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内容介绍







金鼓犹鸣闻战鼓,
  毒烟方禁起狼烟。
  山河不是团龙衮,
  巧手凭谁能补天?
  ———引自富察·鹤年先生《清帝杂咏十二首之八·道光》
  爱新觉罗·旻宁,初名绵宁,1782年生于北京紫禁城内撷芳殿,是清嘉庆皇帝的次子,乾隆皇帝的孙子。1821年39岁时,他登极即皇帝位,改元道光,后人便称他为“道光皇帝”了。道光皇帝在位共3O年,1850年,他病故于圆明园的慎德堂,谥为“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成皇帝”,庙号“宣宗”,葬于清慕陵。
  道光自幼饱读诗书兼善骑射,深得乾隆、嘉庆的宠爱,并依仗这种宠爱,加上他本人温良恭俭让的对外形象,终于成为大清第八代天子。登基后,雄心勃勃的道光,也曾效仿其先辈,勤力朝政,意图振兴祖业。但是,此时的大清已由盛转衰、渐露败象。官吏贪腐,欺压良善,内地与边疆的百姓不堪重负,纷纷揭竿而起。外国列强乘虚而入,以鸦片为先导,开始了对中华民族的双重侵略。正是在这种内外交困的局势下,道光表现了一个封建君主的复杂性格与令人难以捉摸的处事方式。他重用林则徐,厉行禁烟,但当英军炮舰停泊在离京师几百里之外的白河时,他又退缩、妥协,把林则徐发配到了新疆伊犁;他热恋白莲教女教首红菱,但当白莲教的矛头直指满清政府时,他又割爱绝情,无情地镇压了白莲教起义……
  道光的这种作派,并非全由性格使然,更多的,恐怕还是由其阶级属性决定的。特别是那百年国耻的《南京条约》的签署,更说明这一点。也正是割让香港这桩令世代华夏儿女汗颜的恨事,把道光皇帝永远地推上了千百民族罪人的可耻可悲地位。
  作为一部历史小说,《道光皇帝》在不违背历史真实的前提下,尽其可能地以曲折的情节、细腻的文笔,讲述了道光皇帝的一生,以及那段时间里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对于每一个不愿忘记中国历史的现代人来说,可以算是一部既有教科书意义、又有相当可读性、知识性、趣味性的作品。掩卷沉思,也许会让读者悟出许多道理……无望之际转而自暴自弃、游戏人生、作贱自己,在高贵的宫廷之中寻找不到的东西,他却在花街柳巷中寻找到了,这不能不是一种讽刺。
  同治帝是幽深禁垣之中的惟一男人,却也是那红墙绿瓦内培养出的畸形儿,更是皇宫大内里面的“多余人”,像黎明前黑暗中划过天宇的流星,给人留下永远的思考……
                  赵辉于风雨阁
                 一九九九年元月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