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03







绵宁看完,冲出屋去失魂丧魄般大叫:“菱妹,菱妹!”满院子挨门飞跑。当跑进后厅门口时,忽然看见那梁下一条丝绫吊着一个女子,绵宁大叫一声:
  “菱妹!”
  几步冲到屋里,抽出短刀,纵身一跃,斩断白绫。女子跌落下来。绵宁紧紧抱住红菱尸首,放声痛哭。
  嘉庆也随后赶到,见此情鼻子发酸,心中却顿觉释然。
  嘉庆等他痛哭一阵后,才轻轻唤道:“皇儿。”
  绵宁听见喊他,这才想起父皇也在跟前,便抬起泪眼,凄然叫道:“父皇。”
  嘉庆上前,轻轻将他扶起,安慰道:“皇儿,人既已死了,哭也无用。朕也佩服她是一个奇女子,一定要厚葬她。”绵宁感动地道:
  “谢父王圣恩。”
  嘉庆父子回到宫中,天色已晚。两名内监见主子回来,急忙上前侍候,嘉庆吩咐道:“快侍候智亲王回府。”自己向养心殿走去。
  常永贵侍奉主子更衣。这时内监传来晚膳。常永贵跪请道:“请皇上用膳。”嘉庆不耐烦地道:“朕不想吃。”常永贵迟疑着劝道:“皇上日理万机,龙体康泰,最为紧要。”嘉庆气得眼睛一瞪,怒斥道:“你有完没完,朕说过不想吃,撤下去。”常永贵吓得赶紧起身,哆哆嗦嗦地吩咐内监撤下去。
  嘉庆想起绵宁悲痛欲绝的样子,不由微微叹息,突然燕皇贵妃的话,又在耳边回响。
  今天辰时嘉庆从太和殿散了早朝,回到养心殿继续批阅大臣们的奏章。这时,常永贵走到御案前,躬身道:“万岁,燕皇贵妃见驾。”嘉庆怔住暗道:“她来会有什么事?”常永贵一眼看穿主子的表情,又道:“皇贵妃说有要事面君。”嘉庆只得放下手头上的奏章,吩咐道:“宣进殿来。”
  不多时,那燕皇贵妃如轻云袅袅走进殿来,嘉庆看她虽是轻妆淡抹,却艳若桃李,如玉树临风般站在阶前,不由暗自感叹道:“可叹朕日夜忙于国事,竟不能和这美人儿厮守。”
  燕皇贵妃看皇上呆了,知道自己对皇上还有吸引力,便嫣然一笑,飘然下拜,轻启朱唇道:“妾身拜见皇上,皇上吉祥。”
  嘉庆如闻莺歌燕语,忙道:“爱妃免礼。”便命常永贵给燕皇贵妃看坐。燕皇贵妃却不起身,跪在御案前道:“请皇上恕妾妃冒昧之罪。”
  嘉庆忙道:“爱妃快快起身,何罪之有!倒是朕忙于国事,冷落了爱妃。”
  “妾妃谢皇上恩典,”燕皇贵妃这才起身坐下。嘉庆向常永贵和几个内监一挥手道:
  “退下。”
  只剩下他们两人,嘉庆起身离座,走到爱妃跟前,轻轻将她抱住,怜爱道:“朕有多日没去爱妃宫中了。”燕皇贵妃媚笑着娇声道:“妾妃可是时时刻刻想着皇上。”说着,轻轻依偎在嘉庆怀里。
  嘉庆已有多日没有召幸后妃,顿觉热血上涌,激情满怀,一把将她抱起,附耳低语道:
  “到朕寝宫去吧。”
  “不,”那燕皇贵妃突然收了媚笑,从嘉庆怀中挣脱出来,正色道:
  “此乃皇上处理国事之地,妾妃不敢诱惑皇上贪恋美色。”
  嘉庆瞧她一本正经的神态,更觉娇艳可爱,便笑道:
  “爱妃言重了吧,朕自忖还算得上勤政之君,偶然为之,也不为过。”
  “可是,”燕皇贵妃神色惶然道,“妾妃前来,的确有一事要奏明万岁。”嘉庆一愣,惊奇地道:
  “爱妃想说什么?”
  “这……”燕皇贵妃迟疑道,“妾妃怕鬼,偏偏遇着鬼了。本不想说,可又怕有欺君之罪。”嘉庆笑道:“什么鬼呀鬼的,爱妃有话只管说,不必吞吞吐吐。”说完回到御案前坐下。
  “是,”燕皇贵妃这才说道:“昨天智亲王大婚,妾妃带着翠儿、巧儿去他府中讨喜酒吃。谁知半道上和一个侍女撞了个满怀。妾妃看那侍女行色匆匆,以为她有要紧事,也没责怪她,只问她是哪个宫中的,何事这么匆忙。不料,她神色顿时紧张起来,转身就跑,妾妃以为她必是偷了宫中的东西,便命翠儿、巧儿把她拉到跟前,妾妃当即退问,那侍女不敢隐瞒,便说是智亲王府的叫红月奉智亲王之命,去宫外……”
  “去宫外干什么?”嘉庆催促道。
  “她说,去宫外侍候夫人。”
  “夫人,”嘉庆惊异道,“哪家夫人?”
  “这……”燕皇贵妃犹豫着道,“妾妃也是这样问她,那红月道是智亲王在外面的女人。”
  “混帐,”嘉庆气得一掌击在御案上,稍候却怀疑地摇摇头道,“皇二子不是那样的人啊。”
  燕皇贵妃点头道:“妾妃当时也这样想,便骂她胡说八道;那红月见贵妃不信,便把那女人的来历说了,妾妃听完,当时吓得呆住了。”
  “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嘉庆追问道。
  “若是一般漂亮的女子,妾妃也不会如此吃惊,那女人却是当年山西有名的女教匪汪红菱。”
  “啊,是她。”嘉庆吃惊地道。
  燕皇贵妃看着他,继续道:
  “若是智亲王在宫外看上什么女子,也算不上什么事儿,妾妃也不会来这儿说给皇上听,谁知却是朝廷的钦犯,妾妃昨晚思谋了一夜,不敢欺瞒圣驾,待皇上散了早朝,就赶紧过来了。”
  “真是岂有此理!”嘉庆一下子站了起来,怒道,“朕如此待他,他竟这样不知自爱。”
  燕皇贵妃道:“妾妃以为自爱不自爱倒是无关紧要……”
  嘉庆看着这位美人儿,问道:“爱妃的意思是……”
  燕皇贵妃却道:“妾妃怕有后宫干政之嫌,还是不说罢。”
  嘉庆顾不了这么多,忙道:“爱妃说来听听,也好为朕做些参考。”
  燕皇贵妃这才道:“皇上如此恩宠智亲王,用意所在,不言而喻。可是智亲王如此儿女情长……皇上难道忘了先朝的顺治皇爷?”
  “你……”嘉庆突然怒极,紫青着脸说不出话来。
  “朕真是左右为难啊,”嘉庆想着燕皇贵妃的话,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这时常永贵来到御案前奏道:“万岁,禧恩前来交旨。”嘉庆头也不抬便“嗯”了一声,常永贵见皇上点头,便去殿外宣旨。
  禧恩进来,在御案前躬身跪下,一甩马蹄袖,朗声道:“奴才特来向皇上交旨。”嘉庆听见,抬起头愕然道:“交什么旨?”禧恩忙道:“皇上不是叫奴才主持智亲王完婚大礼吗?奴才特来复命。”嘉庆这才意识到自己走了神,忙故作胸有成竹的样子道:“爱卿做事,果然认真,朕着你为内务府大臣兼内廷扈从。下去吧。”禧恩大喜,谢了圣恩,退出殿外。
  嘉庆沉思片刻,忽然叫道:“常永贵!”常永贵赶紧应道:“奴才在。”
  “速去宫外宣戴均元、托津两位爱卿来见朕。”
  “奴才遵旨。”
  常永贵知道皇上连夜宣召两位军机老臣,必有要事,哪敢怠慢,急急忙忙出宫而去。
  嘉庆心里这才略微平静下来。内监趁机献上几盘点心,嘉庆一边吃着一边安心等待。
  这时一名内监走进殿来奏道:“内务府和大人见驾。”嘉庆一怔:“这和世泰会有什么要紧事连夜见朕。”便道:“宣他进来。”
  和世泰急匆匆走进,礼毕大声道:“奴才奉旨督办今年秋弥事宜,诸事已毕。刚才钦天监梁大人去奴才府上,说秋弥吉日就在明日,奴才特此进宫,请旨定夺。”
  “这……”嘉庆没料到竟会这样急促,一时不知所措。和世泰见主子为难,忙道:“奴才也以为太急促了。是否请梁大人另择吉日?”
  “不必了。”嘉庆素来相信天命。自禁门之变后,对钦天监梁天更是深信不疑,于是便道:
  “既是诸事已毕,朕就明日起身赴热河行围。和卿也辛苦了,明日还要随朕一同去,早些回府歇息吧。”
  “皇上日理万机,最是辛苦。”和世泰感动地道,“奴才愿吾皇万岁、万万岁。”说完起身退出。
  和世泰刚出殿门,常永贵就回来了。
  “启禀皇上,两位老臣已在殿外候旨。”
  嘉庆忙吩咐道:“快快请进。”常永贵走到门外,躬身道:“二位大人,请。”
  门外走进两个人,一般瘦削,都是六十岁上下的红顶子一品大员。稍高一点的是戴均元,稍矮一点儿的是托津。两人来到御案前,像往常一样,免去三跪九叩首之礼,只躬身下拜,便齐声道:“臣叩见皇上,不知皇上夤夜召老奴进宫有何训示?”
  嘉庆道:
  “两位爱卿请坐。朕深夜召卿,有事相商。”
  戴、托二人谢了圣恩,起身在阶前的软椅上坐下。嘉庆向常永贵等人一挥手命道:
  “退下,没有朕的旨意,不许任何人进来。”
  戴、托两人见皇上如此,必是有要事相商,不由互相对视了一下。
  嘉庆看了两人一眼,缓缓地道:“两位爱卿都是朕的肱股之臣,朕最为倚重,理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朕分忧。”
  戴、托二人一听,大为惊异。主子今天是怎么了,言语如此虎头蛇尾。戴均元久经宦海知道今晚主子必有大事,便平静地道:
  “皇上有何旨意?”
  托津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激动地道:“奴才深受皇恩,愿以身效命,皇上只要吩咐,奴才虽死不辞。”嘉庆忙起身扶起道:
  “托卿切莫如此。”待托津重又坐下,才坐回御榻上,道:
  “两位爱卿以为在朕的三位皇子中,当立谁为皇太子?”
  “这……”戴、托二人谁也没料到皇上会问他们这件事。登时怔住,面面相觑。
  过了许久,戴均元向嘉庆一躬身道:“请万岁恕罪,老奴不曾考虑过此事。”
  托津则道:“此事理应皇上亲自决断,做奴才的岂敢妄加评说。”
  嘉庆不悦,道:
  “朕刚才就说,卿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怎么还对朕吞吞吐吐?”
  “奴才以为,”戴均元见主子生气,赶紧试探道,“智亲王仁孝聪睿,又有平定大内急变大功,将来必能秉承主上天威,治国安民。”托津也附和道:“奴才也以为然。”
  “朕也曾这样看他,”嘉庆微微叹息道,“可是近来,智亲王却有负朕躬。”便把绵宁跟红菱的事经过简略说了一遍,却隐瞒了生下宝儿的细节。
  戴、托二人听完,大为惊异,想不到平素性行恭顺的智亲王还有如此曲折动人的故事,又不好妄加评论,竟呆坐在那儿。
  托津见嘉庆呷了口茶,放下,便起身去给杯子里加满,边道:
  “皇上是想在三阿哥和四阿哥当中,立其一为皇太子?”
  “朕正为此颇为踌躇,”嘉庆面带愁容道,“皇三子绵恺自幼资赋平淡无奇,宗人府亦发现其行为不法,将来怎能承继大统。皇四子绵忻年方十四,其性行未成,朕怎能放心让他秉承祖业。”
  “以老奴看来,”半晌没有作声的戴均元这时开口道,“智亲王还是最为合适。”托津见他竟逆皇上的意图,不由暗暗担心。戴均元却不紧不忙地道:“虽说智亲王和那女教匪有染,但是他却亲自剿灭了女教匪在山西的白莲教逆匪。由此可见,智亲王和女教匪仅是儿女之情,对其聚众谋逆,反叛朝廷却是不容的。况且那女教匪已死,智亲王从此也死了心。”
  “戴卿所言,朕也曾想到,”嘉庆随即道,“可是朕最担心的就是智亲王太看重儿女之情。”顿了顿,嘉庆才低声道:
  “两位爱卿可曾听说先朝顺治皇爷和那董鄂妃……”
  “奴才从未听说。”两位军机大臣吓了一跳,异口同声道。
  嘉庆全然不觉,只管说道:“自顺治皇爷到朕已有一百六十年。虽经历朝先祖严禁,可那董鄂妃和顺治皇爷的事还是传扬得尽人皆知,朕想禁也禁不了。”
  “万岁说得是,”托津急忙见风使舵,“以先帝前车之鉴来看,智亲王的确令皇上堪忧。”
  戴均元身体不好,坐立久了便浑身酸痛,因皇上在跟前又不好乱动,只得一只手抵住腰道:
  “主子考虑得周全,看来只有四阿哥最为合适了。”
  嘉庆正要开口,这时墙上的金自鸣钟敲了三下。戴均元浑身酸痛难忍,便道:
  “此事关乎大清江山社稷,请皇上还是从长计议,”嘉庆也知天色太晚了,只得道:
  “明日朕还要和众卿一起赴热河行围,再召两位爱卿,不知要待何时,况且朕年已六旬,焉能不急。”
  托津看看他们君臣二人,委婉地道:
  “奴才看来,不如我们君臣到了热河,瞅那行围的空儿,再作计议。不知圣意如何?”
  嘉庆见一时也难定论,便道:
  “托卿所言极是,朕就命常永贵带着盛放密诏的鐍匣随朕左右,等到热河,议定之后,便毁去原来的密诏,朕再重写密诏,封于匣内,以免变故。秋弥结束,再带回宫中。”说完站起身来道:
  “两位爱卿,请随朕到乾清宫取下鐍匣。”
  君臣三人来到殿外。常永贵和几名内监急忙挑着宫灯上前侍候,禧恩也护卫左右。嘉庆吩咐道:
  “摆驾乾清宫。”
  一行人不多时来到乾清宫。那宫门两边站着八名侍卫守护着,一见皇上,赶紧跪倒磕头,嘉庆并不理会他们,带着众人直人大厅,大厅内挂着两排宫灯,来到那块“正大光明”匾额下站住。嘉庆吩咐道:“把匾额后面的鐍匣取下来。”几名内监赶紧搬来长梯,靠在墙上。常永贵颤巍巍爬上梯,那匾额有一人多高,匾后可容人直立行走,常永贵爬到匾额后面,反倒不害怕,借着灯光仔细一看,那鐍匣正放在匾额当中,上面贴着皇帝之玺的封条,并且锁着一把锁。常永贵双手抱过鐍匣心中砰砰直跳。急忙用一条丝带系住,慢慢往下松去。直到那鐍匣着地,才松开丝带,从梯子上走下来。禧恩盯住鐍匣落地,忙捡起双手托起到嘉庆面前,嘉庆亲手托起鐍匣,郑重地喊道:
  “常永贵。”
  “奴才在。”
  “朕命你带同此匣随朕左右,明日赶赴热河。没有朕和戴。托两位大臣的许可,任何人不得开启此匣。”
  常永贵匍伏在地双手接过鐍匣,诚惶诚恐地道:“奴才遵旨。”
  禧恩在旁不动声色,心中又惊又喜。只见嘉庆又道:“你们都回去歇息去吧,明日随朕一同赴热河行围。”戴均元、托津、禧恩赶紧躬身道:“请皇上回宫歇息。”嘉庆便随着内监转回养心殿寝宫。
  禧恩出了乾清宫,却不回自己值班卧房,看看更深夜静,便悄悄往益香园而来。
  益香园内,那燕皇贵妃早已安歇。闻听禧恩来到,便知必有要事,忙翻身坐起,叫他进来,禧恩便把乾清宫见到的一切告诉了她。燕皇贵妃得知初战告捷,心中大喜,便催禧恩赶快回去,一有情况,速来相告,禧恩知她脾气,便不敢再纠缠。匆匆穿了衣服,走出寝宫。
  刚到御花园,突然从假山后走出一个人来拦住禧恩去路,禧恩吓得转身要跑,那人突然低声怒喝道:
  “禧恩,你还想逃吗?”
  禧恩听出是智亲王绵宁的声音,吓得赶紧站住。绵宁慢慢踱到他面前,一声不响。禧恩战抖着跪倒在地,低声道:“奴才不知道是王爷,请王爷恕罪。”
  绵宁冷冷地问道:“禧恩,你深更半夜去益香园干什么?”
  “没……”禧恩结结巴巴地道,“奴才没干什么。”
  “是吗?”绵宁突然轻声笑道,“本王对你去干什么并不感兴趣。”
  禧恩却没有放松紧张的神经,不安地问道:“王爷到底想怎样?”
  “你果然聪明,”绵宁赞赏道,“本王想知道你说话是不是老实。”
  禧恩心中豁然一亮,连忙道:“只要王爷饶过奴才这一次,王爷要奴才做什么,奴才万死不辞。”
  绵宁轻轻摇摇头道:“本王并不要你为我去死,本王也不勉强人,你自己以为跟着本王会怎样?”
  禧恩一下子平静下来,想了一会儿,点头道:“王爷一向仁孝聪睿,将来必有大成,是奴才一时糊涂,看错了人。从此以后,奴才只一心一意跟定王爷。”
  绵宁急忙弯下腰来,将他轻轻扶起,嘴里道:“本王将来决不会亏待你。”禧恩感激不尽,站起身来,将绵宁拉到假山后,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便将宫中看到一切说了出来。
  绵宁淡淡一笑道:“你就是不说,本王也会知道。看来皇上是将本王与先帝顺治一样看待了。”
  “王爷怎会知道,”禧恩惊讶地道:“奴才在养心殿外,隐约听到皇上跟戴、托二人提到顺治爷。”
  绵宁没有答理他,只是冷笑道:“看来本王一向宽厚仁孝。谦恭知礼,倒让人家给看扁了。”
  原来,绵宁今天回到府中,便将慎儿等人轰出,自己躲在房中,无声地痛哭了一场。直到天黑才渐渐平静下来,又将红菱的遗书仔细看了一遍。当他的目光落在“宁哥哥日后如登龙位”一语时,突然激凌凌打了个冷颤。养心殿内嘉庆盛怒的身影,回官路上父皇怅然若失的神情闪现在眼前。绵宁一下子忘掉了失去红菱的痛苦,他在脑中竭力搜寻着嘉庆的各种神态,可是他越想越害怕,父皇会不会嫌他太重儿女之情,会不会把他跟当年的顺治皇爷一样看,并因此废掉他这个秘密的皇储。这样想着他再也不能沉住气,他要想方设法保住自己的皇储地位。这时绵宁反觉屋子里闷得慌,便起身往府外走去。这样边走边想,不知不觉走到御花园,便靠在假山后歇息着,这时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从假山前走过,急匆匆地向益香园走。绵宁顿时生疑起身要追,忽又转念一想,那人看去不像宫女,必是个偷情的主儿,他必然还会回来。这样想着,便站在原地等着。果然一个时辰后那人又回来了,绵宁待他走近,借着月光一看,那人竟是禧恩,心中当时便有了主意,这才从假山后走出来,拦住了禧恩的去路。
  禧恩听绵宁自言自语,才觉察到这二皇子不像平素那样温文尔雅,心中已怯了几分,忙道:“王爷,请放心,奴才以后听到什么消息一定来告诉您。”
  绵宁微笑道:“本王随时恭候你。记住,今晚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你回去吧!”
  一轮明月慢慢挣脱流云的纠缠,将皎洁的月光无私地洒向人间。
  次日,天还没亮,王公大臣,六部九卿,皇子皇孙衣冠整齐,早早守候在朝房内,忽听乾清宫的钟声响了,大家便挨着班儿走进殿去。这时天光已是大明,嘉庆皇帝已是端端正正地坐在御案前,常永贵和几名内监在旁边恭守侍立。嘉庆往两边看了看,向常永贵吩咐:“宣三皇子绵恺四皇子绵忻接旨。”
  常永贵应道:“扎。”便走到阶前,高声喊道:
  “三皇子绵恺、四皇子绵忻接旨。”皇子平时并不上朝,因为今天要随嘉庆赴热河行围,便早早来上朝。绵恺亿绵忻忽听宣他们接旨,大吃一惊,急忙紧走几步,来到御案前屈膝跪倒,齐声应道:
  “儿臣在。”
  常永贵慢慢展开圣旨,尖着公鸭嗓子大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三子恺。民皇四子绵忻大内急变时,护卫皇后有功,特加恩封皇三子绵恺为惇郡王,封皇四子绵忻为瑞亲王,钦此。”
  “谢父皇圣恩。”绵恺、绵忻又惊又喜,慌忙接了圣旨,退了下去。
  那两旁站立的王公大臣一听,颇感意外,皇上为何在事变当时没有加封两位皇子,如今已事过境迁,却突然加封起来,并且皇四子绵忻还比皇三子绵恺官高一级,与智亲王平级。众人互相对视着,面露诧异之色。只有戴均元、托津和绵宁面色平静,安然站立。
  嘉庆全然不顾众人的神色,庄重地道:“朕乃守成之主,不敢忘开创之艰。秋弥木兰,乃列圣开创之业,祖宗之志,断不可拂。朕即日便同众卿及皇子皇孙,赶赴热河,举行木兰秋弥。”当即命吏部尚书英和、惇郡王绵恺会同军机、各部留守京师。
  嘉庆刚刚部署完毕,和世泰走到阶前,一甩马蹄袖,跪下奏道:
  “奴才已将诸事准备完毕,请万岁起驾。”
  秋阳高照,金风飒飒,嘉庆一行人马喧腾,浩浩荡荡,透迄北去。
  一路之上,满汉王公大臣、皇子皇孙一律乘马,只有嘉庆坐轿。绵宁骑着一匹高大的蒙古马,跟在父皇的车轿后面。车轿的前后左右都有大内侍卫、御林官兵护卫着。这些侍卫、官兵原是和世泰的部下,自从和世泰被封为内务府大臣,便由英和兼署。这次嘉庆木兰秋弥,因英和留守京师,便命和世泰暂时仍节制御林官兵。绵宁一路上看着甲胄鲜明的护驾队伍,若有所思。
  傍晚,队伍沿河谷御道行进,两边山岭蜿蜒,峰巅涧底,蔚为壮观。绵宁虽是多次经过此地,却仍被这里的幽美环境感染,不禁轻声吟诵起当年乾隆帝经过时留下的诗:
  
  南北连山色,东西接路程。
  有轩真可憩,无牗不含情。
  近听禽鸣树,遥看鹿食草。
  偶因吟旧句,仍复发新情。

  嘉庆一路上心情不佳,多好的景物也屡见不鲜,在轿中时而瞌睡,时而沉思。突然听绵宁的吟诵声,便伸手撩开轿帘往外观看。绵宁看见,急忙双腿一夹,紧赶几步,伸手将轿帘打起,道:
  “父皇,前面就是常山峪行宫。”嘉庆看看天色将晚,便道:
  “今晚,就驻常山峪行宫。”说完放下轿帘。常永贵随驾左右,听见主子的话,赶紧传达下去。
  大队人马继续行进。这时直隶总督方受畴率地方官绅早已守候在峪外,恭迎圣驾的到来。随行太监急忙来到轿前禀奏道:“万岁,直隶总督方受畴率地方官绅恭迎圣驾。”过了许久,嘉庆才道:“宣方受畴来见朕。”不多时那方受畴提着一只小竹篓来到轿前,叩拜圣驾。嘉庆坐在轿中冷冷地道:“方受畴,朕多次传谕下去,所到之处,不许惊扰地方。你难道不知道吗?”方受畴一听,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答道:
  “请皇上恕罪,实在是地方官民深感皇恩浩荡,推举奴才代表地方向皇上谢恩。奴才是不得已而为之。”听听轿中没有作声便继续奏道:
  “今年深州地方,秋天多有双穗,甚至多达十一穗,奴才特呈上二十茎,以示符瑞。”将那竹篓双手托起,呈在轿前。
  嘉庆轻轻撩起轿帘,看那篓中果然有二十多茎禾穗,子粒饱满,且是一茎多穗。龙心大悦,口里却道:
  “此未成熟之禾,卿速行摘取,实在可惜。今后各省遇有瑞麦嘉禾,当据实上奏,不必摘取进呈。下去吧。”
  “奴才尊旨。”方受畴撩起马缔袖,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慢慢退下。
  嘉庆一路颇觉劳乏,到了常山峪行宫,晚膳也没用,就去寝房歇息。绵宁和绵忻直到父皇躺下,方始离开。
  绵宁出了行宫,信步登上一处山岭,只见周围山恋林木葱郁,峡谷幽静深邃。绵宁沉思着无心欣赏这山林夜景,突然背后有人道:“奴才参见王爷。”
  绵宁一怔,回过头来看时,却是内务府大臣和世泰,心中不由怦然一动,和颜悦色道:
  “和大人也是出来欣赏这山林夜景吗?”和世泰点点头道:
  “奴才也是随便走一走,不想就遇见王爷。”
  绵宁便道:“既是如此,和大人便陪本王欣赏这山野美景如何?”说完,便在一块巨石上坐下。
  “奴才正是求之不得。”和世泰说完便在绵宁下首坐了。
  绵宁却不谈风景,微微叹息道:
  “本王其实无心观景,只是心情郁闷,出来走走。”
  “不知王爷何事心烦?”
  绵宁悠悠地道:“眼见父皇年届六旬,而朝臣大多因循怠玩,以致我大清日见多事,本王怎不忧心。”
  和世泰没料到智亲王会说出这些话,一时不知如何答对,只得沉默不语。
  “当然,和大人例外,”绵宁忽有所悟地道,“和大人乃父皇肱股之臣,宫里、京外多有倚重。”
  “奴才惭愧,”和世泰急忙谦恭地道:“奴才何德何能,敢蒙王爷如此褒奖。”
  “本王却是钦佩和大人,”绵宁突然道,“当年和大人不伤一兵一卒,便剿灭林清万余逆匪。”
  “这……”和世泰听出他的讥讽之意,顿时吓得冷汗直冒,赶紧翻身跪倒,连连叩首,“奴才知罪,奴才该死……”
  绵宁却面带笑容,将他轻轻拉起:
  “你虽然欺骗了父皇,本王看来却是情有可原。”和世泰仍原是紧张地看着这位突然变得陌生的皇子。
  绵宁继续道:“和大人被那女教匪挟持,却是身处险境而不顾,仍命官兵开枪。只是官兵怕伤着和大人,才放走逆匪。以此论罪,和大人仅是失职,但是如果当日据实以奏,父皇正值盛怒,必会以纵贼之罪,判和大人斩刑。所以和大人当时欺瞒圣驾,也是情有可原。”
  “真是知我者,王爷也。”和世泰感动得涕泪交流,匍伏在地道:
  “王爷如此知遇奴才,奴才感恩不尽。但有用得着奴才的,奴才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和大人快快请起。现在已是更深夜凉,我们也该回它了。”绵宁急忙以手相搀。
  第二天,天气依然晴好,嘉庆经过一夜的休息,精神略有好转,便在拂晓起程。行至傍晚时分,大队人马进人广仁岭。
  广仁岭御道又称石筒子道。康熙末年,自山顶凿开修成宽阔大道,康熙赐名“广仁岭”。
  嘉庆经过半天的颠簸,又觉有些劳乏,心情也变坏起来。其实自京师出发,他就念念不忘密立皇储的事,心情当然总也好不起来,一路坐在轿中,很少下来走动或改乘骑马。
  绵宁伴着父皇车轿,边走边欣赏周围的秀丽风光,行至广仁岭,但见山林苍郁,峡谷幽深,突见路径平坦地展现眼前,让人心旷神抬,好似人柳暗花明之境。
  绵宁多次随祖、父行围木兰。知道圣驾每经此地,总要在此下轿换马,活动活动筋骨,精神抖擞地直驰避暑山庄。他便紧赶几步,来到车骄旁,轻轻叫道:“父皇,銮驾已到广仁岭。”
  嘉庆也许是尊重其父的习惯,也许是轿中久坐过于憋闷,便吩咐停轿,侍候马匹。两边侍卫立即拉过一匹骏马。嘉庆已达六十高龄,体态肥胖,可是他平时身体极好,很少生病,当即接过缰绳,翻身跨上马背,只见周围秀丽幽雅景色尽入眼底,精神顿时清爽,便双腿一夹,纵马飞驰而去,随行王公大臣、皇子皇孙、亲兵侍卫一齐欢呼,纷纷跃马,尾随追去。
  日落时分,嘉庆一行便赶达热河行宫,绵宁、绵忻陪着,先去城隍庙烧香,拜过当地的土地神,又往永佑寺向康熙帝。雍正帝和乾隆帝的遗像神位行了跪拜礼。这时夜幕已经降临,嘉庆腿部和手臂突觉刺痛,四肢乏力,十分难受,绵宁看出,急忙上前扶住道:“父皇一路劳乏,回宫歇息吧。”嘉庆微微点点头。
  绵宁、绵忻两边搀扶着,常永贵和几个太监打着纱灯在前面引路,嘉庆来到烟波致爽殿寝宫,绵宁扶着他卧倚在睡榻上。常永贵和太监们见两位皇子侍候在主子面前,便悄悄退到门外。
  寝宫里静悄悄,连一个脚步声也没有。嘉庆看着绵宁恭敬地侍立着,一丝丝莫名的悲哀深沉的憾意涌上心头。绵宁静静地望着父皇,揣摩着他脸上的表情。绵忻见父皇面露凄凉怆戚之色,不解地问道:
  “父皇在想什么?好像很不开心。”
  嘉庆悠悠地道:“朕在想,自朕登极二十多年,虽无皇考显赫的丰功伟绩,却也从无害民之虑事,总称得上勤政爱民之君吧!可是为什么列祖开创的鼎盛基业到了朕的手中竟日见多事呢?”
  绵宁仔细听着,脑海里剧烈地翻腾着。绵忻轻轻劝慰道:“父皇问心无愧。不要想这么多。”这时一阵飓风扫过山庄,嘉庆在寝宫也顿觉凄冷,远处天边电光闪过。传来隐隐雷声。嘉庆突然脸上闪过一丝惊慌,道:“变天了吗?朕好像还听到雷声。”绵宁看在眼里,道:
  “是雷声,恐怕要下暴雨了。”
  嘉庆略略定了定神道:
  “朕有些劳乏,要安歇了,你们出去吧!”
  “儿臣告退。”
  绵宁和绵忻退出寝宫,绵忻便告辞而去。绵宁却对守候在宫外的常永贵和几名内监道:“父皇一路劳乏,要好好歇息,你们去殿外守候,没有本王的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入殿内。又对守卫在殿外的禧恩等人嘱咐了几句才离去。
  绵宁边走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来到避暑山庄门口,那门口值班的侍卫正是刘宏武、张乘风四人,刘宏武一见绵宁走来,急忙迎上前,躬身作礼道:“快要下雨,王爷还要出去?”绵宁醒悟,一看是他,突然有了主意。笑道:“原来是刘侍卫,你我可算是故人了,请随本王到寝宫一叙。”刘宏武受宠若惊地道:“奴才谢王爷抬爱。”便随绵宁去了智亲王驻地。绵宁果然将他带进寝宫,转身命侍从太监退下。对刘宏武道:“刘侍卫稍候,本王去去就来。”刘宏武慌忙道:“奴才尊命,王爷请便。”绵宁转身出去。
  刘宏武呆立在书案旁,也不敢坐。主子对他的恩宠反倒使得他不安心,总觉像有什么事要发生。又想自智亲王十六七岁就让他随其左右,视为心腹,心情慢慢平静下来。这时闪电更近了,雷声也更响,看来今夜非下暴雨不可。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