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04







那天,赵明飞被总管苟肯骗到容安府上,容安亲自将他迎入大厅,并命人摆上丰盛的筵席请赵明飞入座。席筵上容安亲口许诺内定赵明飞为今科武状元,并同其子庆廉一起频频劝酒,赵明飞以为是尚书大人器重自己,盛情难却,只好一杯一杯地喝下去,终于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等他清醒过来,已经躺在一间堆满柴草的小屋子里,一个十五六岁的侍女守在身边,那侍女一看他醒来,忙道:“公子爷,别动,我去喊夫人。”说着跑出去,时间不长,一位容貌美丽,面色忧郁的女子走了进来,那女子一见赵明飞醒来,高兴地道:“赵公子,你终于醒过来了。”
  赵明飞翻身坐起,吃惊地道:“你是谁?我怎么在这儿?”那女子微微叹息道:“我是兵部尚书的大公子庆廉强抢来的良家女子,叫秋红。那庆廉虽是个跛子却要他老子容安点他为武状元。容安父子子是设下毒计要害死公子,由庆廉顶替做武状元,容安父子故意将公子骗到府上,用酒灌醉,然后,放火焚楼,想烧死公子。小女子从庆廉口中得知后,心中不忍,便有心相救公子。容安父子平日作恶多端,也怕遭到报应。便在府里挖了许多暗道,以应急用。小女子也早有心逃出虎穴,便在暗中留意。如今果然派上用场,小女子一看苟肯点着阁楼,便带着丫头从暗道跑进阁楼,将公子抬到这间小屋里。可惜小女子还没找到通到府外的暗道,只有请公子另想办法。”
  赵明飞听完,恨得怒目圆睁,站起身骂道:“容安老贼,竟敢害俺,俺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说完往外就走。秋红吓得赶紧拉住他道:“赵公子万万不可,容安府中到处都是兵部里的武功高手。你这一去,不但杀不了他,反搭上一条性命。不如带小女子一起逃出府去,到衙门告他。”
  赵明飞一听,秋红说得有理,便依了她。
  “当天夜里,秋红带着我悄悄摸到院墙下。我将秋红背在身上,纵身跃上院墙,逃出兵部尚书府。”
  “天亮以后,我和秋红便去找人写状子到官府告状。在街上遇着我们的老乡宿州举人王有谅,王有谅极有才华,因没有花钱贿赂考官,便没被取中。他听了我和秋红的冤情,就劝我们说,如今朝廷腐败,当官的都是官官相护,像容安这样的朝廷大员我们肯定告不倒他,弄不好还要搭上一条性命,并举出很多类似的事例。我和秋红一听,心凉半截。王有谅乘机劝我们参加白莲教,将来共举大事推翻清廷。我当时听得热血沸腾,表示愿意加入白莲教,秋红也很赞同。王有谅便带我们回到宿州。一路上,秋红对王有谅关切备至,体贴温柔。我便为他们做媒,让他们在客栈里成了亲。
  “回到老家,才打听到爹和你已在京城被容安老贼害死,我发誓一定要推翻清朝廷,为你和爹报仇,便和王有惊一起在宿州秘密发展教徒,积蓄力量。后来听说颖州白莲教的势力很大,我们便带着教徒投奔了朱麻子。”
  素娟听赵明飞说完,仰起脸道:“现在白莲教已经被剿灭了,皇上也为爹报了仇,你就没有必要再去反清了吧,不如投靠了皇上,将来也好有个前程。”
  “不许你这么说,”赵明飞突然生气地道,“我赵明飞今生今世不会做对不起白莲教的事情,决不会投靠清廷”
  “可是,你这样做是要杀头的呀!”
  “我不怕!”赵明飞突然站起身来道,“素娟,你要是觉得皇宫里好,你就留下,我不勉强,我走了。”说完,转身就走。
  素娟慌忙上前拦住门口,缓和了口气道:
  “明飞,别这样,这不是同你商量吗!我只是觉得咱们这样出去太危险。应该想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赵明飞转过身来重新坐下。
  素娼也重新坐在丈夫对面说道:“我们可以先骗过皇上,等出了京城以后,不管你反清不反清我都依着你。”
  “这倒是个好办法,你怎么骗皇上?”
  “你假装投靠朝廷,皇上一定不会加罪于你,我们再寻找机会,离开京城。”
  赵明飞摇摇头道:“素娟,你太相信皇上了。皇上可以饶过一个贪官、一个强盗的死罪,但决不会饶过一个谋反的白莲教徒。”
  素娟急得跪在地上求道:“有娘娘说情,皇上一定会饶过你的,明飞,我求你这一次。”
  赵明飞只得叹了口气道:“好吧,但愿如此。”
  道光帝散了早朝,刚回到养心殿,内监匆匆来报:“启奏皇上,绮妃娘娘要面君。”
  道光帝一听,暗道:上次的事朕也正想向她说明一下,便道:“请娘娘进来。”
  绮儿走进养心殿,跪拜施礼。道光帝往两旁太监一摆手道:“你们都到殿外侍候。”
  等太监们退出,道光帝走到绮儿面前,双手扶起道:“绮儿,上次是朕不好,你生气了吧?”
  “不,皇上,”绮儿激动地道,“绮儿哪敢怪罪皇上,都是绮儿不好。”说着站起身来扑到道光帝怀中。
  道光帝抚摸着绮儿的乌黑秀发,动情地道:
  “绮儿,你知道吗?朕心里烦闷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你。上次朕到坤宁宫找你,就是因为心中烦闷,想跟你倾诉一番,不料被你请问得十分尴尬,朕所以生那么大的气。”
  “皇上,绮儿当时只觉得静妃太冤屈,太可怜,才去责问皇上。”
  “绮儿,静妃的事,其实是花良阿的事,要是花良阿真的是冤枉的,朕就马上原谅静妃,朕还要抚恤花良阿一家。”
  “真的?”绮儿惊喜地道,“皇上,绮儿这就可以告诉您,盗窃库银,毒死赵御史的凶手已经找到了。”
  “是谁?”道光帝吃惊地问道。
  绮儿却故意卖关子不说,却道:“绮儿给皇上带来一个人,就在殿外,皇上可召他来,一问便知。”
  道光帝一听,忙大声喊道:“马晴晴,请殿门外的人来见朕。”
  不多时,素娟陪着赵明飞走进养心殿。
  “奴婢拜见皇上。”
  “罪民赵明飞叩见皇上。”
  “赵明飞?”道光帝一愣,用手一指,问道。“你就是朕到处通缉捉拿的赵明飞?”
  “正是罪民。”
  道光帝大惊,叫道:“来人——”
  “皇上且慢,”绮儿上前道,“皇上当初在商丘的时候,亲口说过,‘只要赵明飞投降朝廷,就可饶他死罪’,如今赵明飞来到皇上跟前,请皇上……”
  “请皇上开恩,饶过奴婢夫君的死罪。”素娟连连磕头求道。
  “对,对,”道光帝恍然大悟似的连声道,“朕当初是这么说过。只是赵明飞可愿投效朝廷?”
  “罪民愿为皇上效犬马之劳。”赵明飞反应极快。
  “赵明飞,绮妃娘娘说,你知道盗窃库银、毒死赵御史的真凶,可是真的?”
  “是,罪民确实知道,就是那瑞亲王绵忻和惇郡王恺他两人。”
  “是他们?”道光帝这一惊非同小可,厉声喝问道。“赵明飞,这两人可都是宗室王爷,你会不会弄错了?”
  “罪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岂会有错!”赵明飞不容置疑地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道光帝急切地问。
  赵明飞便把在永寿宫偷听到燕大妃和瑞亲王绵忻的对话,一字不漏说了出来。
  “真是这两个人面兽心的东西。”道光帝气得大骂,叫道,“马晴晴,速传朕旨意召瑞亲王、惇郡王到养心殿见朕。”
  “奴才遵旨。”马晴晴飞跑出去。
  半个时辰以后,瑞亲王绵忻、惇郡王绵恺来到养心殿。
  “瑞亲王叩见皇上。”
  “惇郡王叩见皇上。”
  道光帝一看这两个人,怒从心头起,一拍御案喝道:
  “吠,你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可知罪吗?”绵恺一听,面上露出惊慌之色。绵忻却强作镇定地问道:“不知本王犯有何罪?”
  “还敢嘴硬,朕问你,那库银被盗,赵御史被毒身亡是何人所为?”
  绵恺已经吓得直哆嗦,绵忻还在硬撑,道:“本王哪里知道是何人所为?”
  道光帝一听,他还够硬的,便转向赵明飞道:“赵明飞,你当面和他对质。”
  “罪民遵旨。”赵明飞转向绵忻道。“瑞亲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天夜里你在永寿宫里跟燕太妃说的话都被在下听得一清二楚,可否要在下再学说一遍?”
  “本王知罪,可是这盗窃库银,毒害赵御史都是惇郡王一人指使下人所为,与本王无关。”
  此时绵恺已是你似筛糠,瘫软在地。
  道光帝却不放过绵忻,追问道:“朕问你,为什么要害死查库御史陈炳章?”绵忻知道推脱不掉,便道:“陈炳章盗窃库银,死有余辜,本王杀了他,也不为过。”
  道光帝冷笑道:“既然是陈炳章触犯国法,为什么不交刑部处置,反倒滥用私刑?”
  “这……”绵忻没词了,瘫软在地。
  道光帝叫道:“来人,将这两个畜生给朕关押起来,等候再审。”
  侍卫们遵旨,一拥而上,像拖死猪一样将两人拖出殿去。
  道光帝回头吩咐马晴晴:“给赵明飞、林素娟夫妻安排一下,暂住宫中。”
  “遵旨。”马晴晴领着赵明飞夫妻退下。
  绮儿也随后告辞而去。
  道光帝待众人走后,立即喊来内监吩咐道:“传朕口旨,着大内侍卫暗中监视赵明飞、林素娟,不得惊动。”
  “扎。”内监答应着退下。
  道光帝站起身来,烦躁地在御案前走来走去。花良阿被处斩,他当时心里也有些不踏实,只是出于对静妃的一时恼怒和维护自己的尊严,再加上绵忻、绵恺别有用心的挑拨,以致酿成大错。但是使道光帝感到烦躁不安还不只是错斩花良阿,他是在考虑对绵忻、绵恺的处置。对于绵忻,他可以革去他的王爵,甚至将他处斩。但是对于绵恺,道光帝则颇觉为难,因为绵恺是孝和太后所生,道光帝对于孝和太后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激和敬仰之情。
  “不,朕不能处置惇郡王,朕要跟母后商量商量。”道光帝自言自语,拿定主意。
  慈宁宫里,女人们的说笑声传出老远。孝和太后正由后妃们陪着打牌,坐在太后上门的是全妃,这全妃鬼精,故意打给太后好牌,乐得孝和太后眉开眼笑,得意忘形。坐在太后对面的是绮儿,一边打牌,一边和太后说笑着。坐在全妃对面的是绵恺的嫡福晋舒穆鲁氏,嘴巴紧闭,一声不哼,一副专心致志打牌的样子。这舒穆鲁氏知道绵恺昨天被皇上召进宫去,至今没回来。她以为男人又去外面吃喝嫖赌去了,也懒得管他,反正也管不住。自己在府里闷得慌,就进宫里陪太后打牌。
  孝和太后正打得高兴,宫女云儿走到跟前道:“太后,皇上来了,就在宫外。”太后正起得好牌,忙不迭地一挥手道:“他来就让他进来呗。”
  云儿出去不多时,道光帝走进房内。一看太后正玩得兴浓,便一声不响地坐下。
  全妃一抬头,看见道光帝不知何时进来,站起来吃惊地笑道:“皇上来了,就陪太后玩两圈吧!”道光帝摇头道:“还是你们陪太后玩吧,朕在旁边为太后观阵。”
  绮儿赶紧站起身来道:“皇上有事儿,咱们别玩了。”太后只得推倒牌道:“不打了,皇上有啥事,说吧!”
  道光帝考虑着措辞,半晌没开口。全妃忙道:“太后、皇上你们谈吧,奴婢们回宫了。”说着拉起绮儿、舒穆鲁氏要走。道光帝忙道:“不妨事,你们知道也好。”于是便道,“盗窃库银毒害赵御史的真凶已经查到了。”
  “是谁?”太后和众人齐声问道。
  “就是惇郡王和瑞亲王二人。”
  “怎么会是他们?”太后和舒穆鲁氏齐声惊叫道。
  “确实无疑。”道光帝肯定地说着,便把赵明飞的经历和审问绵忻、绵恺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个混账东西!”太后气得手脚冰冷,喝道,“给我带过来,我要打死这个糊涂的东西。”
  道光帝慌忙劝慰道:“母后,您冷静点,消消气,别伤着身体。”
  全妃、绮儿、舒穆鲁氏一齐上前扶住太后劝解着。
  “给我把这个畜生带过来!”太后怒目圆睁,“你们是听见没有?”
  道光帝一看没有办法,只得吩咐道:“传朕口旨,将惇郡王带到后宫。”
  功夫不大,两名侍卫将绵恺带到慈宁宫。绵恺一步步慢慢走到门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紧爬几步,来到太后面前哭叫道:“阿娘,恺儿不孝,惹您生气了。”
  太后一看逆子就在眼前,厉声骂道:“不要脸的东西,你还有脸来见阿娘。”气得抡起右手就打,手举到半空,人却气得昏厥过去。
  吓得众人一阵惊呼,慌作一团。唯有全妃不慌不忙,先用手掐了几下太后的人中穴又在背后慢慢推拿,太后终于“啊”地一声苏醒过来。
  绵恺扶着太后的膝头哭道:“阿娘,恺儿不孝,却不是有意惹您生气。”
  太后哭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是一摊烂狗屎,阿娘想扶你,都糊不上墙。阿娘原指望,你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算了。没想到你竟做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让阿娘如何是好。”
  绵恺委屈地道:“可是恺儿也有自己的苦处,他儿无能,虽然贵为宗室王爷,却事事不顺心,就连府内成群的妻妾,也没有一人为我生下一子,难道是恺儿上世作孽太多,老天爷今世要惩罚我吗?恺儿因此心灰意懒,破罐子破摔。”
  一番哭诉说得孝和太后心里一软,鼻子发酸,一下子抱住绵恺,放声痛哭:“阿娘苦命的孩子啊……”
  道光帝和全妃等人也都哭得泪光滢滢,轻声抽泣。
  等太后渐渐止住哭声,道光帝安慰道:“母后不要伤心,惇郡王身后无嗣,实在令人惋惜,皇儿想把祥妃所生皇五子奕誴过继给恺郡王为嗣,不知母后以为可否?”
  一语甫出,满座皆惊。太后惊讶地道:“皇儿,你当真舍得?”
  “母后,皇儿还有四皇子奕泞、六皇子奕沂,有什么舍不得。就是把五皇子过继给惇郡王,皇儿也会一样待他。”道光帝毫不犹豫地道。
  绵恺一听,感动地扑到道光帝面前,道:“罪人绵恺谢皇上大恩,我今日犯了王法,任凭皇上处置。”
  恺郡王福晋舒穆鲁氏也感动得热泪涌流跪拜于地:“谢谢皇上怜惜。”
  太后擦干泪水道:“皇儿,恺儿的事,你看着处置吧!”
  道光帝答道:“母后放心,皇儿知道怎么处置。”随后转向众人道:“此事关系到皇室和朝廷的尊严,只限宫中知道,谁要敢到处张扬,朕决不轻饶!”
  众人一听,吓得面色大变,一个个闭紧嘴巴,一声不吭。
  太后看了道光帝一眼,心中释然,向绵恺怒斥道:“孽障,还不谢过圣上恩典,滚回去闭门思过。”
  “是,罪人谢皇上开恩。”绵恺跪地拜谢。
  舒穆鲁氏出来叩谢皇思后搀扶着绵恺退出宫去。
  太后似心中有愧,嗫懦半天道:“这些天,可真是委屈了静妃这孩子。”
  道光帝道:“母后放心,皇儿会抚恤花良阿,册立静妃为皇贵妃。”当即吩咐宫女道:“传朕口旨,请静皇贵妃来慈宁宫见朕。”
  “遵旨。”宫女答应着,转身欲退。
  “等一下。”全妃说道,“皇上,还是妾身去吧!”
  “好,那就有劳你了。”道光帝同意,由衷地感谢全妃的理解。
  全妃带了两名宫女,来到静妃的住房。静妃正坐在窗前,一双暗淡无神的眼睛,呆呆望着紫禁城昏沉沉的天空,微风吹乱了她的秀发,她也懒得梳理。她就这样呆呆地坐着,已经坐了两个白日、黑夜。
  “静妃,我的好妹妹!”全妃人还没进屋,哭声先进了屋,“你这两天受苦了。”
  静妃惊醒过来,转脸看见这位表面如姐妹暗地里尽使绊子的新贵,恨不得冲上前去,把她撕成碎片,但是残酷的生活使她变得深沉许多,只见她微微一笑,讥讽道:“是什么风把您这位宠儿吹到我这破庙里来,跟我这落魄的人称姐道妹,静妃可担当不起。”
  全妃止住了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竭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好妹妹,皇上册封你为皇贵妃,特地吩咐姐姐接你.到慈宁宫见他。”
  静妃一听,心中窃喜,莫非阿爸的案子已经查清,皇上知道错杀了阿爸?表面装作不屑的样子道:“皇上怎么想起册封我呢,莫非又是姐姐给求的情,我可得记下这情份呢!”
  全妃尴尬已极,面上还是硬撑,讪笑道:“妹妹真会说话儿,哪里是姐姐求的情。实在是皇上冤枉了花良阿,错怪了妹妹,要补过哩。”
  “真的?”静妃悲喜交加,也不顾全妃,起身离开房间,飞快地向慈宁宫奔去。
  绮儿又一次感到道光帝那么陌生、遥远得令人难以捉摸,如果第一次是因为花良阿的冤案尚未澄清的缘故,那么这一次呢,绮儿亲眼看见,亲耳听到,惇郡王伙同瑞亲王作奸犯科,律法难容,但是,在道光帝那里,在皇太后那里,一片亲情脉脉替代了堂堂大清律法。这与绮儿脑海中那个怜恤臣民,勤于政务的神圣形象是多么的不协调啊!
  全妃去后,绮儿就告辞了道光帝和太后带着侍女秋娥回到坤宁宫。到了宫中她坐卧不安,脑海里老是翻腾着一些她难以理解,无法回答的问题,她看了一眼秋娥,秋娥只是傻呆呆地侍立着,要是素娟在这儿多好,她和素娟情同姐妹,无话不谈,她这些无法排遣的困惑可以向素娟一吐为快。
  “对,何不把素娟请到宫中来。”绮儿拿定主意,吩咐秋娥道:“你去打听一下,素娟住在哪个宫里,把她请来。”
  “奴婢遵命。”秋娥赶紧走出去。
  过了好半天,秋娥才回来道:“回娘娘,奴婢已经打听到了,素娟姑娘两个人就住在重华宫。可是大内侍卫守在宫殿周围,不许奴婢去见素娟姑娘。”
  “啊!”绮儿惊得叫出了声。那个令她感到陌生、遥远、难以捉摸的道光皇帝又闪现在眼前。难道皇上信不过他们,要处死他们?道光帝的话语又在耳边回响:“此事关系到皇室和朝廷的尊严,只限宫中知晓,谁敢到处张扬,朕决不轻饶。”绮儿激凌凌打了个冷战,随之心里涌起极端的愤慨和鄙夷。盗窃库银,毒害官员的真凶可以逍遥法外,而检举揭发案犯的有功之人却要惨遭杀戮,这难道还有天理吗?“不,我要救素娟他们逃走。”绮儿脑海中急剧地翻腾着,终于镇定下来。吩咐秋娥道:“快去把门口的刘公公喊来,娘娘有话说。”
  早朝时候,道光帝在太和殿召见群臣。待王公大臣诸事奏毕,道光帝面色一沉道:“经朕查明,我皇室之中竟有人纵容下人调戏民女,嫖娼宿技,实乃寡廉鲜耻之至,朕今日一定严惩不殆。”说完厉声喝道:
  “瑞亲王、惇郡王何在?”
  “罪臣在!”绵忻、绵恺早做好了准备。
  “你两个可知罪吗?”
  “罪臣管教不严,请皇上处置。”绵忻佯装委屈地道。
  “罪臣也请皇上治罪。”绵恺鹦鹉学舌地道。
  道光帝面向群臣道:“瑞亲王、惇郡王虽是管教不严之罪,但他们是皇室宗亲,所为有损皇室尊严,朕理当严惩。着革去瑞亲王绵忻王爵,罚俸五年。着暂留惇郡王绵恺王爵,罚俸十年,十年内如有再犯,即革去王爵,永不赐封。”
  绵忻虽然比绵恺受到的处置重,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沾了绵恺的光才免一死,心中自是乐意,遂和绵恺一起叩谢皇恩。
  两边的王公大臣一看,就为这点小事把两位王爷的王爵给革了,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便在下面小声议论,有称颂皇上的,也有不以为然的。
  道光帝毫不在意大臣们的议论,随即叫道:“王鼎!”
  王鼎一听皇上喊他,急忙上前应道:“臣在!”
  “朕命你兼户部尚书之职,会同河道官员治理漕运河道,以使漕运畅通,永无阻隔。”
  “可是,臣还没有查明盗窃库银,毒害赵御史的真凶。”王鼎忧虑道。
  道光帝一摇手道:“这个案子不要再查了。朕还有很多事需要王爱卿去办,老是纠缠这个案子也不是办法。”
  王鼎一听,也有道理,便道:“臣遵旨。”谢恩退下。
  散朝之后,道光帝回到养心殿批阅奏章,直到天黑才批阅完毕。忽然想起一件事,忙吩咐马晴晴道:“传朕口旨,召大内侍卫总管张乘风来见朕。”
  “扎。”马晴晴退出殿外传旨。
  时辰不大,张乘风来到养心殿,叩见皇上。
  道光帝问道:“张总管,那赵明飞还在吗?”
  “回皇上,两个人都在重华宫,没离开半步。”
  “好,张总管,你可知道赵明飞是白莲教逆匪?”
  “奴才知道,京城各地都在缉拿他。”
  “朕命你今晚就将他们处斩,不必交刑部,务必手脚利索。”
  “奴才明白。”张乘风应道,他心理明白,皇上肯定怕赵明飞泄露什么秘密。但他不敢多问,随即退出。
  重华宫周围,大内侍卫或明或暗地走动着,监视重华宫里赵明飞两人。天色渐渐暗下来,侍卫们更是眼珠子不眨地盯住宫内。
  这时,宫门外远远飘来两盏灯,直奔重华殿而来。等到了宫门两盏灯停住了。躲在暗处的两名大内侍卫忙走出来喝道:“谁?干什么的?”
  “大胆的奴才,乱喊什么?”一个娇脆的声音斥骂道。
  两名侍卫到跟前一看,吓得赶紧跪倒磕头,“原来是绮妃娘娘,奴才多有冒犯,请娘娘恕罪。”
  原来是绮儿带着侍女秋娥和太监刘成。天气并不太冷,而秋娥却围着头巾,刘成则戴着肥大的帽子。
  绮儿看着两名侍卫,故作不解地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两名侍卫慌忙掩饰道:“我们不……不干什么,随便走走。”
  绮儿冷不防问道:“张乘风呢?”
  一名侍卫脱口而出道:“张总管被皇上召去了。”刚说完就被另一名侍卫打了一个嘴巴道:“胡说什么,谁见着张总管了。”
  绮儿暗暗吃惊,知道皇上夜里召见张乘风,必有要事,便道:“娘娘去找素娟丫头说说话儿。”带着秋娥、刘成往里就走。两名侍卫忙上前阻挡道:“娘娘,天太晚了,您还是改天吧广绮儿一听,勃然大怒:“大胆,竟敢管娘娘的事,秋娥,记住他们的名字,上奏皇上。”
  两名侍卫一听,吓得浑身哆嗦,趴在地上连声求饶:“娘娘饶命,奴才不敢了。”
  秋娥一抬腿,将两名侍卫踢开,骂道:“滚!”三人直入重华宫中。
  绮儿走进客厅,不见素娟两人,急得大叫道:“素娟,素娟。”
  “娘娘,”素娟闻声从卧室跑出来,一下子扑到绮儿怀里哭道:“娘娘,您总算来了。”
  这时赵明飞也从卧室出来给绮儿见礼。绮儿将秋娥、刘成留在客厅,忙拉着赵明飞两人来到卧室,关好房门,才道:
  “素娟,皇上可能要对你们下毒手,你们赶快逃出去。”
  赵明飞点头道:“我早就发现大内侍卫在监视我们,只是没有办法逃出去。”
  “娘娘,皇上真会杀我们吗?为什么?”素娟还有些不相信。
  “素娟,相信娘娘的话,现在来不及给你说清楚,你们要赶快逃走。”
  “怎么逃?”素娟焦急地问道。
  “我有办法。”绮儿低声说了一遍,赵明飞连声道:“好!”
  素娟开了门,向客厅喊道:“秋娥、刘成,娘娘有事吩咐。”
  秋娥、刘成一听,慌忙来到绮儿面前,问道:“娘娘有何吩咐……”
  站在门后的赵明飞突然出手,一拳一个将两人击昏过去。
  “快换上他们的衣服。”绮儿命道。赵明飞两人飞快扒下两人的衣服换上。还不放心,又找了根绳子把秋娥、刘成捆上,推到床下。赵明飞和素娟拾起地上的灯笼,各自戴好帽子,围好头巾,随着绮儿走出殿去。
  张乘风奉了皇上旨意,急忙来到重华宫门口。两名侍卫慌忙迎上前去。
  “赵明飞还在里面吗?”
  “在,一步也没离开。”
  “好,皇上有旨今晚就送这小子上西天。快叫他们一齐上。”
  “是。”两名侍卫吹了一声口哨,重华殿四周埋伏的大内侍卫一齐站了出来。
  张乘风拔出腰刀,命令道:“上!”
  一间间房门被踢开,没有人。
  张乘风怒视着两名侍卫:“人呢?”
  “明明在里面,怎么不见了呢?”两名侍卫莫名其妙。
  张乘风大怒,一把揪住一侍卫的脖子骂道:“他妈的,快说,都有谁来过?”
  “只有……绮妃娘娘带着一个丫头、一个太监来过。”
  “你妈的笨蛋。”张乘风甩开对方,一挥手叫道:“快,包围坤宁宫。”
  侍卫们飞快赶到坤宁宫,把坤宁宫包围得严严实实。张乘风来到宫门口,喊来看门的宫女问道:“娘娘可曾回宫?”
  “回总管大人,娘娘刚刚回宫。”
  “娘娘带着什么人没有?”
  “娘娘带着一个丫头和一个公公,奴婢不认识。”
  “嗯。”张乘风一听,心里有数了。便向宫女道:“烦请通报一声,就说张总管求见娘娘。”
  “是。”宫女答应一声,转身进去。
  时间不长,宫女出来道:“张总管,娘娘来了。”
  张乘风往宫女身后一看,绮儿果然来了,急忙跪伏在地道:“奴才给娘娘请安。”
  绮儿面色沉着,扫了一眼大内侍卫们问道:“张总管,这么晚到我宫中来,难道又是搜捕刺客吗?”
  张乘风心中有数,便有恃无恐地道:“回娘娘,那赵明飞是白莲教逆匪,朝廷钦犯,皇上已命奴才将他缉捕,恳请娘娘莫为难奴才。”
  绮儿一听,面色微怒骂道:“狗奴才,你是说娘娘把赵明飞藏起来了?”张乘风忙道:“奴才不敢。娘娘要想表明清白,最好让奴才进去看看。”
  “大胆!”绮儿勃然大怒,斥道,“你不过是个奴才,竟敢搜查后宫,你有皇上的旨意吗?”
  “这……奴才不敢。”张乘风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但他也被提醒了,急忙爬起来,吩咐侍卫们,“好好看着坤宁宫,别让赵明飞跑了。”自己匆匆忙忙找皇上去了。
  道光帝正在养心殿看书,等待张乘风前来交旨。这时内监来报:“启奏皇上,张乘风来了。”
  道光帝忙道,“快叫他进来。”
  张乘风刚进殿内,就叫道:“启禀皇上,不好了,赵明飞两人被绮妃娘娘救走了。”
  道光帝大吃一惊:“什么,绮儿怎么会救他们?”
  “皇上,确确实实是绮妃娘娘救走的,现在就在娘娘宫中。”
  “先将坤宁宫包围,朕亲自去。”
  “奴才已经吩咐好了,请皇上起驾。”
  道光帝来到坤宁宫门外,大内侍卫们一见皇上来到,跪倒一地,道光帝对张乘风道:“你们在门外守着,朕一个人去和绮儿说。”
  张乘风吓了一跳,忙道:“皇上,万万不可,那赵明飞可是武功高强,穷凶极恶之徒。”道光帝不耐烦地道:“少废话,遵朕旨意。”
  张乘风不敢阻拦,道光帝独自一人,走进宫去。
  绮儿坐在软椅上,秀美的双目注视着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身边的皇帝,一言不发。
  “绮儿,赵明飞两人真是你救走的?”道光帝轻声问道。
  绮儿仍是一言不发,只是微微点点头。
  “那么,他们现在何处?”
  绮儿还是不答,却狠狠地摇着头。
  “绮儿,你为什么要救他们?”道光帝有些按捺不住,“赵明飞是白莲教逆匪,朝廷钦犯,专与我大清为敌,朕要治他的罪,难道不对吗?”
  绮儿眼睛渐渐蓄满泪水,一排银牙拼命地咬着娇艳的嘴唇。
  道光帝缓和了口气道:“绮儿,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动机要救他们,只要你把他们交出来,朕决不会加罪于你,朕从来都是喜欢你、宠爱你的。”
  “可是绮儿再也不会爱皇上了。”绮儿突然开口道,泪水如珠子一样摔落地上。
  “为什么?”道光帝大为意外。
  “绮儿爱的是勤政爱民、公正无私、一言九鼎的皇上,不是沽名钓誉、只徇私情、言而无信的皇上。偷窃库银、残害官吏的真凶可以逍遥法外,可检举揭发的有功之人却要惨遭杀戮,这难道还有大理吗?”
  “你……”道光帝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羞恼至极,转身拂袖而去。
  张乘风一看皇上安全出来,赶紧迎上前去,问道:“皇上,怎么样?”
  道光帝脸色铁青,仿佛没有听见张乘风的话,吩咐道:“速进宫中搜捕,一旦发现赵明飞两人,就地正法。千万小心,不许伤着绮儿。”说完带着内监回养心殿去了。
  张乘风向侍卫们一招手命道:“上。”大内侍卫一个个如狼似虎直扑宫中。
  绮儿看见侍卫直往里闯,知道道光皇帝下了狠心,想拦也拦不住,仍旧端坐不动。张乘风走到绮儿面前,阴阳怪气地道:“娘娘,奴才得罪,君命难违啊!”
  不多时,侍卫陆续来报,没有搜到赵明飞两人。
  “不可能,”张乘风叫道,“他们不可能飞出坤宁宫,给我仔细地搜。”
  侍卫们遵命,又把翻得乱七八糟的坤宁宫搜查了一遍,还是没见赵明飞两人的踪影。
  张乘风大为意外,不由得看了看绮儿,绮儿则回报以蔑视的微笑。
  张乘风突然有了主意,便站在厅内大声喊道:“赵明飞。林素娟你们听着,皇上有旨,要是你们不出来,就治绮妃娘娘的罪。是英雄就自己出来,让娘娘替你们顶罪,算什么东西。”喊了半天,没见动静,便又喊道:“你们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娘娘带走了。”说完,向两边侍卫一挥手命道:“把娘娘带走。”
  两边侍卫不知道张乘风使诈,当真上前就抓绮儿。忽听一个宏亮的声音喝道:“住手,谁敢胡来!”
  只见卧室外墙上突然打开一道门,赵明飞一手拉着素娟跳了出来。绮儿急得大叫:“你们不要管我。”
  赵明飞向张乘风怒视道:“不许为难娘娘,我们跟你走。”
  张乘风哈哈大笑,冷冷地道:“赵明飞,你放心,皇上已经吩咐过,不难为娘娘,刚才不过是骗你们出来。皇上还有旨意,要把你两个就地正法。”说完,一挥手喝道:“给老子上。”
  大内侍卫得令,各抽兵器,一拥而上。赵明飞毫无惧色,吩咐素娟道:“跟在我身后。”展开平生武学,跟冲在前面的大内侍卫打在一处,片刻功夫,已有十几名侍卫被摔倒在地。张乘风一看大怒,抡起腰刀,直扑赵明飞。
  赵明飞刚刚躲过一名侍卫的偷袭,劈手夺下对方的腰刀,一看张乘风扑来,不慌不忙,抡刀应战,十几个回合以后,赵明飞心中着急,突然摔倒在地,张乘风大喜,举刀扑上前去。赵明飞右手抢刀招架,左手突然一扬,一道寒光直射出去,张乘风以为得手,毫无防备,忽见一道寒光直射面门,吓得一侧身子,只觉左耳边一麻,忙用手一摸,耳朵没有了,只有满手的鲜血。赵明飞趁此机会,拉着素娟,跃出大厅。
  张乘风一看,有点儿害怕了。因为皇上反复交待要“手脚利索,就地正法”。赵明飞要是在皇宫内横冲直撞,自己非得掉脑袋不可。急得他忘记了伤痛,大声叫道:“快,火枪队,给我打。”
  赵明飞和素娟刚出了大厅,前面突然蹿出十几名侍卫,各执火枪,一字儿排开。那些侍卫一看两人冲出来,急忙举枪瞄准。素娟大叫一声:“明飞,小心。”突然冲到丈夫面前,只听“砰砰”两声枪响,素娼胸前连中两弹。
  “素娟!”绮儿大叫一声,突然挣脱两名侍卫的看护,拼命奔向门外。张乘风一看,吓得变了嗓音叫道:“停下。”
  但是,因距离太远,枪声压倒了张乘风的喊声,侍卫们继续开枪,绮儿刚奔出门外,就中了一枪,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绮儿苏醒过来,只觉得左肩隐隐作痛,慢慢睁开眼睛,只见秋娥站在跟前。绮儿看了看周围,吃惊地问:“这是哪儿?”
  “娘娘终于醒过来了。”秋娥惊喜地道,“这是长春宫,娘娘受了伤,昏迷了一天一夜,太医已经包扎好了伤口。”
  绮儿脑子里乱糟糟的,努力去回忆发生了什么事。
  秋娥见绮儿不说话,忙道:“娘娘醒来了,奴婢去告诉皇上去。皇上来过几次了,叫奴婢等娘娘醒来就去回禀。”说完,转身要走。
  “等一下。”绮儿终于明白过来,叫住秋娥道,“赵明飞和素娟怎么样?”
  “这……”秋娥为难地道,“皇上交代过,不许奴婢说。”
  “秋娥,”绮儿拉住秋娥的手,真诚地道:“上次,娘娘对不起你,是怕你受牵连。你跟娘娘说实话,娘娘一定隐瞒住,决不让你受连累。”
  “好吧,奴婢就告诉娘娘,赵明飞和素娟两人当时就被乱枪打死了。张总管因为没保护好娘娘,也被皇上杀了头。”
  “唉,”绮儿叹了口气,平静地道,“秋娥,你去告诉皇上吧。”
  道光帝得了秋娥的禀报,带着内监匆忙来到长春宫绮儿房内。
  “绮儿,”道光帝打发走秋娥,满含深情地道,“也许朕有些事做得使你难以理解,但是朕有朕的难处和苦衷,不管怎样,朕都一如既往地喜欢你、爱你。你是朕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原谅朕,答应朕,还像以前一样爱朕、逗朕开心、陪朕闲谈吧……”
  绮儿终于睁开眼睛平静地道:“绮儿现在需要安心养伤,想不了这么多。皇上还是等绮儿养好了伤再来吧。”
  “好,”道光帝一看有了转机,高兴地道,“朕就听你的,五天后再来看你。”说完,告辞出去。
  第四天的晚上秋娥慌慌张张地跑到养心殿,向道光帝奏道:“皇上,不好了,绮妃娘娘不见了。”
  道光帝大吃一惊,忙问:“什么时候不见的?”
  “回皇上,晌午时分,娘娘说随便走走,不许奴婢跟着。奴婢等到傍晚,不见娘娘回来,便到处去找,找遍了后宫也没找到,奴婢害怕极了,才来奏明皇上。”
  道光帝不等听完,大声叫道:“传朕口旨,着后宫宫监仆役、旗兵侍卫四处寻找,一定要找到绮儿。”
  直找了一夜,也没人看见绮儿的影子。第二天凌晨,马晴晴急急忙忙来奏:“启奏皇上,据一个小太监说,昨天在西华门看见一个宫女出官而去,长得很像绮妃娘娘。”
  “胡说!”道光帝突然大吼道,“滚!”
  偌大一座宫殿,只有道光帝一人顾影自怜。绮儿走了,他真正体味到孤家寡人的痛苦。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