这个时候。菩萨从什么地方来的?从众生那儿来的,菩萨原来就是个众生;那么众生又从什么地方来呢?众生是从佛那儿来的;佛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佛也从众生那儿来的。所以,佛就是从众生那儿来的佛,众生就是从佛那儿来的众生;来来去去、去去来来、也不来也不去、也不去也不来。

  这个劫,就是以大菩萨做名字;大菩萨就叫“大宝”──大的宝贝、大的珠宝、大的活宝。活宝,是活的宝贝,不是死的宝贝;因为菩萨是活的,所以是“活宝”。以大活宝来庄严这个劫,所以叫“大宝庄严劫”。这些个大活宝,也就是这一些个活菩萨,有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那么多,算数也算不出来,多得不知道有多少了!因为这些个菩萨就好像恒河沙那么多;你看那恒河沙,你怎么能算过来吗?这些个菩萨的数目,比那恒河沙还多!

  这一些个菩萨,并不是初发意的菩萨,而是在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么多的佛的地方,净修梵行,常常为十方诸佛来赞叹!他们常常修佛的智慧──就是“实智”,真实的智慧。具足大神通,善能知道一切诸法的门径。质直无伪,所做一切一切,都是真的。这些个菩萨,他们的志愿,对于佛法非常坚固的,不会有退转的。在这大宝庄严劫,到处都是这些个大菩萨。

  这位华光佛,他寿命十二小劫;在这个国家的人民,寿命是八小劫。

  助佛扬化,功成身退

  舍利弗现的是比丘相,是来帮着释迦牟尼佛弘扬佛法、助佛扬化,来做众人里的影响众。怎么叫“影响众”呢?他本来以前都明白佛法了,并且已经听过很多佛说法,他就听不听,都可以;可是他还要来拥护法会,做影响众。这么一来,其他人一看:“哦!这些个大菩萨、大阿罗汉,都来听经了!”都生出一种信心、诚心,注目凝神,洗耳恭听,恭恭敬敬这么听佛所说法。这就是为什么?就是受这影响众的影响,引致他来发心。

  这位舍利弗尊者,当他知道目犍连遭到执杖外道打伤,不忍见到佛和目犍连先他入灭,于是向佛来请辞;他“功成身退不居功”,他不在佛面前表示自己有什么功劳,他所应该做的事他都做了,就回到自己的家乡,安详地入涅槃。



卍 卍 卍 卍 卍


佛陀十大弟子传─智慧第一舍利弗尊者

星云法师 著


  诞生的前后

  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离首都王舍城大约有二三里路的远近,有一个迦罗臂拿迦的村庄,茂林修竹,山明水秀,是一个幽静的地方,这就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的故乡。

  舍利弗诞生在婆罗门种姓的家庭,父亲提舍是婆罗门教中负有盛名的论师,当母亲怀他的时候,他母亲的智慧,就有异於寻常的妇女,据说这都是受胎儿的影响。

  母亲的弟弟拘烯罗,也很善于议论,但每当他和怀孕的姊姊议论时,总是词穷力拙,不支而退。拘烯罗因此就惭愧得离家出走,他知道姊姊所怀的胎儿,一定是一位大智慧的人,自己若不在求进步,自己将来都不如外甥,岂不给人笑话!因此他就到处参访明师,研究学问,连指甲都没有时间去剪,当时的人都喊他长爪梵志(后来因舍利弗的皈依佛陀,他也皈依做了沙门。)

  舍利弗八岁的时候,就能通解一切书籍,那时的摩揭陀国,有长者兄弟二人,兄名吉利,弟名阿伽罗,设宴招待国王太子,大臣论师,作乐歌舞,谈古论今。舞会中规定什么身份的人坐什么位置,但八岁的舍利弗,升上论师的宝座,旁若无人,一点都不畏惧。很多的大臣论师,起初都觉得他年少无知,不肖与语。他们都派了年少的弟子和他酬答,但舍利弗言词清晰,义理周详,真是语惊四座,诸大论师此时才佩服赞叹,国王也很欢喜,当即将一个村庄赏赐舍利弗。

  八岁的幼童,在这样的场合里出风头,名学者的父亲,也常常感叹自己的聪明才智不及他的爱子。



  真正的老师

  年轻的舍利弗,全国人民都知道他的大名,他有颀长的身材,清秀的面容,双目有神,双手过膝,受著名学者的父亲遗传,很有学者的风度。当时的学术界,没有一人不知道这么一位后生可畏的青年。

  舍利弗二十岁的时候,就告别故乡和父母,出外访师问道,追求真理,他起初礼拜有名的婆罗门删阇耶为师,但在删阇耶那里学习不久,就感到删阇耶的学问不能满足自己的求知欲,他打算要离删阇耶而去。这时候,同学中的目犍连,是舍利弗唯一的知友,舍利弗把自己的意思告诉目犍连,目犍连也有同样的感觉,他们两人就决定离开删阇耶,另外创立一个学团,招收弟子。他们傲然的以为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俩更有智慧的人,再也没有人够资格做他俩的老师。

  舍利弗和目犍连不但年龄相彷,学问、思想也都差不多。他们有共同追求真理的志愿,两个人也相处得非常融洽,除了自修和教学之外,全印没有一个学者让他们看在眼里。

  有一天,舍利弗在王舍城的街上巧遇佛陀的弟子阿说示比丘,阿说示是最初皈依佛陀的五比丘之一,他经过多年的苦行,直到听闻佛陀四圣谛法,才证得圣果。他有庄严的态度,威仪的行止,舍利弗一见,心中非常惊奇,他禁不住上前问道:

  “对不起,请问这位修道者,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我的名字叫阿说示,我住在城外不远的竹林精舍!”阿说示比丘点头后回答。

  “你的老师是什么人?他平时教你们什么道理?”舍利弗说话时,像是一位长者的口气。

  “我的老师是释迦族出生的大圣释迦牟尼佛。”阿说示慢慢的回答:“老师所讲的宇宙人生真理,浅学的我还不能完全领会,不过,就我记忆所及,老师常讲的道理是‘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又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我们对于老师所说的言教,实在有说不出的感激。”

  舍利弗从阿说示的口中,听到佛陀及其教法,像天崩地裂一般,像朗朗日光的照耀,眼前顿时光明起来,心中对宇宙人生积聚的疑云,也一扫而空,他和阿说示边走边谈,像百年的知交,最后约定,一定要去拜访佛陀。

  舍利弗回到自己的住处,目犍连见他欢喜得忘形的样子,就探问道:

  “舍利弗!什么事情使你如此高兴?看你这么欢喜!”

  “目犍连!我真欢喜,这是我今生最高兴的事了,我告诉你,我找到了我们的老师。”

  “不要这么说,谁做得起我们的老师呢?”目犍连很不以为然。

  “佛陀!是的的确确的佛陀!”舍利弗回答。

  舍利弗又把阿说示口中的佛陀和教法转述给目犍连,讲话的舍利弗,听话的目犍连,都不禁感动得涔然泪下!

  因缘法,普通的人听了或许不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听在追求、探讨真理的舍利弗耳中,好像自己多年修行的功夫都是白费。这是因为,认识因缘的人,才能认识佛法。

  第二天,舍利弗和目犍连带领二百弟子,一同到竹林精舍皈投在佛陀座下,佛陀也很欢喜,觉得自己所证悟的真理,到今天才真正有能接受的人,舍利弗和目犍连也觉得他们遇到了真正的老师。



  监督祇园的工程

  舍利弗皈依佛陀以后,僧团的力量渐渐强大起来。佛陀很信任舍利弗,第一次奉佛陀的慈命到北方弘法,并监督祇园精舍的工程的,就是舍利弗。

  原来,竹林精舍是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佛陀成道的最初二年中,在印度的北方,还没有一个说法的根据地,因缘机遇,北方憍萨弥罗国舍卫城中的须达长者,因到南方访亲,得见佛陀的圣颜,自愿皈依,并发心要在北方建立精舍,供养给佛陀,普洒甘露法水。

  须达长者在舍卫城中用黄金铺地买下只陀太子的花园,作为精舍建筑用地,并要求佛陀派一个设计和督导工程的人。佛陀知道北方因为自己还没有去过,不用说,那全是外道的天下,到北方去,不但要督导精舍的工程,更要能降伏外道的徒众。就这样,舍利弗跟须达长者到了北方的舍卫城。

  精舍才动工不久,果真不错,魔难来了,很多外道嫉妒佛教的开展,他们一致要求须达长者打消建立精舍供养佛陀的本意,甚至要他不要信仰佛陀。

  须达长者是已接受佛陀法恩的人,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听信外道的话,因此外道就想和佛陀的弟子舍利弗辩论,他们想辩倒佛教。以便让须达长者醒悟过来,须达长者听到这个消息大惊,他心想,一个舍利弗怎么能辩得过那么多的外道?

  须达长者很忧愁的把外道的意思告诉舍利弗,舍利弗反而大喜,他觉得这正是一个给他代佛陀宣扬教法的最好的机会。

  约定了开辩论大会的时间、地点,外道推举出数十名主辩的论师,佛教只有舍利弗一人。

  虽然佛教教团只有舍利弗一人,但在力量上,一个舍利弗也许抵上千万个外道。舍利弗是佛陀弟子中非常优秀的一位,他本来就出身在婆罗门教的家庭,祖父、父亲都是婆罗门中有名的论师,都是全印一流的学者,舍利弗受这样良好的血统遗传和家庭背景,除精通外道一切典籍,现在又是皈依佛陀证得圣果的人。

  由舍利弗来和外道辩论,那是再恰当不过的人选。

  这一场辩论,不用说,舍利弗是胜利了,有些外道也是能接受真理的人,他们都愿由舍利弗介绍,皈依大圣佛陀。佛陀还在南方,德光就先庇照到北方,这一次由舍利弗介绍皈依佛陀的人,不下上千万的数目,须达长者这时才感受到佛教的伟大,他佩服舍利弗,更感激佛陀的威德。

  祇园精舍的工程进行得很快,在舍利弗的设计之下,计有十六个殿堂专供集会之用,又有六十小堂,分寝室、休养室、盥洗室、储藏室,此外还有运动场、浴场、池泉等等。当精舍将要完工的时候,舍利弗对须达长者说道:

  “须达长者!请你看,天空中出现了什么?”

  “尊者!我看不到有什么东西。”须达长者失望的回答。

  “这也难怪,肉眼是无法看见这样的变现,现在你仗我的天眼通,再看一遍吧!”

  “啊!尊者!很多庄严堂皇的宫殿!”须达长者欢喜若狂的告诉舍利弗。

  “这都是六欲天中的宫殿,因为你布施精舍给佛陀说法,精舍虽未完成,但在六欲天中,你的宫殿早就为你完成了。”

  “那么,尊者!请问您,六欲天中这么多宫殿,我将来究竟住在哪一天才好呢?”

  “忉利天寿命很长,知道修行,勤于佛道,不易堕落。”舍利弗解释给须达长者听。

  “那我将来一定要发愿生在忉利天宫。”须达长者说时,其余的宫殿就渐渐的隐没,唯有忉利天的宫殿更金碧辉煌的现在空中给须达长者看,此时,须达长者的欢喜,是他生平从来没有过的。



  不退大乘心

  说起须达长者因布施精舍给佛陀,而能借舍利弗的天眼通看到天上的宫殿,关于舍利弗的眼睛,在他往昔因地中大概是六十小劫以前,行菩萨道时,有这么一段故事。

  舍利弗发心修菩萨道,行大乘布施,他不但愿意把自己所有的房屋、田园、财产等所有资身物件很欢喜的布施给人,最后甚至身体、性命,也毫不吝惜的布施出来。

  发这样真切的愿心,可以惊动天地,所以就有一个天人想来试试他的道心。

  天人化现为二十余岁的青年,在舍利弗必经的路上等候。见到他来的时候,就嚎啕大哭,舍利弗见了不忍心,上前慰问道:

  “年轻人,为什么在这里哭得这么伤心?”

  “啊!告诉你也没有用!”

  “我是学道的沙门,发愿救度众生的苦难,只要你有所求,凡是我有的,都可以满足你的心愿。”

  “你帮不了我的,我在这里哭,并不是缺少世间上的财物,而是我的母亲得了不治之病,医生说一定要用修道者的眼珠煎药,母亲的病才会好。活人的眼珠已经不易找,修道人的眼珠又怎么肯给我呢?想到病床上呻吟待救的母亲,我难过地在这里伤心的痛哭!”

  “这不成问题,我刚才告诉你,我就是修道的沙门,我愿意布施一只眼珠给你,救你母亲的病难。”

  “你愿意布施一只眼珠给我?”青年欢喜得跳起来。

  “我的一切财产都布施给人,现正想进一步行大乘菩萨道,将身体布施出去,但苦无受施的人,今天遇到你,满足我学道的愿心,我真欢喜高兴的感激你,你就设法来取去我一只眼珠吧!”

  六十小劫前修道的舍利弗心中想,我有两个眼珠,布施一个给人,还有一个仍然可以看到东西,这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妨碍。

  他叫青年人设法取他的眼珠,青年人不肯,他说道:

  “这不行,我怎么可以强夺你的眼珠呢?你愿意的话,可以自己挖下来给我。”

  舍利弗一听,觉得他说得有理,当即下大决心,勇猛忍苦的把左边一个眼珠挖出,交到青年的手中,并说道:

  “谢谢你成就我的愿心,请你拿去吧!”

  “糟啦!”青年人接了眼珠,大叫道:“谁叫你把左边的眼珠挖下来呢?医生说我母亲的病要吃右边的眼珠才会好。”

  舍利弗一听,真是糟啦!他怪自己怎么没有问他一声再挖眼珠,现在怎么办呢?把左边的给他,还有右边的可以看东西,若再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给他,那连走路都看不见了。可敬可佩的舍利弗,他不怨怪别人,他想,发心发到底,救人也要救到底,难得遇到一个肯接受布施成就自己道行的人,就再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给他好了。舍利弗这么想后,就安慰青年说道:

  “你不要急,刚才怪我粗心,没有问清楚就挖眼珠,现在我知道了,反正人的身体是虚幻无常的,我还有右边的眼珠,我愿意挖下来给你做药,医治你母亲的病。”

  舍利弗说后,又再下大决心,勇猛忍苦的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交给青年。

  青年接过舍利弗的眼珠,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说,把舍利弗的眼珠放在鼻子上嗅了一嗅,当即往地上一摔,并骂道:

  “你是什么修道的沙门?你的眼珠这么臭气难闻,怎么好煎药给我母亲食用!”

  青年人骂后,并用脚踩着舍利弗的眼珠。

  舍利弗眼睛虽然看不到,但他的耳朵没有聋,他听到青年人骂他的话,用脚在地上踩踏他眼珠的声音,他终于叹口气,心中想:众生难度,菩萨心难发,我不要妄想进修大乘,还是先重在自利的修行吧!

  舍利弗这样的心一生起,天空出现很多天人,对舍利弗说道:

  “修道者!你不要灰心,刚才的青年是我们天人来试探你的菩萨道心的,你更应该要勇猛精进,照你的愿心去修学。”

  舍利弗一听,很惭愧,利他的菩萨心又再生起,当即成就了不退的道心。

  六十小劫以来,舍利弗不休息的学道,这一生遇到佛陀,证得圣果,所以能有天眼通。



  受了不净食

  舍利弗在佛陀的弟子中是首座的弟子,大智大慧,神力超群,但他对于佛陀,却是信受奉行,对佛陀的教示,从来没有违抗过。

  佛陀在弟子中最信任的就是舍利弗,佛陀成道后第一次回祖国迦毗罗卫城的时候,罗侯罗要求出家,佛陀就叫他拜舍利弗为亲教师,跟舍利弗受沙弥戒。

  有一次,舍利弗领沙弥罗侯罗托钵乞食回来,佛陀见到罗侯罗的面色不好看,知道他心中一定有不平之气,佛陀就把他叫到身旁,问他心中有什么不满的事。

  少年的罗侯罗,低着头像不好意思,但又像不平的说道:

  “佛陀!我是沙弥,不应该说长老的过失,但不说没有人知道我们沙弥的处境。”

  “是什么事?你快点讲!”

  “佛陀!上座和中座的比丘,带着我们到外面托钵乞食,信众给他们的供养,都是上等的美味,而对我们初学的沙弥,信众总渗合胡麻渣和野菜的米饭布施给我们。人的身体,对于饮食,是不分年龄和戒行都有同样的需要。长老们在他们受用之外,没有慈悲的顾到我们,让信众对于供养生起分别的心。”

  “这样的事情不要你说,你就是一点小事都不能忍。”

  “佛陀!请您慈悲,不要责怪我们,吃了胡麻油和酥酪,才能增长力气,身体健康,才能安心精进修行,但我们现在每日吃些胡麻渣和野菜,营养不足,老感到身体困倦,常常不能专心一意的修持!”

  佛陀听罗侯罗这么一说,知道这是事实,但佛陀仍教训道:

  “罗侯罗!你离开王宫,到我的僧团中来,是不是为了受好的供养呢?”

  “不是!佛陀!我们加入僧团是为了学道修行。”

  “那么,你还要说些什么吗?如果想到我们是在修行,能够受信施一麻一麦的供养,就应该要感到满足了。你去修行要紧,不要老是挂念吃的问题。”

  佛陀虽然是这么教训罗侯罗,但佛陀知道信众对沙门如此分别的供养,心中很不以为然。

  佛陀叫罗侯罗去后,又再把舍利弗叫来,佛陀慈祥的对舍利弗问道:

  “舍利弗!你今天受了不净食,你知道吗?”

  舍利弗一听大惊,赶快把当日所受的饮食从肚中吐出来,他对佛陀禀告道:

  “佛陀!自从我皈依您以来,我就依着佛陀的乞食法而行化,我不敢不依佛陀的乞食法,而行乞不净食。”

  佛陀明白舍利弗的心,解释道:

  “舍利弗!你个人的行乞,我知道完全是依照我的法制而行,但是六和敬的僧团,不是只顾自己。法制应该平等,利益也应均衡,尤其做长老的要爱护关怀年少的比丘和沙弥。乞食时要注意到他们。”

  佛陀这么说,舍利弗一点不平之气都没有,他对佛陀教法,都是感恩的接受。



  叛徒畏惧者

  佛陀的弟子中,有一位名叫提婆达多的比丘,他本是佛陀在做王子时的堂弟,跟随佛陀出家十几年后,魔鬼迷了他的心灵,竟背叛佛陀,脱离佛陀的僧团。

  有一次佛陀乞化后,和弟子们集合在讲堂休息,提婆达多公然的领着叛党来要求佛陀让给他僧团的领导权。

  佛陀没有答应,提婆达多就咆哮起来,佛陀就让开他,提婆达多要比丘们跟他去,他的胞弟阿难向前说道:

  “请你不要胡来,你是我的兄长,想到你造如此的重罪,我真为你将来的堕落感到寒心。佛陀是大慈悲的,你这样的为人,不值得他和你计较。如果是舍利弗和目犍连今天在座的话,一定不容许你放肆。”

  提婆达多后来用种种方法威胁利诱佛陀的弟子,有少数信仰不坚定的人,因贪图阿阇世王给提婆达多丰富的供养,变节跟随而去的也有。

  一天,当变节的人和提婆达多的弟子们聚会在一起的时候,舍利弗就庄严有力的走向前问道:

  “诸位,我想来请问你们,你们出家修道,是为了接受供养?还是为了修道?”

  “为了修道,为了脱离生死的苦海!”大家回答说。

  “既然如此,大圣佛陀的正道你们不修,使纯洁尊贵的信仰为区区的物质供养所动摇,你们赶快反省觉悟才好。”

  舍利弗说时,身上放射出万道金光,光中出现大圣佛陀的慈容,变节的人和提婆达多的弟子见了都跪下来忏悔,舍利弗又把他们带回到僧团!

  佛陀从此更嘉许舍利弗,他对僧团的和合,有很大的功劳。提婆达多不怕佛陀,最畏惧的就是舍利弗。

  提婆达多不久因罪业深重堕入地狱,阿阇世王也忏悔得救,而舍利弗在僧团中更受人的敬佩!



  接受得救之道

  佛陀在祇园精舍的时候,怜愍飘泊在生死苦海中无依的众生,想到大家轮回在六道中没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归宿,佛陀想说出这个得救的法门来,又怕小根小机的人不能信受,最后决定以舍利弗为当机众,因为大智的舍利弗,一定知道极乐国土的庄严和清净,一定能接受阿弥陀佛的信仰。在座的当中虽然上中下三等根器的人都有,但佛陀就以舍利弗做当机众,而说出一条易行而光明的大道,佛陀说:

  “舍利弗!在我们这个世界很远的西方,有一个世界叫做极乐世界,那里的教主阿弥陀佛,现在正在说法。

  ”舍利弗!那个世界为什么要叫做极乐世界呢?因为那里不像我们娑婆世界有太多的缺陷,太多的痛苦,生在那个国土里的众生,只有圆满,没有缺陷;只有快乐,没有痛苦;所以才叫做极乐世界。那里的自然界,平坦、整齐、洁净、富丽;那里的人群社会,一切衣食住行和娱乐等等的事,都是各取所需,各得所宜,他们都是诸上善人聚会一处。风景比花园还要美丽,建筑比都市还要堂皇。

  “舍利弗!你只要一心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培植福德因缘,修学三十七助道品,将来就可以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彼国。

  ”舍利弗!娑婆世界众生,假若要脱离六道轮回的苦恼,唯有发愿求生彼国。我曾叫阿难尊者礼拜阿弥陀佛,他就曾见过阿弥陀佛大放慈光,你们应当要深信我所说的难信之法,乃是确确实实可以得救的大道!“

  佛陀说后,大智舍利弗一点怀疑都没有,他和一切大众都深信这弥陀净土法门。



  忍让的美德

  舍利弗对于佛陀的教法尊敬信奉,对于布教从不后退,但对于自己个人的享受和荣辱毁誉,从不计较,总是让人。

  有一次佛陀带领弟子出外布教要回到舍卫城的时候,被大众讥为六群比丘的弟子,已先佛陀和大众到达祇园精舍,占着比较好的坐卧处,连舍利弗的寝室也被他们占用,并且还说:”这是我们师父佛陀的,这是我们应住的地方。“

  舍利弗在佛陀回来的那天,比较迟一些才回到祇园精舍,见他过去的坐卧处都给六群比丘占去了,舍利弗没有办法,就在树下静坐一夜,佛陀早晨起来,听到树下有咳嗽的声音,佛陀问道:

  “谁在那里?怎么不在室内静坐?”

  舍利弗回答道:

  “佛陀!我是舍利弗。因为昨天跟随佛陀回来的人很多,精舍都被住满了,我在树下住一宿没有关系。”

  佛陀听后,很赞美舍利弗的忍让,但又集合诸比丘说教道:

  “诸比丘!我问你们,在我的教团中,要什么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饮食呢?”

  “由刹帝利出家的比丘!”

  “由娑罗门出家的比丘!”

  “应该由有修行的和布教的比丘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饮食!”

  诸比丘纷纷表示意见,回答佛陀。最后,佛陀庄严的对诸比丘说道:

  “诸比丘!往昔在雪山中同住着鹧鸪、猿猴、大象,它们虽是朋友,但因为身材、力量、智巧各有不同,所以都自高自大,互不尊敬。后来觉察这样不对,才对年龄最长的恭敬,并依他的教诫,这样,它们身坏命终时,都转生了善道。

  “诸比丘!你们要崇敬长老的比丘,在现世受人称赞,后世也才会生在善处。诸比丘!在我的教法中,没有阶级的高低,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腊和戒腊的长老,你们要恭敬、奉事、供养、礼拜。长老们许受第一的床坐、第一等的水、第一等的饮食!”

  佛陀为什么这样说,大家都知道,舍利弗听了很感激,大家听了也很感激。



  对死的赞美

  舍利弗虽是证得圣果的长老,但对于女子修行有成就的人,他也很尊重。

  有一次舍利弗在王舍城附近的森林中坐禅,正放下一切进入正定的时候,在他对面岩窟中坐禅的优波先那比丘尼大声的叫他,他走去时,优波先那比丘尼对舍利弗说道:

  “舍利弗尊者!我刚才坐禅的时候,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我起初没有注意,后来才知道是一条毒蛇,我被它咬了,马上一定会死,现在乘毒气在我身上还没有回转的时候,请您慈悲,设法为我召集大家来告别吧!”

  优波先那比丘尼说话时,一点都不惊慌,像是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

  “哪里有这样的事?我看你的脸色一点都没有变,被蛇咬了的话,脸色一定会变的。”舍利弗起初以为没有这样的事,所以这么说。

  “舍利弗尊者!人的身体为四大五蕴假因缘集合所成,没有主宰,本来无常,原本是空,我是体悟这个道理的,所以毒蛇怎么可以咬空呢?”

  优波先那静静的回答,舍利弗非常佩服。

  “你说得很对,你已经能到达解脱肉体痛苦的程度,你以你的慧命支持着脸色不变。”舍利弗赞叹着。

  舍利弗通知附近修道的比丘和比丘尼,把优波先那从岩窟中扶出来,毒才次第的在优波先那身上巡回,优波先那若无其事的进入涅槃,见到这样解脱的人,大家都很赞叹!舍利弗说道:

  “修道调心,进入涅槃,对于肉体的死亡,像毁去毒钵,像是重病得愈。有求的必定有报,有愿的必定有成,临死不变,是以智慧的眼观看世相,出离火宅,实在是无限之美!”

  舍利弗赞叹优波先那的话,就是佛教对死的看法,死,在佛教有修行的人看来,是等于零一样。



  宽大的胸怀

  舍利弗的年龄,随着无常的世相日渐增加,他已是将近八十岁的高龄,这一年在祇园精舍结夏安居以后,为着弘法度生,他不以为年老,不辞辛劳的请求佛陀准许他出外云游教化,佛陀当即允许,并褒奖舍利弗为教为人的精神。

  舍利弗走出精舍不久,有一个比丘到佛陀的座前说道:

  “佛陀!舍利弗这次到外面云游,并不是为了佛法的宣扬。他是因为侮辱我,对我感到抱歉,不好意思见我,所以才出外旅行去的。”

  佛陀最不喜欢人在背后毁谤他人,一听之下,立即着人去把舍利弗追回,佛陀在大众之前,很严肃的问舍利弗说道:

  “舍利弗!你去后的不久,有一个比丘来说你侮辱了他,真有这样的事吗?”

  舍利弗温和,恭敬的答道:

  “佛陀!自从我归投到佛陀的座下以来,现在已经是将近八十岁的年龄,在我的记忆里,没有杀害过生命,没有妄说过话,除了为真理的宣扬,从没有为私人利害得失和他人论短较长。今天是结夏安居的最后的一天,三个月来,我日日忏悔,不失正念,我的心像碧波似的澄清,我没有不平之气,我哪里会轻视他人呢?

  “佛陀!大地上的泥土是最能忍辱的,无论什么不净的东西加之于他,他都不会拒绝。粪便、脓血、痰唾,他都甘受如饴。我今日的心,可以向佛陀表白,好像大地似的愿意忍辱而不愿违逆人意。

  “佛陀!清清的水流,不管好的东西,或是坏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把它洗净,我没有憎爱之念,我今日的心好比水流一样。

  ”佛陀!扫帚是用来扫除尘埃,当扫除的时候,是不会选择好恶,我今日的心,实在没有生起好恶的分别。

  “佛陀!住于正念的我,决不会轻贱其他的比丘,我对佛陀这么说,是知道自己的事,那个比丘也知道他自己的事。如果是我的过失,我愿向那位比丘忏悔,以便消除我良心上的谴责。”

  将近八十岁的舍利弗,对佛陀不亢不卑的作如实的禀告。听话的大众没有一个不被感动。

  佛陀对那位毁谤舍利弗的比丘说道:

  “你毁谤长老的过失,现在不能不忏悔,因为你有意使僧团生起纷争,没有为僧团的和合设想。假使不诚实的悔过,你的苦报无穷!”

  那位毁谤舍利弗的比丘,立刻跪在佛陀的座前,对佛陀恳求道:

  “佛陀!舍利弗尊者是了不起的人,我对智慧能力强的人,不知拥护学习,总是嫉妒,请求佛陀慈悲怜愍,给我忏悔新生的机会!”

  佛陀庄严慈和的告诉他说:

  “你去向舍利弗忏悔!”

  那个比丘俯伏低头跪在舍利弗的面前,舍利弗用手抚摸着那个比丘的头,慈祥的说道:

  “比丘!忏悔在佛陀的教法中,其效有无穷之大。做人谁能无过呢?知过能改,就是很大的善事。我接受你的忏悔,以后切莫再犯。”

  舍利弗的态度,舍利弗的说话,听的人都很感动。

  舍利弗有宽广的胸怀,平坦的心境,他就是这么一位不计较冤家仇敌的人!



  进入金刚定

  佛陀在罗阅城迦兰陀竹园说法的时候,舍利弗在耆阇崛山入金刚三昧。

  这时山中有一善一恶两鬼王镇守,一名优婆迦罗,一名伽罗,他们远远的见到舍利弗结跏趺坐,伽罗恶鬼对优婆迦罗善鬼说道:

  “优婆伽罗鬼王!我今能以拳击杀此沙门的头!”

  “你快不要这么说,这一位沙门是佛陀的弟子,聪明智慧,最为第一。而且他有神德威力,你如果对他生起害意,将来永久沉沦,受苦无量。”优婆迦罗善鬼回答。

  “你畏惧沙门吗?沙门是世间上最好欺负的人。你注意看我一拳击去,这个沙门的头,立刻就会粉碎!”

  “如你所说,我实畏惧沙门,沙门虽是忍辱可欺,但沙门的德力无穷,你如果打这位沙门,他虽受苦一时,但我们却永久不安。”

  善鬼说后,恶鬼不听,即以拳击打舍利弗的头,善鬼不忍观看,就隐身他去。说时迟,那时快,恶鬼击拳打来,舍利弗微微觉得像头上落下一片树叶,睁开眼来,只见那个恶鬼七孔流血,堕入地狱之中。

  舍利弗从金刚三昧的正定起来,整一整衣服,到伽兰陀竹园拜见佛陀,佛陀问道:

  “舍利弗!你现在身体有恙吗?”

  “佛陀!我从来没有害过病,现在头好像有点痛。”

  “舍利弗!今天幸好你入在金刚三昧之中,所以伽罗鬼打你的头而不能伤你,否则,伽罗鬼以拳击须弥山,都能令其分成二分,金刚三昧之力如此之大,你们诸比丘好好修持!”

  舍利弗常游在空三昧和金刚三昧中,外境的灾难决不能害他分毫。


  请求先涅槃

  佛陀在毗舍离城附近竹芳村的森林中说法后,告诉大家一个惊人的消息,就是佛陀说三个月后,自己要进入涅槃。

  大家的悲哀,无法言说,舍利弗是怎样也不忍见佛陀涅槃的。他在禅定中想:“过去诸佛的上首弟子,都是在佛陀以前进入涅槃,我是佛陀的上首弟子,也应先佛陀进入涅槃。”

  舍利弗这么想后,即刻从禅定而起,走到佛陀的座前,跪下来说道:

  “佛陀!我现在想要进入涅槃,请求佛陀允许。”

  佛陀注视舍利弗,好久,才说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快进入涅槃?”

  “佛陀!您说最近的不久,您要进入涅槃,佛陀给我法情宏恩,如何我也不忍见佛陀涅槃。而且,佛陀说过,过去诸佛的上首弟子,必先于佛陀之前涅槃,我想,现在正是我进入涅槃的时候了,务要恳求佛陀慈悲允许。”舍利弗说后,像是很伤感的样子,但不失他沉稳的风度。

  佛陀又再问道:

  “舍利弗!你要在什么地方涅槃呢?”

  “我的故乡迦罗臂拏迦村,我百岁的母亲还健在,我想见她一面,然后就在生养我的房中进入涅槃。”

  “我也不阻止你,你可以依你的意思去做,不过,你是我弟子中上首的弟子,等一会儿你走的时候,给大家留下一些教示。”

  佛陀命令阿难集合比丘大众,大家听说这是舍利弗涅槃的告辞,都很快的集来,舍利弗先对佛陀告别道:

  “佛陀!我从无量的过去生中,就希望能生在值遇佛陀的时代,我终于满足了这个愿望,我没有比逢到佛陀再欢喜的事。四十多年来,承受佛陀慈悲的教导,使愚痴的我得开慧眼,觉悟真理,获证圣果。天下的言词,形容不出我心中的欢喜与感激。现在,我离开人世的时间近了,我马上就要舍弃世间的束缚,可以进入自由自在的涅槃境界,我像负了很远的重荷,现在就要放下来的人。我真为自己庆幸,我承受佛陀的甘露法水,已经能解脱五蕴的束缚,再不受诸有的苦恼。这是和佛陀最后的告别,佛陀!请接受我的顶礼。”

  舍利弗五体投地拜下去,空气非常沉默、严肃。

  佛陀点点头,向舍利弗道:

  “舍利弗!我所讲的你都已经了解,我今为你授记,将来你当成佛,名号华光如来,再降世人间,教化众生,完成最高的佛果。”

  佛陀说后,又叫大家送舍利弗一程,舍利弗站起来,向外走去,直等到看不见佛陀的时候,才转身而去。

  诸比丘都捧着香花送舍利弗,这是寂静、庄严的行列,大多数的比丘都流着眼泪。



  最后的赠言

  诸比丘跟随在舍利弗的身后走了不远,舍利弗停下来对大家说道:

  “请大家在这里停止,不要再送!只要沙弥均头跟我去就好,你们各位请回,自己修行要紧,希望你们能努力精进脱离忧悲苦恼的地方,进入自由解脱的世界。

  “佛陀出现在这个世界,好像优昙波罗花的开放,要几千万年才能遇到一次。人生是难得的,正确纯洁的信心更难养成,我们这一生能够出家,能够亲闻佛陀说法,更是百千万亿生中稀有的事,希望大众更加精进。诸行无常,要战胜这个无常的苦,到达无我涅槃境地,那才是我们真正永远的归宿,那才是一个寂静安宁的世界!”

  舍利弗说法的时候,大家想到这是舍利弗最后生离死别的遗言,想压制悲哀也不能够,大家都呜咽流泪的问舍利弗道:

  “尊者!您是佛陀的上座弟子,是我们比丘中的长老,以后还要您领导我们从事佛法宣扬的工作,您为什么要这么早进入涅槃呢?”

  舍利弗明白大家的心,仍然很平静的说道:

  “你们不要这么伤心,这个世界是无常的,佛陀不是常对我们说吗?须弥有坏的时候,大海也有干涸的一天,如同芥子那么微细的关于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这是当然的,这就是世间的实相。

  “最后我仍然要叮嘱大家的,就是要一心修道,脱离苦海,走向极乐清凉的世界。佛陀过去曾对我说过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国土,那里是一个解脱、安乐的地方。你们要念佛、念法、念僧,所求的必定如你们的愿望。

  “我更盼望你们对于佛陀的教法要广为宣扬,不要为自己的名利生活打算,不想福利人群就不要出家。

  “至于说到未来的佛教,世世代代,只要有众生想灭苦求乐,他就会来延续佛陀的慧命!”

  舍利弗说的话,大家都非常感动。每个人都知道这次和舍利弗分别,以后就永远不能相逢。舍利弗虽然吩咐大家回去,但大家还是跟在他的身后,他并不喜欢他们有这样依恋不舍的态度,又再断然拒绝他们的送别。最后大家只得站立在路上,直到看不到舍利弗的背影,仍然不想回去。他们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眼泪不觉就涔涔的流个不停。他们虽然是已经觉悟,但人情和法情是不变的。



  回家

  离开佛陀和僧团以后的舍利弗,带着沙弥均头,行走在路上,起伏的思潮,无限感慨。虽然是这样,但舍利弗的心中一点也不乱,他的心反而清明起来,像是站在雪山的峰顶,全宇宙都浮现在他的心中。

  舍利弗将要到达故乡迦罗臂拏村庄的时候,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红霞,舍利弗坐在路旁休息,忽然,他的侄儿优婆离婆多走来行礼,舍利弗向他问道:

  “祖母在家吗?”

  “祖母没有出去。”

  “你告诉她说我回来了。”

  “是!”

  “告诉祖母,请她把生养我的房间派人打扫清洁,我休息一下就来。”

  舍利弗回来做什么,他的侄儿是毫无所知,他只连连答是,便赶快奔回告诉祖母,说伯父回来的消息。

  舍利弗的母亲,听到很久没有回来的儿子回来,非常欢喜,舍利弗虽然已经八十岁,但在他已有百岁的母亲的心中,仍然是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孩子。

  他的母亲很奇怪,为何舍利弗请她把他的房间打扫干净,但母子相逢的欢喜,使她兴奋得不再考虑个中的原因。

  “祖母!您休息,我们来打扫就好。”优婆离婆多说。

  “大家来帮忙,细心的打扫清净才好,你的伯父是很爱清净的人!”

  太阳下山了,舍利弗回到家里,和家人一一问好,母亲欢喜得流泪说道:

  “终于回来了!”

  舍利弗凄然的向母亲笑笑,并把自己回来准备涅槃的意思告诉母亲及家人,母亲和家人一听大惊。

  “你们不要挂心!”舍利弗说道:“母亲!请你们不要把我看成和一般的死亡相同。一般人的死亡要哭,但我进入涅槃应让欢喜才好。我现在的心很踏实,很安稳。今生能逢到我的老师佛陀,接受他的教导而依着实践的我,已经从生死的迷海中得救,已经从烦恼中解脱,没有什么可恐惧的事,我所以归来,就是为了进入涅槃。我是佛陀上座的弟子,应该先佛陀而进入涅槃,请你们放心,人间谁没有死呢?像我不执着而进入涅槃常住之境,实在是很幸福的事!”

  舍利弗百余龄的老母听了这话很悲伤,但又想到能自由解脱的往生,是很令人欢喜的,她对于自己的将来之死,也希望像舍利弗一样用欢喜的心情来接受。

  舍利弗又把佛陀的法语转诵一些给他的母亲听,他的母亲已懂得他的意思,向舍利弗道:

  “你讲得很对,我也为你欢喜,不迷进入涅槃,没有生死之患是无上的幸福。你就安静一回吧!”

  舍利弗的母亲虽然是这么说,但仍然流着眼泪退回自己的房中。



  涅槃

  舍利弗的母亲和家人走后,他对沙弥均头道:

  “你到那边的房间去,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

  舍利弗回来涅槃的消息传遍村庄的时候,已是半夜三更,但住在邻近皈依过佛陀的人都聚集而来,甚至王舍城中阿阇世王闻讯,也带领很多大臣赶到,大家都要见尊者最后一面,向他问好,并听他最后的说法。

  均头引大家坐在一个地方等候,告诉他们等尊者休息一会再见。

  更深夜静,舍利弗的静室中亮着一盏灯光,除此,一点声音也没有。

  东方发出晨曦,黎明渐渐到来,舍利弗喊均头的名字,问道:

  “有些什么人来了吗?”

  “是的!听到尊者要入涅槃而来求见的人很多,阿阇世王也来了。”均头回答。

  “他们很希望能见到尊者。”

  “那么,你去把他们请来。”

  均头出来告诉大家,说尊者愿和他们相见,他们以为已见不到舍利弗尊者的生容,听到这个消息都很兴奋。大家静静的放低声音,不敢咳嗽,集合到舍利弗的卧室中来,挤不进来的只好站立在门外。

  这是神圣的相逢,舍利弗对大家说道:

  “你们来得很好,我也想和你们见一面。四十多年来,我接受老师救世主佛陀的教示,到各地弘法,或在他的座下修学,我对恩师从来没有生过一念的不快,或是一念的不满,我是越来越感激恩师佛陀。我在这个世上,对有如大海深广的恩师的教示,还有深深不解的地方,今天想起来对恩师实在无限的抱歉。不过,以我被人称誉的那一点智慧,我能了解到佛陀的慈悲,我遵照佛陀的教示而行,努力精进,我也获得正觉。

  “我对你们说,就是希望你们知道,值遇佛陀住世是千生难逢,万劫难遇,你们要好好照佛陀的道理修学,法海中的宝贝虽多,不探求也不能得。

  “我没有什么可执着的,今日向你们告别,就要进入寂静的涅槃世界了,我愿跟随佛陀之后,永远不生不死的长住在宇宙间。”

  听到舍利弗说法的人,看他那安静的样子,谁能相信这就是将要入灭的人呢?

  阿阇世王等非常恭敬佩服,又非常伤感。舍利弗安住禅定,右胁而卧,进入涅槃。



  精神永在人间

  舍利弗涅槃以后的七日,均头沙弥把他的遗骨荼毗,然后请回到佛陀说法的地方,把一切经过告诉阿难,阿难流着泪,带着均头,详细的报告佛陀,佛陀默默的听。

  均头报告完毕,佛陀见阿难很悲伤,便问道:

  “阿难!你为什么悲哀挂念?难道舍利弗涅槃不可贵吗?难道他接受我的教法,把我的真理带走,没有留下来吗?”

  阿难恭敬合掌回答道:

  “不是!佛陀!我不是这样的悲哀挂念,尊者舍利弗,奉持戒仪,智慧很高,善于说法,勇于布施,永远是那么热忱的为教工作,这不但我们知道,众生都是赞叹称道的。想到现在尊者舍利弗既然不在,为了正法的流布,为了千万年后的教团,受他早于涅槃的影响,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悲哀挂念,我想也是大家的悲哀挂念。”

  佛陀知道这个事实,但佛陀静静的安慰道:

  “关于这点你不要挂念,舍利弗虽然不在,法是不会失的,无常本来是世间的实相,生灭是自然的道理。大树在砍倒以前,先要砍掉大的树枝;宝山在崩坏以前,先要崩倒大岩;舍利弗在诸比丘之中先入涅槃,这也是法的自然顺序。佛陀不久也要顺着法性进入涅槃,你们不要失望,佛陀的教法是不会随人去的,佛陀将永久活在信仰的人的心中,佛陀会永久照顾到他。你们要皈依法,皈依我所说的真理,不要皈依其他。远离欲望、烦恼,进入涅槃,往生是第一要紧的事!”

  佛陀说了以后,从均头沙弥的手中,接过舍利弗的灵骨,对大家说道:

  “诸比丘!这个灵骨,在数日前,就是为众生说法施教的大智舍利弗。他的智慧广大无边,除佛陀以外无人可比,他证悟法性,少欲知足,勇猛精进,常修禅定,为教为人,降伏外道,宣扬正法,他已获证解脱,无诸苦恼。

  “诸比丘!你们看,这就是佛陀亲子的遗身!”

  佛陀讲话时,大家不知不觉的对舍利弗的灵骨恭敬顶礼。

  舍利弗尊者虽进入涅槃了,但舍利弗尊者的精神永在!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