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娘娘的形象是怎样嬗变的?

  中国民间传说天上有两个主宰:一个是玉皇大帝,一个就是王母娘娘。有一种说法是,王母娘娘和玉皇大帝是夫妻俩。他们有如人间帝后,还先后生育了七个女儿,其中最小的七仙女,私自下凡嫁给了孝子董永。后来,玉帝和王母知道了,用暴力逼她回天宫。董永故事源出于宝《搜神记》,刘向《孝子传》等,但均泛称“天帝”,这里显然是含有农耕社会那种男耕女织的意蕴。而见于著名神魔小说《西游记》中蟠桃会上的王母娘娘,似与玉皇大帝非夫妻关系,也不臣属灵霄殿。她在西方瑶池自成体系,浑然是女界领袖。她的最重要工作也就是筹备和主持一年一度的天界蟠桃大会,那可是普天同庆的超级联欢活动哩。因此,这位王母娘娘的来历,也自然引起后人探究了。半人半兽说。《山海经》神话将王母说成是半人半兽的怪物,“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郭璞注:主知灾厉五刑残杀之气也)”(《西山经》)。“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大荒西经》)。按:”王母,西王母也“(《后汉书。张衡传》注)。《山海经》是战国到西汉初时的作品,此时人们想像中的王母是似人似兽、半人半兽的中介体。他有人相,但也有兽的部分,更重要处是住在地洞里,而不是天上,看来是原始社会的穴居人。至于豹尾虎齿很可能是装饰,由此以显雄威。”西王母半人半兽的怪模样,源于我国古代的动物崇拜和图腾崇拜。古人崇拜虎豹等猛兽,西王母部族大概将虎、豹作为部族图腾神,即部落保护神“(《华夏诸神》)。因为称”西王母“,由此被误识为女性,这也许是人们最初的单向思维定势,但不管怎样,也反映了对王母的一种形象的认可。部族领袖说。西王母是商周时期西方的一个图腾部落。“西王母在西,皆四方昏荒之国”(《尔雅。释地》)。这个部族住在哪里?一是昆仑山。“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史记。大宛传》)据《台湾庙神传》考证,此瑶池即今新疆阜康也。但也有作甘肃酒泉的,“酒泉南山即昆仑之体,周穆王见西王母,乐而忘归,即谓此山。有石室、王母堂”。(《括地志。肃州酒泉下)二是玉山。“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山海经。西次四经》)“此山多玉石,因以名云。《穆天子传》谓之群玉之山”(同书郭注)。按《山海经》所列地名多莫须有,但也不无可查考,此处似在新疆和阗、墨玉一带;三是崦嵫山,《穆天子传》称周穆王访两王母,登弇山,名之为西王母山。弇山,即崦嵫山,在今甘肃天水西境。据称周穆王乘八骏会西王母于瑶池,也就是这个地方。这个西王母部族,也有说是中国最早有女儿国的记载。如果是这样,它还正处在原始社会母系家长制的初级阶段,穆王拜访之后,这个部族也就失踪了,由此留下不少神话传说:“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李商隐《瑶池》)这里的西王母是部族的领袖,似乎已是个体化了,而且是女性。按《穆天子传》纪周穆王西征,相传出自晋咸宁中汲县魏王墓,可能系战国末期作品,书中有穆王拜见西王母,借瑶池举办答谢宴会,双方且对歌,约定三年后再见面。“这里的西王母已经不是‘豹尾虎齿’那样的异相,而颇似‘人王’。”(茅盾《中国神话研究初探》)因为他在歌中有“嘉命不迁,我为帝女”说,似乎开始与“天帝”挂上钩,但上古酋长如尧舜,都与“天帝”拉血亲的,所以西王母还只能是部族女领袖罢了。
  一般仙人说。西汉初奉行黄老无为之术,故多有求长生以延年。著名神话《嫦娥奔月》即涉及西王母,“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以奔月”(《淮南子。览冥训》),司马相如为迎合汉武好神仙的心理,写了《大人赋》,此中西王母形象,有似《山海经》,但却增加了“皬然白首”特点,“必长生若死而不死兮,虽济万世不足以喜”,是一个制造不死药使他人和自己长生不老的正宗女仙。
  但她形象并不美丽、壮严,仅是与人以多寿多福的慈善相罢了。
  仙人班首说。西晋张华《博物志》和伪托东汉班固写的《汉武内传》、《汉武故事》都写了汉武帝会见西王母故事,此处西王母已经升华为神仙中人,“王母上殿东向坐,着黄金褡,文采鲜明,光仪淑穆,带灵飞大绶,腰佩分景之剑,头上太华髻,戴太真晨婴之冠,履元璚凤文之舄;视之可年三十许,修短得中,天姿掩蔼,容颜绝世,真灵人也!”(《汉武内传》)
  跟着她有“群仙数千,光耀庭宇”,“别有五十天仙,侧近鸾舆”,其增饰之迹,显然是汉晋皇帝的排场。“这是西王母神话的最后演化。西王母神话的修改增饰,至此已告完成,然而也就完全剥落了中国原始神话的气味而成为道教的传说了。”(茅盾《中国神话研究初探》)
  因为西王母送汉武帝仙桃以延寿,从而她被定位为赐福、赐寿的女仙道家女仙领袖说。王母有多称,如西王母、金母、金母元君、九灵太妙黾台圣母,《云笈七签》称为“上圣白玉黾台九灵太真西王母”。《列仙全集》说:“西王母,即黾台金母也,以西华至妙之气,化而生于伊川,姓缑(一作杨),讳回,字婉龄,一字太虚,配位四方,与东王公共理二气,调成天地,陶钧万品,凡上天下地女子之登仙得道者,咸所隶焉”。《云笈七签》称她的职能是“下治昆仑,上治北斗”。因此道家将西王母列为“七圣”之一,顶礼膜拜。她那壮丽的容貌就此定型,成为唯一模式的造像了。由此广大,成为女仙之主。至今在台湾,王母娘娘是所有民间信仰中“组织最严密、系统最单一、服饰最统一的一支庞大的信仰系统”(刘还月《台湾岁时小百科》,台湾台原出版社1989年)。它有两个系统,拥有百余座大小庙宇,一是慈慧堂,信仰者称金母,烧香祭祀时全着青服;一是胜安堂,信仰者称王母,烧香祭祀时全着黄服。
  王母娘娘的形象嬗变在我国流传了两千多年,它有原始神话、传说和后来人不断的加工、创造,此中诸论,看来还可以从多元之角度寻找、深化对它的认知。(盛巽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