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白净比丘尼





白净比丘尼

  在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代,舍卫国中有一户富豪人家,他们都是佛陀的在家弟子。这位富豪的女儿生得相貌庄严、端丽,最奇特的是,她一出生时身上就裹着一件雪白的柔细软毯,所以双亲特为她取名为“白净”。随着她日渐成长,这件与生俱来的雪白软毯也随着变化而非常合身。

  时光流逝,白净一天天地长大,不仅她的美丽无人能比,她典雅的气质更让许多人仰慕,舍卫国很多长者之子争相来礼聘,想要娶白净为妻。白净的双亲也早早的请工匠打制庄严华丽的饰品,为白净准备丰富的嫁妆。这时,白净告诉父母,自己想要出家跟随佛陀修行的心愿。由于白净的双亲本来就是护持佛法的居士,知道出家修行是出离三界、不受轮回的正确途径;既然爱女有离欲修行的心愿,双亲更是欢喜的祝愿,希望女儿能早日道业成就,于是就吩咐缝匠为白净制做僧服。白净向父母说:“不用为我做僧衣了,我身上所穿的就是了。”

  富豪长者夫妇带着女儿前往佛所,向佛请求出家。慈悲的佛陀答应了白净的祈求,对白净说:“善来,头发自落,所着白叠,即成五衣。”白净现了庄严的出家相,身上所着的雪白柔毯即刻变成了僧服。佛陀嘱咐白净比丘尼随着大爱道比丘尼精进用功修行;不久,白净比丘尼就证到了阿罗汉果。

  僧团中,大众在讨论着白净比丘尼的殊胜因缘。这一天,佛陀的侍者阿难,合掌请示佛陀:“世尊!白净比丘尼是什么因缘?为什么出生时会有这么奇特之相?出家后又能这么快就证得罗汉果位?恳请佛慈悲为大众开示。”

  佛陀说:

  久远劫前,在毗婆尸佛的时代,有一对非常贫穷的夫妻,他们真正是家徒四壁、一无所有,能典当的东西早就卖光了,最后只留下一件破旧毯子;白天,夫妻二人轮流裹着这件唯一的毯子出门乞食,另外一人就在屋角的干草堆里遮掩身体。

  有一天,一位比丘来到这极为贫穷的夫妻家门口托钵劝化,适巧妇人檀腻伽裹着破旧的毯子出来。比丘不仅为檀腻伽说布施供养三宝的功德,并且劝檀腻伽到毗婆尸佛说法的地方去听佛开示以种植善根。

  檀腻伽听了比丘的说法,既感到欢喜又觉得羞愧,因为她连遮身的衣服都没有,怎么去到大众当中听佛开示呢?比丘看出檀腻伽的迟疑,慈悲的询问缘由。檀腻伽说出她们夫妇的困窘,同时问道,何以她们会贫困到这步田地?比丘便为檀腻伽说悭贪的果报。檀腻伽听了以后,恍然大悟,回到屋里向丈夫说:

  “我听了外面这位比丘所说的道理,感到非常法喜,也觉得很惭愧,今生这么穷苦是自己过去所造作的因果。所以我想把握佛住世的因缘,将我们唯一的这张毯子供养佛。”

  檀腻伽的丈夫说:“这张毯子是我们仅有的财产,没有毯子遮身,以后怎么外出乞食呢?岂不是要坐以待毙了吗?”

  檀腻伽回答:“人生难免一死,纵然是有这张毯子裹身乞讨,早晚也是会死去的。我们这么穷困,就是因为过去生不喜欢布施,悭吝的缘故,今生可千万不能再错失供养佛的因缘,来世才能不再这么穷困潦倒啊!与其生生世世不断的受着贫穷的煎熬,我宁可因布施而饿死,也不愿放弃改变命运的因缘。”丈夫想一想,檀腻伽的话不无道理,今生的困窘谁知道要煎熬到何时呢?实在是苦到极处了啊!

  于是檀腻伽将仅有的一张毯子请比丘代为供养毗婆尸佛,并且发愿生生世世都能听闻佛法、解脱烦恼。当比丘持着这件毯子来到佛前时,佛亲手接过檀腻伽的供养,并且为他们夫妇祝愿。

  来听佛开示的国王、大臣及大众们觉得疑惑:“这么一件垢秽不堪的毯子,佛为什么要亲手持取?还给予这么深厚的祝愿呢?”佛知道大众心里的疑惑,就说:“虽然这件毯子看起来又旧又脏,但却是檀腻伽夫妇的全部财产,除了这件毯子,他们一无所有。至诚的供养,是最清净的大布施。”这时,在场的所有大众纷纷将随身的衣物、用品,布施给檀腻伽夫妇。

  过去的檀腻伽就是现在的白净比丘尼;由于檀腻伽是以至诚恳切的清净心供养佛,在往后的九十一劫,每一世出生之时,都有雪白的柔细软毯裹身,并且生生世世衣食丰裕无缺;又由于檀腻伽曾发愿要解脱烦恼、听闻佛法,所以今生能于佛陀住世之时,随佛出家修行,真正的解脱烦恼,证到阿罗汉的果位。

  省思

  “中台四箴行”第一即是“对上以敬”,用恭敬心去除我慢、消除业障、增长福慧。檀腻伽恭敬的布施,来自于对因果的深信、对生命充满达观的远见;恭敬、虔诚的心超越世间可数的外财,在供养的当下即是清净法喜的果报,更为未来深植解脱的正因。

  生活中处处都是实践布施的因缘,一个善意的微笑、真诚的柔软语、体谅的眼神、对于别人习气的宽容……,都是一种布施与供养。心中深信一切众生皆有佛性,都是未来佛,从恭敬心中至诚流露的布施;相信这份法喜与清凉,一定能感染周遭的人,宛如置身安乐净土。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