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皇帝到底死于何病?

  1875年1 月12日(清同治十三年十二月五日),北京气候严寒,紫禁城内弥漫着一片悲哀的气氛,因为年仅19、亲政未及三载的同治皇帝突然死去了。同治帝究竟死于何病?一直是个疑团。长期以来,流行着不同的说法。一说是死于淫创,即花柳病。《清朝野史大观》卷一《清宫遗闻》中说:“孝哲后,崇绮之女,端庄贞静,美而有德,帝甚爱之,以格于慈禧之威,不能相款洽,慈禧又强其爱所不爱之妃(指将军凤秀之女),帝遂于家庭无乐趣矣,乃出而纵淫,……专觅内城之私卖淫者取乐焉。……久之毒发,始犹不觉,继而见于面,盎于背。”“太医知为淫毒,而不敢言,遂以治痘药治之,不效。”此外,蔡东藩的《清史演义》也持这种说法。
  一说是死于痈,俗称毒疮或疗。李慈铭在《越缦堂日记》中说:“同治十三年十二月酉刻,上崩。先是十一月朔,……上旋患痈,项背皆一,皆脓溃,先十日己屡昏,殆不知人。”《清宫遗闻。同治帝之殊趣》中也说“其病实染毒疮”。查《辞典》,痈又名痈疽,发病原因与疖子相同,一般多由葡萄状球菌侵入毛囊汗腺的周围所引起,惟范围较大,恰如多数疖子骤生于一处,多生于项背及臀部,小者如栗子,大者如手掌,疮口甚多,疼痛异常。
  此症在初起时,须速就医诊治,迟则易陷于危险。这个解释同李慈铭的记载比较接近。
  一说是死于天花,翁同龢就持这种说法。他在日记中写道:“十一月初二日,入至内务府大臣处,……见御医李德立、庄守和脉按言:天花三日,脉细口渴,腰疼耳脓,四日不得大便,项颈稠密色滞干艳,证属重险,不思食,咽痛作呕。”“初八日,两宫皇太后在御榻上持烛令诸臣上前瞻仰。上舒臂令观,微语曰:”谁来此?‘伏见天颜,温睟偃卧向外,花极稠密,目光微露。“翁同龢是弘德殿行走,同治帝授读师傅,从同治帝发病到去世,曾多次奉命前往探视,他说的”天花三日“、”花极稠密“,都是亲眼所见,其记载当然可靠。无独有偶,就在同治帝病死的当月二十九日,大公主(慈安太后所生之女)也因天花”薨死“了。可见当时宫内流行天花确有其事。
  此外《清朝野史大观》卷一《穆宗微行》一节中也说:“帝以痘疾竟至不起,人疑其为花柳病者以此,”也说明同治帝系因天花而死,所谓死于花柳病纯系疑误。
  除了上述三种说法外,还有一种说法,即同治帝死于西太后之手。费行简在《慈禧传信录。穆宗致命》一节中说:“王庆祺(同治帝师傅、昭仁殿行走)革斥后,辄语人云,穆宗亲政后,太后仍多干涉,乃请修园为颐养计,意在禁隔,使勿再干政耳,竟为太后所觉,遂致奇变。”金梁的《四朝轶闻》、黄濬的《花随圣人摭忆》也都这样说。金梁说:“此说出自庆祺口,虽似妄言,证以沃丘(费行简)所述,则淫贪专恣之妇,其子固已先嫉之,不待后来德宗(光绪帝)戊戌围劫颐和园之谋。”从西太后一生专制残暴、凶狠毒辣以及证之后来光绪帝一生不幸的遭遇来看,这一说法似乎有一定道理,但只是附会臆想,并无事实根据。从某种程度上说西太后干涉同治帝行政是可能的,说她因此而亲手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似乎可能不大。
  宫闱内幕,讳莫如深。同治帝究竟死于何病,尚待人们作进一步考证。(谢俊美)
  光绪皇帝是怎么死的?
  光绪皇帝死于谁手?历史上众说纷坛,莫衷一是。光绪又为何突然“驾崩”?亦是揣测繁多,难以定论。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11月24日,光绪帝突然“驾崩”。次日,慈禧太后亦病故。
  关于光绪之死,稗官野史和民间传说颇多。一说西太后自知病危,派人送药把光绪帝毒死;一说是袁世凯见慈禧一病难起,怕老佛爷归天后自己处境岌岌可危,遂贿赂内宦害死光绪;一说太监李莲英得悉光绪日记中载有西太后死后将诛袁世凯和他的消息,与慈禧合谋将毒药投入光绪食物之中致使光绪身亡;也有说光绪病重时未得到及时救治而死。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近些年来,清宫医药档案整理后,编写出版了《慈禧光绪医方选议》。有人依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的光绪帝诊病记录——脉案,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和现代中医学理论,撰文说“光绪自幼痼疾缠身,患有结核病,波及肺、肾及其它器官,还有严重的遗精病”。又据光绪亲笔所写《起居注》云:“腰胯左边疼痛甚重,稍一动转即牵制满腰,极痛难忍。”从其死前三四日内及其临终前的病情看,并无发现突发性中毒或其他伤害的征象。由此认为光绪帝被毒毙的说法,证据不足。光绪之死,乃虚痨之病日久,最终五脏六腑无处不病,阳散阴涸,阴阳离决。其直接死亡之原因,可能是心肺功能的慢性衰竭,合并急性感染所致。
  也有人认为,光绪一生中经过外侮内忧,心情始终不佳。尤其是戊戌变法失败,他在政治上遭受重大变故,其病情开始加重,出现多种病症,气血双亏,身体每况愈下。从28岁(光绪二十四年)起病势逐渐加剧,至光绪三十三年已卧床不起,行动艰难,其病情已人膏育,心肝腑脏皆损,阴阳俱衰。
  结果只活了38岁。据光绪死前脉案记载:“皇上脉息如丝欲绝,肢冷气陷,二目上翻,神识已迷,牙关紧闭,势已将脱,谨勉以生脉饮以尽血忱。”光绪临终前数日的脉案都处于抢救状态,御医也使尽了浑身解数,说光绪病危时未得到救治也是不确切的。
  然而,有人对上述这一说法不以为然。根据曾任当时清廷内务府三席大臣的增崇之子察存耆回忆,在光绪突然去世前两天,大夫给光绪请脉时,光绪“还在外屋站着,不过脸上较平日灰白些”,而且自己“就觉得痰盛,叫大夫想法去去痰”,怎么这样快就不行了呢?又据察存着保存的父亲增崇的家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脉案一纸,奉阅可也,据医士云,此症不甚重,……
  其脉案上话语,系由春季所有的病症,均奉旨不准撤,全叫写上,其实病症不是那样,要是那样,人就不能动了……。“可见脉案和病情并不是一回事,完全是由慈禧”脸色“定脉案的缘故。凡给光绪请脉的太医或外省保荐的医土,依慈禧脸色行事,已经成了一种风气。察存耆曾回忆了这样一段太医只能以”脸色“行事的例子:有位初学当差的太医,在慈禧面前对答光绪脉案时,说了句”舒肝顺气“的行话,慈禧竟把脸一沉,说:”谁叫皇帝的肝不舒了?气儿又怎么不顺了?“吓得那位太医连连叩头认罪。以后谁也不敢应承请脉的差使了。”以后,谁为光绪请脉、下处方,总是‘和肝调气’、‘理
  肺益元‘,甚至把肝的病硬挪到肺上去。“
  再者,光绪暴卒后的入殓亦有悖常理。据察存耆回忆,一天下午快吃晚饭时辰,清内宫给他父亲增崇送来内传口报的“知会”,说“万岁爷病重”,请即进宫准备给(光绪帝)料理后事,增崇及两位在内务部任职的弟弟闻后,顿时呆若木鸡,因为前两天尚未听说光绪有什么事,且也未得到皇帝病重的“发抄”(皇帝病重,太医院要主动抄录药方和脉案通报各处,相当现在的报病危),故感到“似是猜疑有人捏造谣言”。待证实光绪确实死亡后,更感死因可疑。因为按清廷规矩,皇帝死了,要传用专为“请”遗体的“万年吉祥轿”,而这回却是悄悄地将光绪尸体移到宫内,没有用此轿,而且等内务府大臣赶到后,尸体已由太监代为人殓完毕。难怪在内务部供职、与医士接触较多的增崇兄弟,对光绪帝突然死亡大惑不解了。
  由此可见,脉案“考证”虽属一说,但光绪之死的疑案却是至今尚未解开的一个谜。
  (钟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