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04







三人回到大厅。马戛尔尼接着说道:“我们此次来给贵国皇帝祝贺八十大寿,目的是增进两国的友谊和相互间的理解,共同发展,这无损贵国任何利益,却可以更好地促进贵国的发展。可是贵国的某些做法却令人难以理解。前天,我向贵国大学士和珅建议在京城表演我们的新发明气球载入升空。和珅竟态度冷漠,未置可否。昨天我邀请贵国福康安将军检阅我的卫队演习新式火器操练。那位福大人却回答说:“看亦可,不看亦可,这火器操法,谅也没有什么稀罕!”
  绵宁不等他讲完起身道:“马先生,我们也该告辞了。”说完拉起绵恺就往外走。马戛尔尼急忙拦住道:“尊贵的客人,请稍等一会。”转身往内室走去。一会儿拿着两只望远镜走了出来。马戛尔尼道:“谢谢二位客人的来访。这两件东西就送给你们做个纪念吧。”绵宁正要推辞,绵恺却赶紧接过来。绵宁本来就对这望远镜感到惊奇,一心要探个究竟,便没再表示异议。二人辞别马戛尔尼,出了宏雅园,踏上通往皇宫的路远远望去紫禁城上空云雾濛濛,绵宁心目中尽善尽美的天朝大国的美景越来越淡漠。
  其实年仅十岁的绵宁还不可能明白,正是那巍峨而森严的紫禁城把他同外部世界隔离开来,使他只知有“天朝”,不知有其他。他所接触的文化主要是传统文化,他不知道,也不相信有比中国文化更先进的文化。他当然也弄不清楚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和中国交朋友的红毛马戛尔尼使团来访的背景和真正意图。
  送走绵宁两人,马戛尔尼回到大厅,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这时副使斯当东,马戛尔尼的挚友走了进来问道:“这两个孩子是什么人?有劳大使阁下亲自接待。”马戛尔尼得意地耸耸肩说:“他们是大清国皇帝的孙子。我们要用和平手段打开中国这个大市场。就要让他们知道英吉利王国的富强、发达,和英吉利做朋友,取消限制两国贸易的禁令。”斯当东心有余虑说:“大使阁下,我看不会一帆风顺吧,那些清朝官员如和珅福康安的表现就令人难以理解。”马戛尔尼道:“阁下不必担心,他们只是大皇帝的走狗,并不代表大皇帝。我可以看出,大皇帝对我们是欢迎的,我们使团刚到广州就受到当地巡抚郭世勋的隆重欢迎和热情款待。在天津,直隶总督梁肯堂亲自接待。到了北京,军机大臣大学士和珅亲自慰问使团。这些高级官员都是按照皇帝的指示执行公务。因此可知大皇帝欢迎我们来访。只要我们觐见了皇帝,献上礼物,使他高兴,他一点头,我们的使命就完成了。”说完,他打开烟盒,弹出一支纸烟点着,又递给斯当东一支,问道:“阁下今天收获怎样?”斯当东摇摇头懊丧地说:“和珅命令,严禁我使团成员在北京随意走动。我当然一无所获了。”马戛尔尼半是安慰,半是自语地说:“只要我们留心,就从那些接待我们的中国官员身上同样能获得我们需要的情报。”又向斯当东问道:“觐见大皇帝的事进行的怎样了?”斯当东说:“皇帝已经指示长芦盐政徵瑞,要在热河避暑山庄接见我大英使团。徵瑞通知我,明天就起身前往热河。”“好。”马戛尔尼高兴道:“叫库房把给皇帝的礼物整理好,准备明天动身去热河。”说完,从身后橱子里拿出酒杯和一瓶白兰地,斟满递给斯当东一杯,自己端起一杯说:“来,预祝我们成功,干杯。”两个人一饮而尽。
  绵宁的心情这几天好像总也好不起来,脸上经常显露出和他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忧虑之色,就连在上书房读书也时常走神。这天上午,师傅秦承业讲课时见他两眼呆呆地盯着书案,突然问道:“二阿哥,你在想什么?”绵宁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仍然呆呆地坐着。绵恺急忙用胳膊捅他一下,他才惶惶然站起来道:“师傅,你说什么?”秦承业因素来喜爱他好学聪明,也没责斥他,只是说:“听课时,不要胡思乱想。”就让他坐下了。
  散了学,皇子皇孙们陆续走出上书房。绵宁像往常一样没有走,但是他没有读书。他还继续思考他的问题。
  自从那天和绵恺一起看过红毛回来,他就对大清王朝的尽善尽美产生了怀疑。只是囿于皇祖父和上书房师傅对自己多年的教诲而不敢承认。他曾在无人处不止一次偷偷地研究那红毛送给他的望远镜。但是每次看后都感到深深的懊悔和害怕。他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后裔,他曾经立志为大清江山社稷做一番事业,“奇技淫巧,玩物丧志。”他今天这种样子,是不是被“奇技淫巧”丧了志呢?他对得起列祖列宗吗?可是那红毛枪炮兵舰的威力,即便是大清最精良的火器营也无法与之相比。这些想法,沉重地压在他幼小的心灵上,使他难以承受,真想找个人倾吐个痛快。可是他不敢和任何人说,好像自己做了最见不得人的事,羞与人言似的。
  这日,绵宁散学还在上书房伏案沉思,忽然小太监走进来说:“二阿哥,王爷派人叫你去一趟。”绵宁赶紧起身往毓庆宫而去,一路上心里忐忑不安,不知父王找他有什么事。
  绵宁进了毓庆宫大厅,只见嘉郡王正坐在大厅当中的虎皮椅上,闭目沉思。绵宁向前,跪拜在地道:“宁儿叩见父王。”嘉郡王抬起头说道:“宁儿,起来说话。”绵宁站起,侍立一旁,嘉郡王问道:“宁儿最近学业如何?”绵宁回道:“宁儿愚钝,进步甚微。”嘉郡王吃惊道:“我儿莫不是有什么心事?”绵宁本是个不会说谎的孩子,听父王问他,赶紧跪倒在地,羞愧地说:“孩儿有错,有负父王厚望。”遂把和绵恺一起偷看红毛和自己的想法详细说了一遍。谁知嘉郡王不但不生气,反而赞叹道:“我儿小小年纪,便有忧国之心,实为可嘉,仅此一点便是你三弟无法相比的。古人云,玩物丧志,此话可用在你三弟身上,但是我儿却由玩物而生忧国之心,将来必有大成。”说完语气一转又道:“我儿还应明白,我大清从打下江山到如今恪守祖业靠的是列祖列宗的文治武力而不是奇技淫巧,我儿切不可本末倒置,荒废了学业。还有,今后万万不可私自出宫,以防意外。”绵宁听完,似乎眼前一亮,几天来压在心中的谜团,被父王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彻底解开。他感觉心情轻松多了。赶紧跪倒在地道:“多谢父王指点迷津,令孩儿心明眼亮。孩儿这就去把那红毛的望远镜交父王收藏。”嘉郡王摇摇手道:“父王相信宁儿不会玩物丧志,那东西留在你身边,又有何妨?”绵宁忙又谢过父王。
  原来那嘉郡王已经知道了绵宁之事。绵宁几天的反常表现引起了上书房师傅秦承业的关注。秦承业并没直接询问绵宁,而是把经常跟绵宁在一起的三阿哥绵恺叫到无人处,询问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绵恺开始不肯承认,秦承业吓唬他说:“二阿哥整天魂不守舍的样子,要是出了事,我非去上奏皇上不可。”绵恺害怕了,就把两人那天私自出城,偷看红毛的事说了。秦承业一听,吓坏了。自己不敢做主,皇上又不在京城,就赶紧去毓庆宫跟嘉郡王说了。嘉郡王听了,先是又气又怒,转而一想,绵宁是个懂事理的孩子,平时即使有了错,只要跟他讲明道理,他从不再犯。对于他的教育,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讲清事理,使他接受。今天,嘉郡王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才让内监去叫绵宁。果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他父子二人正说着,忽有守门家人来报:“王爷,钦差到。”嘉郡王一听,忙到宫门口迎接。到了宫门口前一看原来是和珅。嘉郡王自从那次在圆明园箭射花鹿被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胜了去,就一直恨他父子。但今天和珅不只是乾隆的宠臣,还是钦差身份,嘉郡王只得先迎上前去问道:“和中堂何时到京,小王迎接来迟。”那和珅却不把嘉郡王放在眼里,看见嘉郡王从宫中出来,他既不上前,也不答话。等到嘉郡王先跟他问话,这才答道:“下官刚到京城因身带圣旨,不敢耽搁,就直接到王爷府上来了。”嘉郡王忙把和珅迎入宫中,到了大厅,和珅挺身站立好喊道:“嘉郡王颙琰接旨。”嘉郡王赶紧跪倒,口呼“万岁。”和珅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嘉郡王颙琰二日内率诸皇子皇孙赴热河,举行一年一度秋弥大典。钦此。”
  和珅念完,嘉郡王接过圣旨站起身来请和珅落坐。家人献上茶来。嘉郡王问道:“父皇近日龙体可好?”和珅道:“皇上身体好着呢。心情也很高兴。尤其是英国使团来给皇上祝寿,虽说不太顺利,到底还是给皇上增添了几分喜庆。”嘉郡王不解问道:“怎样地不顺利?”和珅道:“那两个红毛贼先是说觐见皇上不行跪拜礼。后又说以觐见他们女王的礼节谒见我天朝皇帝。那就是觐见时往前屈一膝,趋前吻皇上手。这算得哪门子礼节。好在皇上恩德宽厚,念他们远道而来,准他们觐见时,单膝下跪,但免去吻手之礼。”嘉郡王接着问道:“那后来觐见顺利吗?”和珅道:“非常顺利,皇上在热河行宫万树园大幄中接见了英国使团,礼部官员引领马戛尔尼至御座左首,向皇上行礼致词,把镶有珠宝的金匣盛装的英皇书信呈献皇上,并呈献礼品单。皇上亦向英国女王和马戛尔尼及其随行人员回赠大批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觐见礼仪完毕后皇上设宴款待扈从王公大臣、蒙古王公、贝勒、贝子、公、额驸、台吉及缅甸国使臣陪宴。第二天由我和福康安将军陪同游览行宫园林山水,楼台亭榭。八月十三是皇上寿辰。英使随同王公大臣等至澹泊敬诚殿行庆贺礼、参观校间比武、歌舞、燃放焰火等活动。第三天也就是今天,我陪同英国使团回到京城。”和珅像是跟嘉郡王炫耀似的,滔滔不绝地讲着,讲完,像是突然想起漏讲了某事似的道:“王爷,我陪同马戛尔尼在行宫游览时,马戛尔尼说,他们在京城时,有两个自称是皇孙的孩子去宏雅园看过他们,听马戛尔尼的描述,很像是王爷的二阿哥和三阿哥,下官不敢隐瞒,就给皇上说了。皇上听了有点不高兴。王爷明几个到热河可要小心点。”嘉郡王听他竟将这事也给皇上说,心中更是恨他,嘴上却说:“和中堂一路劳乏,本王设宴为和中堂洗尘。”和珅忙摇摇头说:“不可,不可,那英使马戛尔尼说还有事和我谈呢,下官这就告辞了。”说完起身就往外走,嘉郡王一直送到宫门外才停步。
  次日,上书房门前,诸皇子皇孙一个个顶盔贯甲,罩袍束带,背弓带箭,收拾得紧凑利索,看去显得更加威武英俊。这时嘉郡王颙琰披挂整齐,骑着一匹骠肥体壮的红色蒙古马来到跟前。向皇子皇孙道:“皇上有旨。”众人忙跪倒在地三呼万岁。嘉郡王接着道:“皇上有旨命诸皇子皇孙克日动身,往热河木兰围场即行秋弥大典。”说完,一挥手喝道:“上马。”
  时值仲秋,乾隆帝自热河避暑山庄起銮驾前往木兰围场秋弥,嘉郡王颙琰及皇子皇孙,王公大臣,禁卫军随扈。
  秋阳高照,金风飒飒,乾隆一行,人马喧腾,浩浩荡荡,透迄北去……
  满人本是骑射民族,当他们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时,主要以游猎为生;当他们与明朝军队对垒时,主要依靠勇猛的骑兵作战,因此入主中原以后,他们仍然保持游猎习惯,不忘骑射。所谓木兰秋弥就是清朝皇家每年秋天到木兰围场去打猎,既为了冶游,也为了讲武习射、训练军队。
  木兰围场在承德以北,方圆100多里。境内山峦起伏,河流纵横,森林密布,野草繁茂,其中栖息着各种动物,是理想的狩猎场所,而错综复杂的地形则适合军队的训练。
  乾隆帝大队人马来到木兰围场,已是下午。乾隆帝传旨下去,暂时驻扎。准备明日行围。嘉郡王又命先导官去选好围场,并在准备合围的地方设置帷幔,称为“看城”。
  次日,天刚蒙蒙亮,乾隆帝及皇子皇孙王公大臣俱已起身。先命管围大臣率领蒙古骑兵、满族八旗兵、虎枪营士卒。各部落射生手等,分作两翼,开始包围猎场。两翼前面各有蓝旗作导引,骠悍的骑手举着大旗,疾驰前进,后队依次进发,两翼很快合拢,并逐渐缩小包围圈。受惊的野兽被赶往围场中心,鹿鸣虎啸,豕突狼奔,兔起鶻落,好不热闹。乾隆帝步出行营往四周看看围内情势,然后飞身上马,携弓佩刀,率领皇子皇孙、王公近臣、随扈射手等突人围场,开始射猎。照例,皇帝最先射捕。乾隆帝打马如飞,直冲围场。八十岁的老人了,骑在马背上却不摇不晃,灵便自如。乾隆帝在围内跑了两圈,这才拈弓搭箭,搜寻猎物,突然他目光如电,两膀用力,拉满了引这时随从王公大臣皇子皇孙都屏息静观,整个围场突然沉寂下来,连野兽也似乎吓得不敢动弹、惊恐地等待着。
  山风掠过,林涛阵阵……
  “嗖”地一声,乾隆帝射出第一箭,正中一只飞跑的山兔。围场内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如山呼海啸。乾隆带着皇子皇孙一路射杀开去。绵宁骑一匹桃花马紧跟在乾隆身后。这时,一只受惊的梅花鹿突然从乾隆帝马前跑过,皇上急忙纵马去追,一边拈弓搭箭,准备箭射梅花鹿,可是他毕竟是八十岁的老人,骑在飞驰的马背几次想射出,都因双手不稳放弃了。眼看着这匹马正好追上了梅花鹿。那梅花鹿突然转身往回跑。紧跟在乾隆帝身后的绵宁迅速拈弓搭箭“嗖”地一声,正中梅花鹿左眼。请皇子皇孙王公大臣齐声喝彩“好!”乾隆帝听到鹿的叫声,回头一看,那梅花鹿已被绵宁射中,高兴地赞叹道:“皇孙,小小年纪,箭法却如此之精,反应如此之快。”这时乾隆帝看那鹿虽被射中却没伤要害,负痛逃得更快。便对绵宁道:“皇孙如再能两矢皆中,朕即赐穿黄马褂,并一支双眼花翎。”绵宁答道:“谢皇爷爷夸奖。”便又弓拉满月“嗖”“嗖”两箭射出。众人看去,只见一枝正中那鹿的右眼,一枝正中鹿头。侍卫将死鹿拖到乾隆帝马前,请皇上过目。乾隆帝高兴地道:“快赏皇孙双眼花翎。”绵宁急忙下马跪倒在乾隆帝马前。侍卫过来将双眼花翎插在他头盔上,绵宁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只是用眼睛看着乾隆帝。乾隆帝见此情景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起来,忙又叫侍卫:“快去拿黄马褂给皇孙穿上。”侍卫为难地说:“皇上,事出仓促,奴才一时找不着这么小的黄马褂。”乾隆帝一听,迟疑了一下,立即下马,脱下自己的黄马褂,将10岁的绵宁裹住,一抱而起。
  这时,那些皇子皇孙、王公大臣一个个惊奇得呆若木鸡,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乾隆帝宠爱绵宁到了如此地步,不由暗暗羡艳、赞叹。
  此时,年纪八十的乾隆皇帝联想到他十二岁时,曾经随同祖父康熙前往木兰围场行围。康熙搭弓放箭,将一只黑熊射中倒地。康熙为锻炼小皇孙的胆量,即命乾隆前往再射。乾隆来到近前,不料黑熊并未射死,仅是受伤倒地,见有人近前突然立起,扑向乾隆。乾隆面对危险,毫不惊慌,镇定自若,虚与周旋。康熙在一旁见事不妙,急忙又发一箭,将黑熊射死。乾隆十二岁随祖父行围,只是遇受伤的熊而不惊,但绵宁随祖父行围,却引弓获鹿。且绵宁在比乾隆当年小两岁的时候就有如此令人瞩目的表现,这是大清朝后继有人的吉兆。想到这儿不由诗兴大发,乾隆喊道:“来人,笔墨伺候。”扈从急忙笔墨准备好,两个侍卫用手扯着一张宣纸站在乾隆帝面前。乾隆帝把绵宁放下,提笔在手,刷刷点点,一挥而就。
  
  尧年避暑奉慈宁,
  桦室安居聪敬听。
  老我策聪尚武服,
  幼孙射鹿赐花翎。
  是宜志事咸七律,
  所喜争先早二龄。
  家法永尊绵奕叶,
  承天恩祝慎仪刑。

  两名侍卫等皇上写完,把宣纸展开给众人看,诸皇子皇孙、王公大臣一齐欢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时,嘉郡王颙琰站在一旁,只是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惊喜,他其实早已明白,乾隆帝对于绵宁有着比其他皇子皇孙更特殊的宠爱。绵宁刚降生时,乾隆帝远在盛京祭奠祖陵,得到京城喜报,立即星夜赶回京城,连后宫也没去,就直接去看望他刚出世的小皇孙。绵宁八岁的时候,乾隆帝也是带着皇子皇孙到木兰围场射猎。那天大队人马驻在张三营行宫。乾隆帝想看看皇子皇孙的艺业武功,就来到校射场地,端坐台上,令诸皇子皇孙依次校射,比个高低。轮到小绵宁校射时,绵宁不慌不忙,拉开弯弓,搭上雕翎箭,一箭射出,正中靶心。紧接第二箭,再发再中。乾隆帝喜动天颜,大为高兴,当场谕令:绵宁如能再中一箭,即赏穿黄马褂。绵宁遵旨,从容不迫,拉开驾势,又搭上一箭,一箭射出又中靶心。乾隆帝大喜过望,命随从人员速取黄马褂,赏赐绵宁。乾隆亲自给绵宁穿上黄马褂,又将他一抱而起,亲呢异常。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