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之梦三章





  第一章 八麒麟
  乐俊:咦!又想听我讲故事了吗?可我现在不得不学习呀。那,好吧!我就讲一个从延台辅那儿听来的关于麒麟的事。那是好多年前,很少露面的麒麟们一度聚集在一起的故事。唔!至于这到底是真是假,我是不知道。总之,是那个延台辅告诉我的。但是,说这件事的时候,台辅显得特别高兴。
  ※       ※       ※
  (延麒在蓬山奔跑时回想起廉麟嘱咐他的话)
  廉麟:延台辅,好久不见了。这张是碧霞玄君请我去的请柬。当然,这件事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也很想来与大家见上一面。可,就如你所知,涟国现在的形势还不容乐观。真是遗憾啊!我也特别想与那可爱的泰台辅再见上一面。因为延台辅与泰台辅很熟,所以请你想他转达我与我国对他的敬意……。
  (延麒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延麒:廉麟那家伙就这么随便的,把这件苦差事交给我了。这不是要我老命吗?(累的直喘气)哇!为什么蓬山这么大!
  (传来其他麒麟的欢笑声)
  泰麒:延台辅!
  延麒:小家伙!你已经来了吗?
  泰麒:骁宗大人,不,主上允许我到这儿来的。
  延麒:是这样啊。说起他来,好像干的不错吧!
  泰麒:是的。前些日子,主上把我的房子搬到了他的正殿旁,现在任何时候都能看见他。
  延麒:太好了!
  泰麒:是的。啊!玄君大人。
  碧霞玄君:多么壮观啊!在这蓬庐宫里担任过蓬山公的麒麟们一起回来,这种事是很少有的。大家都变的很出色了呀!
  供麒:碧霞玄君。
  碧霞玄君:啊!供台辅。你已经二十八年没来蓬山了,很怀念这儿吧!
  供麒:是。主上想问一下,今天把我们召集这里来是不是上天有什么事?
  延麒:这个我也想知道,是否有天灾会发生?
  采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碧霞玄君:什么也不用担心,采台辅。
  采麟:是这样吗?
  碧霞玄君(面向延麒与供麒):也请你们转告延王与供王,这次请你们来是为了庆祝十二个国家的麒麟都平安无事地生活着。
  塙麟:说起来,由于泰台辅的归来,现在不存在没有麒麟的国家了。
  泰麒:这是很少见的事吗?
  碧霞玄君:不。像现在十二个国家都有麒麟这种事,以前也有过好几次。不过,这里也持续好多年没有泰与庆的麒麟出现了。
  景麒:玄君,真的只是这个理由?
  碧霞玄君:哎呀!不满吗?景台辅。
  景麒:这种理由……。
  延麒:但是,就为了这而把麒麟都召集来,这种事听也没听到过。
  碧霞玄君(欢笑):哈哈哈!延台辅,你的国家现在怎么样?
  延麒:哦,还是老样子。说起来,还是请担心一下庆国与巧国的情况吧。
  碧霞玄君:景台辅,主上的情况如何?
  景麒:一切安好,没什么问题。
  碧霞玄君:是这样呀。塙台辅,你的国家怎么样?
  塙麟:哦,主上与百姓一切安好。
  延麒:是这样吗?我听说……。
  塙麟:平安无事,请放心。
  碧霞玄君:那太好了。采台辅,你那儿怎么样?新的王是否是个和蔼可亲的人?
  采麟:是的。一切安好。
  碧霞玄君:扶王的事真是太遗憾了。
  采麟:不,那是……。
  碧霞玄君:供台辅,峯台辅你们的国家情况如何?
  供麒:谢谢,主上与国家都安好。只不过,最近从芳国来的难民数量一直在增加。
  峯麟:你在说什么呀!供台辅。
  延麒:峯麟。
  峯麟:本国情况一切安好。就像你所知的,虽有少量难民,但这并不是主上的过错!
  供麟:可是……。不,还是算了……。
  碧霞玄君:哈哈哈!供麒,你也真是的……。怎么了,泰台辅?那么悲伤的表情。
  泰麒:不,只是有点害怕。那个,因为我还不太熟悉我国的情况……。但我想大概是一切安好吧。
  碧霞玄君:哈哈哈……。
  泰麒:请问,玄君大人。我听说十二个国家的麒麟都聚集了,可这里好像只有七个人。
  延麒:经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只有七个人。这之前廉麟已经跟我说过她不来了。
  碧霞玄君:徇麒好像现在因国事而抽不出身。
  塙麟:听说徇的国家现在有些动荡,是不是因这而不来呢?
  碧霞玄君:塙王对这件事很在意吗?
  塙麟:徇王在原本还是官吏的时候,与主上有过交往,所以会在意他。
  碧霞玄君: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来。柳国到现在也还没有任何回应。延台辅,关于柳国你有没有听到过什么传闻?
  延麒:柳与雁虽说是邻国,但交往并不多。等我回去后,去柳那里看看情况吧。
  塙麟:身为一国台辅,竟然这么随便的就到别国去……。
  延麒:我知道了!塙麟,你干吗这么认真。
  碧霞玄君:剩下还没有来的只有范与奏的麒麟,两国的台辅都说因事而抽不出身。
  (原本一直在说话的峯麟与供麒,突然之间吵了起来)
  峯麟(发怒):我已经说过了,根本没有任何事发生!
  碧霞玄君:怎么了,峯台辅?
  峯麟:没什么,只是供台辅一再向我确认芳有没有什么事发生?
  供麒:实在万分抱歉。但是,主上对此事十分在意。
  延麒:咦!那位大小姐吗?
  景麒:供台辅,供王对芳的情况这么在意,是不是有什么征兆发生?
  峯麟:根本没有任何事!
  供麒:实际上是因为难民们的话传到了主上的耳中……。
  峯麟:请住口!
  景麒:峯台辅。
  峯麟:无论哪个国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事发生。但是,这并不需要别的国家来插手。景台辅的话,应该对这种事情很清楚。
  景麒:的确如此。
  延麒:可是,现在在这里的只有麒麟。虽说有点冒昧,但如果有什么痛苦难过的事,在这里说出来想必也没多大关系。
  采麟:延台辅,请不要说的那么轻松。
  延麒:怎么了,采麟?
  采麟:因为如果真有痛苦的事,说出来岂不会使伤口更痛吗?而且,虽说大家都是麒麟,但未必就能明白对方的痛苦。
  延麒:没有这回事。现在只不过是供麒在担心芳而已。
  供麒:我只是遵照主上的意思。
  延麒:你这个人呀……!
  景麒:请不要在说了,延台辅。
  延麒:景麒,连你都这么说。好,我知道了!随你们便吧!
  塙麟:我们都在为自己的国家与主上的事竭尽全力。想必峯台辅也是如此。
  延麒:我知道了……!
  泰麒:请问延台辅,还有大家……。
  延麒:咦!
  塙麟:泰台辅。
  泰麒:你们在吵架吗?
  延麒:吵架!
  塙麟:这……。
  景麒:泰麒,不要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
  采麟:吓到你了吗?
  峯麟:怎么了,泰台辅?
  泰麒:我因为是新来的麒麟,所以对大家谈的这些困难的事,我是一点也不懂……。
  景麒:没这回事。
  泰麒:但是,我以前曾听玉叶大人说过,景台辅与我同样都是在蓬山的舍身木中出生,就像兄弟一样。所以,其他的麒麟们大家也都是如此吧。
  延麒:兄弟吗?
  塙麟:兄……弟……吗?
  泰麒:我听了这之后,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并不是孤零零一个人。所以,与大家见面时,我感到特别高兴。所以……所以……。(痛哭)
  延麒:不要哭呀,小家伙。
  采麟:泰麒,你没事吧?
  景麒:好了,不要再哭了。
  供麒:延台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延麒(惊慌失措):啊,啊,不要问我。
  峯麟:泰台辅。
  泰麒:峯台辅,对不起。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峯麟:真的什么事也没有,泰台辅。延台辅只是对我的国家的事稍微有点担心罢了。
  泰麒:是这样吗?
  延麒:是,是的。
  峯麟:但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主上是个很出色的人,只是有时过于严厉了点。但是,总有一天一定会……。
  塙麟:这是当然的。说起来,主上是我们根据上天的启示而找到的……。
  采麟:是的。我们应该相信自己所选的王。
  泰麒:太好了!大家果然就像我所想的一样。
  采麟:噢!
  泰麒:虽然有点小摩擦,但其实是像兄弟一样亲。
  峯麟:是这样吗?
  泰麒:那个,请问峯台辅,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话,就请提出来吧!
  (众麒麟欢笑)
  碧霞玄君:请大家到这里来,饭菜都已准备好了。
  采麟:泰台辅,请到这里来。我想听你谈有关蓬莱的事。
  泰麒:是。延台辅,峯台辅,还有供台辅,大家都一起来吧!
  峯麟:是。
  供麒:是。
  延麒(自言自语):廉麟,就像你所说的一样。
  (回想起廉麟所说的话)
  廉麟:我真的很想与泰台辅,还有大家见上一面。可是,由于国家还不是很稳定,我因此身陷不安与彷徨中。但我的心情又不能向别人倾诉。如果能够与同是麒麟的大家见上一面,在出生的故乡蓬山互诉心声。再加上,若是能看见那泰台辅的笑容的话,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第二章 姐妹王
  乐俊:好了,接下来是关于那两个人的故事。被奇妙的命运连接在一起,两姐妹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再稍微前面一点。在庆国与王都距离很近的城市,有一家很大的服装店。在那里住着两姐妹。姐姐叫舒觉、字恩幸,妹妹叫舒荣、字花丽。与非常文静,从不出去的姐姐相比,妹妹一直都打扮的很华丽在外面游玩。而且以全城第一,全国第一的美人为国人所知。
  ※       ※       ※
  舒荣:咦,店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真讨厌!大概又是因妖怪引起的骚动吗?
  舒觉:花丽、花丽。该怎么办才好?
  舒荣:啊,恩幸姐姐,急成这样真是少见,是这间房间粉刷的味道太厉害而不漂亮吗?
  舒觉:该怎么办?
  舒荣:怎么了?是那只令人讨厌的狗逃了吗?那不是正好,它应该就在这附近,马上就会回来。到底怎么了?这么苍白的脸。
  舒觉:你没有听说吗?
  舒荣:到底是什么事?
  舒觉:现在,庆国的神在店里。
  舒荣:庆国的神,麒麟!
  舒觉:不能这样叫,应该叫台辅。
  舒荣:麒麟从蓬山下来这件事是听过。怎么会!
  舒觉:该怎么办?父亲、母亲也不知该怎么迎接台辅?为什么台辅会到我们家来?
  舒荣:一定是这样的。
  舒觉:去哪里?花丽。
  舒荣:去见麒麟。
  舒觉:啊,不行。不能就穿这样的普通衣服去,要穿的更漂亮一点。对了,我记得有件漂亮的衣服在……。喂,花丽,花丽。
  舒荣:真罗嗦啊!
  舒觉:花丽你知道台辅为什么来的原因吗?
  舒荣:当然。难道你不知道么?是王气,他感觉到我们家有王气。
  舒觉:王气?庆王的?
  舒荣:是的,麒麟是感觉到王气来选王的,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理由么!
  舒觉:可是,我们家只是普通的商人呀。
  舒荣:不论是农民也好,商人也罢,都能被选为王。再说,我们家一次也没去过蓬山。麒麟在蓬山等王出现等了二十年以上。实在忍不住就下来了。就是说,王在蓬山以外的地方。
  舒觉:是这样呀。可是,到底是我们家哪一个?
  舒荣:这就不知道了。反正是某一个吧。走,我们去吧!
  舒觉:等一下,花丽。
  舒荣(旁白):姐姐当然不知道,但我却是非常确信。在这个家里,只有一个人适合当王,那就是长的漂亮,绘画、音乐各方面都精通,无论做什么都行的我,除了我之外难道还有人更适合当王吗!如果不是父亲反对,我早就去蓬山了。
  (四周一片喧哗声)
  舒荣(对周围的人说):没关系。这位大人看样子是来找我们的。
  景麒:不会错的。终于来到这里了。
  舒觉:这个人就是台辅呀,看起来简直跟人一模一样。
  舒荣:这是当然的。他是麒麟呀。走,姐姐我们去。
  舒荣:是台辅吗?
  景麒:是的。
  舒荣:我是舒家的女儿名荣,这是我姐姐名叫舒觉。您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景麒:我是来找主人的,终于来到这里了。
  舒荣:听到了么?姐姐。是来找主人的!那到底是谁?咦,姐姐。
  舒觉:早就听说麒麟是非常美丽的野兽。那头发,眼睛,嘴巴是多么美丽呀!
  舒荣: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咦!
  景麒:失礼了。
  舒荣(旁白):这时我看见了一件叫我无法相信的事。麒麟,景麒跪了下来。我在小的时候曾听过麒麟是决不向任何人低头的野兽。只是除了一个人例外。但景麒并不是向我,而是朝姐姐舒觉低下了头,跪了下来。
  舒荣:啊!
  舒觉:请,请问有什么事么?
  舒荣(旁白):接着,景麒把自己的额头靠在姐姐的脚上。
  景麒:遵奉天命,迎接主上。
  舒觉:等一下,不是的!
  景麒:不离御前,不违御命,誓约忠诚。
  舒荣(旁白):姐姐什么也没有说。几乎不出家门,只是和动物玩耍,对什么都没兴趣,跟我根本没法比。这样的姐姐根本不可能被麒麟选中。而且姐姐不可能就这样接受。于是我对景麒说。
  舒荣:虽然太晚了,台辅。
  舒觉:我宽恕。
  舒荣:姐姐。
  舒觉:我要跟你在一起。
  (四周惊叹声)
  景麒:请跟我回金波宫。
  (景麒面向众人):主上御驾在此。
  (众人跪拜)
  景麒(面向舒荣):主上御驾在此。
  舒荣:是,是。
  舒荣(旁白):我慌慌张张的跪了下来,但还是不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欢呼声)
  舒荣(旁白):庆王即位仪式,可来参加的民众只能看到把脸遮起来的庆王。我最初并不打算去。(舒荣离去的脚步声)
  舒荣(旁白):但是,过了几个月我被召唤到金波宫。因为是王的命令,所以不能违抗。
  舒荣:请问,冢宰大人,姐姐有什么事么?
  靖共:主上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舒荣:是这样呀。
  靖共:就是这样,希望你能想些办法?
  舒荣:我?
  (景麒在敲门)
  景麒:主上,主上。请您务必听我说,不要沉默不语。朝臣们都在等您。
  舒荣:景麒你在干什么?
  靖共:台辅,按照主上的意思,把她的妹妹舒荣带来了。请让她进去吧。
  景麒:冢宰,我不打算让她进去。
  靖共:台辅,这是主上的意思。
  景麒:如果这样做的话。主上会就这样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那早朝、奏折、大臣的上奏,这些事该怎么办?
  靖共:很抱歉,可是我们已经持续了二十年多年没有主上的朝廷,进行国事商讨。总算也就这么过来了。现在主上只是稍微休息一下。
  景麒:可是。
  舒荣(旁白):看着顽固的景麟的样子,我感到很高兴。以前在我们面前出现的时候,那个看起来神秘的,神圣的野兽,现在给人的感觉只是一只不近人情、冷淡的野兽而已。不选我,而是选择了姐姐,我希望他更痛苦。
  舒荣:我要过去了。
  景麒:请等一下。
  舒荣:姐姐,恩幸姐姐。花丽来了,你的妹妹花丽来了。请让我看看你的脸吧!
  (开门声)
  舒觉:花丽。
  舒荣:是的,是花丽。姐姐!
  舒觉:快,快进来!
  舒容:失礼了。
  景麒:主上。
  (关门声)
  靖共:没办法了。让我们尽力而为。这样就可以了吧,台辅。
  景麒:是。
  舒荣:主上,我向您行礼了。
  舒觉:求你了,别这样。对我来说无论何时你都是我可爱的妹妹花丽。
  舒荣:是真的吗!姐姐,我很高兴。
  舒觉:为什么那时,我对台辅说了我宽恕这句话?一看见他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说出了那句话。我是不是很蠢。
  舒荣:你在说什么呀。
  舒觉:难道不是吗!我没有当王的才能。庆国没有王已经二十多年了,国政废弛,妖魔横行。对我来说,对我这个商人的女儿来说,到底能做什么呢?
  舒荣:姐姐。
  舒觉: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做的很好吧,花丽。
  舒荣:这种事情……。
  舒觉:即使到了朝上也没有人听我说话。我还听到他们议论,说我这种性格到底是怎么回事。冢宰来安慰过我,但是台辅却没有。
  舒荣:为什么?麒麟不是来辅佐王的吗?
  舒觉:要说他说过什么的话。那就是:“不行,不可以。遵照主上的意思。请主上自己决定。”虽说被选为王,我却很多事都不能做。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像被关起来一样,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舒荣:姐姐。可是,现在已不能回头了。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请说出来。
  舒觉:啊!花丽,谢谢你。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金波宫里。
  舒荣:我,留在王宫里?
  舒觉: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能作为我谈话的对象,时不时的让我听听你那动听的歌声就行。
  舒荣(旁白):于是,姐姐就这样随意作了决定。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的不近人情。但是,姐姐完全不顾及他人的感受。那时我本想冷淡地拒绝她……。
  舒荣:姐姐。
  舒觉:当然,我会让你入仙籍的。
  舒荣:这!
  舒觉:父亲、母亲可能不肯,但你一定会很高兴地接受吧!因为如果入了仙籍的话,就一直能保持像现在这么美丽的样子。
  舒荣: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我本来就明白无论多么养尊处优,我也会长大,也会变老。但如果成为仙人的话,就能得到永远的青春。这是我比任何东西都向往得到的。
  舒觉:花丽,求你了,你能明白的。不要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留在这里。
  舒荣:噢,我知道了姐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留下陪你吧。
  舒觉:是真的吗!
  舒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因为如果光是姐姐一个人是不行的。
  舒觉:啊!花丽……。
  (舒觉欢快的笑了)
  舒荣(旁白):这之后的姐姐,很少参与国事。即使景麒再怎么请求,也不上朝。一直希望与我说话。可是,姐姐与我谈的都是一些以前的事,有时她也会抱怨对景麒她的管理。渐渐的,我对姐姐的话感到厌烦了。开始有意识地避开她。有一天……。
  (场景转为庭园)
  舒荣:啊!这里是多么的美丽啊!
  舒觉:花丽,花丽。看起来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舒荣:姐姐,不,主上。咦!台辅也在。这里是?
  舒觉:是个好地方吧!这是我的庭园。对吧!景麒。
  景麒:是。
  舒荣(旁白):我看见景麒稍微笑了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的确,这是个美丽的庭园。不仅有好看的花草树木,还有供老人、小孩休息的民舍。还能听到鸟儿们的欢唱。这里可以说是只为姐姐而存在的如梦幻般的地方。但是,使我比这更吃惊的是,姐姐与景麒竟然手挽着手,就像一对恋人一样。
  舒觉:这个庭园是征州的,那个叫什么来着?是哪个地方的乡长……。
  景麒:主上,是征州的呀峰。
  舒觉:对,就是他。景麒,虽然冢宰反对,但我想任命呀峰担任和州的州侯,可以吗?。因为他送了这么好的庭园给我。
  景麒:主上。
  舒觉:求你了,景麒。
  景麟:如果是主上的意思的话,就这么办吧。
  舒觉:啊!景麒。
  舒荣:姐姐,你终于与台辅亲近了。
  舒觉:前些天,景麒不知到哪里去旅行了。回来之后,就对我敞开了心扉。
  舒荣:敞开心扉?
  景麟:不,我只是为主上着想而已。
  舒觉:他对我笑了,他是为我而笑的。多么美丽的笑容啊!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正是被他的俊美所吸引,我接受了御座。有景麒陪伴在我身边就可以了,我很幸福。
  舒容:姐姐。
  舒容(旁白):无论多么俊美,麒麟始终只是只野兽。姐姐一定是身上哪里出了问题。
  景麒:主上,差不多该回去了。
  舒觉:不要!
  景麒:主上。
  舒觉:我已跟孩子们约好要教他们绣花,今天就留在这里。
  景麒:这里以后无论何时都能来,您不回去,大臣们会担心的。
  舒觉:朝中的事就交给靖共来处理好了。
  景麒:主上。
  舒觉(跑到舒荣身边):花丽,救救我。
  舒荣:姐姐。
  景麒:主上。
  舒荣:台辅,这么可怕的表情,主上会害怕的。
  景麒:噢。
  舒觉:是的。景麒,笑一笑,求你了。为了我,请你笑一笑。
  舒荣(旁白):姐姐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很久。
  (物品破碎声,侍女们的尖叫声)
  舒觉:为什么在景麒的身边,你们有什么目的!
  侍女:主上,请饶恕我们。我们只是……。
  景麒:主上,她们只是有事与我商量。
  舒觉:不是这样的!景麒,你被骗了。我不允许你们任何一个人接近景麒!
  舒荣:主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觉:舒荣,你也听好了。尧天(宫殿名)里不需要女人,女官一个不留全部放逐!
  景麒:请宽恕她们,主上。这些人如果被放逐的话,没有可供她们回去的地方。
  (舒觉打侍女)
  舒觉:是你们!就是你们骗台辅的吧!麒麟是仁兽,只要一看见眼泪就无法拒绝。你们明明知道还……!(面向景麒)景麒,把使令叫出来,叫使令来驱逐这些人!
  景麒:主上!
  舒觉:如果腿动不了,就叫使令把她们的腿吃掉。如果死抱着柱子不放,就把手砍掉。不必怜悯这些违抗我旨意的罪人!
  舒荣:主上。
  舒觉:舒荣,难道你没听见吗!你也给我滚出去!我还要剥夺你的仙籍。我不允许任何人,不允许任何人接近我的景麒!(舒觉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舒荣(旁白):姐姐由于太爱景麒因而迷失了心智。她为了能独占景麒的爱,而开始讨厌其他女人。最初是把王宫里的女人都驱逐出去。但由于发现景麒在帮助被驱逐的女人,姐姐的恨意也逐渐加深。最后竟发出了把庆国所有的女人都驱逐出去的命令。
  景麒:主上,庆国如果没有女人的话,国家就会灭亡,上天也不会宽恕你的。
  舒觉: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舒荣(旁白):即使这样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逃走了,大部分都在家里躲了起来。我到了从以前就爱慕我的征州州侯温生处,在他家里躲了起来。不久,就听到景麒得了失道之病的传闻。我怀着被惩罚的觉悟,再次来到了金波宫。如果得了失道之病的话,麒麟就会死去。麒麟死后,王也活不了多久。
  (舒荣的脚步声)
  舒荣:姐姐。
  舒觉:花丽,怎么回事?一直没有看见你。
  舒荣(吃惊):但,但是……。
  舒觉(极度悲伤):你看一看,我的景麒。
  舒荣(吃惊):这就是台辅?
  舒荣(旁白):浮现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只皮肤干枯,肌肤上充满斑点的野兽。
  舒觉:不要看!不要接近景麒!
  舒荣:你准备干什么?要惩罚我吗?
  舒觉:不,我无法惩罚你。全都是我的错。(极度悲伤)上天为什么不惩罚我,而要降罪于无罪的景麒。
  舒荣:振作点,姐姐。你可是这个国家的王呀!
  舒觉: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请救救景麒。景麒,只要能救景麒,求你了,救救景麒……(失声痛哭)。
  舒觉(渐渐缓过气来了):只有去那里了。
  舒荣:要去哪里?
  舒觉:蓬山。请仙女们带我去见天帝,求天帝让我退位。
  舒荣:退位!放弃御座!
  舒觉:我继续做下去,到底能得到什么?国政越来越废弛,天灾不断,根本没有优秀的官员来帮我。而且,最后可怜的景麒会死去。我想让景麒得到自由。
  舒荣:姐姐,你明白吗!一个王如果退位的话,那这个王就死了呀!王是不能再变回凡人的!
  舒觉:我知道。但如果我这样做的话,景麒就能去找新王,他的身体就能恢复。(惨笑)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想到呢。花丽,我要去蓬山了。
  舒荣:姐姐。
  (舒觉的惨笑渐渐传向远方)
  舒荣(旁白):姐姐的身影消失之后数天,庆国的白稚宣告了王驾崩的消息。姐姐短短六年的治世就这样结束了。那天景麒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些。不久,他又开始了寻找新王的旅程。我一直在考虑为什么姐姐一定要死,为什么发生这种怪事。然后,我发觉了所有的事都是从那时开始的……。
  舒觉:我宽恕。(舒荣的回想)
  舒荣(旁白):姐姐是不应该当王的,是景麒选错王了。这样的话,错误一定要被纠正才行。对!如果那时选我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所以我向征州侯求助……。
  舒荣(旁白):我才是庆王,难道我不能成为庆王吗!
  舒荣(旁白):当然,征州侯知道我没有被景麒选中的事。但是,由于民众对没有王的生活充满了害怕,因而一直期待着新王的出现。民众就像我所想的一样……。接着,有一位大人物给了我们援助,他给了我想要的东西。
  (景麒在鸣叫)
  舒荣(嘲笑):呵呵呵呵呵呵!这个样子真是漂亮啊,景麒。快,到这里来,到我身边来。这样的话,无论谁看见都会认为我是庆的新王。
  (景麒怒鸣)
  舒荣:哦,你不甘心吗?那就说呀!说这个女人是伪王呀!(一阵嘲笑)呵呵呵呵呵,说不出来吧!语言被封印的动物能做什么。所有的事都是由于你的过错而造成的,我只是想让世界恢复到正常的样子而已。怎么样!
  (景麒又发出一阵怒鸣)
  舒荣(旁白):向我伸出援手的是巧国的王,别国的王为什么会来帮我?对我来说这种事是没有考虑的必要的。我身边军队的数量一天天增多,各州的支配权渐渐都到了我手上。可是,突然之间我得到了巧国的王逝世的消息。接着,从征州的天空中出现了从来也没有看见过的军队。
  (喊杀声)
  舒荣:雁国王师为什么会……?难道是侵略!什么!新的庆王也在一起?不可能!庆王就在这里!我是庆王,我才是!
  (喊杀声,城门撞击声)
  舒荣(旁白):我逃了,带着仅有的军队逃向金波宫——我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破门声)
  靖共:这不是花丽吗?
  舒荣:靖共,快进行即位仪式。
  靖共:称呼你为主上?可是,没看见台辅的身影。
  舒荣:在征州被伪王夺去了。
  靖共:伪王吗?
  舒荣:伪王带来了雁国的王师。
  靖共:雁国的……。
  舒荣:而且她是个海客!
  靖共:哦!
  舒荣:如果那个伪王入主金波宫,再加上延王,海客的势力将笼罩整个朝廷。
  靖共:是这样呀!
  舒荣:我只是希望能得到御座。
  靖共:是。
  舒荣:除此之外,所有的事都交给你来做,包括敕令。
  靖共:既然这样,那我就称呼你为主上吧。
  舒荣(旁白):金波宫成为了我的东西。但是过了不久,拥护新庆王的军队就攻了进来。看见景麒身影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向敌军投降。不知是何时,我身边连一个人也没有了。
  (打斗声,士兵惨叫声)
  延王:阳子,你没事吧。
  阳子:谢谢你,延王。这里是金波宫的正殿吗?
  延王:好像是的。
  舒荣:无礼者。准备用血来玷污这御座吗?
  阳子:那个人是?
  延王:终于出现了,伪王。是叫舒荣吧。你已经完了!
  舒荣(狂笑):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你这个帮助伪王的侵略者!
  延王:、如果这是侵略的话,那我头一个就会遭到天谴!如果我无事的话,那就证明站在这里阳子才是真正的庆王!
  舒荣:庆王吗!
  延王:不要再过来了,再过来的话……。(手握剑柄)
  阳子:等一下,请等一下。
  延王:庆王。
  阳子:我想与这个人,想与伪王讲几句话。
  舒荣:愚蠢!我才是真正的王!
  阳子(面朝舒荣):求你了,听我讲几句话吧。
  延王:明白了。新王亲手打倒伪王,这个结局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天经地义的。但是,阳子,庆国有二件宝物,其一是能映出任何事物真相的水禺刀,其二是任何伤都能治愈的碧双珠。这些都乃是王的力量。它们的用法你应该都知道吧。
  阳子:是的。衫本就拜托你照顾了。
  延王:好。大家先出去,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关门声)
  阳子:你趁现在快逃吧。
  (舒荣疯笑)
  阳子:你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吗?求你了,快逃吧。
  舒荣:我难道会害怕吗!我可是王啊!
  阳子:你不是王!
  (舒荣扑向阳子)
  舒荣(冷笑):姐姐死了,这是上天的过错。我才是正确的,我才应该是王……。
  阳子:快住手,啊!不能这样,冗佑!
  (阳子的剑刺中舒荣)
  舒荣(惊叫):杀了,杀了吗!
  阳子: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对不起。用这个珠子的话就能治好,马上就能……。
  (舒荣紧紧抓住阳子)
  阳子:快放开我,如果不马上治疗的话,伤口会……。
  舒荣:这就是碧双珠,如果能使用它的话,我就能成为庆王。我就能……。
  阳子:快放手!
  舒荣:伪王!觉悟吧!
  阳子:不要!
  舒荣(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舒荣(旁白):我不由自主的推开了那个海客,朝着那把剑的剑尖直挺挺地扑了上去。那动作的速度快的连妖魔也自叹不如。当我明白的时候我已经避不开了。那时,从剑的光芒中浮现出了一张我一直想念的脸。
  (剑中浮现出舒觉的样子)
  舒觉(轻轻呼唤):花丽,花丽。
  舒荣(旁白):我在那时发觉了,我之所以会那么憎恨、讨厌姐姐,都是因为我太喜欢她了。姐姐什么也没有做错,错的是上天。御座就给那个海客吧。我所想要的,我所想要的只是永远的休息……。
  (舒荣惨叫)
  乐俊:阳子,景王打倒了伪王夺回了御座。关于这场在金波宫与伪王的战斗,阳子什么也没有说。所以,我们也从不提起……。
  第三章 半兽
  乐俊:下面要说的是比先前所说的两件事更新的故事。由于我也在其中出场,所以有点不好意思。那是在赤乐二年,阳子平定了和州之乱,整顿州郡之后的事。铃与祥琼分别去了才国与恭国。阳子在远甫与浩瀚的辅佐下也越来越有王的样子了……。
  ※       ※       ※
  桓魋:主上,您要说的就是这些吗?
  阳子:是的。我想派人去芳国,但考虑到途中可能会遇到妖魔。所以,我觉得派禁军左将军去是最合适的了。可能会很辛苦,拜托你了。
  桓魋:这样的话,臣惶恐之至……。
  阳子:不行吗?
  桓魋:是的。
  阳子:的确,作为禁军左将军平时训练士兵也是非常辛苦的……。
  桓魋:我并不是因为这个理由而不去的。
  阳子: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这次去芳的最大目的是为了祥琼的事。
  桓魋:是。
  阳子:现在芳没有王,但有一位优秀的州侯。我听祥琼说,这位州侯现在正管理着芳。
  桓魋:是惠州侯月溪大人吗?我听过有关他的传说。
  阳子:噢,我想派人转告他请他除去祥琼的芳国国籍,代之让她加入庆国国籍。但是,祥琼现在被禁止进入芳。她本人也认为理应如此。可是,现在的祥琼与以前不同。请把这些都告诉他,我希望他们能解除彼此之间的误会。
  桓魋:是。
  阳子:桓魋,在金波宫中我认为你是最了解祥琼的人。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桓魁:我认为我不能胜任这个任务。
  阳子:桓魋。
  桓魋:虽是主上亲自下的命令,但臣准备辞去将军一职。因为这样下去的话会使臣惶恐之至……。
  阳子:桓魋,为什么?你有什么不满吗?
  桓魋(下跪行伏礼):请您……。
  阳子:等一下,桓魋。站起来!像这种伏跪礼应该已经废除了,我不喜欢看见别人低下头,跪着向我说话!
  桓魋:那么就请您立即撤回成命吧。(指任命他为禁军左将军的事)
  阳子:桓魋……。
  (场景转到某处)
  桓魋:哟,朱湄再多吃一点吧。我不得不把你先安置在这里呀,因为有事,所以没法照顾你……。怎么了,咦?(回头看见了乐俊)
  乐俊:对不起,惊到你的骑兽了。我正在找可供骑兽吃的饲料。
  桓魋:不,真是很有气派的骑兽。我身为骑师看得出来。饲料的话我这里有。(把饲料递给乐俊)
  乐俊:多谢了。(对他的骑兽)来,吃吧。
  桓魋:这只骑兽是主上的吗?或是你的?
  乐俊:都不是。我只是个学生,而这只骑兽也不景王的。是我向延台辅借的。
  桓魋:延……台辅。
  乐俊:我名叫乐俊,是景王的朋友。
  (场景转到一处农舍,桓魋打开房门)
  桓魋:真是抱歉,这里有点乱,你先找个适当的地方坐下吧。
  乐俊:是。(看到屋里实在乱的不成样子)你是不是正在找什么东西?
  桓魋:不,我住在这里的时候,一有东西就随手一放。久而久之就弄成这样了。总想有朝一日要好好地收拾一下。可是过了不久就离开这里了,所以我想也没必要整理。
  乐俊:请问,我可以随意吗?
  桓魋:可以。
  乐俊(变回本来的样子):呼,好了。
  桓魋:乐俊,你是半兽吗?
  乐俊:是的,对不起。因为这个样子我很轻松。
  桓魋:对了,我听说过,你还曾救过主上的命……。
  乐俊:其实也没什么啦。
  桓魋:祥琼对我说,是你让他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
  乐俊:只是稍微说了些而已。
  桓魋:我早就想见你一面了。
  乐俊:我也是……。请问那个,将军怎么样?
  桓魋:咦?
  乐俊:我的话,觉得以半兽的样子去王宫很不礼貌。但是,阳子会生气的。
  桓魋:生气?
  乐俊:她说乐俊以原来的样子来就可以了。在官吏中好像也有人对此不以为意。
  桓魋:是这个呀。但是,我从小时候就一直化作人的样子,这样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
  乐俊:是这样呀,我的母亲说……。咦,你在干什么?
  桓魋:噫,应该就放在这里的……。由于没什么好招待的,但我想至少可以给你泡杯茶……。呀……。(一不小心东西都落在地上)
  乐俊:嘻嘻,请小心一点。说起茶的话,那么将军的家是布衣吗?
  桓魋:不,是商家。
  乐俊:麦州的?
  桓魋:是的。而且非常大,经营着骑兽、武器还有从范国运过来的饰品等。
  乐俊:范的工艺品可是很精致的呀。
  桓魋:在麦州与范进行贸易的时候,因机缘巧合无意之中一族中有人当上了官……。
  乐俊:成了官宦之家了呀。
  桓魋:是的。但,我最初并没有作官。
  乐俊:庆有半兽不能作官的法律。
  桓魋:我家中还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所以生活上的事不用我担心。父亲也说过,我可以一直留在家里。我的童年就与兄弟们在一起无忧无虑地度过了。只是,我被告戒与人见面时要变作人的样子。长此以往,也就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了。
  乐俊:我的母亲可是与此相反呀。我就算变作人的样子,穿上衣服。但母亲说我还是原来老鼠的样子好。
  桓魋:是吗。
  乐俊:但是,为什么将军会从军?
  桓魋:那也是某一天的事了,想到自己虽是半兽但也不能老是这样下去……。
  乐俊:发生了什么事吗?
  桓魋:什么也没有。只是,听了许多父亲、母亲与哥哥和弟弟有关将来的谈话。感到很严峻,当然我什么忙也帮不了。“你只要呆在家里就可以了”,我父母只对我说了这些。意思是即使是半兽也没关系。
  乐俊:是这样呀。
  桓魋:我并不认为我这样就可以了。不是我自夸,我的本事可是很大的,所以我去从了军。
  乐俊:身为半兽,也不是什么值得令人痛苦的事。
  桓魋:是呀,因为这是天生的。也没办法。你怎么样?
  乐俊:我……吗?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痛苦的事。那个,虽然不能上学这件事让我很不甘心。但能留在家里帮母亲的忙也就够了。
  桓魋:原来如此。从军后不久,我就有机会在州侯浩瀚大人的面前展示武艺,并被他看重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被他提拔当上了州师的将军。
  乐俊:但是半兽的话……。
  桓魋:噢,半兽是被王禁止的。但是浩瀚大人说没关系,他还叫我把身为半兽的才能施展出来。反正只要小心的话,平时也不会被人觉察出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在这之后,就担任了禁军左将军。呀,又回忆起以前的事了。
  乐俊:麦州侯,新的冢宰继任者,他真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人呀!制定法律,使人民安居乐业……。
  桓魋:阳子也……,不,是主上也曾这么说过。在我变为半兽的时候……。
  乐俊:是吗?是在拓峰之乱的时候吧。
  桓魋:哈,你也听说了。对,就是在那时。她这么说……。
  (回忆当时的情景)
  阳子:我曾被一个半兽朋友所救,为了他,我甘愿做任何事。麦州侯很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吗……?
  桓魋:这句话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乐俊:所以,你准备辞去禁军将军一职吗?
  桓魋:为什么?
  乐俊:难道不是吗?说起来,其实一开始桓魋大人就不准备接受阳子授予的禁军将军一职。
  桓魋:为什么会这么想?
  乐俊:无论和州侯再怎么胡作非为,将军的行为只能被看作是一个令人钦佩的反叛者。即使能被阳子原谅,在桓魋大人的内心深处也不能原谅自己的行为。
  桓魋(一拍大腿):哼,我真是服了你。说起来,我发动和州之乱时已经有死的觉悟了。我想我们如果全部战死的话,动乱的事就会传到主上的耳中。但谁想事有突变,等觉察到时,浩瀚大人当上了冢宰,而我当上了禁军左将军。可是,我一直在想像我这样的叛乱者在这里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乐俊:即使如此,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使你想立即辞职?
  桓魋(先是一楞,随后大笑):哈哈哈哈,你这个家伙。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思仪的力量呀?
  乐俊:不,但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大概也会这么想吧。
  桓魋:也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我向阳子辞去将军一职,但不被允许。她考虑到我可能有什么顾虑。但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是“为了半兽”这个回忆使她让我当上了禁军将军。适合当禁军将军的人才要多少有多少。她之所以选我的理由是因为……。当我向她辞去将军一职时,阳子认为我是顾虑到自己是半兽才请辞的。我想她大概是考虑到你的事才……。我想通后,为了不让阳子难过,才勉强收回了辞呈。
  乐俊:但是……。
  桓魋:但是,作为王的代理人去芳,这件事是绝对不行的。
  乐俊:王的代理人是绝对不能由反叛者来担任的。
  桓魋:这是当然的。这会让庆动摇的。
  乐俊:所以,你才会违抗御旨。而阳子叫我来找将军……。
  桓魋:你好像什么都明白呀。
  乐俊:但是将军,你既然连这都明白,为什么就想不明白自己被王任命的理由呢?
  桓魋:我知道原因,是因为我最清楚祥琼的事。
  乐俊:这也是原因之一。但,你忘了吗?目前芳的情况。而且,现在统治芳的州侯是杀害祥琼父亲峯王的当事人。
  桓魋:这个……。
  乐俊:据祥琼所说,州侯月溪大人在峯王登基前就与他十分熟悉。但他那种不得不弑王,并暂时接管御座的心情。若能稍微体会到一点,就能避免以后犯下同样弑王的悲剧。
  桓魋:是这样呀……。
  乐俊:而且,与那个人见面的话,对桓魋大人来说决不是没有意义的。
  桓魋:主上竟然连这个……也考虑到了。
  乐俊:桓魋大人对于景王来说是不可缺少的。无论是去芳,还是担任禁军左将军都非桓魋大人不可。她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桓魋(激动):我……是不可缺少的。
  乐俊:的确,她称呼我为朋友。但这个与那个的意思是截然不同的。
  (桓魋下跪)
  乐俊:呀,桓魋大人。
  桓魋:我要向主上谢罪,拘泥于半兽这件事是我的不对……。谢谢你,等一下要不要看看我变成半兽的样子。
  乐俊:好的,但是……。
  桓魋:但是?
  乐俊:如果要和我比赛的话,还请你饶了我。
  桓魋(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场景转到金波宫)
  阳子:桓魋一行平安无事的到达了芳,我向你致谢。
  乐俊:我说过了,我什么也没做。
  阳子:是吗,我听说你把我给夸奖了一番。虽帮了我的忙,但你说了许多我从来都不曾想过的事。
  乐俊:没关系,反正又不是谎话。
  阳子:你说了我从来都不曾想过的事难道还算是谎言吗?
  乐俊:没关系啦。
  乐俊(独白):我也不知道阳子到底会怎么想?但我认识的阳子一定会这么想的。我只是把她所想的说出来而已,所以算不上谎言,对吧!尽管如此,变为熊的桓魁的样子还是吓了我一大跳。的确,这个样子可真是要命,门呀、天花板等全都要重新造新的。好了,我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有趣吧,全部都是真的哦。如果我说的故事你还没听明白的话,那就请再多听几遍吧。好了,各位请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