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五篇 购电讯再创神话







争拗了一个月的香港电讯收购战尘埃落定。盈动与英国的大东电信局达成协议,盈动以现金力。股票方式,收购大东所有的54%香港电讯股票,涉及金额约359亿美元,从此结束了这场亚洲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活动。
   
第一章 烽烟又起

  2000年2月,香港和新加坡发生了一场世纪大战,香港盈动的主席李泽楷和新加坡电信主席李显扬为争夺香港电讯的控制权,展开了一场激战。整场收购战史无前例盛况空前,令李泽楷再创高峰。
  盈动与新加坡电信两虎对峙,令香港电讯并购战烽烟四起,扣人心弦。持续一个多月的战事既激烈又精彩,各路英雄备种关系都被卷入其中,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鹿死谁手。2000年2月29日是闰日,闰日四年才碰到一回。这一天香港电讯的母公司大东电报局正式表示,愿意转让香港电讯的控制权给李泽楷掌握的盈科数码动力,整个收购过程涉及金额359亿美元。小鱼吞大鱼,盈动收购香港电讯的消息一经传出,引来了巨大的轰动。
  香港电讯近来每年都有超过100亿港元的收入;而李泽楷的盈动1999年才成立,当时还没有实实在在地挣到钱——1999年中期报表显示,盈动亏损了3970万港元,这场以弱并强的收购战注定要被写进MBA教程。
  以收购期间的股票价格计算,盈动与香港电讯的市值之和达6000亿港元,这个数字仅次于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电信和汇丰银行,名列第三。而李泽楷的身家也随着并购水涨船高,直逼其父李嘉诚。
  事实上,香港人已经不满足于拿李泽楷和他老爸比,在他们看来,李泽楷的身家超过李嘉诚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他们更愿意拿他跟世界首富盖茨比,认为李泽楷的身家虽然不及盖茨,但他致富的速度却远远超过了盖茨:微软的股价在2000年2月以前的26个月里劲升了16倍,平均1个月升0.6倍;而盈动的股价在盈动借壳上市以来的9个月里上涨了50多倍。
  在并购香港电讯之后,盈动的实力大大地增强,成为亚洲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已指日可待。你方唱罢我登场

  大东:走为上策

  香港电讯的大股东是英资公司大东电报局,大东是一家跨国公司,其员工超过4万人,在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业务,它持有香港电讯54%的股票。
  香港电讯是大东旗下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它的业务包括固定电话网和移动电话、国际电话。卫星通讯。互联网接入服务以及电讯成套系统等。从财务报表来看,香港电讯的币值2000亿港元左右,盈利相当稳定健康,每股净资产为3.18港元,这几年每股盈利始终保持在亚港元左右。
  在外人看来,香港电讯是一只能下金蛋的鸡,大东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呢?这还得用资本市场的语言来说明。在资本市场里,“想象力”似乎是比现实的盈利更重要的东西,香港电讯现实的盈利能力固然不差,但是它给资本市场所提供的“想象力”已经很有限了。事实上,香港电讯的股价长期徘徊在20港元左右,也就是说,它的市盈率(所谓市盈率就是股价与年盈利之比)长期是20信上下。
  在以前,香港电讯在香港的地位相当于国内的中国电信,享受独家经营权。这是能为资本市场提供“想象力”的东西,而今,这个权利已经被香港政府用赎买的方法给剥夺了。现在,香港地区有电信经营牌照的公司达9家之多,虽然香港电讯还是不可动摇的龙头老大,但不可避免地要受到竞争的压力,这样,它在资本市场的魅力就要大打折扣。
  更要命的是,香港毕竟只是个拥有有数百万人口的弹丸之地,电信市场的发展潜力很有限。而发展国内的业务是一个能看得见的增长点。在这方面,香港电讯也做了不少努力:它先后给在香港上市的中信泰富和中国电信让出股份——中国电信持有香港电讯10%左右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以期换来他们的帮助,打开进入中国电信市场的大门。但中国电信管理部门的强硬态度没有给香港电讯一个好的结果。没有了独家经营权,没有了继续发展的空间,香港电讯就失去了在资本市场上的吸引力。再加上大东毕竟是一家英国公司,在1997年之后,继续呆在香港的理由也不太多了。1999年7月,大东高层换上了一个新的班子,考虑到经济的。政治的因素,新班子决定兵退香港,集中力量在欧洲搞更受资本市场欢迎的互联网。

  盈动:赚钱最实际

  李泽楷曾表示,香港电讯的现有人才。宽频技术及移动电话业务是吸引他并购香港电讯的原因,这个说法应该不会是言不由衷,但是,它恐怕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香港电讯毕竟缺少市场想象力层不然大东也不会撤了。
  李泽楷为什么花大价钱和别人抢购香港电讯,这要从盈动的发家过程去分析。在收购香港电讯前,盈动尚无业绩,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盈动当前每股净资产也不超过0.7港元。“数码港”本身没有多少油水,而且该项目的效益得等到数年后才能看到。所以,盈动很可能在2000年还是亏损的,即使盈利,其市盈率也将高达数千倍。
  对一个传统企业来说,这样的经营状况根本不足以支持那么高的股价。要维持高股价,对盈动来说,只有两条路:其一般续高高地扛着互联网新经济的大旗,维持一个“高科技”的形象;其二,迅速地产生一定的利润,维持‘房成长’切形象。在第一条路上摩泽楷的财技可以说几乎发展到了极致,不到一年时间,已令盈动的市值从3亿港元飙升至1000多亿港元。而且香港人炒股惟美国人马首是瞻,美国的互联网企业既有亏损的,也有高达数千倍市盈率的,这也给盈动帮了不少忙。
  入主得信佳后,盈动不断地和世界著名高科技企业换股,不断地并购和成立互联网公司,同时推广其PCC业务,一次又一次地强化了自己“高科技”的形象。未来的盈动也许会类似于一个大型企业风险投资基金,不断地投资和并购高科技企业,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再把某些公司推到资本市场上去,就像软件银行投资难点一样。
  但是,这一切说得再好也都是‘概念”的成分多一些,要保持其股份,单靠“概念”不是一个长远之计。而对偏好实在的人来说,吸引力就更少了,这也是大东为什么不大愿意全部接受盈动股票的原因(此是后话)。所以对盈动来说,迅速提高业绩就显得尤其重要。要提高业绩,最现成的办法就是购并盈利能力比较强的企业,香港电讯显然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并购对象。
  首先因为电讯和互联网的联系本来就比较紧密,并购这样一个企业不但不会对盈动“高科技’懒形象有很大的负面影g亢,反而增强了其ICP与ISP合作的实力;另一方面,香港电讯的盈利能力很强,如果能把其一部分业绩注入盈动,至少在张面上看来,盈动的业绩也就能得到迅速的改善。
  一个20多倍市盈率的企业(香港电讯股份20多港元,每股盈利1港元左右)和一个数千倍市盈率的企业(如果盈动不再亏损,并因此而有了所谓的市盈率的话)的结合,势必会大大改善后者的财务报表。这恐怕是盈动并购香港电讯的根本动因。称霸亚洲燃战火
  李泽楷曾对传媒表示过,要达成合并收购的“美满婚姻”,最好是找“同文同种”的对象。打过几次胜仗后,不用一年,盈动的版图已扩大了不少,到了2000年1月,李泽楷这次所锁定的目标,正是一个历史悠久、实力强大的“同文同种”王国,它就是香港币值最大的电讯公司——英国大东电报局旗下的香港电讯。
  早在1999年6月,大东电报局已有出售香港电讯之意,到了2000年1月初,盈动慢慢受到消息的吸引,开始认真研究并购计划。李泽楷一直都觊觎香港电讯的庞大规模,希望透过其发展完善的宽频网络,配合盈动的PCC业务,使其可在短期内超越日本软件银行及光通信,称霸亚洲。
  不过,盈动要收购成功,要具备相当数额的现金作饵,才能吸引正急需资金调动的英国大东电报局,所以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正是钱。可是盈动的市值虽过千亿,但手头可动用的现金只有240亿港元,并不足以收购香港电讯这头巨象。故李泽楷静观其变,以便找寻适当的时机。香港电讯固然是个靓女,毕竟事涉2000多亿港元,能出得起嫁妆的集团也寥寥可数。大东明知肯定有香港公司有意收购香港电讯,但它并不希望顺顺利利地让它们得到香港电讯。英国人首先将新加坡电信这只海外猛虎引来,目的就是要让香港电讯被抢购,以便自己待价而沽。一位专业人士当时评论道:“把新加坡电信引到香港来,本来就是为了引起抢购。这是英国人惯用的一招,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克什米尔问题就是一个经典例子。”
  大东招来的新加坡电信甚有来头,它是新加坡国有电话公司,由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的次子李显扬执管,市值2600多亿港元,拥有四倍市盈率,手中可动用的资金达930亿港元,比盈动多数倍,颇具实力。
  同香港电讯一样,新加坡电信也面临着发展空间狭小的问题。在新加坡那一亩三分地上进行了精耕细作之后,它随时都想发展一块自己的“殖民地”。如果能并购香港电讯,新加坡电信便会成为世界第六大电信公司,这对急于扩展生存空间的新加坡电信来说,显然有不少吸引力。2000年1月24日,新加坡电信跟香港电讯同时公开宣布它们已经发展至可以“山盟海誓”的阶段,期望可尽快‘订婚”,达成收购协议。
  这个始料不及的消息,令李泽楷大感愕然。香港各界的反响也很强烈,香港人似乎不大愿意让一个外国的国有企业控制他们的通讯业。
  给新加坡电信抢先一步,李泽楷的如意算盘一时不能打响。他本想找新加坡电信合作,但遭到拒绝,于是,他急忙部署新的战略。首先,他向香港电讯股东之一的中国电信‘请救兵”。作为第二大股东的中国电信,拥有香港电讯10%的股份,闻知大东仓促决定把香港电讯出售给新加坡电信,同样大感不悦。基于“同仇敌忾”,中国电信逐暗示盈动可以随时“进攻”。而盈动也得到香港电讯非执行董事李国宝从旁鼓励,注射了一支强心针。机不可失,盈动决定冒险饰演“第三者”,“横刀夺爱”。
  资金是困扰盈动收购香港电讯的最大问题。英国人对盈动的股票不感兴趣,他们更乐意接受钞票。但盈动手头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为了解决资金问题,盈动展开了大规模的集资行动。市场传出消息指,在中国电信穿针引线下,李泽楷在农历新年期间飞往北京,亲自拜会中国金融界权威人士,希望中国金融界予以财政协助。
  李泽楷有意收购香港电讯的消息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2月10日下午,这一消息在伦敦的股票市场广泛流传,经过香港数份报章在翌日大肆报道后,盈动。长和系及香港电讯的股价显著上扬,恒生指数很快升上17400点。尽管长和系在11时宣布与收购无关,跟盈动‘划清界线”,但盈动与香港电讯股价仍大升两成,香港电讯更飙升至20港元,一洗以往备受冷落的颓风。由于升幅非比寻常,两只股票遂于下午开市后双双停牌。
  眼见骑虎难下,盈动唯有授命华宝德威及中国银行国际部出任财务顾问,被迫在未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向大东电报局正式提出收购计划。2月12日,盈动的财务顾问首次与香港电讯会面商谈,但经过连日的谈判,双方都是半推半就,未有具体意向。千钧一发扭乾坤
  为了增加收购香港电讯的本钱,盈动一方面进行配股,以每股23.50港元配售2.05亿股,筹集10亿美元。另一方面着手向银行贷款。可能是得到了有关方面的指示,中国银行积极配合盈动,2月14日,在证券商BNP百富勤。中银国际的帮助下,这项配股在2个小时内就完成了。可见其效率之快。要是在国内,做一次配股,从申报材料算起,少说也得半年时间吧?贷款也没有用多长时间,一个星期后的2月22日,由中国银行、汇丰银行。巴黎国民银行以及巴克莱银行等四家银行组成的银团答应向盈动贷款130亿美元,折合港元1千多亿。其中中国银行占50亿美元,汇丰占40亿美元。盈动将以香港电讯股份作为这笔巨额贷款的抵押品,整项过渡期贷款分为6个月及一年期两部分。
  同时,盈动的两家战略性伙伴美国的CMGI及日本光通信各向盈动注资5亿美元,其中CMGI的注资是留作为大东套现手上部分盈动新股之用。这两家公司成了盈动与新加坡电信抗衡的另一股势力。CMGI及光通信均为全球互联网投资的龙头公司,有网股“伯乐”之称,在完成增持股权后,CMGI与光通信在盈动的持股比例增至3.5%及人5%。有这两个战略合作伙伴的注资,盈动如虎添翼。
  大笔的融资增强了盈动收购的实力。
  可是消息再次提早外泄,盈动不能在情人节2月14日复牌,而香港电讯在同一天恢复交易后,在抢购消息的刺激下,股价暴涨,从停牌前的17.65港元涨至对.65港元,并以26.4港元报收。到了下一个交易日,盈动复牌,股价升至26港元,市值也已超过200亿港元。由于股价发生了变动,谈判的基础就不同了。
  在“子弹”充裕的情况下,盈动提出了两个收购方案,即分别为纯股票方案和混合式方案。根据方案一,盈动将以l.1股盈动股份换取1股香港电讯股份。按此方案计算,香港电讯每股为双.37港元,市值380亿美元,约合2860亿港元;根据方案二,每股香港电讯可换取0.7if6股盈动,另加7.23港元现金。按此方案计算,香港电讯每股为对.98港元,市值359亿美元,约合2700亿港元。后者的优点在于能够有大量现金套现,比较符合急于卖掉香港电讯套取现金的大东的要求。而新加坡电信和大东谈判时,股份在16港元上下,所以新加坡电信开出的价码也就是16港元左右,按照新加坡电信的出价,香港电讯的总值不到300亿美元。
  盈动新方案的提出使其与新加坡电信争购香港电讯的战情变得峰回路转,新加坡电信的如意算盘给打破了。本来新加坡电信希望利用收购香港电讯称霸亚洲,其后进军全球,集团也因此制定了一系列新的业务重组计划,但没料到盈动横刀夺爱,还先发制人提出新的收购方案。
  不过,处于劣势的新加坡电信并没有投降。就在盈动宣布将于三天后即2月29日就收购香港电讯作最后公布之际,新加坡电信为提高现金收购能力,争取到传媒大王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的注资,新闻集团以现金10亿美元入股新加坡电信4%股权,双方合作在新加坡开展互联网、电视及移动电话业务。收购战变得更具国际性。
  有了这笔价值10亿美元的筹码和注资后更强大的业务作后盾,新加坡电信总裁李显扬飞抵伦敦,亲自向大东董事局提交新的收购方案,以求力挽狂澜。新方案将现金部分的比例增加到8港元,而每股香港电讯可换取1股新加坡电信,按此计算,香港电讯每股为对.14港元,市值2562亿港元。虽然在市值上不如盈动,但由于现金的比例较大,加上其业务比较稳定,再有新闻集团入股后的业务支持,对于作风一向保守的大东会有很大的吸引力。
  默多克的突然杀入增添了并购战的变数,新闻集团所发的新闻稿更不讳言协助新加坡电信竞投香港电讯股权,其高调行动可见阻挠盈动夺魁的决心。
  面临新加坡电信和新闻集团的围攻,李泽楷颇感压力,他曾感慨地说:“默多克先生的建议给了我们一个12个小时的不眠夜。”
  不过盈动也非等闲之辈,其部分高层早已在伦敦恭候多时,积极备战。两派劲敌云集伦敦,希望尽最后的努力。盈动与新加坡电信的争夺战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前面已经提到李泽楷在1993年在卫星电视买卖过程中与默多克交手,李泽楷曾就此事接受电台采访,坦言出售卫星电视为他带来丰厚利润,奠定了他发展个人事业的基础,可见默多克与李泽楷有一定交情。那为什么默多克会在最关键时刻出钱助新加坡电信对抗盈动呢?背后动机的确耐人寻味。是否真如新闻集团所言,是为了与新加坡电信建立全球优质数码传输网,还是另有玄机?
  据说,默多克之所以插手,是因为他发觉买卫视其实是“买贵货”后,一直都耿耿于怀,这次终于找到一个好机会,可以将李泽楷一军。
  另一方面,新加坡电信散布烟幕,说准备向香港法院提出诉讼,控告银团之一的汇丰控股在为香港电讯的独立董事担任顾问期间,曾接触新加坡电信寻求与香港电讯合并的机密资料,但又为盈动筹组银团贷款,它认为汇丰的这种做法违反了利益冲突条款。
  当上市公司涉及重大收购及合并项目时,一般都会聘请财务顾问。这次收购战中,新加坡电信和盈动以及香港电讯的母公司大东电报局,都聘请了财务顾问,香港电讯额外聘请财务顾问。根据香港的收购及合并守则的规定:由于收购或合并牵涉股东利益,董事局为了小股东的利益着想,有权聘请独立的财务顾问,在实际情况下,财务顾问的主要责任是为客户与对方讨价还价,争取最大利益。汇丰在香港电讯争夺战中的角色,便是要为香港电讯独立董事分析新加坡电信和盈动的收购建议。新加坡电信这一招,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破坏盈动的贷款计划,使之知难而退。
  盈动与新加坡电信斗得难分难解,为粉碎谣言,香港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均表明了不会出面干预的态度,毕竟香港的电信市场已经开放了。香港政府一再表示,并购是个纯粹的商业问题,作为奉行“积极不干预政策”的香港政府来说,它所要做的是保障全体香港市民的利益。香港政务司陈方安生表示,对于香港电讯由哪一间公司收购,政府没有意见,它关注的是保持整个电讯服务范围内的公平竞争,以及有关持牌人能够符合持牌条件,合并事宜没有牵涉任何政治因素。
  2月25日,盈动停牌。原因是香港证监会向盈动施压,要求盈动交代收购香港电讯的最新进展,提高市场透明度,让投资者了解情况,避免连日来因揣测而令该股股价持续上升,造成不公。
  2月27日,大东召开董事局会议,商讨盈动与新加坡电信提出的收购方案和条件,但直到2月28日,大东仍未公布最后决定,盈动恢复买卖。显示双方的协议还没有达成。不过,扑朔迷离的收购战终于在2月29日划上了句号。当天盈动发出通告指出,大东董事局已选择了盈动的“混合方案”,以出售其持有的香港电讯五成四股权。这样,大东净赚了400亿港元。大东董事局还提出,如果股东选择混合式方案,他们所收取的现金用于购买更多的盈动股份的话,可享有特殊优惠,盈动每股作价仅为18.62港元,远低于22港元的市价。
  当然捞了一大笔的大东也没有过桥抽板,马上将手中的盈动股票抛售套现。其行政总裁华莱仕表示,大东有可能继续持有约15%至16%的盈动股权,并承诺不会在6个月内出售,即使6个月后,大东最多也只能出售其持有的一半盈动股权。华莱仕形容盈动和香港电讯的结合将为双方创造新的商业机会。他说:“扩大后的盈动,核心业务焦点将是为亚洲消费者提供的宽频互联网服务,这存在巨大的潜力。我们认为大东电报局和扩大后的盈动有许多合作的机会,这项服务包括提供全球的互联网际协议服务。”
  香港电讯董事会审议盈动收购计划期间,盈动与香港电讯的股价均上涨了3%,显示市场对两家公司的合并充满信。0。在取得香港电讯董事会通过后,盈动会在7个半月内全面完成收购。李泽楷表示,如果全面收购香港电讯的计划顺利的话,只需2至3个月。届时,香港电讯将被除牌,其资产变相并入盈动,盈动和香港电讯合二为一,组成新公司,以PCCW -HKT为新公司的名称。
  由于盈动向香港银团贷款78OJ乙港元,假设年利率为7厘,一年就要支付54.5亿港元,加上730亿港元可换股债券的21.5亿港元年利息,新公司将要背上逾100亿港元的财政负担,即使中国电信和香港政府外汇基金愿意选择股份代替债券甚至现金,盈动可以减轻包袱,但每年支出的利息仍然超过80亿港元。故此,新公司可能在短期内分拆香港电讯的业务出售,这样对于四大银行来说,承担的风险就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何况还有香港电讯的股票作抵押。中国银行港澳管理处主任刘金宝表示,亚洲金融风暴之后,香港银团贷款出现萎缩,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组织大型的银贷活动。盈动收购香港电讯过程中能成功组成金额庞大的盈动银团贷款,对推动金融市场资本的发展是有益的。
  新加坡电信未能成功收购香港电讯,大部分的传媒和学者均认为新加坡电信是失败者。但新加坡国立大学金融会计系汪康懋博士却认为:新加坡电信退出收购是明智的决策,理由如下:
  -。380亿美元的收购价过高,香港电讯近年来传统的电话业务下降,公司盈利也下降。宽频业务刚起步,而且宽频主要面对中国内地市场,与其花巨款收购香港电讯,不如直接和中国相关的宽频业务公司建立策略联盟。
  二。香港电讯以往管理层曾下决心削减成本,拟对员工减薪一成,但造成全体员工罢工,港府出面干涉才使减薪动议作罢,在这种背景下,新加坡电信在收购成功后对香港电讯的管理将较难执行,如派员去处理或管理,可能遭当地雇员反对,如完全依靠当地管理层,有可能无法确保新加坡电信股东的利益。
  三。因收购所需现金庞大,相当比例需用换股形式,但新加坡电信流通资金仅占20%,如大东方面要求现金,新加坡电信更难以承受。
  四.香港电信业已开放,有电讯公司9家,香港电讯之垄断地位已丧失,大东看到此才放弃。新加坡电信有实力。有管理经验,将有许多机会可以用更低成本和方式进入中国的电信市场。
  通过汪康班博士的分析也可从一个局部了解盈动在收购香港电讯后要面对的问题。据分析,盈动在吞并香港电讯后,接下来要处理的是如何重整电讯业务。李泽楷表示,要待9至18个月后才考虑将低增长的流动通讯业务分拆上市或出售。而据证券界人士分析,盈动可能只保留重组后香港电讯中的互联网业务,理由是互联网业务有高增长的潜力,但这类业务必须有完整的配套服务,相信盈动可能出售流动通讯及固定网络,只为其宽频网络保留一批配套服务。
  正如分析家所言,4月12日,也就是盈动收购香港电讯的一个多月后,盈动即宣布与澳洲最大的电信集团TeLstra组成策略性联盟,双方协议合作成立两间新公司,在亚太区拓展移动电话、互联网及电讯服务。
  Telstra将投资约30亿美元(约合234亿港元),其中包括:购买15亿美元盈动可换股票据;分拆国际业务,以15亿美元购买香港电讯移动电话业务的四成股权,与盈动合组新的移动电话公司,并会尽快将新公司上市。
  有关协议在盈动正式入主香港电讯后即可生效,到时,盈动会与Telstra组成互联网骨干公司(IPBackbone)及提供以澳洲为基地、面向全球的互动*TML内容服务,同时亦会利用Telstra的网络,在澳洲发展推动盈动旗下的NOW内容。应用程式及宽频。
  香港电讯现有约100万移动电话用户,预计合并算入Telstra的客户后,会有300万客户。这次盈动发行的可换股票据的作价,以签订意向书前30天的平均收市价厘定,作价为19.742港元,为6年期票据,首4年息率为3厘,后两年的息率为5厘,Telstra可于任何时候行使该批票据,行使价为对.69港元,较作价有两成溢价。如将所有认股权行使,约占盈动与香港电讯合并后的2%股权。
  李泽楷在宣布这项消息时说:“与Telstra完成交易后,盈动负债将减至48亿美元,约374.4亿港元。”他否认这种做法是分拆香港电讯业务,并表示没有出售海底光纤,只是将之成为一间网络协议骨干公司,盈动并不是由互联网公司淡化电讯公司,而是发展成为互联网基建公司。他表示,因以后的业务发展,香港电讯不会裁员。
  香港电讯行政总裁张永霖表示,盈动为电讯引入策略股东是件好事,过去受区域局限,但相信这次与Testra的合作可令集团的互联网骨干及移动电话业务迈向国际,但他不同意盈动与Telsha合组新公司是将香港电讯“拆骨”,并称即使盈动将来为合营公司引入其他策略性伙伴,香港电讯也会持有超过50%的控制性股权。
  盈动副主席袁天凡表示,拟定在18个月内把骨干公司分拆上市,但他未透露上市地点。虽然李泽楷和香港电讯的高层都极力否认这项策略协议是分拆香港电讯业务,但从其发展计划可知这无疑是分拆的一种作法。这对盈动是件好事,市场对盈动、香港电讯与Telstra的合作抱乐观的态度。当天,香港电讯股价大升2.5港元,以对.8港元收市,升幅达13.6%。市场人士指出,透过Telsthe的通讯网络,盈动的互联网业务可进入澳洲市场,而澳洲市场有其潜力,引入Telsha可增大香港电信市场的占有率,同时也可解决盈动的财政问题。

  盈动电讯成新贵

  经过一个月的扰攘香港电讯购并案尘埃落定,市场上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来了。这场收购战之所以争持得这么激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谁能够成功收购香港电讯,就意味着谁能抢先一步占领亚洲的互联网市场,特别是宽频上网市场。为什么在互联网业务大部分亏本的状态下,仍然有为数众多的公司舍身犯险?就是因为互联网是一个新兴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谁先走一步占领市场,谁就有优势,后来者要超越它,就要花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试想一下,在同类网站中,有谁的名气比Yahoo、Hotmail.Amazon大?香港电讯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也就合情合理了。
  这次合并对于盈动这类没有实质业务的公司来讲,可以说是如虎添翼,而对于香港电讯,则可以拓展发展的空间。李泽楷表示,香港电讯对盈动有三方面的吸引力:首先他看好香港电讯的管理层,其二是它具有覆盖面较广的固定网络资产,其三是它目前与其他伙伴之间的合作项目。
  另有消息灵通人士指出,盈动能成功收购香港电讯是结合了天时、地利、人和。所谓天时,是盈动本身正向互联网业务发展,这是最有前景的一项业务,早前盈动为测试市场的认同程度,光透过BNP百富勤等在市场配售集资10亿美元,反应热烈,正说明该公司的业务发展顺利;地利方面,香港及新加坡正竞逐成为东京以外亚洲地区的资讯科技中心。盈动成功收购香港电讯可使香港保持这方面优势,加上目前除了拉丁美洲区,全球没有一个国家的主体电讯公司受国外控制,港人自然偏向由盈动收购香港电讯;人和方面,虽然新加坡政府曾派员到北京和香港为新加坡电信收购作政治游说,但未得中港支持。而盈动的建议则获香港的广泛支持,东亚银行主席兼行政总裁李国宝和前行政会议召集人钟士元等香港电讯独立董事,一直支持盈动的建议。
  通过此次收购行动,盈动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宽频互联网供应商,不但身兼互联网内容供应商(ICP)及互联网供应商(lSP)于一身,而且手上更拥有330万个电话用户。ito万个移动电话用户。40万个互联网用户、9万个互动电视用户和2.2万个宽频用户,成为区内举足轻重的互联网巨头。通过香港电讯原有的网络,盈动拥有了占全港八成家庭的庞大固定网络,这在互联网业务高速增长的今天,绝对是任何互联网供应商所梦寐以求的。
  因此,市场人士认为,合并后的新公司,资产将作几何级数跳升,今年内市值便可超过lop亿美元,直接挑战中国电信的地位。另外,盈动除了占领香港宽频互联网市场外,亦可依赖香港电讯的海底光纤,全力发展跨海业务,尤其是进入华南沿海城市市场。由此可见,盈动耗资3000亿港元的收购行动的确物有所值。不少财经专家都认为,这只是起步,李泽楷将来还有更多出人意表的举动呢!
  果然,在盈动鲸吞香港电讯的1个月后,盈动便闯入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禁地,宣布将于今年夏天开始在网上播放温布尔顿网球锦标赛的精彩片段,将来更可能直播全部赛事。李泽楷已与“英国草地网球会”达成原则性协议,与另一体育电视台一起进行网上播放,IBM会提供技术上的支援。
  李泽楷会在伦敦西部聘请超过150人负责这件事。虽然现在网上直播技术仍未完善,但李泽楷很有信心,到2003年播放质量则可与电视相比,更有互动功能,到时候预料全球很多人愿意花3英镑(对港元)在网上收看,故其收入非常可观。盈动的这种做法也将对其他运动赛事,包括极受欢迎的足球产生深远影响,其他赛事必定会争光效仿,在网上增加收入。
  盈动这一举措打破了BBC垄断多年的温布尔顿网球锦标赛播映权,因为温布尔顿网球赛转播权65年来一直是英国广播公司的特权,它还刚与球会签署了到2004年的5年电视转播合约,转播费高达5000万英镑,约6.15亿港元,但它的独家权利已受到李泽楷的挑战。英国广播公司在新总裁戴克的领导下,正野心勃勃地扩展其电视覆盖面,同时亦正努力发展网站,希望可继续取得转播权,以免败在李泽楷手上,但盈动现时显然处于优势。可见,李泽楷来势汹汹,攻势一浪接一浪。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