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故里在什么地方?

  陶渊明故里究竟在何处?介绍陶渊明生平的资料,说法不一,令人模糊莫辨。《辞源》(修订本)说他是晋寻阳人。《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谭正壁编,上海书店1981年版)说他是寻阳柴桑人。《辞海》(1979年版)说他是得阳柴桑(今江西九江)人。《中国历代名人辞典》(南京大学历史系编,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说他是寻阳柴桑(今江西九江市西)人。《古典文学知识丛书。陶渊明》(廖仲安著,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说他是得阳郡柴桑县(今江西九江西南)人,《庐山历代诗选》(冯兆平等编,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说他是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荆林街)人。
  最早写陶渊明故里的是刘宋颜延之的《靖节征士诛》:“有晋征士浔阳陶渊明,南岳之幽居者也。”梁沈约所著《宋书》为他所立的《隐逸传》,说他是浔阳柴桑人。《文选》的编撰者萧统为他写的《陶渊明传》,唐代李延寿所撰《南史。隐逸传》,都与沈约所说相同。
  清代王谟所著《江西考古录》“陶公故居”中引通志载:“靖节先生故居凡三处:一在瑞州新昌县东二十五里。《图经》云:”陶公始家宜丰,后徙柴桑。宜丰,今新昌也‘;一在南康府城西七里,为玉京山,亦名上京。
  《名胜志》云:“陶家畴昔家上京,即此‘;一在九江府西南九十里柴桑山。《名胜志》云:“晋史陶潜家于柴桑,即今之楚城乡也。去宅北三里许,有靖节墓。‘”
  彭泽县文化馆1983年文物普查时发现《定山陶氏宗谱。本宗迁居(民国十七年重修)》载有:“一世侃公,居饶州鄱阳;三世敏公,由鄱阳迁居柴桑,即今德化县楚城乡是也。四世渊明公,先居柴桑,后迁居栗里,即今之星子县丹桂乡是也。”
  关于陶渊明故里在“栗里”之说,始于唐代颜真卿的一首《栗里》诗。宋、元、明许多文人如陈舜俞、朱熹、王祎、桑乔等都沿袭此说,认为陶渊明故里是在“栗里”。但是栗里的具体位置又在何处?仍有许多争论。南宋朱嘉在南康军(今星子县)做郡守时为颜真卿诗写了一个跋:“栗里在今南康军西北五十里。谷中有巨石,相传是陶公醉眠处。余尝往游而悲之,为作归来馆于其侧。”朱熹根据颜诗说粟里在温泉。
  明代王祎《庐山记》曰:“醉石观,即陶靖节故居栗里也。”他也把栗里说是在温泉。
  但是对温泉栗里,有许多人提出怀疑和异议。
  南宋周必大《后录》中有“访栗里,求醉石,土人直云:”此去有陶公祠,无栗里也。‘“
  清人或宗慈《庐山志》卷六有:“今仿醉石者,先访醉石观,若问栗里,土人瞠目莫对。”
  唐代白居易有一首《访陶公旧宅》诗。诗曰:“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不见篱下菊,但余墟中烟。子孙虽无闻,族氏犹未迁,每逢姓陶人,使我心依然。”有人认为白诗中所说的栗里,确是陶的故居,在东晋、刘宋时是颜诔中的柴桑里,宋代叫鹿子坂。
  明代桑乔《庐山纪事》:“鹿子坂在楚城乡桃花尖山西,去靖节墓三四里,其地有渊明故宅”,“鹿子坂有靖节祠,乃后即先生居以祀先生者。旁有洗墨池。既而兵燹祠废,为他姓田;其浚田为水所冲,有断碑出焉,题曰:‘晋陶靖节先生故里,北郡李梦阳乃始以为据。’”
  邓钟伯在《陶渊明故里说》(《江西历史文物》1982年第2 期)一文中认为:“颜真卿栗里诗(《朱子大全》题作《醉石》)是一首残缺不全的五言古风,没有体现出粟里面貌来。……朱熹根据颜真卿诗定温泉栗里是渊明故里,其实错了。”他认为“定荆林街鹿子坂为陶渊明故里,是最为妥当的”。
  九江县和星子县还为陶渊明故里,展开了笔舌战,九江县庄云新在《面阳山陶靖节先生墓、记号初考》(《江西历史文物》1980年第4 期)中说:“旧居在墓南约三里的柴桑里,晋属柴桑县;明、清称德化县楚城乡;今皆为九江县马回岭公社马头大队之属境。”说陶渊明是九江县人。
  星子县徐新杰在《渊明故里辨》(《江西社会科学》1982年第5 期)中说:“故里一在星子城西五里玉京山畔的陶家照村;44岁遇火灾后迁居于栗里(今温泉公社醉石馆旁)。”陶渊明应该是星子县人。
  (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