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盗掘了“关中十八陵”?

  杜甫《秋兴八首》之六云:“回首可怜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唐太宗李世民《帝京篇》吟:“秦川雄帝宅,函谷壮皇居。”他的孙子唐中宗李显也称秦川是“四郊秦汉国,八水帝王都”。人们习惯地称呼陕西省境内渭河两岸富饶土地为“八百里秦川”,实际上指的就是关中平原,或关中盆地,简称“关中”。此名早在战国时已见诸史籍,司马迁在《史记》中则大量地使用了这个名词。“关中”西起宝鸡,东到潼关,约800 余里,两岸土质肥沃,田畴如画,交通四通八达,故为历代唐帝所重,成了唐王朝的政治中心,也成了唐代帝王的陵寝要地。著名的“唐十八陵”或“关中十八陵”就座落于此,乃为唐18个皇帝的陵墓。
  全陵分布在陕西省关中的6 个县内,自西而东为:乾县的高宗和武则天的乾陵、唐僖宗的靖陵,礼泉的唐太宗昭陵、唐肃宗的建陵,泾阳的唐德宗崇陵、唐宣宗贞陵,三原的唐高祖献陵、唐敬宗庄陵、唐武宗端陵,富平的唐中宗定陵、唐代宗元陵、唐顺宗丰陵、唐文宗章陵、唐懿宗简陵,蒲城的唐睿宗桥陵、唐玄宗泰陵、唐宪宗景陵、唐穆宗光陵。陵园平面布局自乾陵开始形成定制,有内外两重城,四面设门。门外有华表、石兽、石人等石刻,为我国古代雕刻艺术之珍品。陵墓原来巍峨的阙楼已不复存在;更令人遗憾的是,“关中十八陵”除乾陵幸免于难外,据史学界和考古学界专家的考证,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盗掘。而乾陵未遭盗掘的理由有两条:(1 )古书证明乾陵没有遇盗。如《新五代史》载:“……唯乾陵风雨不可发”等。(2 )1960年,中国考古界在组织文物工作者重点勘察乾陵时,未曾发现盗洞。那末,在中国历史上,谁盗掘了“关中十八陵”呢?据历史记载,这主要有以下三种代表性的观点:1.朱泚盗陵说。其论据主要有两条:(1 )唐德宗曾在一份诏书中说过:“朱泚反易天常,盗窃名器,暴犯陵寝。”若朱泚不曾盗陵,德宗断不会如此愤然。(2 )新旧《唐书》、《资治通鉴》和专门记录朱泚之乱的《奉天录》在叙述朱泚进攻奉天城时,也说:“斩乾陵松柏,以夜继昼”,“据乾陵作乐,下瞰城中,词多侮慢。”朱泚本为唐臣,泾原兵变、德宗出走奉天后,即自称为帝,走上了反唐的道路。据此,有的学者提出了异议:如果说朱泚曾盗过唐陵,只能在他称帝以后才有可能。但分析朱泚称帝以后的情况,他不可能盗掘唐陵。因为:①朱泚缺乏盗陵的动机。有人向他建议说,“陛下既受命,唐之陵庙不宜复存。”可朱泚的回答是:“朕尝北面事唐,岂忍为此!”②没有盗掘陵墓的必要。大多数盗陵者皆为财宝而来,而朱泚既据京师,不胜其富,府库之宝亦可取之不尽,何必有求于皇陵呢?!③没有盗陵的机会。朱泚称帝不久,即督师西进,与唐军交战于奉天,不久兵败而逃归长安,根本无盗陵的时机。所以,德宗“盗窃名器”之言是朱泚自称皇帝而言的;至于“暴犯陵寝”仅仅是指朱泚砍伐乾陵树木、移帐陵寝的不敬行为而已。所以,朱泚盗陵不可信。2.黄巢盗陵说。理由是:义军领袖黄巢在退出长安城后,高骈在写给唐僖宗的奏章中,曾说到“今则园陵开毁”。这一观点被不少描述农民起义的著作所引用,并说,这是以黄巢为代表的农民阶级对地主阶级的仇恨。自然,有的学者不同意这种观点,他们提出了反驳的证据。①高骈的奏章是他在丢失兵权的情况下命门客顾云代笔所写的,其实他们都在淮南,对关中之事并不十分了解。又据《旧唐书。高骈传》载,僖宗后令郑败复诏高骈,指责他“指陈过当”。故高骈之言,恐有失言之处。②新旧《唐书》僖宗纪、黄巢传和《资治通鉴》中都没有黄巢盗陵之说。黄巢退出关中后,天下行营兵马都监杨复光在写给唐僖宗的告捷书中,列数黄巢“罪恶”,也未提及盗陵事。 ③当时农民起义军缺少的是食物,而唐陵中不会有这些东西,说义军盗掘唐陵,于理不通。④如果黄巢当时真的盗了唐陵,那唐僖宗在镇压了起义军后,必定要下令予以修复。可事实上僖宗只下了一道《修奉太庙制》,并没有颁发修复陵寝的诏书。可见,说黄巢盗了唐陵,亦无真凭实据。
  3.温韬盗陵说。此说的根据在于:①《旧五代史。温韬传》载:“唐诸陵在境者悉发之。”②《资治通鉴》卷二六七载:“华原贼帅温韬聚众嵯峨山,暴掠雍州诸县,唐帝诸陵发之殆遍。”③《新五代史。温韬传》载:“韬在镇七年,唐诸陵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惟乾陵风雨不可发。”史载,温韬年轻时聚众为盗,占据华原。乾化元年(911 年),被歧王李茂贞募为“假子”,改名李彦韬,被任命为义胜军节度使,统耀、鼎二州。均王贞明元年(915 年)降于后梁。后唐庄宗同光元年(923 年),温又降于后唐;后唐大臣郭崇韬说他是劫陵贼,要求庄宗将他处死,但温贿赂了刘皇后和权贵伶官,非但未被处死,反而得留旧镇。直到明宗即位之后,始被流放德州,继而赐死。有的学者从分析温韬的辖地入手,认为如果说温韬盗了唐陵,只是部分而已,并不是全部。据分析,温韬的直辖区域始终未超出义胜军的范围,而义胜军只辖耀、鼎二州。此外,乾州的礼泉、奉天是李茂贞的地盘,因温韬是李之假子。故也可算在其势力范围之内。从唐陵的分布情况来看,只有蒲城的4 座唐陵似乎不在温韬的范围内。如果说除此之外的另14座唐陵被温韬盗掘了的话,也不足17座。所以说,认为17座唐陵被盗而乾陵幸免的看法是缺乏说服力的。再说,乾县的乾陵严格来说,似应不统计在内,更何况温韬只是“发之殆遍”,并没有发完。据《宋会要》记载,北宋建立后,太祖赵匡胤决定修复前代帝王陵寝。为此,诏令州县检查历代帝王陵寝的存废情况,结果得知有28座帝王陵墓在动乱中被盗,其中有“关中十八陵”中的12座,即献陵、端陵、昭陵、定陵、建陵、元陵、崇陵、丰陵、章陵、贞陵、简陵、靖陵。这个结果应该说是较可靠的。又据考证,自从太祖大规模修复诸帝陵寝后,保护帝王陵墓的诏书屡著于令典,而盗掘唐陵的文字却不见于史书记载。所以说,到目前为止,“关中十八陵”中献、端、昭、定、建、元、崇、丰、章、贞、简、靖12座皇陵已被盗,而乾、庄、桥、泰、景、光6 座唐陵未曾被盗。
  诚然,由于历代古书对“关中十八陵”的被盗记载叙之不详,有的虽有记载却难免有疏漏之处。所以,一些具体问题至今尚未明了,还须我们作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
  (俞奭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