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草木状》作者是嵇含吗?

  《南方草木状》是我国古代一部植物专著。全书三卷,上卷草类29种,中卷木类28种,下卷果类17种和竹类6 种,总共记载各种植物80种。此书主要记述了我国古代岭南地区的植物,文笔典雅而逼真,所记植物名称,多数至今仍在沿用,因此,《南方草木状》享有“世界最早的植物志”、“最早的南方植物志”之誉。然而,有关《南方草木状》的作者、成书时间等问题,却是学术界长期争论而至今未能解决的一个悬案。这场争论,在时间上,从清朝乾隆年间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在空间上,从国内又扩大到国外。1983年12月,广州就召开过一次《南方草木状》国际学术讨论会,有中、美、日、法等国学者出席。考《南方草木状》之书名,始见于唐初类书《艺文类聚》。但是,历史上最早提出此书为西晋嵇含所撰的是南宋的陈振孙。他在《直斋书录解题》卷八中说:此书为“晋襄阳(乃襄城之误)太守嵇含撰”。但查《隋书》和《旧唐书》等史书,均不见著录。到了清代,纪购在所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认为,此书“叙述典雅,非唐以后人所能伪,不得以始见《宋书》疑之……“对宋人旧题加以肯定。清人周中孚在《郑堂读书记补遗》卷十八中,与纪氏持同一观点。开始对此书作者提出疑问的是清人文廷式,他在《补晋书艺文志》里说:”自是唐以前作,然以为嵇含则非也。“
  由于《南方草木状》在中国古代科技史上据有一定的地位,我国学术界对它的作者和成书年代问题,一直颇为注意。最近若干年来已有许多专题文章问世,总的来看,大致有两种意见:一、肯定宋人旧说,认为作者确为晋人嵇含,如彭世奖的《〈南方草木状〉撰者撰期的若干问题》(《农史研究》1980年第1 辑)、杜石然等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稿》(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和苟萃华的《也谈〈南方草木状〉一书的作者和年代问题》(《自然科学史研究》1984年第3 卷第2期)都作如是观。苟萃华认为:《南方草木状》是晋代嵇含所著,但也可能有后人增补的材料。考察嵇含的生平,可以看到他受到其叔祖父嵇康养生神仙思想的影响,特别是他的《瓜赋》一文,带有明显的仙药的色彩。由此看来,嵇含曾涉猎过方士、仙术、本草之类的著作,而他注意南方草木也许与此有关。另外,嵇含虽未到过我国南方,但他在洛阳时,曾与南方士人广泛接触,而且公元305 年,嵇含由襄城去襄阳投奔刘弘,到他被刘弘手下的郭劢杀害为止,曾在襄阳逗留半年以上。这期间,他接触到南方士人,了解南方物产的机会就更多了。所以,嵇含写作《南方草木状》是完全可能的。至于为什么《隋书》、《旧唐书》没有著录此书,可能是此书原来并未单独编成卷帙,而是收入《嵇含集》中的缘故。
  二、否定宋人旧说,认为此书出自南宋时人的伪托等等。如马泰来的《〈南方草木状〉辨伪》(《农史研究》1983年第3 辑)、陈连庆的《今本〈南方草木状〉研究》(《农史研究》1983年第18辑),以及刘昌芝的《试论〈南方草木状〉的著者和著作年代》(《自然科学史研究》1984年第3 卷第1 期),都持这一观点。刘昌芝认为:据《晋书》记载:嵇含虽然曾经被任命为广州刺史,但他尚未出发就被人杀害,因此嵇含本人并没有到过广州。而《南方草木状》一书中对植物生态特征描写得非常生动,对许多植物的产地和用途,也作了相当精确的说明,如果作者没有亲临其地,没有亲自进行过实地观察,这样的文字是写不出来的。因此,《南方草木状》一书,不可能是没有到过岭南的嵇含所作。根据史料进行对比分析,把《南方草木状》一书定为东晋至刘宋初的徐衷所撰,是较为可信的。今本《南方草木状》是在参考了徐衷《南方草木状》以及其他南方地志著作的基础上编撰而成的,而徐衷的《南方草木状》则早已亡佚。
  综上所述,《南方草木状》的撰时撰者问题,确实还是一个需要继续进行研究的历史悬案。
  (冯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