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页
前页
目录



第二十一章 重写思考法则



  系统思考指出复杂有两种,一种是包含许多变数的“细节性复杂”;另一种是“动态性复杂”。当出现动态性复杂时,表示我们正处于一种因、果在时空上不相近,而原先以为是正确的解,并未产生预期结果的情形。
  本书所介绍的系统思考工具,是为了了解动态性复杂而特别设计的。管理者的生活总是忙于应付天天发生的事件和没完没了的活动,因而看不见事件背后的结构和行为变化形态。这些工具帮助我们看清结构与变化形态,帮助我们了解惯用的解决办法为什么无效,以及效果较高的杠杆点可能存在什么地方。
  但是细节性复杂又是怎样的情况?如果在真实的管理情境之中,有几百、甚至几千个回馈过程同时运作时,将会如何?我们要怎样才能够处理这样的复杂状况?然而,如果在这些乱成一团的活动中,系统思考只教导我们认识少数几个回馈过程,它有什么实质的用处?
  我在第十四章“大墙”部分曾指出,系统观最深的启示之一是:“巨大的细节性复杂使所有原本合理的说明变得残缺不全。虽然人类的社会系统极度复杂,你永远无法把它完全澄清,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强化掌握复杂的能力。
  许多证据都显示,人类有认知上的限制。认知科学家证实我们同时只能掌握少数个别的变数。我们意识层处理资讯的机制,很容易因细节性复杂而超载,迫使我们必须求助于简化的方法来理解事情。
  但是我们如何解释在交通拥挤的道路上以六十英里的时速开车,或打网球,或演奏莫札特奏鸣曲这些极端复杂、涉及上百的变数以及需要快速的改变,而且必须立刻判定的反应?此外,当我们对这些工作熟练之后,做这些事情仅需少许或不需有意识的注意力。例如我们在交通拥挤的道路上一面驾驶、一面与身边的人交谈;职业网球选手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对手的策略与所得分数上面;演奏会上的钢琴家心里所想的只是美的表现,而非机械性的技巧。
  显然我们心有一个面向擅于处理细节性复杂。一般称之为“潜意识”,以表示它是在我们正常的意识“之下”的一个心智层面。在潜意识的层次我们具有意识层次所没有的、处理细节性复杂的巨大能力。

                训练潜意识

  明了潜意识能够加以“训练对也很重要。其实所有的学习都可透过有意识的心,和由其所训出来的潜意识交互作用,而产生效果。当我们刚开始学开车时,不会到拥挤的街上练习,我们会在停车场或在僻静的街道上慢慢地开,因为潜意识还未被训练得可以胜任开车的工作。当这项工作逐渐由潜意识接替,换挡动作变得是“自动的”。这使我们原本只能处理有限资讯的意识心智,能“挪出”一些空间来,专注于进一步的学习上面。
  潜意识被“程式化”的方式很多。文化便是一项能将潜意识“程式化”的因素。如果你是在一个有阶级意识或种族歧视的社会中长大,你对人的看法和与人互动的方式,将与不具此类偏颇观念的社会中长大者完全不同。另外,信念也是一种能将潜意识“程式化”的因素。许多研究都显示根深蒂固的信念会影响认知:例如,如果你认为人是不可信赖的,那么你将不断“看见”别人口是心非与强词夺理,而那是不作如是想的人所不会看见的。
  或许更不易察觉的是,语言也有将潜意识“程式化”的功能。语言的影响所以特别不易察觉,是因为语言似乎对潜意识的内容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对潜意识内容组织的方式有所影响。然而,内容如何被组织的方式,往往比内容本身还重要。如果确实如此,那么,我们是怎么教导潜意识组织资讯的?
  如第五章所示,一般语文用来描述环状的回馈流程是极端笨拙的。因此,通常我们最后会放弃,而只说:总之“甲影响乙,乙影响丙,而丙又影响甲”。但这样以符号代替语文的简便方法,提示潜意识的心“甲确实影响乙”,但却倾向于忘掉“乙也影响甲”。如果我们的语言是直线式的,那么我们的思考也是直线式的,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知觉也是直线式的,如同一连串的事件。此时我们虽仍不可能确切知道语文影响潜意识的范围到底有多大,但是我们知道影响很广。

              从熟习系统语言开始

  然而如果我们开始熟习系统语言,这一切就开始改变。潜意识将在不知不觉中,被再训练将资料架构成环状而不是直线的;我们发现处处都“看到”回馈环路与系统基模。一个新的思考架构深植于心中,于是一个开关被启动了。这非常类似精通一种外国语言的过程,我们开始以这项新语言做梦,或下意识地以新语言的名词和语法来说话和思考。当系统思考也是如此的时候,会如一位主管所说的:“我们在生活上的各个层面便充满了各种环路。”
  就如组织理论家基佛所说:“如果这个关键在不知不觉中被启动了,你从此就成为一位系统思考者。你便可自由运用系统和直线这两种思考方式来看这世界(仍有许多问题用直线思考最恰当)。对于以直线的方式不可能看出来的方案,也经由潜意识浮现出来,而成为可能的解。原本以为不可行的方案,现在也可能变成可行的。‘系统’成为一种思考方式,甚至是一种生存方式,而不只是一项解决问题的方法。”
  潜意识不会受到回馈环路数目的限制。就如同它能够处理的细节数目远高于我们意识的心智,它也能够处理极为错综复杂的动态性复杂。更重要的是,当潜意识同时吸收几百个回馈关系,它也一并整合细节性复杂与动态性复杂。
  这就是为何演练是如此重要,演练对任何有意义的意识与潜意识的交互作用,都是不可或缺的。光练习概念是不够的,学习外国语言或学骑脚踏车便是例子。就这方面来说,像微世界这样的工具会被单独用来当做组织文化研习的媒介——人们在其中不断演练,而养成该组织共同的整体性思考与行动。
  系统思考除了对于组织的发展非常有价值之外,有它更深一层的重要性。为了说明这点,先让我们往后退到远祖时代。由演化的角度来看,人类目前的情况令人觉得有些讽刺。人类过去为了求生存,对于突发事件所呈现的威胁,能够敏锐地辨识及反应。于是这种应变的基因便存在人类的遗传基因中。所以你如果在人面前突然拍手,他会吓得跳起来,这是由于遗传基因之中还存留着像遇见恶虎自灌木丛中跳出一般的记忆。
  然而今天对我们集体生存的威胁,是经由兼具细节性及动态性复杂的过程,缓慢而渐进地发展出来的。核子军备的扩张、温室效应、臭氧层破坏、第三世界营养不良与贫困、影响我们生活品质的经济循环……,这些层面很广的问题,都不是单一事件。这也就是为什么系统思考在今日,对人类的集体生存是如此的重要。
  学习型组织或许就是我们改善人类社会复杂系统的杠杆点。而要建立学习型组织,需要培养人像系统思考者那样看问题,并逐步发展自我超越,和学习如何共同合作、摊出和重新建构心智模式。就今天这个以组织为主体的世界来说,这或许是能帮助我们改变自远祖以来积习在脑中的思考方式最有力的行动之一。在这个意义上,学习型组织可能不止是一项组织进化的工具,也是人类智力进化的工具。


  ------------------
  北库||http://www.eywedu.com



后页
前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