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天京究竟有否窖藏?

  1864年7 月,建都11年的太平天国天京(南京)失陷了。
  长围3 年的湘军蜂拥闯进了天京各个城门,他们最有兴趣的就是抢掠,上至前敌总指挥的大头头曾国荃,下至军营里雇佣的民工、文职人员,都想发一笔飞来横财,因为当时传闻洪秀全和天国新贵收敛东南半壁财宝尽聚于此,湘军洗掠全城三日三夜,曾国荃和提督萧孚泗率先洗劫天王府,上行下效,他们捞尽地面上在府官衙甚至民宅的一切浮财,连同强作妾婢的几万名女俘虏,一并充作胜利品解送回乡。但是,他们远不满足,“历年以来,中外纷传洪逆之富,金银如海,百货充盈”,因而深疑还有更多财宝埋藏在地下各处。据说,曾国荃俘获李秀成,极为兴奋,用锥尖戳刺其股,把李秀成体肤弄得血流如注。范文澜说这是愤李秀成守城坚固,其实更有紧逼李秀成说出天京藏金下落之意。曾国藩不久自安庆赶到南京,颇赞同其老弟“以谓贼馆中有窖金”,又几次三番、软硬兼施,追问李秀成藏金处。这也许是李秀成没有立即处死的另一个因素吧。李秀成虽然深自贬抑,向曾氏兄弟献媚讨好,但却没有谈出天京有窖金事宜。曾国藩等也因清朝皇帝将派僧格林沁、多隆阿来南京考查,欲盖弥彰,却把此事删略而不再提及。
  天京确实见有窖金埋藏。曾国藩曾有默认,在城破后,浮财听凭掠夺,但“凡发掘贼馆窖金者,报官充分,违者治罪”,虽然湘军军今如山,但在“计破城后,仍有少量窖金,为兵丁发掘后占为己有”。盖天京破城后,除抗拒的太平天国将士被斩杀外,有1000余人,即占守城精锐的1/3 ,随李秀成护卫幼天王洪天贵福突围,“其余死者寥寥,大半为兵勇扛抬什物出城。
  或引各勇挖窖。得后即行纵放“(《能静居士日记》卷二十)。上元人孙文川目睹其景,称”城中四伪王府以及地窖,均已搜掘净尽“(《淞沪随笔》手抄本)。但此间所述,或系斗筲金银,而大宗窖金下落,并未见有记载,给后人留下不解之谜。
  南京从前有个富丽堂皇的大花园“蒋园”,园主蒋某,绰号蒋驴子,据说他原来只是一个靠毛驴贩运货物的行商,因为有次运军粮,受到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赏识,被任命为“驴马车三行总管”。天京城危,内宫后妃及朝贵多以金银相托,“宫中倾有急信至,诸王妃等亦聚金银数千箱令载,为之埋藏其物”,即传闻所谓“有金银数千箱,命驴往,埋于石头山某所”,(《红羊佚闻。蒋驴子轶事》)。蒋氏后即凭此发财起家,蔚成近代金陵巨富。但此说很有些天方夜谭,“蒋园”也并非得自太平天国金银,显然带有附会。
  民国初年,也有南京某士绅向革命军都督和民政长官禀告,“洪氏有藏在某处,彼亲与埋藏事”(同上),由此引起一些辛亥元勋的垂涎,“皆以旦夕可发财为期”,可是几动人力,多处寻掘,仍了无收获。
  此类轶事,本世纪初多有传闻,诸说纷纭,演成疑案。前几年我参观南京当年天王府遗址,“十年壮丽天王府”(何绍基句),至今唯有西花园一角,还隐约可窥见旧时盛貌,据掌故者介绍,南京解放初期,亦曾因洪秀全窖金事,将园中湖水放尽,但也一无所有云云。
  天京究竟见存窖金否?直到今日己130 余年,道途传闻甚多,却无见证。也许正如曾国藩向皇帝奏报,确实未有,或者是尽为湘军掠夺,肖孚泗“在伪天王府取出金银不资,即纵火烧屋以灭迹”(《能静居士日记》)。曾国藩兄弟俩当然掠得更多,“宫保曾中堂之太夫人,于三月初间由金陵回籍,护送船只,约二百数十号”(《上海新报》1866年5 月19日),此间搜括似应也含有窖金在。但天京窖金如多藏,那也不会全数遭挖掘的,很难排除或者确有更多的深藏巧埋之物,至今仍未能发现的。
  农民领袖是很爱金银财宝的,他们的小生产者均平心态,自己得不到或得到后将失去的财物,是决不肯轻易送让他人的,因此窖藏是最佳方案。传说翼王石达开军在大渡河被困途中,窖藏大批财金;阶王谭体元十几万将士尽溃于广东嘉应州(梅州)城南铜鼓嶂、大田等地时,也深埋宝物多多,那么聚财更丰的天京城呢?后人对它常怀有莫大的兴趣。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雪泥鸿爪,或者是吉光片羽,都会被说成像煞有其事的,由此造成种种谜团,假假真真,这一种情况也是有的。
  天京(南京)城里见存的太平天国窖藏究竟还有否,看来要待未来的年月发掘作证才能界定了。
  (盛巽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