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究竟始于何时?

  道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宗教,其历史悠久,早在汉代已经流传。然而,这一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究竟始于何时?学术界迄今尚无定论。
  不少论著都说道教产生于东汉。如郭沫若的《中国史稿》、翦伯赞的《中国史纲要》、刘泽华的《中国古代史》以及不少有关论文都持此说。他们或称“道教形成于东汉”,或称“东汉一代,道教各个派别正式成立”等等。但是,这种回答亦不令人满足,因为毕竟太笼统。东汉有近二百年,人们还希望确定道教究竟创立于东汉何时。
  有人认为道教产生于东汉末年。其主要理由是东汉末年的农民起义大都利用道教作为组织发动的形式。持此说者常常援引《三国志。张鲁传》注所引《典略》中的一项记载:“熹平(172 年至178 年)中,妖贼大起。三辅有骆曜。光和(178 至184 年)中,东方有张角,汉中有张修。……角为太平道,修为五斗米道。”而五斗米道、太平道即为最早的道教组织形式。这种说法有它的不足之处。因为它忽略了下述基本史实:第一,五斗米道的创始人为张陵,于顺帝年间始创五斗米道。《后汉书。刘焉传》云:“(张)鲁,字公旗,初,祖父陵,顺帝时客于蜀,学道鹤鸣山中,造作符书,以惑百姓,受其道者,辄出米五斗,故谓之米贼。“这与《三国志。张鲁传》的记载相同。第二,原始道教的经典为《太平清领书》,也就是后世所谓《太平经》。而顺帝时,已有琅玡人宫崇把它献于朝廷。”顺帝时,琅玡宫崇诣阙,上其师于吉于曲阳泉水上所得神书百七十卷,……号《太平清领书》“。
  (《后汉书。襄楷传》)而且,《太平经》的有些文字,也屡见于顺帝时君臣对答的文书之中。可见,道教产生的年代还应当从东汉末年往前推,至少应推前至东汉顺帝期间。
  新近出版的《宗教词典》和任继愈主编的《中国佛教史》都认为道教产生于东汉顺帝年间。日本学者常盘大定的《道教发展史概说》和洼德忠的《道教史》也持这一观点,确实,现有的材料能够充分证明,东汉顺帝时已有原始道教的活动了。但能不能肯定顺帝之前就不存在这类活动呢?看来也很难这样断定。就拿张陵“学道鹤鸣山中”这则记载来说,说张陵首创五斗米道是对的,说张陵之前没有其他民间道教流传,就嫌论据不足了。不然张陵“学道”又如何理解呢?《后汉书。马援传》还记载了东汉光武帝期间的一次起义:“初,卷人维汜,妖言称神,有弟子数百人,坐伏诛。后其弟子李广等,宣言‘汜神化不死’,以诳惑百姓。十七年(指建武十七年)遂共聚会徒党,攻没皖城,杀皖侯刘闵,自称:”南岳大师‘。“维汜及其弟子李广的活动,都被封建统治者斥为”妖巫“,与他们对张角、张修的道教活动的诬称相同,看来维汜、李广的活动与后来道教活动颇有相似之处。卿希泰在《中国道教思想史纲》中即注意到这一点,他写道:”当时民间不仅有个别道士活动,而且开始有近于组织的活动,如卷人维汜的起事便是。“既然道教活动的有无亦不以顺帝前后为界,道教产生于顺帝时说就不象产生于”东汉一代“说更有科学性。
  然而,使问题更加复杂化的是,人们从现有的史料中发现,西汉末年已有道士的名称出现了,并且有类似于道教传布活动的记载。据《汉书。李寻传》所载:“初,成帝时齐人甘忠可诈造天官历《包元太平经》,十二卷。”有人论证道教经典《太平经》并非一人所作,《包元太平经》正是《太平经》的雏型。尽管学者所论不一,《包元太平经》与《太平经》的渊源关系是大家都看到的。而且据《李寻传》所记,甘忠可曾以《包元太平经》“教重平夏贺良、容邱丁广世、东郡郭昌等”,甘忠可因“假鬼神罔上惑众”的罪名,被捕入狱而死,他死后弟子夏贺良等“复私以相教”,这种“教”,不正是一种传教活动吗?可见早在西汉的成帝、哀帝年间,已经有类似道教的传布活动了。值得注意的是,道教经书也都自称《太平经》出现于西汉成帝之时。
  《混元圣记》曾引佚《后汉书》云,汉成帝河平二年甲午,“老君降于琅玡郡曲阳渊,授于吉《太平经》”。宋人贾善翔《犹龙传》序讲:“孝成时,授于吉《太平经》。”元人赵道一《历吉真仙体道通鉴》亦云:“吉于曲阳流水上得神书,……时汉成帝河平二年甲午也。”“授神书”之说,均属道士自造经书的托词,当然不足为据,但众多的道教经书均把所谓“授书”时间说成是汉成帝年间,此时是否已有《太平经》出现?目前尚无材料证实与否定。
  总之,由于道教组织起于民间,而且带有秘密活动的特点,使官方的史书不可能对它有较多的反映,更谈不上及时的反映,这就为研究道教起源于何时带来复杂性,它至今仍是个历史之谜,我们期待着这个谜底的揭开。
  (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