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炼狱篇



第十七首

受惩的愤怒罪
和平天使
爱的理论和炼狱的次序安排


受惩的愤怒罪


你可以回忆一下,读者:
倘若你曾在山峦之上被云雾所遮,
因此,你观看事物只能透过那鼹鼠的眼膜,
这时,那潮湿而浓密的水气来势变得稀薄,
太阳的光盘是如何柔弱无力地
从这片水气中穿过;
这样,你的想象力也就不难理解:
我起初是如何重见太阳出现,
它此刻已在斜卧西边。
我正是这样,使我的脚步
跟上我的老师的可靠脚步,走出这片浓雾,
而那垂暮的阳光已落到海滩低处。
哦,想象力啊,你有时竟会把我们虏去,
使我们脱离现实,甚至令人觉察不出身边发生的事体,
即使四周有一千个号角吹起,
是谁在推动你,倘若感官对你不起作用?
推动你的是天上出现的那线光明,
它是在自行其事,或是把令它朝下照耀的天意来奉行。
在我的想象中,显现出那女人的残暴形影,
她竟改变了模样,
变成一只最喜歌唱的飞禽:
在这里,我的思想
在内心深处是如此集中,
此刻根本不曾接受外界发生的事情。
接着,一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
突然从天而降,落入我那崇高的幻象之中,
他神情傲慢而凶狠,就这样呜呼毕命:
他的周围有亚哈随鲁和他的妻子以斯帖,
还有正直的末底改,
此人在言行上都是如此完美无缺。
这个幻象刚刚自行破灭,
宛如一个气泡,
因为它据以形式的水顿然消失掉,
在我的幻觉中就立即有一个少女出现,
她在嚎啕大哭,并说道:“哦,王后,
你为何竟在一怒之下,情愿自寻短见?
你把自己杀死,是为了不致丧失拉维娜:
而如今你却还是把我丧失掉!
母亲啊,我在哀泣另一个人的惨死之前,先为你的惨死而痛悼”。


和平天使


正如一道新的光芒突然
射到闭拢的双眼,从而惊破梦幻,
梦幻虽已破碎,但在完全消逝之前,余象却仍在抖颤;
我的幻觉也正是这样逐渐消散,
一旦那光芒射到我的脸面,
它的亮度大大超过我们通常所见的那种光线。
我转过身去,想看一看我究竟身在何地,
这时,一个声音说道:“从这里上去”,
这句话打消我的其他一切心愿;
它使我如此急切地希望观看
究竟是谁在发言,
只要与他不能相见,我就无法平息我的心愿。
但是,犹如阳光压住我的视线,
而由于光线过强,又把他的形象遮掩,
在这里,我的视力正是这样化为乌有。
“这是神灵,他无须让人请求
便为我们指出上山的路,
他用自己的光辉把自身掩盖住。
他对待我们就如同一个人对待自己,
因为若是眼见别人需要,而又等候别人求助,
那就等于不怀好意地准备相拒。
现在,且让我们的步伐与如此郑重的邀请相应,
让我们设法在天黑之前向上前行,
因为一旦白昼消逝,就无法攀登”。
我的导师这样说明,
于是我便与他一起,掉转我们的步伐。朝一个阶梯走去;
我刚梗上第一个梯阶,
就感到身边似乎有翅膀在扇动,
脸上吹来一阵风,并且听到有人在说: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没有恶劣的愤恨!”
这时,太阳的余辉已高射到我们的上空,
黑夜也紧随其后降临,
四面八方闪烁出点点星辰。
“哦,我的气力啊,你为何竟这样悄然不见?”
我暗自说道,因为我感到
两腿的力量一时全消。


爱的理论和炼狱的次序安排


我们来到阶梯不再上升之地,
我们于是停步不前,
犹如航船抵达海滩。
我侧耳倾听片刻,
仿佛听到有些东西在这新的一环;
我随即转向我的老师,说道:
“我和蔼的老师,请说说看,
在我们所在的这一环,你切不可缄口不言”。
他于是对我说道:“对善的爱
不曾发挥到应有程度,就要在此得到弥补;
船桨划得过慢,就要在这里重划一番。
但是,为了你领会得更清楚些,
你该把心神转向我,
你将从我们的暂歇中得到美好的收获”。
他开始说道:“不论是造物主还是受造物
亲爱的孩子,都从不会没有爱,
要么是自然之爱,要么是心灵之爱,这一点你很清楚。
自然之爱永不会犯错误,
但另一种爱则可能因为目标不正,
或是过分强烈,或只不够强烈而把大错铸成。
只要这种爱是直接追求首要财物,
而对那些次要财物能节制自我,
就不可能造成罪恶的欢乐;
但是,一旦转向趋向恶,或是在追求善时,
心怀不应有的过多或过少的关注,
受造物都会触犯造物主。
因此,你可以明白,爱在你们身上
必然会产生一切德行,
也会产生一切理应惩治的行为。
既然爱绝不会把视线
从它的主体的幸福那里移开,
万物也便不会对自身仇恨满怀;
而既然不能把任何存在物理解为自我存在,
也不能把它理解为与第一存在物分隔开来,
任何受造物也便都与对造物主的仇恨截然分开。
倘若我这样分类议论做得不错,
余下的问题便是:人之所爱的恶,是邻人的恶;
对这种恶的爱,以三种方式从你们的泥制肉体上表现出来。
有的人希望自己出类拔萃,而把他的邻人一笔抹煞,
只是为了这一点,他便指望,
邻人会从他的崇高地位上被人打下。
有的人因为他人的荣升,
生怕自己丧失权力、恩宠、荣誉和名声,
因此,他忧心忡忡,甚至切望他人遭到相反的命运;
还有的人似乎因受侮辱
而勃然大怒,一心只图报复,
因此,他必然要给他人造成痛苦。
这三种爱正在这下面为赎罪而痛哭;
现在我还想让你对另一种爱有所领悟,
这种爱是以混乱的步调把善追逐。
每个人都模糊地了解一种善,
并企求得到它,因为它能之心灵感到安然;
因此,每个人呀便竭力求得这种善。
若是不够强烈的爱在迟迟引导
你们望见它或是取得它,
在你们及时悔罪之后,这层框架就会给你们以惩罚。
另有一种善,它不能使人得到快乐;
它不是幸福,也不是良好的基因,
不是一切善的果和根。
过分沉缅于对这种善的爱,
就要在我们上面的三层中受惩;
但是,如何把它分成三个部分来说明,
我且不谈,好让你自己来探索其中的究竟。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