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瑾生于哪一年?

  辛亥革命时期的伟人行列中,秋瑾是屈指可数的女革命家。对于她的光辉业绩,包括文事武功、崇高品格以及卓越才能,学术界无不予以高度的评价。但是对她的生年,却意见纷繁,争论颇多,几乎成为史学界的一桩悬案。一、秋瑾出生于1879年。
  此说始见于吴小如的《秋瑾烈士生年考》一文(载《文汇报》1961年10月24日)。邵雯在《秋瑾出生年代初考》(《历史研究》1978年第24期)一文中,又对此说法作了较详细的论证。他们的主要论据是:1 、秋瑾系在其祖父宦游福建期间出生的,据《福建云霄文史资料》第三辑记载,秋瑾祖父秋嘉禾赴福建云霄县任职时间在光绪四年(1878年),“第二年生一女孙”,则秋瑾应生于1879年;2 、从秋瑾结婚时的年龄推算,秋宗章在《六六私乘》中说其姐秋瑾“于光绪二十二年正月五成札”,“年十八嫁湘人王廷钧”,据此向前推算,秋瑾也应生于1879年;3 、秋瑾本人在诗作《泛东海歌》中,有如下诗句:“愧我年廿七,于世尚无补”。此诗写于1904年秋瑾东渡日本留学期间,也可以证明她生于1879年;4 、根据《浙江办理秋瑾革命全案》的有关卷宗,秋瑾供词自称自己“年二十九岁”,也可推定其生年为1879年。
  二、秋瑾应生于1877年。
  此说系郭延礼在《秋瑾年谱简编》(载郭著《秋瑾诗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版)中明确论定的。郭延礼主张,考前人生年,一般当以亲笔为据;在有关秋瑾生年的诸种说法中,大多缺乏直接史料根据,唯独1877年说由秋瑾本人留下了最珍贵的亲笔史料。1904年(光绪三十年)秋瑾写给盟姊吴芝瑛的《兰谱》中自称:“年二十八岁,十月十一日卯时生”。据此,则秋瑾生年当为1877年。这一《兰谱》,确系秋瑾亲笔填写,现藏浙江省博物馆,有实物可证。郭延札还认为,这一生年与秋瑾诗中“愧我年廿七”以及《供词》中的“年二十九岁”并不矛盾,因这后两处所记年龄,均系秋瑾留学日本以后的事,当以周岁计算的。三、秋瑾的确切生年应为1875年。
  此说最初出于秋瑾幼弟秋宗章所作之《六六私乘》,其中写道:“伯姊实生于闽,时为光绪元年(即1875年)夏正十月十一日也。”
  近年,秋瑾胞妹秋珵女王慰慈在《关于秋瑾的确切生年》(《解放日报》1981年5 月14日)一文中,摆出不少史实,进一步论证了秋宗章《六六私乘》中关于秋瑾生年的记载不诬,强调指出秋瑾确实生于光绪元年(1875年)
  夏正十月十一日。她列举的理由是:1 、其母秋珵生于光绪四年(1878年)阴历三月初一日,据此,秋瑾作为秋珵之胞姊,岂能生于1879年?至于秋瑾生于1877年说也不能成立,因秋瑾生日为阴历十月十一日,若她生于1877年,则姊妹前后相距仅不到半年,不符合十月怀胎的常理。2 、秋珵在世时,常同王慰慈兄妹等人谈起秋瑾少年时代的往事,其中有一则是:秋瑾童年时,其父秋寿南曾请一位算命先生给她们姊妹俩测字算命,秋瑾比妹妹大三岁,属猪,因鼻梁上一段骨节微隆突,算命先生看相后,说她“命宫祚薄,三十三,命中关”云云,当时家人并未介意,不料后来竟不幸言中,果然在虚龄三十三岁遇难。秋珵每当谈起这段往事,总为胞姊的“命乖运蹇”而长吁短叹,黯然神伤。据此,更证实秋瑾确实生于光绪元年(1875年)夏正十月十一日。
  王慰慈的文章发表后,引起了史学界的重视。晨朵在《关于秋瑾出生年月的一点补充》(载《解放日报》1981年6 月18日)一文中。认为王慰慈的意见“很有说服力”,并依据本人向秋氏家族访问调查所得,对秋瑾生于1875年说又作了如下补充:1 、徐自华于1908年春在杭州所撰《鉴湖女侠秋瑾墓表》云秋瑾卒岁“年仅三十有三”十分可靠。其根据是:徐自华为了实践与秋瑾生前“互订埋骨西泠之约”,当年冬由杭州来绍兴,迁运停厝于常禧门外严家潭的秋瑾灵柩时,秋兄誉章是随同前往杭州营葬的。徐自华撰烈士《墓表》,对其生年总不会凭空杜撰,况且秋瑾胞兄亦在场,即使有错误,也会提出疑义。2 、另据秋誉章次孙秋仲英说,他家有“家谱”,载明其祖父(秋誉章)比大姑婆(秋瑾)大二岁,一属酉(鸡),一属亥(猪),肯定无误。可惜的是,秋氏家谱在“文革”中抄家被毁,不然又多了一有力佐证。
  晨朵还认为,秋宗章《六六私乘》中虽有若干含糊失实处,但至少对秋瑾生年的记载是十分可靠的。因秋宗章当时是应南京国民党党史馆之约而写的,落笔之前特地请假赶回绍兴偏门外峡山村家中,向其嫂张淳芝(即秋誉章妻,小字顺姑)仔细打听。而张淳芝同秋瑾的姑嫂关系甚密,不仅亲自参加秋瑾出嫁时的婚礼,后来还资助过秋瑾的革命活动。根据她的回忆,由秋宗章在《六六私乘》中写下的秋瑾生年,即光绪元年夏正十月十一日,应该认为是
  正确的。此外,陈旭麓等人主编的《中国近代史辞典》,在《秋瑾》条目中,对她生年也采用了1875年说。
  上述三种说法,在史学界较有影响,至今仍各执一端,莫衷一是。除此之外,秋瑾生年尚有作1876年说(见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三、四年级同学及古典文学教研室教师合编之《中国文学史讲稿》近代部分)和1878年说(见游国恩等主编《中国文学史》第四册)者。但后两种说法尚未作充分论证,故在学术界影响不大。看来,秋瑾生年之谜,尚有待于继续挖掘史料以论证。
  (陆方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