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二章 美满家庭







李泽钜在商界的战绩可以说是有目共睹,而他的私人生活也同样备受关注。据传闻,李泽钜在大学毕业回香港后曾与旧同学聚会,并追求过数位女同学,可惜未能开花结果。而李嘉诚的不少富绅朋友,也经常介绍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给李泽钜认识,但他总是担心别人只是喜欢他的钱,而不是他的人,因此婉拒了这些世叔伯的好意。情牵一线
  李泽钜的真命天后王富信,即今天的李泽钜夫人,并非出身豪门,她与李泽钜的相识可以说是千里姻缘一线牵。
  王富信1969年生于香港,比李泽钜小5岁,祖籍河北,父亲王华瑞是结束生意闲居在家的纺织商。1990年,王富信正在加拿大温哥华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工商管理,这时的李泽钜也身在加拿大处理地产业务。在一次烧烤聚会上,王富信与李泽钜邂逅,双方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而李泽钜则是在返港后才对其展开追求。
  王富信曾回忆:“我对李泽钜的第一个印象是他平易近人,人品不错,但我完全不知道他就是李嘉诚的儿子。后来知道了,我说,哦,原来他是一个出名的人,但我一直没有担心过什么。”
  论财富与门第,王家自然无法与李家相比,纯真的王富信,既不以金钱取人,又没有“一入豪门深似海”的忧虑,一切顺其自然,倒是急煞了李大公子,此后穷追不舍。
  王富信不像一般的女孩子,一生的最大愿望就是高攀上富豪子弟。正因为如此,愈显出王富信的可爱。两人拍拖也没有什么浪漫曲折的经历,双方都是忙人,他们的拍拖,多是电话来往。
  王富信的父亲王华瑞起初颇为担心,未来的女婿太富有了难免会有公子哥儿脾气。李泽钜拜见未来岳父,是在李家旗下的希尔顿酒店。李泽钜第一句话便恭谦地问:“老伯,我能与您的女儿交个朋友吗?”未来岳父的忧虑顿时烟消云散。
  对儿子的婚事,李嘉诚表态道:‘我娶媳妇没什么规矩要守,不讲什么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儿子喜欢,出身正当家庭,最好是中国人啦!”
  1991年,王富信回港加入万国宝通银行工作。次年10月,银行总部大厦落成,邀请香港名人参加典礼。李嘉诚带两个公子齐齐亮相。
  王富信以助理经理的身份,周旋于政要富商之间,其用心,只有李氏父子知道。间隙之中,王富信还跑到李泽钜跟前,两人谈笑风生。嗅觉灵敏的记者,这番却掉以轻心了,仅以为王富信是出于工作的需要而如此这般。而且,李家公子出现在社交场合,常见有女孩凑过去套近乎。
  3个月后,王富信以未来李家媳妇的身份,和李氏父子参加大屿山观音寺开光大典。李嘉诚夫人在月明生前喜来此寺参拜,李夫人过世之后,观音寺重新修建,李嘉诚捐赠了巨款,是开光大典的嘉宾。
  有记者发现若即若离的王富信。他不认识王富信,只是揣测此神秘女子,若非公司的职员,便是泽担的女友。此事未起轩然大波,李泽钜又高深莫测,害得香江得单相思痛的妙龄女子不知徒增多少倾慕之思。
  1992年的一天,李嘉诚透露大公子将于第二年结婚。消息传出,忙坏了记者,打听之下,方知其未来妻子在外国银行任职,芳名Cynthia Wong。在香港写字楼,名为Cpthia 的人可是多不胜数,香港的外国银行,光分行就有数千家之多,王姓又是中国的大姓,到哪去找Cynthia呢?于是“八卦”记者们张冠李戴的笑话闹出不少。后来,在众记者的合力“侦破”下,终于见到“白雪公主”Cynthia的“庐山真面目”。

  天赐良缘

  1993年5月16日,刚刚坐上长实集团副董事总经理宝座不久的李泽钜新婚大喜。香港及外地的华文报刊均报道了这次豪门婚宴,多渲染豪门婚宴的豪华奢侈,“一席婚宴近4万,一只鲍鱼2000元”、“世界名车大博览”等等。
  这些报道本无恶意,但也引起李嘉诚的不安。其实李泽钜也曾考虑旅行结婚。但亲戚朋友太多,不请不好,所以最后还是决定采用最传统的婚礼方式。
  李嘉诚对参观李宅的众记者说:“有人说我点菜3.8万元一席,我真的不知道多少钱!厨师最初写给我的菜单是1万多元一桌,我看了觉得不太好,改了几个菜,最后多少钱一桌我真是不清楚。”
  据说,那天婚宴的招牌菜有:椒盐生蟹钳等10道,未麻鲍选的是12头鲍,每只2000港元以上;红烧大鲍翅的又顶金山勾翅,每斤3000港元;两斤多重的大苏眉,每条近2000港元。
  据说,李家的一些外地朋友知道李泽钜娶妻,更专程搭飞机来道贺,送贺礼,送完之后就飞走。而李家收到的贺礼更超过了100份,其中不乏名贵的钻石和翡翠,可以说,李家连搞婚礼也有钱赚。
  婚礼定在天主教堂举行,新娘一家是天主教徒。李氏家族更为此捐了300万港元给教堂作慈善用途,一了王富信的心愿。
  在李泽钜去接新娘之际,李宅门口聚满了前来采访的记者。李嘉诚更破天荒允许记者参观李家大宅的花园。这间已经转名给李泽钜所有的李宅,楼高三层,每层有200多平方米,李泽钜与王富信的爱巢在二楼,父亲李嘉诚则住在三楼,而李泽楷并没有在此设自己的房间。
  李泽钜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天的安排是——
  10时15分,迎亲车队去接新娘,李泽钜坐上117号车牌的枣红色劳斯莱斯。记者奇怪哥哥结婚,做弟弟的也没赶回来同去接新娘。而事后李泽楷对此的解释是:“已经有好多兄弟帮忙了……而且泽钜早就叫我留在家里帮忙。”事实上,待11时多接新娘的车队回到李宅,才见李泽楷姗姗来迟,将丰田车停在路旁。某文评论道:“大哥结婚,唯一的亲兄弟无论如何都要一早赶来帮忙,由此可见这两位公子性格差异的一面。”
  下午4时半,婚礼在教堂举行,虽然李家并未发请帖邀请亲戚朋友观礼,但仍有200多嘉宾不请自来祝贺,名人中包括郑裕彤。荣智健。何善衡(恒生银行前主席)。李君夏(当时任香港警务处处长)等。
  名人多,名车必多,故传媒称李泽钜的婚宴乃是一场真正的“世界名车博览会”。
  李家婚礼引来一路上数十万人围观。其中不少外籍人士,他们是看到早前传媒的预告而赶来一饱眼福的。
  婚宴于晚上正式举行,地点是李氏家族旗下的希尔顿酒店顶层的鹰巢厅。虽然宴会谢绝记者采访,但香港的狗仔队早就“挖”出菜单,炒得天花乱坠。
  婚后,李泽钜可谓家庭事业两得意,婚后第三年,小女燕宁出世,1997年,他获颁香港青年杰出领袖奖,1999年更成为李家商业帝国名正言顺的掌舵者。这位由父亲李嘉诚一手培养和造就的商坛才俊,虽然没有做出像弟弟一样的惊天动地的事业,但创业难守业更难,李泽钜按着父亲安排的道路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并不轻松,但总算没有辜负人们特别是父亲的期望。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