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神龙”年号是谁制定的?

  公元705 年1 月22日,唐都洛阳城的玄武门内人奔马突,刀光剑影,传来阵阵喊杀声。大臣张柬之、崔立、桓彦范、袁恕己、敬晖等人,经过密谋策划,率领部分羽林兵发动了宫廷政变。他们杀死武氏宠臣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拥立中宗李显复位,迫使统治了20余年的武则天退出朝政,在唐朝历史上,一年中出现两位君主,并非绝无仅有,但皇帝更替,而同年的年号只有一个,却是这次事变后带来的一个少见的现象。由此也就产生了这样的问题:这个联系两朝的神龙年号,究竟是谁制定的?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能不到当时的文献典籍中去寻找答案。现存的唐史典籍中,资料最丰富、体例最完备、叙事最详尽,当推五代时刘昫等人编撰的《旧唐书》和北宋时宋祁、欧阳修等人编撰的《新唐书》。这两部唐书对神龙年号的建制都有所记载,但令人困惑的是,两书的记载却截然不同。《旧唐书》卷六载:“(武则天)神龙元年,春,正月,大赦,改元(即更换年号)……癸亥,麟台监张易之与弟司仆卿昌宗谋反,皇太子(李显)率左右羽林军桓彦范、敬晖等,以羽林兵人禁中诛之……甲辰,皇太子监国,总统万机,大赦天下。”由此可见,《旧唐书》认为神龙年号是武则天所制定,唐中宗李显继续沿用了它。《新唐书》卷四却摒弃上说,改记为:“(唐中宗)神龙元年正月,张柬之等以羽林兵讨乱。甲辰,皇太子监国,大赦,改元。丙午,复于位。”按《新唐书》的意见,神龙年号是由唐中宗建立的,它与武则天无缘。新、旧两部唐书,虽然成书年代有先有后,著书目的也互有侧重,但所依的资料,各有根据;撰书之人,都是当时的名家;一旦书成,又是尺短寸长,自有千秋,因此,对于两书的任何一种记载,都不能随意地予以否定。那么,如何来分辨这个历史的是非曲直呢?后来的一些史学研究者(如著作《新唐书纠缪》的北宋人吴缜)对新、旧唐书各自记载上的错误,曾做过一些考订,但对神龙年号问题,则大都忽略了。对这个问题引起足够重视、并且做出了重要贡献的,应当首推为《资治通鉴》作“注”的南宋人胡三省。他看到了新、旧唐书这个记载上的不同,并没有简单地肯定其中的一说,而是运用“它证”的方法,从其它唐史材料中去找根据。他发现《旧唐书》、《唐历》、《统记》、《纪年通谱》等书
  的记载都是相同的,而《新唐书》则一帜独树,缺乏旁证,据此,他才判断道:“新纪(《新唐书》本纪卷)误也。”
  胡三省是一锤定音。因为他的论断言之有理,也因为唐史的不少原始材料后来都佚落了,很难再作考订,所以以后许多学者,大都袭用了胡三省的这个意见。神龙年号的问题,看来似乎是解决了。
  但是,近年来出版的一些历史书籍,特别是一些历史年表,对于神龙年号的“归宿”,又有了若干不同的表述和意见。如方诗铭编的《中国历史纪年表》、荣孟源编的《中国历史纪年》、万国鼎编的《中国历史纪年表》等书,都将神龙年号从武则天朝列起,连续到唐中宗朝;而河南博物馆编的《中国历史年表》、文物出版社的《中国历史年代简表》,翦伯赞主编的《中外历史年表》等书,则把神龙年号完全标在唐中宗名下。无论这些著作的名称有同有异,内容也有详有略,但它们所表达的意见,大都有一定的根据,在学术界也有一定的影响。并且令人注目的是,这些名目诸多的著作,又将意见大体归结到新、旧唐书那两种不同的记载上去了。这是一种重复?还是一种失误?或是一种升华的研究?这些都值得思索。但不管怎么说,神龙年号的问题,是又一次被提出来了。中国历史上的年号向题,可以说是百枝千叶,不胜枚举。若把研究历史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这些问题上,那是重蹈清朝乾嘉考据学者的老路,当然不足取;若是对这些问题全然不顾,则又会使历史的研究失却真实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花费一定的精力,作出认真的努力,来解答神龙年号以及类似的问题,看来也是有必要的。
  (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