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二十五首

但丁的希望
圣雅各
关于希望问题的考试
圣约翰
令但丁目眩的光辉


但丁的希望


倘若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
天与地所着手书写的神圣诗文
——这诗文曾令我消瘦许多秋春——
战胜那把我逐出美丽羊圈的残忍,
而我曾作为羔羊,在那羊圈中睡卧,
成为在那里争战不休的恶狼们的敌人;
今后我将带着着另一种声音,披着另一种羊毛,
作为诗人,把故土重返,
在为我施洗的泉水里,戴上桂冠;
既然正是在那泉水里,我进入信仰,
这信仰使多少魂灵得到上帝的欢心,
后来,也正是因为这信仰,彼得才这样在我的前额周围绕行。



圣雅各


随后,有一束光芒向我这边移动,
它来自那个光环:正是从那里出来了
基督留下饿他的代理者中间的第一人;
我的贵妇满心欢喜,对我说道:
“仔细地观瞧,观瞧:瞧那男爵来了,
如今尘世间,正是为了他,人们才把加利齐亚拜朝。”
正如一只鸽子落在同伴身边,
一边旋转,以便悄悄攀谈,
一只向另一只相互表达亲切情感;
我眼见两位伟大而光荣的王公的这一位,
受到另一位的欢迎,
一齐把上天哺育他们的食品赞颂。
但是,在相互致意之后,
他们各自却在我面前沉默不语,静止不动,
他们的光辉如此耀眼,竟压低我的面容。
此刻,贝阿特丽切含笑对我说:
“光荣的魂灵,我的天廷
的宽宏大量曾由你写明,
你使希望之名相称这高空:
你知道,你曾多次把这希望加以体现,
每逢耶稣向这三位表示更大的爱怜”。
“抬起头来,要有自信;
因为凡是从尘世来到这天上的人,
都必定在我们的光辉照耀下,达到成熟之境”。
这正是那第二束光焰对我所做的鼓励;
于是,我抬起双眼,向那两座高山望去,
而他们方才曾以过大的分量把我的双眼压低。



关于希望问题的考试


“既然我们的皇帝开恩,
要你在死亡之前,
到最隐密的宫院中,与他的众伯爵相见,
以致在你眼见这天朝的真情实景之后,
那使尘世热爱至善的希望
会因此而在你和其他人身上得到加强,
那么,你的就说一说,那希望究竟是什么,
它又怎样使你的心灵绽开花朵,
它是从何处来到你的身上的。”
那第二束光辉又这样继续说道。
那位慈悲为怀的贵妇曾引导我的羽翼,飞翔到这样的高度,
这时则在我之先,做出答复:
“战斗的教会没有任何儿子胸怀更大的希望,
正如在太阳身上所记载的那样,
而这太阳则在把我们整个群体全部照亮:
因此,才恩准他在为他规定的战斗期限结束之前,
从埃及来到耶路撒冷,
亲眼观看一番。
其他两点的提出并非为了了解起见,
而是为了让他汇报:
这一美德是多么令你喜欢,
我把这两个问题且留给他,因为它们对他并不困难,
也不会使他狂妄自大;他尽可对此做出回答,
但愿这也表明:上帝在降恩于他”。
犹如一个准备充分、跃跃欲试的学生,
在他所擅长的范围之内,立即答复老师提问,
以求显示他的才能,
我于是说道:“希望是对未来光荣的一种满怀信心的期待,
而产生这种期待的是:
神的恩泽和以前的功德。
这光芒是来自许多星宿,把我照亮;
但是,有一位曾首先把这光芒注入我的心房:
他正是那歌颂最高元首的最伟大的歌王。
这位歌王在他那颂神的诗篇中说道,
‘凡认识你名的人,都必对你抱希望’:
谁又能不认识此名,倘若他有与我同样的信仰?
后来,你与他的注入一起,
在书信中也把光芒注入我的心房,
以致我心中溢满光芒,也便把你们的甘霖泼洒到他人身上。”
在我说话的同时,那熊熊火光的明亮内部,
突然有一道刺目闪电在抖颤,
竟像是雷电在打闪。
于是他说道:“我至今仍满怀对那美德的热爱,
它曾一直追随我,
直到棕树枝,直到从战场上离开,
正是这热爱要我向你说明,你对那美德感到欢欣,
我也感到高兴,因为你说出希望令你追求的那个内容”。
我说道:“上帝曾把一些灵魂视同友好,
而新旧经书提出的正是这些灵魂所追求的目标,
而目标本身也就此向我作出指教。
以赛亚说,每个灵魂所着的衣衫
在他的土地上,都将是由两件衣裳制做;
而他的土地正是这甜蜜的生活。
你的兄弟也曾更加详细地指出:
正是在他谈及白袍之处,
这种显示也使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这些话语刚刚讲完,
在我们上方,就先听到,“对你抱希望”;
所有光环都对此应和歌唱。



圣约翰


接着,在这些光环中间,有一束光辉在闪烁发亮,
倘若巨蟹星座有这样一颗水晶,
冬季将会有一个月都只有白昼之光。
犹如一个快乐的少女战起身来走过去,
加入舞蹈当中,并非出于任何虚荣,
而只有为了向新娘道贺致敬,
我看到那束闪烁发亮的光辉
正是这样向那两位走来:他们正随着歌声节奏,跳着圆舞,
这也与他们那炽热的爱恰恰相符。
这光辉在那里加入歌唱和舞蹈,
而我的贵妇则把他们注意观瞧,
恰如新娘沉默不语,不动分毫。
“这便是躺在我们的塘鹅胸前的那位,
这位曾被人从十字架上
选定,把那伟大的职责承当”。
我的贵妇就是这样开言;
但是,她在讲出她的话语之后,并不比在此之前,
更多地移动她那注意观瞧的视线。



令但丁目眩的光辉


犹如一个人凝眸而视,想方设法
要把日蚀略加观看,
而正因为要看,却又变成一无所见;
我看那最后一束火光,也正是这般,
这时,那火光说道:“你为何
因为看见一件
这里并不存在的东西而眼花目眩?
我的肉体在尘世已化为尘土,
并将与其他肉身一道呆在那里,
这便使我们的数目相当于那永恒的意图。
身着两件衣裳、
呆在这幸福的隐修之所的,只有方才飞升的两束光芒;
你该把这一点带到你们的世上”。
这个声音响起时,那火光灿烂的旋转
便静止下来,随之停顿的还有那甜美的混声合唱,
这合唱曾与那三束光辉唱出的歌声打成一片,
这正像为停止劳作或避免风险,
原先拍打水浪的船桨,
在一声口哨吹起时,全都停放。
唉,我的心灵是多么迷茫慌乱!
因为这时我转过身去,想看见贝阿特丽切,
却又不能看见,虽然
我就在她的身边,就在那幸福的世界里面。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