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何时传入南洋?

  南洋在历史上是我国南方诸省向海外移民的主要地区之一。南洋华人社会中的洪门组织在支援祖国的辛亥革命和抗日战争中均作出了较大的贡献,在华侨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但是洪门究竟何时传入南洋,史学界一直是众说纷坛,争议较大。主要有三种看法。
  第一种看法认为,台湾郑氏政权衰微后就开始传入南洋。许地山提出,“自1681年后百余年间,实为天地会在南洋最光荣的时代”,“自朱一贵、林爽文在台湾举义失败后,天地会势力反渐南行,蔓延于安南、暹罗、缅甸、婆罗洲、苏门答腊、爪哇一带”(《天地会研究》序,商务印书馆1940年版第6 页)。戴魏光则提出,“洪门自根据地台湾失陷以后,会中人相继南迁,南洋群岛,遂时有秘密会党发现矣”(《洪门史》和平出版社1947年版第150 页)。查1681年,郑成功之子郑经去世,部将冯锡范等缢杀继立的郑克臧,拥郑克塽嗣延平王位。自此之后台湾郑氏政权实际落入冯锡范的手中,内部互相倾轧,开始走向衰败,1683年清军攻克台湾,郑克塽出降。台湾郑氏政权衰微后洪门开始传入南洋说的依据是郑成功创立天地会说,然而遍查档案史料和天地会秘密文件均不见郑成功创立天地会的记载,前提既不存在,立论自难站得住脚。
  第二种见解是,1770年广东梅县石堡人天地会成员罗芳伯率天地会会众出国到现在印度尼西亚的加里曼西部山口洋地方,以洪门名义自称大哥,建立起兰芳公司(1777年至1884年),最后被荷兰殖民主义者消灭(参见陈达《浪迹十年》商务印书馆版第46至51页)。戴魏光也认为“有史可稽”的“天地会在南洋之活动”始于罗芳伯(《洪门史》第151 页)。上述天地会成员罗芳伯赴南洋的时间和美洲洪门元老司徒美堂的估计十分接近,司徒美堂认为,“1850年后,美洲、擅香山、澳州等地已有洪门。南洋一带的洪门活动,当比美洲早一百年以上”(《祖国与华侨》下册第132 至133 页)。照此推算洪门传入南洋在1750年或者更早一些,距罗芳伯抵达南洋仅仅相差20年或20多年。问题是罗芳伯的兰芳公司并不具备歃血结盟、异姓结拜兄弟、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等天地会最基本的特性,能否算天地会在南洋的分支尚有争议。第三种看法是温雄飞提出来的。他在《南洋华侨通史》第111 页中说:“18世纪之末一年,即1799年,清嘉庆四年,英属槟榔屿政府,已有天地会中人举事的报告。此为南洋群岛最早发现天地会之纪录也。”吴玉成在《四邑人出国初探》一文中也谈到他“曾在下缅甸苒基埠(与榕城隔邻)见四邑人所建义兴馆(三点会)有嘉庆四年(1799年)的匾额”(香港《地平线》总21期第23页)。然而无论是官方记录也好,义兴馆匾额也好,都只能形成在洪门组织传入当地并且活动已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并不能表示洪门传入南洋的确切年代。
  综上所述,天地会传入南洋最初有二种途径,一是随华籍移民入南洋,另一种是天地会遭到清政府镇压后许多成员被迫逃亡南洋,如1788年台湾林爽文起义失败后就有不少天地会会员潜逃至南洋。但由于天地会传入南洋之初仍处于秘密状态,又没有留下多少确切的活动记载,所以它何时传入南洋仍是一个有待探讨的历史难题。
  (邵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