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03







原来,那上书房总师傅刘镛天没亮就准备去上书房。突然刘镛岳父府上来人报其岳父病重,昏迷中呼唤着女儿女婿的名字要见上一面,刘夫人一边啼哭一边催刘镛快去。刘镛无奈,只得赶去宫中向皇上告假。哪知找遍后宫也没见着皇上的影子。刘镛心想大清正值太平盛世,朝事也少,老皇上也许在宫里闷得慌,微服出宫到外面溜达找乐子去了。刘镛没办法只得到上书房来。正遇着二阿哥绵宁的两个师傅,一个是翰林院编修秦承业,一个是检讨万承风。因为刘镛和这两个人都是专做学问的,全然没有官场上的那种城府很深的谨言慎行,所以几个人在一起说话做事随随便便无所顾忌。当下,刘镛就跟秦承业、万承风说了自己的心事。那秦承业说:“刘大人,那二阿哥绵宁的功课,皇上抓得最紧,我和万大人已经七八天没回家了。万大人的如夫人早独守空房等急了。我们也想跟皇上告个假呢。”万承风挠挠头说:“我看,咱们不如等管门太监考勤记录走后,留老徐(徐郔)在这里督课。咱们悄悄出去办完事就赶紧回来。反正就半天。皇上也不会知道。至于那些皇子皇孙,他们最听绵宁的话。绵宁又最听我和秦大人的话。再有老徐看着,绝对不会出问题。”刘镛想也只有如此。于是这三人和徐郔说好,等管门太监考完勤一走,三个人悄悄出了上书房,各自办事去了。
  那绵宁正当少年,特别贪玩。自打六岁人上书房读书就一天没间断过,早把他憋坏了。今天忽听秦、万两位师傅对他说有事暂时出去,叫他约束好诸位皇子皇孙。他暗暗高兴,瞅着徐郔不注意,拉着三弟绵恺悄悄溜出上书房,一溜烟跑开了。
  小绵宁刚一说完,王妃气得骂道:“这该死的刘罗锅子,竟敢擅离职守。看皇上怎么治你。”又对绵宁说:“这件事皇上已经知道,看他们如何收场。”小绵宁心想,这事皇祖怎么知道这么快?
  原来乾隆带着和珅与几个贴身内侍从宫外游玩回来,突然想几天没见皇孙绵宁了。谁知到上书房一看,只有翰林院学士徐郔一个人看着皇子皇孙习字,那绵宁和绵恺早没影了。乾隆一见勃然大怒,质问徐郔,刘镛几人何在。徐郔推脱说,早间看见三人来过,没有注意何时走了。乾隆帝正要问个究竟,一太监来报说,有朝鲜使者来京,请皇上召见。乾隆命管门太监传口谕,着嘉郡王查明真情,上奏皇上。
  第二天,乾隆帝在太和殿召对朝臣,训问国事。嘉郡王领淡遂把上书房师傅擅离职守一事详细奏明了皇上。乾隆顿时大怒,传谕旨道,上书房师傅竟敢擅离职守,误我皇室子弟。如不严加惩治,必将再犯。上书房总师傅,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刘墉降为侍郎衔。上书房师傅翰林院编修秦承业革职留用。上书房师傅翰林院检讨万承风革职留用。上书房师傅,翰林院侍读学士徐郔罚俸一年。刘墉、秦承业、万承风一听,心中叫苦不迭。
  且说,绵宁自那天听了额娘一番教诲,心中便为爱新觉罗氏家族骄傲,立志要为大清江山社稷做一番事业。于是,三更灯火五更鸡,每天,他天不亮就起身,此时宫中一片寂静,连上早朝的各部院官员都没有来,只有内府的几个太监轻手轻脚地往来侍候。外面很黑,他小小的年纪,还有些怕。一个太监挑着一盏白纱灯为他引路,走进隆宗门,来到上书房。这时师傅还没来。他一个人先温习功课。天亮后,师傅来了,一天的功课方正式开始:听讲、读书、学做诗文。下午两、三点钟以后,又跟从满族师傅学习满语、满文。年岁稍长,又跟从以弓马见长的谙达习学刀马骑射。如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寒暑不辍。把乾隆帝和嘉郡王喜得心花怒放,三天两头来看他课读,练功。
  这一日晌午,上书房散了课,绵宁还在刻苦用功。忽然想到已有十多天没去看十皇姑固伦公主了。现在每天课读练功,诸事皆可放弃,唯有这十皇姑不能不去看看。原来绵宁自小十皇姑就抱着,等到会跑路以后,就天天跟着十皇姑玩耍,因此绵宁对十皇姑最为亲近。十皇姑长到十五六岁,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到外面疯疯傻傻地玩,绵宁就经常到十皇姑宫中陪她玩耍。那十皇姑很受乾隆喜爱,被御封为固伦公主。固伦公主自幼喜欢穿男式衣冠,像男子一样骑马、射箭。乾隆帝赐她宝马、弓箭、撒袋、马鞍。固伦公主便经常在宫中练习骑马射箭。绵宁来宫中玩时,经常跟她学骑马射箭。
  绵宁出了上书房,一路飞跑往固伦公主的长春宫中来。因为他经常来,宫女内监都认识,也不用通报,就一直往后宫跑去,到了后宫那块空地一看,不见固伦公主,就一直往公主寝宫来找。绵宁进了宫门一眼就看见十皇姑正伏在书案上抽抽噎噎地哭,绵宁吃了一惊,急忙走近。摇着固伦公主的胳膊连声问:“十皇姑,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固伦公主抬起头,一看是绵宁,急忙擦干眼泪,装出笑脸道:“皇姑没有什么,你怎么这么多天不来看皇姑了?”绵宁刚才明明看见皇姑在哭,当然不信。追问道:“十皇姑,是谁欺负你了,你说,我找他算账去。”固伦公主笑道:“皇上最疼爱十皇姑,谁敢欺负。”绵宁还是不信说:“皇姑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再也不来看皇姑了。”固伦公主无奈只好说:“那好,皇始就告诉你吧!”
  半月前,乾隆帝带嘉郡王、和珅等人到圆明园游玩,来到一处阁楼上。乾隆见阁楼下草地上花鹿成群,老皇上便想考考嘉郡王骑射的本领,便唤嘉郡王拿着弓箭下楼去,须一箭射中鹿头,便赏他金鞍一副。那嘉郡王奉命,赶下楼去,乾隆倚阁楼窗台上看他。只见他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射出,只听嗷的一声鹿叫,侍卫过去,把射死的鹿献上楼来。皇上看见果然一箭射在鹿头上,十分欢喜,忙吩咐人赏嘉郡王金鞍。
  那随行来的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在一旁看见,十分羡慕。他急忙跪下,请求皇上让他试试。乾隆笑问道:“你也能射中鹿头吗?”丰绅殷德回禀道:“奴才不止能射中鹿头,还能射中鹿眼。”乾隆帝原本很宠信和珅,如今见和珅的儿子有如此本领,又看他面貌俊美,便更加喜欢他。道:“你若能射中鹿眼,朕不但赏你金鞍,还要招你做额驸。”和珅站在一旁,只怕儿子冒失得罪皇上,正要拦住他。后来听说皇上要招他做驸马,便不好拦阻,忙替儿子跪下谢过恩。侍卫官递过弓箭来,丰绅殷德接过,走下楼去,只见一群花鹿,从树林里出来。他弓拉满月,嗖的一声响,一支箭直飞出去,那面一头母鹿,眼上着了一箭,应声而倒。侍卫忙把射倒的鹿献上楼。皇上看时,果然不偏不倚,一支箭正正插在鹿的右眼眶里,乾隆帝说一声:“好!”吩咐赏他金鞍一副,叫他陪着嘉郡王到柳堤上骑马玩耍。
  这时嘉郡王得了父皇的赏赐,心中正高兴,忽见丰绅殷德胜过了他,众人喝彩,心中便觉得不高兴,恼恨这和珅父子。这时父皇的话,他不敢不依,便懒洋洋地和丰绅殷德走下楼去。
  乾隆帝回到后宫,便把要招丰绅殷德为固伦公主额驸的事跟惇妃说了。那惇妃知道乾隆帝素来宠爱固伦公主,他相中的额驸想来不差,便去固伦公主寝宫与女儿说了。
  绵宁听固化公主说了原委,问道:“十皇站是不满意那丰绅殷德?”固伦公主道:“皇始与那丰绅殷德从未谋面,怎说满意不满意。倒是那和珅皇姑见过几面,可是总感觉他不像好人。倘若他以后犯了什么事儿,岂不株连那丰绅殷德。事关皇姑终身大事,皇姑怎不忧心如焚。”
  绵宁笑道:“原来皇姑是想弄清楚那和珅是不是好人。这有何难,等我寻机见了他,一问便知。”固伦公主忙劝阻道:“宁儿,不可造次,闹出事,父皇要怪罪的。”
  那乾隆帝自刘墉等人擅离上书房事件发生后,对上书房皇子皇孙的学习督促更紧,并多次降谕旨责令刘墉等师傅要尽心尽力,悉心指导,对皇子皇孙“得加赏罚不妨过于严厉”。
  这天晌午,乾隆帝处理完国事,就带着宠臣和珅和内侍到上书房来,想看看皇子皇孙的学习情况,等他们到隆宗门一看,上书房已经散学,乾隆帝转身要回宫,忽听上书房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乾隆帝让内待在外面等着,自己带着和珅悄悄进了隆宗门,来到上书房。上书房门口站着两个小太监,一见皇上来了,忙要跪倒磕头。乾隆帝忙打个手势,示意他们别出声。他往窗口一看,只见小绵宁正捧着一本《资治通鉴》看得入迷,竟不知不觉地念出了声。乾隆帝不禁龙心大悦,便站在窗前,听他读书。这时跟在乾隆帝身后的和珅憋不住,轻轻咳嗽一声。绵宁听见把眼睛从书本上移开,一看皇爷爷正看着自己,忙起身迎出书房。乾隆帝狠狠地瞪了和珅一眼,扶起绵宁进了上书房。绵宁给皇爷爷让了座,看皇爷爷身后站个胖乎乎的老头,就问道:“皇爷爷,这个人是谁?”和珅一听忙上前答道:“回二阿哥,奴才和珅。”一听是和珅,小绵宁不由地细细打量起来,只见他胖嘟嘟的一张脸上挂着谄媚的微笑,肥厚的嘴巴上的一簇胡子,就像八旗兵长枪上的红缨。小绵宁心想:怪不得十皇姑说他不像好人。瞧他那副德性。乾隆帝坐在书案前,拿过绵宁读的《资治通鉴》道:“皇孙,今儿皇爷要考考你,看你书读得怎样?”绵宁自信地说:“皇爷爷就请出题吧!”乾隆说道:“那秦王嬴政为什么能以十年之功,灭六国一统天下?而其少子胡亥仅仅两年便尽失天下?”小绵宁侃侃而谈道:“那秦王嬴政雄才大略,勤政富民,礼贤下士。对内轻徭薄赋,奖励耕织,富国强兵。对外采纳谋士们的建议运用远交近攻,合纵连横的策略,灭六国一统天下。而其少子胡亥诛兄篡位,滥杀朝臣,苛政于民,以致朝纲败坏,人心尽失。仅仅两年,江山易主。”乾隆听罢,大加赞赏:“皇孙读书可谓精深。”和珅也跟着附和道:“是啊,二阿哥真知灼见也。以二阿哥的才智,将来必能做一番大事业。”小绵宁刚才看他就不顺眼,见他如此奉承,突然问他道:“和珅,你是好人吗?”和珅被他突然一句问,尴尬得不知如何回答。乾隆帝也莫名其妙,便问道:“皇孙为何这样问话?”绵宁说:“我只是关心皇爷爷,所以发问。”乾隆帝笑了笑转向和珅说:“和爱卿,你就回答他吧!”和珅讷讷道:“奴才自忖已经尽心尽意地侍候皇上,还算得上是好人。”绵宁立即反驳道:“不对,我刚才回答皇爷爷的话都是这本书上的。凡读书人哪个不知,谁人不晓,你却吹捧是我的真知灼见。似你这样阿谀奉承之辈能说是好人吗?你为朝中大臣,应当为皇上分忧解愁,帮皇上出谋划策治理天下,怎能只顾侍候好讨好皇上?”和珅被小绵宁一顿抢白尴尬万分无地自容。那乾隆帝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赞叹道:“皇孙小小年纪竟能说出这番话,真像皇爷爷小时候。”和珅心里发恨,听皇上称赞,只得说道:“二阿哥教导的是,奴才一定照二阿哥说的做。”乾隆帝对绵宁教导了几句,便起身回宫。
  绵宁因问了和珅“是不是好人”,便急忙跑出上书房带着两个小太监向长春宫固伦公主宫中奔去。一进宫门,就见固化公主正和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儿玩耍。那女孩儿长着鹅蛋脸,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透着聪明伶俐。固伦公主见绵宁来到忙介绍道:“这是新任内廷侍卫莫玉的女儿莫香兰,父皇叫她来宫中陪我。”又向那莫香兰介绍了绵宁。香兰听了忙跪叩行礼。绵宁忙叫她起来。又对固伦公主说:“十皇姑,刚才我问了那和珅,他说他是好人。可是我看也不像好人,还奚落了他一顿。”固伦公主笑道:“宁儿怎么如此认真。皇姑只是对他有所忧虑。再说,父皇决定的事,断无更改的道理,管他好人坏人,皇姑都得嫁他儿子。”那莫香兰听了,接着说:“公主请放心,那和珅是个顶顶大的好人!”绵宁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香兰得意地说:“那天我在阿玛房内听我阿玛对额娘说:‘咱只要送上十几万两银子,那和珅包我做内侍卫。’后来我阿玛真的升为内廷侍卫。”绵宁听了道:“和珅真这样做,他就是个大贪官。”香兰争辩道:“他是好人。”“他是坏蛋。”“是好人。”“是坏蛋。”固伦公主忙劝阻道:“这种事无凭无据不要乱说。来,你们玩吧。”
  莫香兰拿出一个手帕,在绵宁面前甩一甩道:“我这手帕里能变出银子来。”绵宁道:“我可不信。”香兰右手将手帕一甩,说声“变”,张开手一看,果然手帕里有一钱银子。香兰又说声“变”,张开手一看,手帕里有了两钱银子。绵宁吃惊地说:“似你这样变法不出一个月,就成了巨富。”香兰却嘻嘻直笑。
  香兰又变了几个戏法,只把小绵宁惊奇地伸着头瞪眼。两人玩得开心,不知不觉有一个时辰。绵宁忽想到下午还有功课,就急匆匆向固伦公主告辞。出了宫门,绵宁暗暗懊悔贪玩了这么长时间,又觉得喜欢莫香兰,倒有些舍不得她。
  太平盛世的日子总觉得过的飞快。转瞬间数年过去。绵宁已经十岁了。他没有辜负长辈的期望。他在师傅秦承业、万承风的督责和教导下,勤奋学习,刻苦自励。他学习了“四书”。“五经”,研读了《资治通鉴》、《通鉴览要》、《贞观政要》等史鉴类书籍,阅读过《道德真经集解》、《江湖逸民集》等子集类书籍。随着身体的成长、学业和道德的进步,在这位少年皇子身上已表现出几分儒者风度和帝王气概。
  又是一个天高气爽,风和日丽的好日子,紫禁城上书房的阿哥们散了学,年已十岁的绵宁还在孜孜不倦地研读他的《贞观政要》。这时三阿哥绵恺从背后冷不防把书抢了去。绵宁急得叫道:“别闹,快把书给我,”绵恺把书藏在背后背着双手学着乾隆帝的声调说:“朕要你们读书是要你们理解书中所阐述的道理,不是要你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更不能沾染上汉人那种迂腐、穷酸的文人习气和其他恶习。”绵宁看他学得一本正经,忍俊不住笑了起来。绵恺这才把书放在桌上说:“二阿哥,今天京城来了红毛夷人,说是来给皇上祝八十大寿的。”绵宁漫不经心地说:“不就是外国使节吗,那日本的、朝鲜的、缅甸的,哪年不来几次,有啥稀奇。”绵恺忙说:“不是你说的那些,这次是红毛,就是大鼻子、蓝眼睛。白皮肤、黄头发的那种人。是正规使团,有一百多人,还带着他们女王的国书。他们的女王才二十岁,给皇上带来了好多礼物,足足有三大车呢。”绵宁不屑道:“这些蛮夷之邦,能有什么宝贝玩艺。”心中却对那女王好奇。绵恺怂恿道:“听小太监说,那些红毛现住在宫门外宏雅园。咱们去那看看。”绵宁赶紧摇摇手道:“不行,私自出宫,皇上知道要生气的。”绵恺劝道:“皇上这几天正在热河行宫。再说那红毛明天就要去热河觐见皇上。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绵宁还在犹豫,绵恺一把把他拉起来,往外就走,边走边说:“皇上也说要咱们关心天下大事,这次红毛来京,咱们也该去看看。”
  两个人到了上书房门外,绵恺支走小太监,拉着绵宁悄悄地出了紫禁城。这绵恺看来不止一次出过宫,道路挺熟。没多大功夫,两个人来到了宏雅园的大门口。往门口一看,有八个八旗兵把守,一边四个。绵恺也没把他们当回事,拉着绵宁往里就走。这时两个八旗兵上前拦住:“喂!干什么的,和中堂有令,闲人不准进去。”绵恺大怒道:“让开!本少爷是……”还没等他说完,绵宁赶紧拦住,把他拉到无人处说:“你要是说出来,这些当兵的就会告诉当官的,保不准会让皇上知道,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绵恺不干说:“要回去,你回去吧。我今天非进去看红毛不可。”绵宁想:我回去了,他在这出了事怎么办。就说:“咱们又进不去,你怎么看红毛。”绵恺忽然灵机一动说:“走,咱们到后面看看去。”
  两个人转到宏雅园后面,看见墙下有棵树。绵恺走到树下,往手心吐了口唾沫,“噌噌”几下就爬到树上,又从树上跳到墙上。他回头向绵宁招招手,绵宁也同样爬到墙上。两个人从墙上跳到院子里。直奔当中大厅,来到大厅后面两个人一齐从窗口往里看。只见大厅当中放一张八仙桌,一个黄头发。白皮肤的大鼻子红毛正坐在桌前看书。绵恺看那红毛穿的上衣竟像燕子尾巴一样,忍不住笑出了声。红毛听见动静,抬起头往窗口看去。绵宁忙拉着绵他躲到一棵大树后。不一会那红毛从大厅出来,来到窗下。手里拎着一个黑幽幽发亮的铁家伙。绵恺悄悄问绵宁:“二阿哥,这红毛手里拿的是什么?”绵宁道:“准是防身武器。”这时,红毛好像发现树后有人,就用那黑家伙指着大树道:“Who is there?Go out。”又用汉语道:“谁!出来。”绵宁心想:“我堂堂天朝皇孙,岂能像做贼似的躲着。便拉着绵恺从容走出树后。红毛见是两个衣着华贵,赤手空拳的少年,便收起那铁家伙。绵恺喝道:“大胆红毛番夷,见了二阿哥为何不跪?”红毛似懂非懂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干什么?”绵恺道:“我们是当今皇上的皇孙,快快下跪行跪拜礼。”绵宁说:“蛮夷之邦,不懂我天朝礼仪,免了吧。”那红毛听说是皇上的皇孙,忙脱下毡帽,一鞠躬说:“原来是两位贵族,请到大厅坐坐。”
  绵宁二人跟着红毛进了大厅。二人坐下,红毛问:“二位贵族先生想喝点什么?要香槟、白兰地,还是喝咖啡?”绵恺忙说:“什么样的名茶我们也不稀罕,来杯你们的咖啡吧。”绵宁不屑地说:“算了吧,蛮夷之邦,能有什么好喝的。”不一会红毛端来两杯咖啡。绵恺端起来就喝。谁知刚喝一口就“哇”地一声吐了出来,气得大骂:“什么狗屁咖啡,又苦又涩。”绵宁笑道:“我说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吧!”那红毛听见,忙又换两杯茶来。
  绵宁接过茶杯,便问道:“先生尊姓大名?”红毛道:“我叫马戛尔尼,是使团的团长。我代表英吉利王国尊贵的女王陛下向贵国皇上祝贺八十大寿。顺便和贵国交个朋友。”“交朋友?”绵宁和绵恺不解。绵宁道:“马先生,历来都是外蕃来我天朝朝贡,没有说交朋友的。”马戛尔尼似乎对绵宁称他“马先生”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儿才说:“对,交朋友难道不好吗?贵国有的东西我们没有,而我国有的东西贵国也没有。我们两国可以交个朋友做做交易吗。”绵宁讥笑道:“我天朝地大物博,物产丰盈,无所不有。”马戛尔尼也笑道:“我使团此次来贵国就专门带来贵国没有的东西,让贵国皇上开开眼界,长长见识。”绵宁大怒道:“蛮夷无理,竟藐视我天朝皇上。”马戛尔尼却不急不恼说:“两位尊贵的客人可以跟我先去看看那些东西。”
  马戛尔尼带着绵宁绵恺来到大厅左侧的一所房子前。那里专门有一个红毛看管着。马戛尔尼向那红毛嘟囔几句,那红毛便打开了房门,马戛尔尼叫绵宁绵恺进来。只见房子里堆满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木箱。马戛尔尼搬过一只木箱,放在地上,用锤子启开,从里面拿出一件东西来,绵宁仔细一看,却是铜棍做成的框架支承着几个大小不同的钢球。马戛尔尼介绍道:“这叫做天体运行仪。这三个钢球,最大的代表太阳,最小的代表月球即月亮,中等的代表地球,就是人类居住的地方。”说完用手轻轻一拨,只见那最小的球绕着中等的球转动,中等的球绕着最大的球转动,同时三个球自身也在转动。马戛尔尼解释说:“这样就非常形象地描述了太阳、地球、月亮三者之间的运行关系。”绵宁一看笑道:“如此看来,我们天朝倒是围着太阳转动了。真是荒诞透顶。我天朝乃天下中心。天朝大皇帝君临万国,恩施四夷,无论内地外夷,均系大皇帝百姓。”马戛尔尼听了绵宁的一番宏论,苦笑着摇摇头。
  马戛尔尼又打开一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金黄色长筒状的东西。他双手拿着,领绵宁绵恺来到大厅前的空地。马戛尔尼把那长筒递给绵宁道:“这叫望远镜,你通过它往门口看。”绵宁半信半疑举起往门口一看,登时惊叫起来。原来那门口情景像是突然拉到跟前,连那门口八旗兵的眉毛、胡子都根根看得清晰。绵恺看他惊奇的样子忙拿过来看,也叫了起来。马戛尔尼看他两个惊奇的样子,好不得意。他顺手把别在腰间的黑幽发亮的家伙拿了出来,对绵宁绵恺介绍道:“这是手枪,体积小,重量轻携带方便利于近战。”说完,对准厅前大树上一扬手“呯”地一声,一只小麻雀直栽下来。绵恺上前捡起一看,那麻雀竟被打穿一个洞。
  马戛尔尼带二人回到那库房,又打开几只大木箱,都是些铁家伙。马戛尔尼一一介绍:“这是铜炮……这是连珠炮……这是榴弹……这是毛瑟枪……”绵宁这一回全都相信了。好半天他没说一句话。
  最后马戛尔尼打开最大的那只木箱。竟是一艘巨大军舰模型,上面装备着百余门重炮。马戛尔尼一直在滔滔不绝地介绍、评述着,竟没注意绵宁的眼睛满含着泪水。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