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临安邸》作者是谁?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
  《千家诗》里这首脍炙人口的七绝《题临安邸》,不同的版本,或说作者淳熙间士人林升,或说莆田林洪字梦屏,或说晋江林外字岂尘,大多云据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志》。其实,《西湖游览志》并无此诗,而是在其续作《西湖游览志馀》里才有如下记述:绍兴、淳熙之间,颇称康裕,君相纵逸,无复新亭之泪。士人林升者,题一绝于旅邸云: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薰得游人醉,便把杭州作汴州。
  即兴题壁,很难是工整楷书,大都“龙蛇飞动”。“升”、“洪”。“外”三字草书形体相近,加之抄传讹错,以致此诗不仅作者多说,而且短短28字中便有数字异文。
  《题临安邸》作者究竟是谁,千百年来一直是个疑案。
  士人林升己不可考。南宋莆田林洪,字用宏,据《兴化府志。艺文》和《莆田县志。选举》记载,林洪为绍定二年明经进士。绍定距淳熙50年左右,他是南宋后期人,不可能是绍兴、淳熙年间作此诗;况且,他的字不是“梦屏”(也查不到另有字梦屏者),亦无诗词记载。可考者唯林外。林外于绍兴三十年(1160年)前为临安太学生,时间和地点都符合《西湖游览志馀》的记述。据张思岩《词林记事》和唐圭璋《全宋词》记载,林外这位在南宋初期名噪京师、声达宫廷的诗人,曾在吴江垂虹亭桥下,仰题了一阙《洞仙歌》:飞梁欹水,虹影澄清哓,桔里渔村半烟草。叹来今往古,物换人非,天地里,唯有江山不老。雨中风帽,四海谁知我,一剑横空几番过?按玉龙嘶未断,月冷波寒。归去也,林屋洞门无锁,认云屏烟障是吾庐,任满地苍苔,年年不扫。
  同代人叶绍翁《四朝闻见录》说这首词是林外“以巨舟,仰而书于桥梁”,天水渺然,旁无外路,令世人益神之。
  关于这位“闽士林外”,稍晚的周密在《齐东野语》说他:“字岂尘,泉南人。词翰潇爽,诙谲不羁,饮酒无算。在上库,暇日独游西湖,幽静处得小旗亭饮焉。外美风姿,角巾羽氅,飘飘然神仙中人也。”又说他在西湖旗亭题壁间曰:“药炉丹灶旧生涯,白云深处是吾家;江城恋酒不归去,老却碧桃无限花。”南剑黯淡滩湍险常复舟,行人多畏避之。林外戏题滩傍驿壁曰:“千古传名黯淡滩,十船过此九船翻;唯有泉南林上舍,我自岸上走,你怎奈何我?”虽一时戏语,亦颇有味。
  “泉南”是今泉州的隋唐旧称。据《泉州府志。隐逸传》记载,林外是北宋高士林知的后代。林知是具有儒道思想的人物,曾隐居晋江灵源山,死后“即葬此山”。北宋后期刘涛《吊处士林知墓》云:处士坟三尺,吴山松万株。空余著书业,不见炼丹炉。
  道古言难合,年高势最孤。
  盛朝礼乐备,无处用真儒。
  由此可见林知既是隐遁修炼的道家,又是礼乐道古的儒生。他出身官宦世家,儿子林传也曾知长乐县,自己却筑“望江书室”于灵源山巅,如当时惠安主簿林迥所感叹的“万卷诗书一布衣”,其主要原因是与当政者“言难合”。他曾经一度想人世兼济,先是修治“烟浦埭”,熙宁间“尝诣阙,上书论时政”。而林外,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官场进取和山林隐遁的矛盾,“药炉丹灶旧生涯”的怀恋,潇爽不羁的浪漫气派,都是有家学渊源的。
  林外的宦迹极少记载。据《莆田县志》和晋江《马平林氏族谱》可知他于乾道四年“新知”兴化县,且任期很短。
  林外的著作《懒窝类稿》久已不传,他的诗词也基本佚失,除上引的两三首外,《闽中名胜诗》还保留了一首七绝《云盖峰》:一峰特立出尘寰,自古相传云盖山。
  不是云来盖山顶,却缘峰峭立云间。
  对温陵(泉州古称)文学史研究有年的泉州师专中文科汤兴中副教授在《泉南诗人林外考略》(《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85年第1 期)一文中,以诸多证据把《题临安邸》与泉南诗人林外联系起来考察,认为旅邸题询,符合林外垂虹题桥,旗亭、滩驿题壁的习惯;诗中对南宋群相偏安纵逸的不满,在《洞仙歌》里亦有流露:“叹来今往古,物换人非,天地里,唯有江山不老”,“一剑横空几番过?按玉龙嘶未断”,思绪相符;诗寓深意于洒脱,隐讽嘲于赏悦,“词翰潇爽,诙谲不羁”,风格接近。因此,这首诗的作者,较之其他,极可能是上舍生林外。汤兴中的研究,对于解开这一千年悬案,无疑是非常有益和值得重视的。(林振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