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佛度护国王子出家缘





佛度护国王子出家缘

  一日,佛陀在拘毗罗国城外吐罗树下入定,察知王子护国的得度因缘已经成熟,于是率领大众比丘前往城中度化。

  佛陀一踏入城里,大地涌现六种震动,空中也落下无数美妙的花朵,佛陀的身上散发着慈光,无私地照在城内的每一个角落。因为佛光,盲者能看,聋者得听,哑者能语,而不良于行的跛者则能行动自如,大众此时都欢喜无比地来到街道旁,迎接佛陀的到来。

  在皇宫内的护国王子,见到如此无与伦比的慈光,赞叹不已,立刻循着光明来到佛前。当他看见佛陀的相好庄严、威仪具足,如同百千个太阳的光芒,普照十方大地,欢喜之余立刻顶礼佛足。此时,佛陀慈悲为王子宣说苦、集、灭、道四谛法门。听到佛陀的法音,护国王子心开意解,当下证得须陀洹果,进而生起出家修行的愿心。

  回到皇宫后的护国王子,高兴地告诉国王种种经过,赞叹佛的功德不可思议。他说:“佛陀若未出家,必是转轮圣王,能力足以统治天下,常有七宝随身,不管到哪里都能自在无碍。佛陀具有如此福德,尚能舍离世间的种种荣华富贵,出家修行,何况是福德、智慧都不如佛陀的我呢?所以儿臣请求父王允许我随伟大的佛陀出家修行。”

  听到护国王子的请求,国王遮耳不听,拒绝了护国王子的请求。王子见到国王的反应,懊恼自己的福德不足,深自忏悔。从那时起,就拒绝进食,思惟佛陀的教诲,一天、两天,一直到第六天,护国王子欲出家修行的道心坚固,依然不肯进食。

  朝中大臣见王子愿心坚固,已经断食六日,都非常担心,于是他们一起向须提王建议:“王子已六日未食,若继续如此,命恐不保。请国王答应王子的请求吧,至少未来您还能与王子相见啊!”须提王听了大臣们的建议后,终于答应了护国王子出家的请求。

  护国王子即刻前去求见佛陀,以至诚恭敬之心顶礼佛陀,恳求出家。世尊应许,说道:“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服着身。”话一说完,护国王子即现比丘相。精进用功的护国比丘不久即证阿罗汉果,不仅具足三明六通,亦得八种解脱,诸天天人及世人无不对其敬仰赞叹。

  大众比丘见到护国比丘如此殊胜的果报,都非常欢喜赞叹,于是请示佛陀:“世尊,护国比丘于过去生如何植福,能够生于帝王之家,且出家不久,即证得阿罗汉?请世尊慈悲为大众开示。”于是佛陀为诸大比丘开示前世宿因。

  无量世以前,波罗奈国的国王毗提发起战争,与邻国须提王打仗,结果须提王打了败仗,带着军队沿路撤退,躲避毘提王的追兵。军队来到一片荒地,不但没有食物,也找不到水源,在当时炎热的气候下,所有的人都几乎饥渴而死。就在大家绝望之际,须提王突然想起,不远处即是辟支佛的住所,于是前往求救。辟支佛不但带领须提王及他的军队到一片水草地,解决饥渴之患,还指引他们回家的路。

  若非辟支佛的指引,所有的军队恐怕早已在荒地中饥渴而亡。回到国内的须提王非常感念辟支佛的恩德,为报佛恩,须提王准备种种上妙饮食,恭请辟支佛到皇宫应供。供养毕,辟支佛即示现涅槃。当时国王、大臣及后宫的嫔妃、仕女们无不感到哀伤而号啼哭泣,难过不已。为了感念佛恩,国王于是造塔供养佛舍利,让大众瞻仰礼拜。

  佛陀告诉大众:“过去的须提王,就是现在的护国比丘,因为至诚的供养功德,生生世世不堕地狱、畜生、饿鬼道中,于天上人间享受尊荣豪贵;并于今世跟随我出家修行,得道证果。”诸比丘闻佛所说,皆信守教诲,欢喜奉行。

  典故摘自:《撰集百缘经.卷九》

  省思

  故事中须提王碰到的战争,何尝不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时常发生与五欲贼的战争,一失念,则贻害无穷;如果信念坚强,“虽入五欲贼中,不为所害”。须提王在紧要关头,想起了辟支佛,遵循圣人的教导,因而得救;又能知恩、感恩、报恩,供养佛、供养佛舍利,因此不仅生生世世有大福报,更能随佛出家,悟佛深理,得证道果。

  若能心不散乱,意不颠倒,时时保持正念,自然能趋吉避凶,人生愈走愈光明。


【原文】

(九○)佛度王子护国出家缘

  佛在拘毗罗国吐罗树下。作是念言。我于今者。当往度彼王子护国。使令出家。作是念已。将诸比丘。至城门中。足蹈门阃。六种震动。雨诸天花。放大光明。照彼城内。盲者得视。聋者得听。哑者能言。躄者能行。时彼王子。睹斯光已。叹未曾有。寻诣佛所。见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光明普曜。如百千日。威仪详序。甚可爱乐。心怀欢喜。前礼佛足。却住一面。佛即为其说四谛法。心开意解。得须陀洹果。归白父王。叹佛功德。若在家者。应作转轮圣王。典四天下。七宝随从。游行自在。尚能舍离。出家入道。况我今者。而不随从求佛出家。作是念已。前白王言。唯愿大王。慈哀怜愍。听我出家随从世尊。时须提王。闻太子语。遮而不听。心怀懊恼。断谷不食。一日二日。乃至六日。时诸群臣。见其太子。不食六日。跪白王言。太子今者。断谷不食。以经六日。恐命不全。愿王今者。听使出家。故得相见。时须提王。闻诸臣语。听使入道。寻诣佛所。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服着身。便成沙门。精勤修习。得阿罗汉果。三明六通。具八解脱。诸天世人。所见敬仰。时诸比丘。见是事已。前白佛言。今此王子护国比丘。宿殖何福。生于王家。出家未久。便获道果。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谛听。吾当为汝分别解说。乃往过去无量世时。波罗奈国王名毗提。兴起兵甲。与邻国王。交阵共战。时邻国王。为彼所败。将诸兵众。逃避退去。到旷野中。值天暑热。无有水草。饥渴欲死。寻即往彼辟支佛所。便示王水草。渴乏得解。导引其道。还达本国。喜不自胜。而作是言。我等今者。脱此饥渴苦恼之患。皆由蒙彼辟支佛德。今当设供请辟支佛。作是语已。敕设肴膳种种饮食。请辟支佛。入宫供养。受其供已。寻般涅槃。时王须提。及诸群臣。后妃婇女。号啼涕哭。悲感懊恼。收取舍利。造四宝塔。而供养之。缘是功德。无量世中。不堕地狱畜生饿鬼。天上人中。尊荣豪贵。受天快乐。乃至今者。遭值于我。出家得道。佛告诸比丘。欲知彼时须提王者。由供养辟支佛故。今得值我。出家得道。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