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虢国夫人游春图》中哪位是主人公?

  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宋摹本。金章宗完颜璟在卷前隔水题签,指为宋徽宗赵佶所摹),绢本设色,纵52厘米,横148 厘米,现藏辽宁省博物馆。张萱是盛唐时期的重要画家之一,据《历代名画记》称他是开元、天宝间的宫廷画师,和吴道子、韩干大致同时。他的作品大多描写封建贵族的生活,并特别精于妇女和儿童。
  张萱生活在唐代最繁荣又是开始转向衰落的时代。这一时期产生了许多杰出的诗人和画家,形成我国古代文化史上的一个高峰。同时统治阶级的骄奢腐朽也随着经济的繁荣而加剧,因而在天宝十四年(755 年)爆发了安禄山的变乱。在天宝末年,也就是安禄山变乱前几年,以唐玄宗杨贵妃为首的封建统治集团的荒淫骄纵亦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虢国夫人游春图》是张萱描写天宝年间杨氏姊妹奢华生活的一个片段。《旧唐书》卷五十一“杨贵妃传”对杨氏姊妹有如下的记载:杨贵妃……有姊三人,皆有才貌,玄宗并封国夫人之号,长曰大姨,封韩国,三姨封虢国,八姨封秦国,并承恩泽,出入官掖,势倾天下。……三夫人岁给钱千贯,为脂粉之资……
  大诗人杜甫的诗篇《丽人行》,对杨氏的奢侈生活也作了忠实的暴露: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为鎑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就中云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
  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
  萧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
  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
  杨花雪落覆白蘋,青鸟飞去衔红巾。
  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
  杜甫这首诗完全是那时现实生活的暴露。天宝十一年,杨国忠做了右丞相,杨氏姊妹声势更为煊赫,虢国夫人和杨国忠比邻而居,姊妹三人常和国忠并辔骑马入朝,豪华炫耀,街头平民不敢正视。有学者认为,张萱原画早佚,其画题与杜诗同名《丽人行》,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宋李公麟摹本其名就是《丽人行》。辽宁博物馆所藏宋摹本,其名改为《虢国夫人游春图》。
  至于两摹本中,哪一本更接近张萱祖本,学术界意见不一。
  《虢国夫人游春图》画面情节单纯,没有任何背景,只画九人(八个成人和一小孩)乘八匹马在行进。前三骑作单行而稍有参差,其中二人着男装。稍后二骑并行,马上是两位艳装妇女。最后三骑并行,当中一位抱小孩,亦有一人着男装。
  画中的主题人物为何许人?历来就有种种不同的说法。清宫廷编纂的《石渠宝笈》正编云:“设色画虢国夫人乘马春游,前后护卫者七人”。有人认为此说虽与画名相符,却与画的内容似乎有悖,既然画中除虢国夫人外,余皆侍从,为何画中有三人从云髻高耸到服饰显系贵族妇女样式,而与其他两位侍女打扮迥然不同,这又作何解释?一说韩国、虢国、秦国三国夫人同游;还有一说此画系三国夫人暨杨国忠一起的共同春游图,这与史书记载杨国忠“有时与虢国并辔入朝,挥鞭走马,以为谐谑,衢路观之,无不骇叹”相符。
  至于画中究竟哪位是虢国夫人,更是众说纷纭。
  有学者认为并骑艳装的两位是皇帝的外戚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后面抱小孩的一位当是保姆。
  也有的学者认为并骑艳装中在近处向前看的一位是画卷的主角虢国夫人,上方一人为秦国夫人。后面三骑,中间一人面容苍老抱一小孩者,衣著和虢国夫人一致,是为韩国夫人。虢国与秦国夫人的发髻,高耸而垂于一旁,岑参诗句“侧垂高髻扦花钿”符合于画中的发髻样式。面容用淡赭石合朱赭渲染,细润中带微黄色,画出了“宫样轻轻淡淡黄”的唐代妇女惯用的“额黄”习俗。还有学者认为虢国夫人当是最后三骑当中的一位。古代画家对画面人物的安排是很认真的;从这一游春的行列看,最主要的角色应当是最后三骑当中的一位。最前单行的三骑是前驱,稍后并骑的两位服装明艳,使人的注意力被吸引得渐渐集中,最后显示出主体。主角两旁的侍从一人红衫,一人白袍,和前二人一起正像众星捧月一样,反衬出主角雍容、沉着的气派。并骑的两位服饰虽漂亮,派头却差得多(发髻也与主角不同),二人之间风度也难分高下,要指定其一为主角是很勉强的。而主角不仅服装色彩与众不同,面部肤色也较深(其他人物面部用粉较多),正符合“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娥眉朝至尊”的说法。
  近年又还有学者认为画幅最前一骑,跨三花马,作男装者是虢国夫人。开元、天宝间贵妇人多喜着男装,三花马是宫廷御厩的特有标志,且这匹马比画中其它几匹都肥硕高大,非虢国夫人谁配骑它?鞍鞯上还绣有虎纹,银色双雁障泥以及红缨辔饰,比其它各骑都华贵。至于其余七人,当为护卫、保姆。究竟哪一位是虢国夫人?看来仍然是谜。
  (罗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