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八章 中国传统外交文化——披着宗教外衣的鬼也来了(2)      


  利玛窦们希望乘胜追击,直接打到中国的都城,但肇庆知府王泮认为那太危险,建议他们到中国内地游历。当他们游历到浙江绍兴这一文化名城后,他们发现,当地的儒士特别反对他们。而且回到肇庆本地后,新上任的总督大人估计没收到他们的“脑白金”,表示不欢迎他们,撵他们回澳门去。后来,估计是收到脑白金了,又欢迎他们回去。

  其实利玛窦们不明白,中国官员本是无所谓的,最反对他们的,应该是华夏文化那种天然的抵抗力,它表现在中国儒生中国百姓对于外来文化的本能的仇视与敌视!

  如果说百姓们的仇视与敌视只在于把天旱不雨等自然现象归罪于传教士们对于中国偶像崇拜的抑制的话,那么中国文人学士的仇视与敌视就可能是同行相轻了:传教士们有的是钱,他们光办教堂还不算,居然还开办学院。文人学士们开始联名上访了,揭露传教士搞的都是“邪教”,适合他们呆的地方,就是堡垒与监狱,或者干脆处死。问题是“信访办”接了传教士的银子,表面上发个“绿头文件”限教一下,实际上睁只眼闭只眼的,知识分子们没有办法,自费出小册子,散与民众,号召大家起来抗教。当偏执的知识与愚昧的民众结合起来,教案的发生,就不是偶然的了。

  教案频发,不只是文化的冲突,不只是文化既得利益者们的偏执,内中还有个文化误会。比如利玛窦在1600年获准进京上贡,起初一切挺顺利,可是他们随身携带的耶稣受难十字架让中国人想到了中国特色的蛊术。这一蛊不要紧,成了他们谋害万历皇上的证据。无为而治,长年不出宫上朝的万历皇帝也没想起要他们的命,他太喜欢传教士给他进贡的那些西洋玩意儿了,比如自鸣钟。自鸣钟若不会打鸣了,谁来修呢?看来传教士们还是有点用的。

  但是会给皇上修表,修历法,也挽救不了传教事业,当然,也挽救不了日落西山的大明。利玛窦老了,大明也老了。利玛窦死了,大明也进入了自己的回光返照期。进入回光返照期的大明开始接纳传教士了,但是这种接纳只是一同进入天国世界。南明小朝廷里,太子、太后们都接受了洗礼,而给他们洗礼、效忠明室的传教士也被清兵削去了脑袋。历史就是这样喜欢捉弄人,他给你一根棒棒糖的同时,也会给你当头一棒。

  汤若望没有追随南明,他选择了留下。他的科学素养——给农业为本的朝代制造历法,使得他成为新王朝的钦天监监正!

  钦天监监正,它应该相当于国家天文馆馆长兼历法局局长。这个位置,会有人仇视的。仇视,可能是中国官僚文人的常态,就像《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那些婆娘们互相仇视一样。汤若望在顺治那里太得宠了,小汤同志以自己的男人之身,不但能直入顺治的寝殿与他促膝长谈,顺治帝还经常跑到小汤那里喝茶聊天,1656年至1657年,短短的一年中,顺治居然跑到小汤那里24次之多。两个爷们这么亲热,其他娘们纷纷表示不乐,上书劝阻,顺治只好少去,但两个人私下里还是你想着我,我想着你,爷的大红灯笼依然挂在小汤头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可是有爷罩着,大家只好憋着,等爷染上天花一死,就有人出手了。出手最狠的,当然还是我们汉人,汉官杨光先,安徽老俵。

  杨光先知道,要把传教士门前的灯笼射下去,不发毒箭是不行的。他写了篇《请诛邪教疏》,发出三支毒箭:

  1.内外勾边,图谋不轨。(这一箭厉害,谋逆,属于株连九族,十恶不赦之列。)

  2.传妖书以惑天下之人。(这一招也毒,不愧是孔子学生,孔子就是这样对付优秀民办校长少正卯同志的。)

  3.新历上书“依西洋新法”五字,暗窃正朔之权。(这婆娘好歹毒,我曾经在知识分子一章里说过,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有争宠邀媚的特性,而且争宠时无所不用其极,比娘们还娘们,我们一直以为,玩文字狱都是统治者们的手腕,看看杨光先的奏章,就可以明白,在这方面,文人们才真正是统治者的老师。)

  杨光先的毒箭,导致年老结巴无法答供的汤若望走向了审判台。审判的结果,初审时是绞刑,终审时改为斩首。但是宣布完结,北京突然发生地震,上帝显灵,救了他忠实的仆人汤若望,中国人再牛,也不敢跟老天爷牛,汤若望小命终得一留。

  杨光先也没算白忙活,虽然没有把汤若望的人头射下来,但是小汤门前的大红灯笼还是被射下来了——小杨本人被扶了正,当上了钦天监监正。问题是新监正不会“生育”,好不容易产下一儿,也是个弱智——制订的历法漏洞百出!他自己也感到与天象不符之处甚多,遂上书说自己有风湿痛,弄不好,请求懂行的人来弄云云。康熙亲自关注杨光先历法与洋人历法的测验,结果发现洋历俱准,杨光先制订的历法错误百出不说,还一再嘀咕传教士们的坏话,康熙一恼,罢杨光先。小杨同志死在了回老家的路上。大红灯笼又挂回了原地——南怀仁出任钦天监监正。南怀仁一上任,首先想到的就是拔乱反正——他要给汤若望平反昭雪(中国历史,似乎就是在不断的冤狱诬陷与平反昭雪中轮回的),康熙英明,亲自关注这次平反,结局是:恢复汤若望“通微教师”的名誉称号,补助白银524两,重修坟墓,康熙亲自写祭文,后来刻到了汤若望坟前的墓碑上,这可算是古今中外最高的平反待遇了。碑文中有两个词我记得特别清楚:鞠躬尽瘁、永垂不朽。这让我产生一种今夕何夕的恍惚!

  历法的胜利,并不是基督徒的胜利,相反,它是对基督徒的一种讽刺,康熙对洋教士的喜欢是有限度的,这个限度就是:为我所用!这导致南怀仁不但主要任务是制订历法,还兼给康熙制造大炮,做康熙的军事专家。如果说中国执政者对世界无知的话,那么我们不得不承认,地球那一端的教皇对中国更无知,康熙对传教士的宽容与扶持,让他们以为收获的季节到了,而耶稣会士尊崇孔子的中国化的传教方式也让教皇同志生气,所以地球那端的教皇发出了指令,并派来了使节,禁止中国教徒祭孔、祭祖,挂祖宗牌位;禁止礼拜堂里挂青天字样的扁额。康熙一听,呵呵,比我还牛?全给我禁了。当然,老实的,可以在这儿留着。雍正、乾隆以后,统治者继续执行康熙爷的政策。1838年,鸦片战争前夕,中国最后一个传教士钦天监副毕学源去世,整个中国,西方传教士的时间再次沉寂!

  从1552年沙勿略登陆中国的上川岛,到毕学源1838年在北京去世,不到三百年的时间里,基督徒们的传教事业,有点类似阿Q临终前所划的那个圆:开始就是结束,结束就是开始。这就是历史的恶作剧!历史要重新开始了!


创建时间:05-11-20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