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九章 农业与农民文化——农民革命分析(2)      


  【二】农民革命领袖的个案分析

  中国历史上的农民革命领袖太多了,这里就挑元璋和秀全吧,因为这两位都是最穷最苦的农家子,应该最具代表性。

  朱元璋

  不知怎么搞的,传统观点对朱元璋并无好评,甚至认为他起义成功后,沦为地主阶级代理人。我这人缺少阶级斗争这根弦,所以不想对其作出任何评价,只想对他的故事作一番简介。

  朱元璋,安徽凤阳人,典型的穷人家的孩子,吃不饱穿不暖的。父亲给地主家做佃农,受尽了剥削与压迫。小小的元璋给地主家放牛。不过,这孩子从小就跟电影里的穷家孩子不同,至少不像他们那样老挨地主的欺负。相反,他可能欺负人家地主。比如,小小年纪就敢跟小伙伴把地主家的小牛烧烤着吃光,然后把牛尾巴插到山缝里,跟主人说牛自个儿钻山里不出来了。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大历史学家吴唅才会在他的《朱元璋传》开首第一章就弄了这么个标题:小流氓。这样一来,元璋倒是马上跟刘邦同了类。这一点,让人生出无限的感慨来。流氓应该也是一种个人魅力吧,否则在群雄并起的年代,如何能成为农民领袖并且最终成功呢?因为中国古代的农民领袖,成功坐上龙椅的,只这俩流氓。

  元璋投奔红巾军之前,是做过理智考虑的。其考虑方式很简单:菩萨面前投珓子。投的结果,菩萨同意他造反,于是他就投奔红巾军去了。吴唅在书里说成是“投红军”,大错特错矣。

  元璋投奔得不错,投到了郭子兴手下,郭子兴却又成了他的老丈人,所以很快就升为高级将领了。

  做了高级将领的元璋怕诸将有二心或者叛变,用的招很绝,第一、吸收诸多义子用于监军,等做了皇帝后,他就改用太监监军了。第二、用诸将家属作抵押。当然也有人道的变通措施,诸将留下正妻作押,诸将在前线则可以随便纳随军夫人。第三,提防诸将与读书人接触。因为读书人喜欢借古喻今,元璋对读书人有种本能的提防。更关键的是,元璋怕诸将身边有了李善长那样的读书人,就麻烦了。众所周知,正是李善长教导元璋要高瞻远瞩,学那刘邦,约法三章,不乱杀人,天下就是咱的了。

  元璋既胸怀了天下,就开始礼贤下士了,所以原先骂元璋为“红贼”、“妖寇”的刘基等在野名士都归顺了元璋。一旦他们归顺了元璋,就开始替元璋骂其他的义军领袖了,比如骂张士诚等人杀人放火,屠戮百姓,而元璋自己,当然是“吊民伐罪”、拯救人民了。

  1367年,江山一统在望,听了朱升“广积粮,缓称王”之建议憋了十几年的朱元璋,终于可以称帝了。称帝大典于1368年元月举行,整个京城喜气洋洋,用吴唅的话来讲,那是:“一霎时间闹闹攘攘,欣欣喜喜,新朝廷上充满了蓬勃的气象,新京师里添了几百千家新贵族,历史上也出现了一个新朝代。”新朝代国号大明,读书人听了都高兴,大明,日月光明,多么美好的未来。但是广大的农民不久就感觉到失望了,因为新朝代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幸福。新朝代只是新旧地主的朝代。元璋保留一部分豪族,另有一部分豪族被杀,被杀者的田地只是转到了开国功臣等手里。

  元璋既做了全国的大地主,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清点自己的田产与雇工了。所以他用了二十年时间,丈量土地,清查户口。六百年来,各朝皇帝做不到的事情,元璋做到了。由此可以看见,这个皇牌大地主不同凡响。元璋的爹若是活在世上,老先生可能乐得夜不眠目的。给地主扛了一辈子工,现在,居然轮到全国人民给他家重八扛长工了。真是乾坤大变啊!

  为了维持乾坤不变的局势,元璋开始杀人了。这方面他跟刘邦一样,知道做皇帝前不能杀人,做了皇帝后再过瘾也不迟。当然刘邦那个大流氓稍微的有些讲义气,没有元璋杀得多,更没有元璋那种毒辣。赵翼在自己的《二十二史札记》中交待:当时的大明官员每天早上上朝前,都要跟妻儿老小诀别一番。一旦当天居然活着回去了,全家老少要庆贺一番。如此看来,大明官员当是天天过节般的喜庆呢。当然除了杀头之外,还有劳动改造一法。据人统计,单是洪武九年,被弄到凤阳屯田的官吏就有万人之多。看来元璋没有忘本,做了皇上,还不忘振兴家乡经济。

  元璋还反贪,不得不承认,元璋反贪,一是为了自家的财产,二是为了小民百姓。只是他反贪的手法太厉害了。有剥皮抽肠剁手等,至于凌迟,据说必须杀他3357刀才行。总之,这样的刑罚,刽子手太累了。

  元璋不是读书人,本没有那么多的弯弯肠子,但是偏偏有那识字多的,告诉元璋,没有知识,可能要被文人们骂而自己不知。比如张士诚,原先叫张九四,可他手下人非得给他起名叫士诚,读书人都知道,孟子的文章中有“士,诚小人也”的语句,可怜张士诚,被人骂了一辈子小人却不自知。元璋一听,忽,原来读书人就喜欢骂人啊。从此元璋得了疑心症,看哪个读书人都不像好人,于是,文字狱在大明时期最为发达。据说元璋有一回出去私访,听见一个老婆子说起皇帝来竟是左一个老头子,右一个老头子的。气得元璋把那一带的民家都给抄了。无独有偶,后来老蒋的手下也背地里称他为老头子。老蒋似乎没生过气,这就是时代的进步吧。

  据《明太祖实录》卷二十二和卷二百五,元璋经常挂在口头上的是:“四民之中,农民最劳最苦……国家的赋税全是农民出的,当差作工也是农民的事,要使国家富强,必得农民安居乐业才办得到。”为了让农民安居乐业,元璋有诸多措施,比如首创身份证(路引),百姓们不得随意离家。一旦离家长期不回,邻居有揭发的义务。但是农民若上京举报贪污,那是大受欢迎的,举报人少者五六十人,多者千人,人数不限,大家可随时上访。由此可见农民领袖的另一面,一定程度上,他还是爱民的。

  葛朗台最喜欢听金币的声音,这种爱好是正常的,我也喜欢听,没有金币我就用儿子的储蓄罐,钱币互相碰撞的声音就是美妙。但是在听这些声音的时候,我没有恐惧感,也就是说,我不担心有人夺我的储蓄罐。而元璋就不一样了,守着全天下的财富,每天都是心惊肉跳的,所以晚年就落了心跳病。用吴唅的话来讲“虽然精神失常,但智力并不减退”,这是最可怕的,也就是说,老头还可以用自己的智力随便杀人。

  1398年,71岁的元璋终于撒手归天了。一份厚厚的家当传给了孙子允炆,奈何允炆消受不起,这家当遂传到朱棣手里。老头子泉下有知,也该满意了,毕竟没出朱家手心嘛!  


创建时间:05-11-20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