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九章 农业与农民文化——农民革命分析(1)      


  【一】由革命概念说起

  革命(revolution)一词来源于天文学和几何学,其科学含义是“循环往复”,就像四季更替一样,或时起时落,就像潮水的涨退一样。它在科学中意味着变动中的不变,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既是开始,又是结束。

  从革命的原始定义里,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农民革命的特征与最终宿命:永无止境,开始就是结束!用这一点来解释中国封建社会源远流长的原因,似乎再恰当不过了。当然,中国教科书常用的说法是:明清时期,中国初步具有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如果不是外来殖民者的入侵,中国将会自动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这样说,是违背近代化常识的,众所周知,欧美近代化的第一个必须的动作就是让农民与土地分隔开来,这一点可以与英国的圈地运动作比较。农民离开土地,才能变成资本主义工厂下的雇佣工人。而中国农民的打土豪分田地正好与此相反,农民不是离开土地,而是经过革命暴力,首先减少人口,其次让土地重新分配。比如1850年太平天国起事前,全国总人口近4.3亿人,1910年下降为3.68亿人。农民运动最发展的各省,人口数下降最为明显。同一时期,江苏由4400多万人下降为2588万人,安徽由3760万人下降为1623万人,浙江由3000万人下降为1800万人,湖北由3374万人下降为2956万人,山西由1510万人下降为1010万人。人口的减少会让原先膨胀的人口与有限的土地资源之间的紧张关系得到缓和,而大量旧的皇家宗室与豪强地主的被杀,会让大部分,特别是参与起义的农民得到土地。这样就导致,即使旧王朝未倒,或者说,即使新王朝的统治者比旧王朝的统治者并没有仁义到哪里去,甚至更差,但是社会还是能太平一阵子的。比如太平天国与捻军起义失败后,江淮以南广大地区农民运动沉寂了半个世纪,义和团运动失败后,北方农民运动也沉寂了30年。所以,如果殖民者不入侵,中国农民会在人口再次膨胀,土地再次集中,自身承受不住之时再来一次爆发,像以前所有的轮回一样,继续轮回。

  今天我们使用“革命”一词,是在描述一种持续性、恒久性的终结,一种与过去彻底决裂的新秩序,一种旧有的、熟悉的事物与新生的、迥异的事物之间的断层。基于这个层面,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事便只能叫运动而不能叫革命了。但是我们习惯于把所有的农民运动称作农民革命了,只好将就着稀里糊涂的叫吧。撒切尔夫人说:1917年11月7日发生在俄国的事情并不是一场革命,而是一场宫廷政变。海派学者李劼说:“孙中山这尊雕像的意义在于仅仅制止人们搞穿龙袍、戴皇冠、登基大典之类的复辟形式,却并不能阻挡不穿龙袍的皇帝君临中国,北伐战争、军阀混战,其实就是各武装集团为争夺潜在王位而进行的一场冠冕堂皇的争雄称霸之战。”

  李劼说得对极了。农民革命的目的——杀尽贪官污吏,走向——建立一个新王朝,以及最终结果——封建社会继续维持下去,决定了农民革命的性质和农民在革命中的悲剧性地位——仅仅充当了改朝换代的工具!而这一切,又决定了中国的历史走向。农民的革命,使中国封建社会这辆破车,陷于一种周期性的震荡和规律性的循环之中。他们更换了王朝,但是他们没能更换封建社会的轨道。启良先生在他的《中国文明史》中说:“如果从历史评价角度来看,农民起义与中国历史的发展,其意义又是负面胜于正面。因为它不是将社会引向前进,而只是使历史在周期动荡中轮转。甚至可以说,在中国文明模式里,农民斗争之本身就是专制主义统治得以维护的一种手段。”姜义华先生在他的《理性缺位的启蒙》中说:农民“不是建立新的生产方式,而是重建小农社会原来的秩序。中国这种小农,每日每时自发产生的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封建主义。他们不但不是资本主义现代化得以成功的雪柱,而正是阻碍这一进程的巨大而牢固的屏障”。两位先生其实是一个意思。姜先生还引用《共产党宣言》里的一段话给自己的说法做佐证,这段话中学历史老师常用来给自己的学生做材料分析题,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是这样说的:“中间阶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车轮倒转。”对于姜先生前面的观点,我表示同意。一句话,农民革命的运动方向、运动目标、运动形式、运动方法、运动结果导致它本身是反近代化的。但是姜先生引用《共产党宣言》这段话时,把小工业家、小商人及手工业者都去掉了,只剩农民这一阶级,同时,中国农民与英国农民不同,中国农民斗的是地主与皇上,英国农民斗的是资产阶级,所以《宣言》这段话用到中国农民革命方面并不合适。英国的农民斗的是进步势力,中国农民斗的是跟自己一样落后的封建势力。但是中国农民造反成功后,重建的仍是落后的封建体制与封建社会则是肯定的,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一个农民领袖的成功,恰恰是全体农民的失败!而全体农民的失败,又是中国历史的停滞!革命成功后,农民整体在法统上的待遇与处境根本没有本质性的提高与改善,这一切决定了农民在改朝换代中的悲剧性地位!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正是殖民者的入侵,打破了中国的轮回局面。毛泽东的农民战争才会成为一种新式农民革命而区别于以往的任何旧式农民革命,从而取得了根本意义上的成功。某些学者由于把毛泽东的农民革命等同于以往封建社会的旧式农民革命,所以往往有美化旧式革命、美化旧式农民领袖的倾向,其实是一种非常可笑的做法。虽然毛泽东的革命主力军也是农民,某些方式从表面上看也跟旧式农民战争有所类同,但指导思想、领导阶级、终极目标及建国方针的不同,直接导致双方性质的不同。一句话,不在一个层面上。所以,对旧式农民革命的客观评价,并不影响毛泽东之农民革命的光辉,希望大家不要混为一谈。


创建时间:05-11-20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