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九章 农业与农民文化——农民革命分析(3)      


  洪秀全

  也许是洪秀全没有成功,也许是洪秀全品质比朱元璋高,总之,传统观念对洪秀全评价很高。不得不承认,洪秀全是个杰出的农民领袖,他对于未来社会的设计,他的天朝田亩制度和圣库制度,超过了西方早期空想社会主义者莫尔和康帕内拉。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西方人才用“人类的幻想也未能形容其伟大”对其作出评价。但我个人认为,洪秀全的个人品质并不比朱元璋高,至少朱元璋勤政,也没有像洪秀全那样花天酒地。与李自成相比,洪秀全也略为逊色一些。至少,他不像李自成那样布衣本色,那样不脱离群众。让人为难的是,如前面所述,马克思认为太平军是“魔鬼的化身”,而另一个伟人,毛泽东则在1949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指出:洪秀全等人“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之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看着两位伟人的观点,我左右为难,不知听谁的才好。估计为难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三十年之后,史学界围绕毛泽东的观点展开了百家争鸣,意见有两种,正反两方:一,洪秀全是向西方寻求真理的先进人物。二,洪秀全不是向西方寻求真理的先进人物。不管两派观点谁对谁错,他们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横在他们面前的一道理论难关:到底什么是“西方的真理”?是西方的资本主义,还是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如是西方的资本主义,那么这个寻求真理的先进人物,即使落不到康有为头上,至少应落到孙中山头上吧?如果说“西方的真理”是马克思主义,那么马克思1848年发表《共产党宣言》,洪秀全1851年发动起义,后者的所有新理念,只来自于一本基督教的小册子——《劝世良言》,好像没人给他介绍过《共产党宣言》。而且,即使洪秀全看过《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本人也不会承认他的。所以,所谓的西方真理,应该是西方资本主义,以及与之相伴的自由化思潮、政治民主制度等。不过按我的推理,即使历史给洪秀全时间了,那么他也推行不了《资政新篇》。道理大家都知道,在中国,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更让人为难的是,现在学术自由了,某些人干脆把洪秀的拜上帝会称作邪教,把秀全称作邪教教主。基于以上理由,请原谅我不愿对洪秀全作出过多的评价,我把他的人生经历作一番概述吧。

  秀全,广东花县农民。7岁入村塾读书。据说“五六年间,即能熟诵《四书》《五经》《孝经》及古文多篇,其后更自读中国历史及奇异书籍,均能一目了然”。由此可以看出,秀全从小就是个神童。

  中国的神童容易出演悲剧,秀全就是如此。由于是神童,所以乡人对他的期望值很高,认为他“显父母,光宗族”是迟早的事。奈何天不佑神童,1828年,14岁的秀全到广州应考秀才,落榜。无奈,秀全于18岁起做起了教师,边教学边参加应试。奈何没上过黄冈高中,四次考试,四次失败,且失败得很惨。也就是说,从1828年一直考到1843年,从14岁一直考到30岁,愣是考不上一个区区秀才,世界上哪个神童能受得了这种打击啊!那时还没有落榜生心理咨询所,所以,第三次高考失败后,秀全就大病40天,第四次高考失败后,秀全就与上帝约会上了,他读了一本基督教传教士的小册子《劝世良言》。从此在西方人眼中,变成了一位神秘主义者。中国的农民领袖一般都神秘,但是从没有神秘到秀全这种地步的。

  秀全的神秘首先表现在,他把上帝家的户口本给改了,上帝本来只有一个儿子,基督耶稣,但是秀全宣布,他是上帝的第二个儿子。并且以此身份独创了一个宗教,名叫拜上帝教。由此可以看出,秀全不愧有神童背景,经受了长期的应试教育的折磨后,居然还有如此的创新思维,实属不易。

  秀全的同学冯云山和族弟洪仁玕加入了拜上帝教,秀全有了伙伴,就开始革命了。他革命的第一步是把村塾中供应的孔子牌位撤去。撤得对,放我也撤。哥们儿敬你这么多年,也不保佑哥们儿“学而优则仕”。是可忍孰不可忍?

  秀全他们忍不下去了,可是乡民们也忍不下他们了,结果,秀全与云山同时失去了村塾教师的岗位。下岗之后的秀全与云山干脆跑到广西传教去了。为什么不在本地传呢?据说本地文化素质高,百姓们对秀全上天见天帝的事儿不感兴趣,所以他们只好到知识比较薄弱的地方进行自己的传教事业。

  起事前,也就是1847年,秀全曾找过美国传教士罗孝全,但罗认为秀全的思想不纯,不是“合格”教徒,拒绝给秀全洗礼。那时候西方的基督教徒们没有创新思维,所以对于秀全的创新有点不懂。比如秀全说自己上天,不但见到了天妈,还见到了天嫂。西方基督徒从没见过,当然否认了。秀全只好“走自己的天堂路,让别人见鬼去吧”。

  1848年,冯云山被捕。冯云山是天弟的同学,天弟的同学都有人敢逮捕,当然有点说不过去,天弟一听同学被逮了,吓得跑回广东了(有学者说秀全跑回老家想法子救云山呢,信不信由你),人心就有点乱。杨秀清假托天父下凡。秀全忙活的当口,欧洲也没闲着,正搞大革命呢。秀清假托天父下凡给了萧朝贵灵感,几个月之后,朝贵就假托天兄下凡了,父子两个轮流下凡,从好处说,群众心理稳定了。从坏处说,革命内部种下了分裂的种子。下凡这事,牵涉到一个革命理论的奠基人问题,这事只能一个人承包,不能搞合股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云山是靠秀清救出的,秀全不在的时候,群众之稳定也是靠秀清的,一切OK,秀全回来后,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承认天父天兄等的下凡专利了!

  天父天兄下凡的样子,据说比较丰富多彩:浑身发抖,不断晃动,手舞足蹈,时而躺倒,时而站立,两眼闭合、半闭或翻白,声音与平时说话不同,拿腔拿调犹如唱戏,有时力竭声嘶,有时模糊不清,整个过程都是鬼魔附体、不省人事状。当然也还有其他方式,所有这些方式,既有传统因素,也有创新因素,更有个性化因素。

  冯云山出狱了,可是跑广州救云山的秀全却仍未回到传教根据地。无奈,云山只好跟到广东找秀全。1849年,两个人重新回到了紫荆山。

  紫荆山的动静惊动了清廷,清廷吓了一大跳,早知如此,给秀全一个七品知县做做,肯定没这事了。惊吓之余,清廷想起了云贵总督林则徐,急封其为钦差大臣兼广西巡抚。林公当然是精忠报国,匆匆上路了,奈何天不佑人,林公走到广东就病死了。哎,老天有眼,否则一个堂堂的民族英雄马上就变作一个屠杀人民的刽子手了,这会让一些史家尴尬的。林公一死,遂有了一个背黑锅的人替补了上来,这人就是曾国藩,曾氏的清廉与忠诚,似乎不在林公之下,可惜就因了镇压洪杨起义这一事,历史清名逊色多了。不过,毛泽东对这位湖南老乡评价倒是挺公正的,他在写给“邵西先生阁下”的一封信中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满乎?”毛泽东此话的确真诚,因为后来他治军时,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军纪明显是借鉴了曾氏的《练兵歌》。有意味的是,毛泽东这时还是个年青的学生,尚没有接受马克思主义。在写给老师的信中,掩饰不住的竟是对于老乡曾文正“收拾洪杨”之“完满无缺”的满意!历史真是挺有意思的!  


创建时间:05-11-20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