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三章 中国文化中国男人——历史层面和社会层面上的男性(1)      


  历史层面上的男性本质特征和社会层面上男性的生存状态

  【一】男性的自私

  根据学人的研究,远古的第一种婚姻类型是原始群婚,没有上下辈之分,也没有兄弟姐妹之别,大家是自由乱爱。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事情慢慢在起变化。这个变化就是,聪明的女性学会了自爱,也就是守贞。这让男性很恼火,正如恩格斯在其《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所说:男子从来不会想到甚至直到今天也不会放弃事实上的群婚的便利。男人恼火的结果,便是两性的斗争。斗争结果,表面上看男人输了,女性赢了。其实质却恰恰相反,也就是说,男人有意无意地维护和耸恿了女性的胜利,实质上却成就了男性的集体阴谋,因为,男人不但赞同女人守贞,而且强迫女人守贞,女人的守贞,不再是权利,而是义务。这里就出现了矛盾,男性天性有群婚倾向,为什么又赞同守贞呢?原因在于,男性不但有群婚倾向,更有雄性的嫉妒。所谓雄性的嫉妒,恩格斯在其《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多次提到,咱就不再多说了,只说这两股天性的合力,导致男性看似矛盾其实一点也不矛盾的心理思维:希望自己的女人守贞,同时又希望其他的女人都是娼妓。

  《战国策》里有个故事,一个楚国人,有俩老婆,外人去勾搭,年纪大的严词拒绝,年纪小的欣然应允。没多久,楚国人死,有人问这个勾搭者:你喜欢的两个女人都可以嫁人了,你准备娶谁呢?同学们肯定说:两个都娶过来。非矣,你们也太不了解传统中国男人了,这男人的回答是:我只娶大的。当她们都是别人的老婆时,我巴不得她们都答应我,可现在是我选老婆了,我当然要选一个能为我而拒绝别人的人了。忽忽,发现了吧,男人自私的本性。如果说自私是全球男人的共性的话,我想说明的是,中国男人在这方面很卓越,可谓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单看一夫多妻制让男人维持了多长时间就明白了。

  辜鸿铭说:“在中国,丈夫纳妾是出于对妻子的爱,对妻子的保护。”那么,丈夫携妾同嫖也是出于对妾的保护吗?

  周礼明确规定,天子可以有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乖乖,人间天子也太胆大,玉皇大帝好像也只有一个王母娘娘的)。天子以身作贼,带头多吃多占,手下的官员们也不含糊,争先恐后,展开了劳动竞赛。诸侯一夫人九嫔,大夫一妻二妾,士则一妻一妾(这个一妻一妾,咋听咋感觉像是办公室主任之一正一副),至于庶人,能讨一个老婆就不错了。这种差额分配虽然在后世有所变化,但是基本原则类似现在的公房分配,从上到下,五室一厅,四室一厅,三室一厅,二室一厅,一室一厅,厅室合一,严重者连厅室合一都没有。这方面有两个人物比较有创意,值得单独表扬,一个是晋武帝,后宫万女,看得老小儿头晕眼花,就坐着羊拉的车子,四处游逛,游到哪儿算哪儿,这种漫游,引得多少男人流口水啊!江山多娇,引无数男人竞折腰!不折腰行吗?你看看,满山遍野的美妞儿!

  我要表扬的第二位,是汉元帝,更有创意了,让宫中画师画美人肖像,他老兄就可以“顺图摸瓜”了,没想到画师没有职业道德,把人家王昭君给“丑画”了,气得皇老兄大开杀戒,导致京中画师一时净绝。如果这些画师稍微有点职业道德的话,咱们中国不定也出一位毛·芬奇的名画家,那王昭君也可能如那蒙娜丽莎一样,永远对着我们眯眯笑,笑得我们五迷三道了。

  后来的西洋人怎么也闹不明白,中国人的家庭里,主妇们何以能出现有正有副这么一种怪事。对于这一点,中国传统文化的维护者辜鸿铭是这样回答的:在中国,丈夫纳妾是出于对妻子的爱,对妻子的保护。当然,这与我们中国男人自身的素养和修炼也有直接关系……真正的中国男人那种老练圆熟,那种完美得体的风度,使得其御女有方,游刃有余。我不知道在一千个欧美男人中,是否有一个人能够在同一房间里保持一个以上的妇人同住而不把房子变成斗鸡场或地狱的。辜哥们儿的回话,让西方男人捧腹大笑,可是西洋女人不愿意了,问:从普遍的人性来讲,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有许多女人,而一个女人不可以有许多男人呢?这弱智问题绝对难不倒咱的留洋学者,辜兄的回答是:男人好比是茶壶,女人恰如是茶杯,夫人见过一把茶壶配四只茶杯,可曾见过一只茶杯配四把茶壶的?西洋女人在哄笑声中败了下去。后来的又一次宴会上,另一位太太向辜兄发起了同样的攻击,辜兄说,一夫多妻是中国的主旋律,一妻多夫于情不合,论理有亏,对事有悖,于法不容,说完后话头一转,以亲切的语气问洋妇人:敢问夫人代步是用洋车还是用汽车?夫人曰:汽车。辜兄不慌不忙地问:汽车有四个轮胎,府上备有几副打气筒?第二轮攻坚战,我们中国男人又胜了。老辜在这方面,可谓是抗击“八国联军”的狙击手,如果选中国传统男性形象代言人的话,我选老辜——他老兄好自私哎!


创建时间:05-11-20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