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十七首

但丁的困惑
卡恰圭达的预言
诗人的使命


但丁的困惑


正如那位前来向克利米妮询问,
他所听到的那些不利已之言是否属真,
而正因如此,父辈对子辈至今仍很少有求必应;
我此刻恰是这般心情,
贝阿特丽切和那神圣的明灯也有同样的感觉,
那明灯先前改变位置也正是为了我。
因此,我那贵妇便对我说,
“尽情发泄你那渴望的烈火,
让它明显地表露刻印在你内心的饥渴;
这并非因为通过你的言讲,
我们的认识才会增长,
而是因为你能惯于说出你的饥渴,人们也便能提供饮食,让你饱尝”。
“哦。我亲爱的根基,你上升得如此之高
竟如同世人的头脑
明白一个三角形内不能有两钝角,
同样,你在变幻莫测的事物
成为现实之前,便把它们看得一清二楚,
因为你仰望那一点,对它而言,一切时间都只是眼前;
我曾与维吉尔会合一起,
登上那医治灵魂的山岭,
又下降到那死亡之境,
当时,向我说出了有关部门我未来前途的严重话语
尽管我感觉自己很像是一个四角形,
在命运的打击下依然平稳。
因为我若得知向我走进的是什么命运,
我的心愿就会得到满足;
这是因为预料之内的飞箭总是有更慢的速度”。
我就是这样对那束光芒明言,
它方才曾与我攀谈;也正如贝阿特丽切所愿,
我把我的心愿陈述了一番。


卡恰圭达的预言


那慈父般的热爱作了回答,
他并未使用在涤除人间罪孽的那头上帝的羔羊被杀之前、
疯狂的众生曾沉缅其中的那种晦涩的语言,
而是运用明晰的话语和准确的拉丁文,
尽管他被光辉所包拢,
却从中展露他特有的笑容:
“风云变幻的事物不会延伸开来,
超出你们那物质手册以外,
一切都描绘在那永恒的脑海:
但是,它并不因此就成为必然,
而只不过像是反映在目光中的舟船,
那船顺着激流奔腾而下,并非出自目中所见。
正是从那里,为你安排就绪的时间
径自来到我的眼前,
犹如那大风琴演奏的甜美和谐的乐曲来到耳边。
正如伊波利托因为那无情而恶毒的继母,不得已离开雅典,
你也同样不得不从佛罗伦萨只身去远。
这正是人之所欲,人也已在力求将它实现,
而且筹划此事的人不久就将做到这一点,
他们正呆在每天为出卖基督而讨价还价的地盘。
正如通常发生的那样,罪过的名声总是会追随被损害的一方,
但是,报复却是真理的明证,
真理则又把报复分发到众人头上。
你将会撇下一切最珍惜的可爱东西;
而这正是那放逐的弓
最先射出的那支雕翎。
你将会亲身体验:
别人的面包是多么苦涩难咽,
从别人的楼梯上下又是多么步履维艰。
最沉重地压在你双肩上的那个东西,
将是那邪恶而又愚蠢的伙伴,
正是与他们一起,你将跌落到这低谷中间;
他们是多么忘恩负义,那么丧心病狂,那么残忍凶狠,
他们将会对你翻脸无情;
但是,不久之后,是他们,而不是你,将会染红双鬓。
他们的遭遇将会是他们愚蠢行为的证明;
这就说明:你为你自己独树一帜,
对你是一件大好事情。
你的第一个避难所和第一个接待站,
将是那个伟大的隆巴底人的慷慨奉献,
他把那神圣的飞禽放在阶梯上边;
他对你将会照顾得无微不至,
你们两人之间,一个是赐予,一个是要求,
而他则总是首先做出别人稍晚才做出的事。
与他一起,你将会看到那一个人:
按人在降生时曾受到这颗星宿如此深刻的影响,
以致他的作为将会令举世瞩目难忘。
由于他年纪很轻,
世人尚未发现他的才能,
因为这重重天体只有九载绕他而行,
但是,在那个瓜斯科人哄骗那崇高的阿里哥之前,
他的德能就会先迸发出火花,
既不吝惜银钱,又不顾及劳乏。
他那乐善好施的为人
将会进一步为世人所心灵心领,
甚至他的敌人也无法把舌头束紧,默不作声。
你期待于他,期待于他行善施恩;
许多人都会依靠他而改变处境,
贫富条件也会有变化发生。
你该在著作中和脑海里把他铭记,
且不可脱口说出”;他又说了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连眼见为实的人也难以置信。
他随后又说道:“儿啊,这些都是对别人向你所讲的内容的说明;
这也便是一些陷阱,
这些陷阱埋伏在太阳寥寥数转的后身。
但是,我并不愿意你对你的邻人抱有怨恨,
既然你的生命还会绵延流长,
远胜过对他们的背叛行为的严惩”。



诗人的使命


由于那神圣的魂灵缄口不言,
显示他无须再把那纬线
放在我向他摆出的那块布料的经线上边,
我便开口说道,犹如一个人满腹疑云,
指望求教于这样的人:
他能明察秋毫,相见以诚,以爱待人,
“我的父亲,我看得很清,
时间在如何向我步步进逼,因为它给我带来这样的打击:
一个人愈是听之任之,那打击对他也便愈是严厉;
因此,我该善自以预见来武装,
一旦我被剥夺那最亲爱的地方,
我也不致因为我的诗句而把其他地方沦丧。
从下面那苦海无边的地境,
爬上那高山峻岭,我的那位贵妇用双睛
把我抬到它那美丽的峰顶,
随后,又使我经过一重重星光,升上天空,
我从这层层境界懂得了一些事情,
倘若我把它们一一说出,就会使许多人感到味道尖酸难忍;
而倘若我成为真理的胆怯友人,
我又担心会在这样一些人中间丧失生命;
他们将会把现时以古代相称”。
这时,我发现我那珍宝在其中吟吟微笑的光芒,
先是变得闪闪发亮,
如同一面金镜在阳光照耀下灿烂辉煌;
他随即答道:“被自己或别人的耻辱所玷污的那良心,
肯定会感到你的话语尖刻伤人。
然而,抛开一切谎言,
你所目睹的全部景象就可以昭然显现;
索性就让他人去搔抓身上长出的疥藓。
因为即使你的声音在初尝时令人厌恶,
而在它被消化之后,
那滋补身体的养分就回长留。
你的这种呐喊将像一阵狂风,
把那些最高的山峰撼动,
这也不致带来微小的荣幸。
因此,在这重重旋转的天体,
在那高山峻岭恶化痛苦深渊,
都只有那些闻名于世的魂灵在你眼前出现,
因为那聆听述说的世人的心灵,
对那来历暧昧不明
的事例不会认可,也不会轻信,
同样,对另一些不能一目了然的问题也不会信以为真”。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