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圆圆香魂归何处?

  陈圆圆是明末清初的一位传奇式的女子。由于她的经历同明、清两朝及李自成、吴三桂等四方政治势力都有一定联系,因此她比同时期的董小宛、顾横波、李香君、柳如是等几位著名女性还要引人注意,被认为是身系一代兴亡的关键人物。然而陈圆圆是怎么死的,却是一个未获确切答案的神秘的谜。
  陈圆圆本名陈沅,关于她的事迹,历史记载非常简单。《明史。李自成传》、《清史稿。吴三桂传》仅提到吴三桂因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而愤起引兵进攻李自成的情节。《甲申传信录》记述较详,说李自成入北京后,刘宗敏居皇亲田宏遇第,向吴三桂之父吴襄索取陈沅,吴襄回答说陈沅已送宁远(今辽宁兴城)吴三桂处,而且已死。姚雪垠《论< 圆圆曲> 》一文据此断定陈圆圆于崇祯十六年死于宁远。这一结论引起了一些异议。有人认为此说理由不够充分,因为吴襄在刘宗敏威逼之下说陈沅已死,很可能只是敷衍之辞,并非实话,而且刘宗敏索取陈沅一事本身也值得怀疑。谈迁《国榷》、计六奇《明季北略》、叶梦珠《续绥寇纪略》都采取了《甲申传信录》中所谓陈沅已送宁远的说法,但未提到她到宁远即病死的情况。
  据明、清之际的传说,陈圆圆并非死在宁远。吴伟业《圆圆曲》即采取了时人传说,记述了陈圆圆在农民起义军攻占北京后为李自成所得,后来又复归吴三桂的情节。诗中还有“专征萧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车千乘。斜谷云深起画楼,散关月落开妆镜”的句子。这是说吴三桂奉命向陕西、四川进兵时,陈圆圆一直是相随的。但是陈圆圆以后如何,诗中就未涉及了。康熙时陆次云的《圆圆传》所述陈圆圆的故事比较完整。传说中吴三桂在云南被封为平西王后,建苏台,营郿坞,华贵无比,陈圆圆常歌“大风之章”,向他献媚,吹捧他“神武不可一世”,因而受到吴三桂数十年如一日的专房之宠。后来吴三桂的叛乱,本是出于陈圆圆的“同梦之谋”。陈圆圆的结局,也和吴三桂一起“同归歼灭”。这里,被“歼灭”的细节未具体言明,大概是指被清军所杀或作为罪囚被处死。
  钮琇的《圆圆传》写于陆次云之后,关于陈圆圆在云南的生活写得比陆传要详细些,但陈圆圆的行为与陆传所云截然不同。钮传说,吴三桂进爵为王之后,在昆明占据五华山永历故宫,他欲将陈圆圆正妃位,陈圆圆婉言推辞了,吴三桂就另娶一女。而后娶之女悍妒绝伦,群姬之艳而进幸者则杀之,只有陈圆圆能顺适其意,她屏谢铅华,独居别院,不与争风而且亲若娣姒。
  吴三桂图谋叛乱,陈圆圆有所觉察,但自感力不能禁,就以年迈为由向吴三桂求为女道士,得到许可后便离宫入山,幽居净室,与药炉经卷为伴,晨夕焚修,为善是乐。此传写到吴三桂失败后其家被籍没时,并未见圆圆的名字。关于她的下场只写道:“其玄机之禅化耶?其红线之仙隐耶?其盼盼之终于燕子楼耶?已不可知。”钮琇把圆圆之死作为疑问提出,为后人留下了一桩神奇的悬案。
  俞樾《左台仙馆笔记》卷九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嘉庆年间,苏州有个叫郑生的到云南旅游,春日踏青时顺便到府城外商山访察陈圆圆的墓,没有找到,在荒野草丛间忽迷归路。不一会天黑了,他到某富家投宿。女主人姿容绝代,羽服霓裳,热情接待了他,并叙及同乡情谊,还出示小诗10首,求郑生传于世间;又赠他翠玉笛一枝,并吟诗一首赠之。诗曰:“叹息沧桑易变迁,西效风雨自年年。感君吊我商山下,冷落平原旧墓田。”之后送他出门。此时天色微明,郑生回头一看,第宅全无,他只身仍在深山中,手里玉笛尚在,诗笺皆是陈年败纸,触手欲腐。郑生顿悟所遇之女乃陈圆圆的幽魂,叹为奇逢。这个故事涉及鬼魂,纯属小说家言,但由此也可以看出,陈圆圆的死因一直受到后人关注。
  道光年间,阮元的次子阮福随父亲去云南,他留心陈圆圆的遗迹并考察她的死因,可能得到一点线索。事后他作《后圆圆曲》一首,并遵父命把它寄给了陈文述。陈文述为此诗题七绝10首,连同其序与注俱收入《颐道堂诗选》卷二十四中。序的大意是说,阮福至商山寺莲花池考察陈圆圆墓,并得到滇中耆老相传之文献,诗中所述陈圆圆最后的事实信而有证,足可与吴梅村《圆圆曲》并传。其诗注云:“辛酉,城陷,圆圆自沉莲花池。”据此说,陈圆圆是在吴三桂失败后投水自尽的。清末丁传靖《沧桑艳》传奇写到陈圆圆之死,就采用了阮福考察的结果。此剧《魂游》一出,陈圆圆幽魂自述终生悔恨并抒发兴亡之感云:“我陈圆圆,自闻吴王凶耗,即在莲花池投水以殉。离魂惝恍,泉路迷茫,冥王以我现此色身,误人家国,幸闻变身殉,此一节足盖前愆。”作者的观点,带有我国封建时代“女人为亡国祸水”的偏见。他认为陈圆圆色身误国,罪莫大焉,最后自杀,才可略作弥补,否则就要堕入地狱。但是,所谓陈圆圆投水而死的说法亦不能令人信服。《沧桑艳》传奇是文学作品。其说不足为凭。阮福考察的结论也还缺少有力的旁证。
  因此,陈圆圆究竟是怎么死的,还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
  (王永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