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没有出现过飞碟?

  飞碟是现代世界的一个大谜。虽然美国前总统卡特、阿波罗号上的飞行员以及一些著名科学家都说看到过飞碟,但是飞碟究竟是什么东西,却至今还弄不清楚。
  飞碟并不是今天的新事物,2000多年前,它可能不止一次地访问过中国。在浩瀚的中国古代文献中,曾有过许多不明飞行物的记载,这种飞行物光芒四射,来去神速,从记载看,很象现在所说的飞碟。
  最早记载飞碟的是《晋阳秋》这本古书。其中写道:“有星赤而芒角,自东北西南投于亮(诸葛亮)营。三投,再还,往大,还小。俄而亮卒。”这段话在《三国志》的裴松之的注、郑樵的《通志略》、马端临的《文献通考》中都有类似的记载。这是公元234 年秋天的事,一天晚上,西北五丈原地区的天空中出现一颗发射红光、来去自由的“星”,它三来三往,从东北向西南,以后便消失了。如果是星,它不可能“三投,再还”,也不可能“往大,还小”。从记载看,它能自由飞行,很象是飞碟。
  到了宋朝,著名科学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嘉祐中扬州有一蚌甚大,天晦多见。初见于天长县陂泽中,后转入甓社湖,又后在新开湖中,凡十余年,居民行人常常见之。余友人书斋在湖上,一夜忽见其蚌甚近,初微开其房,光自吻中出,如横一金线。俄顷忽张壳,其大如半席,壳中白光如银,珠大如拳,灿然不可正视,十余里间林木皆有影,如初日所照,远处但见天赤如野火,倏然远去,其行如飞,浮于波中,杳杳如日。古有明月之珠,此珠色不类月,荧荧有芒焰,殆类日光。崔伯勖曾为明珠赋,伯勖高邮人,盖常见之,近岁不复出,不知所往。樊良镇正当珠往来处,行人至此往往维船数屑以待观,名其亭为玩珠。”记载此事的是一位科学家,给他提供情况的是他好友,好友就在蚌所在的湖边,当不是杜撰。从记载看、这颗能发光、能飞行的珠不就象是一轮飞碟么?
  宋朝大诗人苏轼在镇江金山也曾见到过来历不明的飞行物。有一天他游金山,寺僧仰慕他的诗名,留宿寺中。这一夜二更天,苏轼尚未入睡,只见一个光亮的物体在江心降落,并发出光焰。他用一首《游金山寺》诗记录了这个奇观:“是时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江心似有炬火明,飞焰照天栖鸟惊。怅然归卧心莫识,非鬼非人竟何物?”诗写到这里,作者又加了个注:“是夜所见如此”,说明不是虚构,而是实见。
  《竹溪县志》中曾记载一次飞行物坠地的事。那是同治元年(1862年)农历八月十九日夜,这一夜“东北有星火如月,色似炉铁,人不能仰视,初出声则凄凄然,光芒闪烁。顷之,向北一泻数丈,欲坠复止,止辄动摇,直至半空,忽然银饼乍破,顷出万斛明珠,缤纷满天,五色俱备,离地丈余没,没后犹觉余霞散彩,屋瓦皆明。”这个飞行物温度极高,极为光亮,使人不能仰视,后来“银饼乍破,倾出万斛明珠”,似乎是爆炸了。
  湖北《松滋县志》记载了清代光绪六年(1880年)覃某的奇遇:“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光绪六年五月初八日,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扑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边飒飒有声,精神懵昧,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
  如梦方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者咤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也,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矣“。这个物体有光彩,能使覃某飞入云端,它的速度极快,使人感到”飒飒有声“。覃某因扑这个物体,遭到了报复。覃某不识此为何物,从记载看,似乎是对覃某有意识的报复。1892年前后,南京的市民们蜂拥在朱雀桥边,万众仰头观看空中的飞行物。画家吴友如目睹这个动人情景,画了一幅画,画上是朱雀桥一角,万众挤挤,有的仰望空中,有的互相谈论,有的则发着惊叹。天上一角有一个圆球,闪闪发光。画家在图上还题记说:“九月二十八日晚间八点钟,时金陵地南隅忽见火球一团,自两向东,形如巨卵,色红而无光,飘荡半空,其行甚缓”,“约一炊许,渐远渐灭”。从记载看,这个飞行物速度不快,温度也不高,因此人们举头仰视,甚觉分明,看得很清楚,它停留的时间也比较长,约有一顿饭时间。有文有画,描述生动逼真,是可信的。
  从上述记载看,中国古代确实有一种来历不明的飞行物多次光临过。这种飞行物有的发白光,有的发红光,有的快如星火,有的则缓缓而行,它们各有不同的特点。但是,这些飞行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发出光亮,来去自由。有些研究者认为,这些记载中的飞行物就是飞碟。《竹溪县志》中记载的是一次飞碟坠毁事件,因为从记载看飞行物能倏忽而过,而“欲坠则止”,说明这个高速物体有很高的灵敏度,后来出了故障,变得摇摇晃晃,终于摧毁。有些研究者认为,《松滋县志》记载的覃某被不明飞行物带到贵州的事件是飞碟被人发现以后的报复行为或保密行为,与近代一些接触飞碟的人们遭劫持的情况极为相似。
  还有些学者认为,中国古籍中的这些记载是辗转传闻的故事,记载又十分简单,不足为信。可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奇事逸闻,经过夸张而编造的。有些研究者则认为,这可能是古代的一些连现代人也不清楚的自然现象,它们能发光,会飞行,被现代人误认为是飞碟。
  这些古籍记载的飞行物究竟是什么?这个谜只有在现代的飞碟之谜揭开以后才能得出可信的答案。
  (朱长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