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简





  译者:末三
  Ⅰ
  那座王宫,仿佛从高高突出的断崖边缘窥视着下界一般,浮于云海之上。
  ——庆国的首都,尧天山。金波宫临于山顶,在山的第九段(十分之九),云海的下方,有一个小小的高窗。穿透了白色岸壁的小窗敞开着,一只鸟向西北方向飞起。
  这只鸟有着类似凤凰的鲜艳毛色,一路飞向云海之下,直指关弓。横跨庆的国土,翻越高岫山(国境),耗时三天抵达雁国首都·关弓山的山麓。
  关弓山的山麓上,铺陈着面积宽广的城镇。鸟横越城镇上空,掠过巨大山体的底部、绵延至比城镇稍高一些地方的整片屋顶,向着深处、穿越山腹的一扇窗户落下去。
  窗子内,是切削岩盘形成的房间。关弓山这座山本身,既是王宫的一部分也是国府的一部分。但是这个房间并不宽敞,构造简朴。房间里只有用凿子从岩石中凿出来的墙壁和窗户,屋里的家具只有虽然精工细作质量上乘,但是由于古旧而变成米黄色的书桌和椅子。书架和床榻都是在岩壁上剜出来的,夕阳落在覆盖着床榻的帷帐上,让褪了色的锦缎看起来更有古色。
  鸟用喙敲敲敞开的窗户玻璃。听到声音,房间里面朝书桌的人影抬起头来。——不,有着灰茶色的毛以及从椅子一边垂下来的尾巴的,不是人而是老鼠。他回头看向窗子,发现鸟的身影后微微地摇了摇银色的胡须。
  “——哟。”
  他这一招呼,鸟从敞开的窗户飞到书本成堆的书桌上,停在桌子边缘。他摸了摸鸟歪着的脑袋,于是鸟用一个清冽的女声开始说起话来。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他笑着点点头。虽然这样做,声音的主人是看不见的。
  ——我,鸟说。
  我现在很好。也正在努力。
  ……对着鸟说话,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还是会不好意思。这边的人,大概都不会这么想吧。
  总之——怎么说呢,我终于开始习惯金波宫了。至少是从正寝到外殿,不用找人问路自己摸索着也能找到地方。总算是弄明白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听从乐俊的建议去探险,好像结果还不错。虽然是花了两天工夫的一个大工程,而且还给为我带路的景麒添了不少麻烦。
  像这样走了两天,仍然没有逛到所有的地方,王宫还真是宽广啊。不管怎么说,光是我起居的正寝,就能数出三十二座建筑物。还有那些短桥——有的桥真的是浮在空中,过桥后再往里走居然还有后宫这种地方,真好笑。后宫就没有探险了。后宫,以及东宫。然后是府第。真的是,只是和自己有关的地方,整个儿转一圈就要花两天。——这么宽阔的建筑物,我一个人要怎么用才好呢?
  用来玩的话未免太浪费了,本来是想租给别人来填补国库啦,拿来做荒民(难民)的设施啦,或者国立医院什么的,但是一跟景麒说就会被否决。说什么不能这样做什么什么的。我想,那还不如拆掉,还可以省下维护费用,但是听说也不能这样做。庆还很贫困。我觉得贫困国家的王更应该住在和自己相符的地方,但是所给景麒听,他又会说国家是需要威仪的。还有历代的王传下来的很多衣服和首饰,这种东西要是能全都卖掉的话,至少也可以填补国库呢。
  我实在是不清楚国家的威仪,还有王的威信这些东西。
  前段时间,我对替我打扫房间的奚(女仆)说了声谢谢,就被景麒骂。说什么太过随便会让对方觉得受到了侮辱。真的是这样吗。——对了对了,连笔记本都不让我用。因为都是些没听说过也没见过的事情,虽然不至于太吃力,但是不写下来的话是记不住的。所以我就随身带着笔记本,把学到的东西都写下来,这样也会被景麒骂。说什么看到我这个样子,官会不安的。总之是说,王如果不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来是不行的。结果是没办法,一旦有不知道的东西,只好在问过之后,赶紧躲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去偷偷地写下来。说起来确实是满笨的。
  就这样,景麒始终是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麒麟都是这么罗嗦的吗?性向为仁——说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我见过的麒麟也就只有景麒和延麒,所以,总觉得怪怪的。就因为这样,常常会吵得很凶,让周围的官乱担一把心。
  是啊——不过,老实说,我觉得周围的人如果对我太亲切的话,我反而会骄傲起来,所以景麒这个样子,对于我来说也许是刚刚好呢。就算不是这样,还有那么多的人对我低头。唔,我是不是做得稍微好一点了呢。只不过,如果景麒不是那么一板正经的话,我想我能够做得更好一些的。
  和景麒以外的官,就一直没有吵过架。只不过,也许是因为还没有相互熟悉到会发生冲突的地步吧。因为现在我还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一旦六官说了什么,我就只能认为“是那个样子的吧”。对于各种事情的了解再多一些的话,也许就会发生冲突了。
  和身边照顾我的女官,相处得就比较好一些。也可以闲扯一些无聊的话题。这样说来,景麒也板着脸说过和侧近的人太过亲密是太好的,但是对早晨晚上都要照面的人,总还是板不下脸来。
  有个叫玉叶的人,是个很好的人,我非常中意。虽然现在是在照顾我,但是原来好像是春官,做的是和学校有关的事情。——啊,在这种时候,脑子里一下子不能反应出官职的名称来,真是丢脸哪。嗯,说是整备学校的官吏的下官。因此,可以和她聊聊这边的学校,还有蓬莱的学校。如果什么时候能让她重新做回春官就好了。每次说起来的时候,就会这么想。因为她辞去下官的职务并不是因为有什么过错,只是因为予王的放逐令而被赶出了庆国。离开庆之后,似乎辗转过很多地方。还认为是个好机会,所以想参观一下各地学校。——这样,是个非常有上进心的人呢。
  ——这样说来,以前在巧也遇到一个叫玉叶的女孩子呢,这是很常见的名字吗?女官玉叶,给我讲了各个国家的事情。听了她说的之后,就想出去旅行看看。不是逃避,而是能好好见识各种事物的旅行。想要转转整个庆国,想要拜访各国。
  可惜的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能去巧国看看情况就已经是极限了。
  ——乐俊大概也已经听说了吧,塙麟好像已经过世了。听说前些时候蓬山结出了塙果。塙王也是命之将尽。此后,巧国会荒废下去。乐俊也很担心吧。我能做到的事情,我都会去做。说是这么说,我能做到的事情,也就只有那么多。总之现在看起来还不是很严重,这一点可以放心。
  ——对,我去看了看,去巧。
  听说巧越来越危险,所以我在再三恳求景麒之后悄悄地到巧去了一趟。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所以,虽然只呆了两天,我还是非常在意巧的情形——总觉得不去看看的话,对很多事情就下不了决心。而且也想到,在往返途中可以看到庆的样子。
  当时的感觉,是变化还没有明显到可以看得出来的地步。街上的人们,虽然好像很担心,但是和以前似乎也没什么变化。进入收获期的农地很漂亮。庆如果也能尽快变成那种样子就好了。
  途中,我去拜访了乐俊的母亲。她过得很好。
  虽然我是突然跑去的,但她非常欢迎我,还蒸了馒头给我吃。我觉得她还什么都不知道,乐俊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吗?应该不会吧,明明有从关弓写信回去。乐俊的母亲,以一种很久不见的熟人来访的态度接待我,所以到最后,我也没能说出我变成王的事情。只是告诉她我和乐俊一起去了雁,然后乐俊在雁过得怎么样。乐俊的母亲,一点都没有变。说是周边既没有灾害也没有妖魔出没,今年的小麦比去年长得好,所以多赚了很多钱。还笑着说虽然知道塙麟已经过世了,但是自己一个人怎么都还是过得下去的。反而是对乐俊有没有好好吃饭啦,生活过得怎么样啦,有没有习惯大学啦,这些事情比较担心。——总之,很久没有和不平伏的人见面,所以很快乐。真是个好人。馒头也很好吃。
  在拜访乐俊母亲的时候,顺路到槙县的周围转了一圈。也远远地看了一下最初流落到的里。觉得很怀念。而对觉得怀念的自己,感到很不可思议。不觉得讨厌。反而想起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以前那是被自己厌恶所驱使的呢。觉得去看了看真好。这样一来自己就能接受了。也激励了自己。看过巧之后穿越庆回去的时候,就在想自己不老老实实地努力是不行的。至少不能在收获期的这个时候,还有荒废着的田地存在。
  ——努力这东西,嘴巴上说说是很简单的。但是在这之前不能不做的事情,不能不学的东西,堆得跟山一样。老实说,有时候我会觉得束手无策。所以会想,寿命长还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不然的话,光是学会运营国家所必须的知识,我就要变成老太婆了。
  关于国家的事情,就是这些,没有什么可报告的内容。前些天举行了镇国的仪式。说是这样一来,妖魔就不会再出没了,实际情况怎么样呢?只是到巧之间的那一段路是看不出来的。想不到在王宫中是听不到民众的情形的。如果能更轻松地到民间去就好了。可是王却是意外地不自由。其他的王我也只知道认识延王,说不定也或有这种感觉。其他国家的王,是怎么得知民众的情况的呢。既然不能跑到民间去看,我想至少需要建立一个能够告诉我民众的情形如何,国家的什么地方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样的组织。
  ——所有的事情都是才刚刚开始。现在我连官职的名称和职责,主要官吏的面孔和名字,都还没有完全记清楚。这样子一开口,就对于自己是不是真的尽到了王的职责,感到非常非常不安。虽然景麒对我说,这是没办法的事,不需要着急。……景麒偶尔也会安慰我、鼓励我。不过,真的是偶尔呢。
  啊,对了。
  一直拖延着的即位仪式,终于决定在下个月了。学习那些仪式上的礼仪作法也很要命。如果乐俊能来就好了。……念大学的话,还是不可能吧。景麒说招待就是,所以也安排下去了,但是因为私情打扰乐俊的学业总还是不好,所以不用勉强来的。
  唔,以及,既然即位时改元是定例,元号也已经定下来了。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就想从乐俊的名字里取一个字。如果没有遇到乐俊的话,我就一定死在山里了。所以虽然是搀杂了私情的命名,但是我想,乐俊对国家来说也算是恩人,所以应该不会遭到反对吧。景麒也没有反对。因此,和景麒商量之后,就定为赤乐。
  啊,好像可以看到乐俊不高兴的表情呢。
  ——真是的,只顾着说自己的事情。乐俊过得怎么样?
  其实,刚才还在和住在雁的庆国人谈话,六太就来了。所以我问了问乐俊入学考试的成绩。听说是第一名?还是说乐俊自己还不知道呢?——总之,恭喜了。我也非常高兴。很值得骄傲啊。
  这么说来,雁的大学,是怎样的地方呢?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会教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
  六太说,想把乐俊抽调到雁。我就说如果要让乐俊在雁国就职的话,那庆也想要过来。不过乐俊还是要回巧的把。不管怎么说,好好努力吧。
  下次如果能报告得更有内容一些就好了,我想。虽然我不认为重建一个国家,会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啊?
  ——刚才,景麒来叫我了。说是要向乐俊问好。
  那么,我又要去被景麒整治了。
  净是一些听不惯的说法,有时都自暴自弃地想索性把所有的说话方式都改掉算了。于是,就让景麒随身带着笔记本。我觉得脖子上挂着笔记本、总是写着什么的景麒,很可爱,很不错呢。
  啊,景麒在瞪我了。我要去学习了。
  ——那么,下次再见。
  鸟“哔”地叫了一声后沉默下来,歪着脑袋看着乐俊。
  “……阳子好像精神不错啊。”
  对着鸟这样嘟哝,青色鸟也只是把脑袋歪向另一边而已。
  “感觉有点王的样子了呢。”
  好像是回答一般,鸟“啾”地叫了一声。乐俊笑了笑,取下架子上的壶,从里面拿出银粒喂给鸟吃。
  只吃银的鸟。乐俊连鸟的名字都不知道。这种鸟本来在贵人之间做传话用,是不会亲近乐俊这种人的。有青色纹路的羽毛,浓青色中有着白斑的长长尾羽,只有嘴和脚是红色。那张红色的嘴啄食沙粒一样的银粒,鸟就会像唱歌一样鸣叫。乐俊正看着的时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鸟受惊似的从书桌上飞起,从窗户飞了出去。
  Ⅱ
  在乐俊回应之前,门就打开了。穿透关弓山山腹的这一带,是雁国大学的学寮。有大学的府第,住在这里的有教师、官吏,以及一半以上的学生。门口出现的,是和乐俊就读于同一所大学的鸣贤。
  “文张,有东西给你。”
  鸣贤说着,抱着书走了进来。
  “我都说过了,那个文张什么的……”
  好了好了,鸣贤说着把书放在了书桌上。
  “这些给文张,是蛛枕拜托我的。”
  鸣贤这么一说,灰茶色的老鼠垂下胡子,很复杂似的轻轻地叹了口气。鸣贤看到这副样子笑了。所谓“文张”,是指“文章之张”的意思。曾有一位老师称赞过乐俊的文章。这件事在学生中传开之后,不知什么时候乐俊就有了这么一个称号。
  “既然是在表扬你,接下来不就好了。——当然,我也不否定这里面含有偏见和揶揄的成分。”
  “我并不是说讨厌这个名字……”
  “那不就好了。总比蛛枕强吧。”
  鸣贤说着笑了。在鸣贤的记忆里,蛛枕原本的字应该是进达。可是,连教师里都没有人用字称呼他。据说是热衷学习而废寝忘食,有一天,有个朋友到他的房间里去探望他的时候,发现枕头上有蜘蛛张了网。这个名字就是由这则逸事得来的。——总的说来,流传在大学里的外号就是这个样子。这个鸣贤也是别字。鸣贤是十九岁进入大学的。十九岁入学算是破格,由此而的来的别名。大概也有头重脚轻(理论脱离实际),自作聪明这样的含义。毕竟本人也不是很清楚。
  “——这些,什么时候要还回去?”
  “啊。送给你了。”
  鸣贤说着,自作主张地从房间角落里拖出搁脚台来坐下。乐俊吃惊地回头看鸣贤。
  “我说的可是要借这些书啊。”
  “嗯。没关系的。蛛枕说他已经不需要了。”
  哎,乐俊叫出了声。鸣贤苦笑。
  “他辞学了。——那家伙,今年也没拿到允许。”
  八年啊,鸣贤喃喃地说。
  学生大多会花上数年来毕业。要想毕业,就必须在规定的教科中,从各自的教师那里取得允许。允许不集齐,是不能毕业的。在止步不前的情况下耗尽学资而辞学的人不在少数。
  “蛛枕他还有老婆孩子哪。”
  “是吗……”
  乐俊五味杂陈地看着蛛枕转让给他的书。大学的学生差不多在三百人左右,从全国选拔出来的人不过这么多。而且有很多是一次两次的考试没有被录取,到了三十、四十才终于得以入学的。学生中有一部分,在入学之前就已经娶妻生子,学费和生活费都要仰仗妻子的工作。确实是有听说过蛛枕快要到四十岁了。因为入学年龄和毕业年龄都没有限制,所以学生的年龄范围很广,从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的都有。
  “下次就轮到我了。我今年也是,一个允许都没拿到呢。”
  鸣贤二十六岁,虽然是以破格的年轻入学,且被冠以“鸣贤”的称号,但是在三年中明显地掉队了。渐渐地连讲义都跟不上。第一年一口气拿到六个允许,以逸材之称轰动一时。第二年、第三年渐渐减少,前年只拿到一个,去年终于是连一个允许都没拿到。如果在三年中一个允许都拿不到的话,就要被除籍。所以像蛛枕这样,在关键的第三年来临之前自动请辞的人不在少数。在外面说起来总要比除籍来得好听。自动请辞的话,还可以有学资耗尽,担心家里,看不下妻子的辛劳,这样勉而为之的借口。虽然念大学的经历到此为止,但是还可以找工作,复学的路也还留着。
  “现在开始努力也不晚啊。”
  听到乐俊这么说,鸣贤把视线投向窗外,嘴里应着“是啊”,皱起了眉头。只要努力就能做到,能这么想的也只有开始的时候。大学不是那种废寝忘食死命念书就能毕业的轻省地方。只要从大学毕业,就无条件录用为官吏——而且还是国官,具有相当的地位——这种程度是理所当然的。过上一年,这只老鼠就会知道大学的严峻了——鸣贤这么想着,突然,回头对着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的乐俊说道:
  “……喂,你真的没有上过少学吗?”
  “嗯,在巧半兽是不能进入少学的。”
  “是吗——确实有传闻说巧是对半兽特别苛刻的国家呢。”
  在雁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只因为是半兽就不能进入学校的事情。像乐俊这样,只要考试合格,连大学也一样能进;只要能平安毕业,且本人希望的话,就可以录用为官吏。——但是,有很多国家都不是这样的。
  “听说在巧,半兽连户籍都不给上,这可是真的?”
  “不是。会好好地记在户籍上。但只写上是半兽,成人之后也不会盖正丁的印。”
  “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有户籍也拿不到给田吗。”
  嗯,乐俊点了点头。
  “是拿不到。既得不到田圃,也不能找工作。”
  “工作?真的吗。”
  是真的,呆在那里什么都不是,乐俊这样笑了起来。鸣贤吃惊不小。即使是没有户籍的荒民和浮民,也可以得到工作。虽然工资被压到最低限度,有时候会成为家生遭到和奴隶同样的待遇,但即使是这样,也不会得不到工作。
  “如果雇佣了半兽,就会被课以相应分量的税金。因此,没有人肯雇佣半兽的。”
  “那么——巧的半兽都是靠什么过活呢?”
  “只能靠双亲养着。”
  “如果双亲死了呢?”
  “大多会被安置到里家去。在那里打杂。”
  “……真是吃惊。居然有那样的国家啊。”
  说着,鸣贤想起了巧很危险的流言。听说宰辅的麒麟已经死了。因为是那样的国家,所以维持不下去——大概是这样的吧。
  “但是,你不是念到上庠了吗?”
  “本来是不能去的。但是给我了特别待遇,允许我站在角落里听讲。”
  “那么,其后呢?塾吗?”
  “没有。因为我家很穷,没有那么多钱去念塾。和雁不一样,巧是不会在学资方面给予援助的。”
  鸣贤呆掉了。
  “少学——塾都没有念过?”
  鸣贤这么反问,眼前的老鼠点点头说,嗯。
  “……那,你是怎么学习的啊?”
  鸣贤从心底感到震惊。一般是在少学毕业之后进入大学的。进入大学,本身就需要有少学学头的推举,或者与之相当的人物的推举。而进入少学则需要上庠的推举,要得到推举首先就必须要拿到优秀的成绩成为选士。要达到进入上庠的水平,就不能不去念塾,或者是像鸣贤这种情况,家里请来教师。
  “考试前差不多有一个月时间,我都跟着老师。”
  “那完全不够吧。”
  学校这种东西,不是为了进入上一级学校而进行准备的地方。上庠自有上庠的目标水准,这种水准对于升入少学来说是不够的。其间的差距就必须由学生以自己的力量来填补。在雁,确实是只要成为选士,国家就会补给塾费,也有公立的少塾。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家里不够富裕的人,就会连塾都念不成。
  “……因为我有书啊。”
  “书?”
  书也有其相应的昂贵价格。连去念塾的宽裕都没有,却有买书的余裕,实在是很奇特的事情。
  “父亲留给我一大堆书。因为母亲再怎么贫困都不肯放手把书卖出去。所以,多念几遍多写几遍,就能记进脑子里。然后,那些书就可以拿去卖掉了。”
  说着,乐俊松松地笑了。
  “对了,父亲就好像是老师一样的存在。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但是给我留下了很多笔记。”
  说着,乐俊指了指书桌上。鸣贤站起来一看,桌子上摊着一本已经被手磨得相当残旧的书。恐怕是将笔记归总后由外行人订缀的吧,样子很粗糙,手迹却很漂亮。内容是关于礼仪,似乎是零零杂杂的随想写了下来,但是不仅是文字,文章也做得很漂亮。
  “原来如此。……你是以这个为范本,所以文章写得那么好。”
  “和父亲比起来的话,还完全不成样子。——唔,这些也是极好的学习。光是父亲留下来的笔记,就一本都不能释手。”
  乐俊这样说着,笑了笑。他身边的书架上,排着5个书套,用的是和书同样的封皮。每一本都是可以容下七、八本书的大小,所以总计有将近四十本的份量。——不对,鸣贤在心里订正。有一个书套正摊开在书桌上,所以将近有五十本。
  “这可真是了不得。你的父亲,是教师吗?”
  刚才粗粗瞟到的内容,写的内容也是有着相当高度的。
  “不是。年轻的时候,好像做过县里或是哪里的小官吏。”
  “哎。”
  “有这个,也有书。而且,除了学习之外也没什么可做的事情。如果有自己的田圃的话,至少还可以种种米什么的,但是我既得不到土地也得不到房屋,而母亲为了生活,为了我的学费,什么东西都撒手了。”
  是吗,鸣贤看回笑得安闲自在的老鼠。
  “……做半兽也很辛苦呢。”
  “就算不是半兽,还不是差不多。”
  也许吧,面对笑脸以对的乐俊,鸣贤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应地笑了笑。——可是,“文张”这个字有一半以上是在揶揄。“明明是只半兽”,内里隐藏着这种冷冷的嘲笑。乐俊迫不得已向蛛枕借书,也是因为不喜欢到大学的图书馆去借课程所必须的书之故。只有乐俊被要求写下字据,一定会在期限之前完好无损地归还图书。这是由于认为他会像一部分学生所说的那样“啃咬书籍”呢,还是认为他会把书“卖掉”呢,鸣贤也不知道。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只不过是从老鼠的外型联想到的可笑偏见而已;如果是后者的话,也只不过是对于逃离本国的荒民身份产生的偏见而已。
  蛛枕把书转让给他真是太好了——这么想着的同时,鸣贤不能不注意到一个事实,集中在乐俊身边的,就只有像自己和蛛枕这样,到底还是会从大学落伍的家伙。教师也不例外。鸣贤知道,曾经有一个教师,曾经断言过,如果乐俊不变成人形就不能进入讲堂。
  Ⅲ
  可是,这只半兽是俊英。特别是关于法令方面,连教师都要为之咋舌——学生中流传着这种说法。
  正因为如此,鸣贤才会担心。听说入学时被称为俊英的人,后来就很难有所长进,因此而退学的人不在少数。就好像鸣贤自己。大概是因为学习的目的就只是为了进入大学,从而导致知识面狭窄。因此即使进了大学,也会因为基础知识的广度和深度不足而挫折重重。有不少人在入学的同时丧失了目标。而坏心眼的人就提出这样的事例来等着乐俊掉队。
  “来到雁觉得很失望吧。”
  听到鸣贤这么说,乐俊瞪圆了眼睛。
  “为什么啊?”
  “不,……你不觉得和巧差得很远吗?”
  “当然会差得很远吧?在巧的话,是绝对进不了大学的。”
  “那倒也是。”
  乐俊很高兴似的眯缝起眼睛。
  “巧和雁,完全不一样。真的,完全是不同的。”
  “……是吗。”
  嗯,老鼠笑道。这是真心话把,鸣贤想。乐俊是不容分说的老实人——胡子和尾巴都拒绝说谎。
  “那么,要努力啊,为了能顺利毕业。……不过,你也许会前途多难哪。”
  “不要说这种讨厌的话。”
  “第一名入学的家伙,没有能毕业的呢。”
  “那纯粹只是传说而已,丰老师说过的吧。”
  是这样就好了,鸣贤夸张地叹了口气,指着乐俊。
  “呐,你来到这个和巧天差地远的国家,正沉浸在解放感之中吧?”
  “啊?”
  “因为你总是这个样子。”
  啊,乐俊低头看了看灰茶色的毛。
  “并不是来到雁之后才怎么样。我,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在半兽被差别对待的国家?”
  “就算是改变外形,户籍上写的也还是半兽啊。而且,我家很穷,这个样子就不需要穿的东西了。”
  原来如此,鸣贤失笑道。
  “可是,这个,如果你不想想办法的话,真的会前途多难哦。肯定是因为你还没有习惯人类的形态,所以弓射也蹩脚得很。”
  弓射在仪礼中也会用到,是礼节的一种。大学里必须学习,虽然要求的是礼节性的做法,不必命中标的,但是也要求具备相当的技巧,射前射后的举止动作也有所规定。
  “啊……嗯。”
  “马术也是这样吧。如果你不尽量习惯人类形态的话,会拿不到弓射和马术的允许的。”
  “果然,是这个样子吗。”
  乐俊可怜兮兮地垂下胡子。
  “……其实我也想过,该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在弓射和马术的时候,看起来总是在到处乱撞。似乎很难把握自己的身体,鸣贤他们是这么想的。而实际上呢,鸣贤看看自己坐着的踏脚台。乐俊在是老鼠的时候,连开个窗子都需要踏脚台。只有这么高的个子。是人的时候和是老鼠的时候,在体格上是有差异的。这一点连他本人都还没有充分领会到。
  “总之你要习惯。弓和马不能运用自如的话,是无法毕业的。”
  “……嗯。”
  “呐,努力一点,把传说给颠覆掉。”
  鸣贤笑得龇牙咧嘴的,乐俊也笑成这个样子。
  “鸣贤也是啊。——也有传说是说,二十岁以前入学的家伙没有能毕业的吧?”
  切,鸣贤咂咂嘴站了起来。
  “那也纯粹只是传说。混帐,看我颠覆了它。”
  兴冲冲地走向门口,又回过头来,手指点着房间的主人。
  “今天晚上,吃完饭之后。”
  被指到的人瞪大了眼睛。
  “吃完饭之后——干什么啊?”
  “笨蛋。当然是弓射的练习啊。”
  鸣贤说道,笑着走出了房间。乐俊想要挽留鸣贤,又放弃了,挠了挠头。
  “……明明就没有有余力照顾别人啊。”
  房间里只剩一个人之后,就听到“啾”的一声。回头一看,青色鸟从窗户处看过来。
  “吓了你一跳吧?不好意思。”
  这样一招呼,鸟歪了歪脑袋,再次飞到书桌上。乐俊重新从壶里拿银粒出来喂鸟。看着啄食昂贵银子的鸟儿,乐俊恳切地说出声来。
  “我的运气好……全都是拜阳子所赐。”
  巧确实是一个对半兽很苛刻的国家。乐俊从巧来到雁,就像是荒民抛弃了荒芜的国家一般,是逃出来的。听说在雁半兽也可以进入学校。可以得到工作,甚至可以成为官吏。可以和普通人一样得到户籍,也能得到给田。可以被当作一个像样的人来对待,所以才会憧憬着来到雁。
  “……反正,也不可能是什么情况都和理想中的一样。”
  实际来看看的话,也会有各种情况的。一定是这样的吧。
  “不过,也有像鸣贤这样对我很好的家伙。也有我很好的老师。光是进入大学,对于我来说就已经不是能存得到的钱了。……问题是,能不能好好学下去,能不能毕业。”
  乐俊嘟哝着,呆呆地把下巴搁在书桌上。
  “连学费能不能维持下去都是个问题哪……”
  因为想着总有一天要去雁的,所以存了一点钱,但是到毕业为止的学费,终究还是不够。
  “虽然今年是一切费用都免了,但如果成绩下降的话,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能顺利毕业吗。在那之前能留在雁吗。就算是能够毕业,以后又会怎么样呢。
  即使是这样,和在巧的时候相比,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虽然母亲把豁出留到最后的东西让自己进了上庠,但是之后的道路,对于乐俊来说是不存在的。只要在巧,就一定无法向前走。明年的自己,以后的自己——没有必要为这些事情烦恼。甚至连烦恼本身,都是不可能的。
  “嗯……真的是,雁和巧,完全是不一样的。”
  这是很了不起的呀,他摸了摸青色鸟的喉咙。鸟再次张开了嘴,用那怀念的声音,重复着同样的言语。
  成为庆国之王的她。即使是收到了这样的信息,对于乐俊来说,阳子也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实际上,入了神籍的阳子,会一直保持离别时的样子,永远不会变老。而对于只是一介下界居民的乐俊来说,只会离那个年龄越来越远。现在刚刚才登极,在朝廷中没有亲近的人,能够依靠的也只有景麒,所以才会这样记挂乐俊。但是渐渐地,这种情况会改变的吧,他这么想着。——如果不是这样就麻烦了。因为阳子的肩上扛着庆的前途和几百万的民众。
  “只不过是在路上捡到了她而已。”
  倒在路上的时候捡到了她。并不是什么值得褒奖的事情,乐俊想。只要是正常人的话,看到倒在地上的人都不会弃之不理的。捡回去,看病,这些事谁都会去做。自己被给予的,却是超出了自己所做份额的报答。
  即使没有遇到阳子,乐俊也总有一天会到雁来吧。但是,这个社会还没有轻省到,没有任何门路的人,只是来到雁就能打开出路的地步。幸运的是,乐俊拜阳子之赐得到了破格的门路。虽然对任何人都不能说——是这个雁的王。
  由于延王的照顾,连少学都没有念过就被允许参加大学的考试。还为自己找了考试之前寄住的地方。照顾自己,让自己想读什么书都能读到,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还为自己找了教师来准备考试。正因为有这些,才有现在。
  从今往后的路,必须由自己来开拓。而自己得到了能做到这些的基础。想起无法开拓前路时的事情,简直是难以置信的幸运。
  一边反复咀嚼着这些事情,一边听着那个声音。说了声“没什么特别的”之后,乐俊又拿了一颗银粒喂给青色鸟。
  连这样拿来喂食的银粒,都是延王特别赐予的。乐俊只是一个承了延王好意的人而已。不管怎么说都是银子,哪怕只是一点碎屑,乐俊没可能拿出来。
  鸟很高兴地啄着饵食,啾啾地叫着。乐俊伸出手,让它停在自己的头上。停留在身体上的时候,鸟就能记住言语。是调教成这样的,还是本来就具有这种性质,乐俊连这这一点都无从得知。
  “哟。阳子。——看来你很有精神哪。”
  火红的头发。翠绿的眼瞳。乐俊所知道的阳子,除此之外身上别无装饰之物。现在一定是穿着昂贵的绢服,佩带着玉饰吧。乐俊无法想象这样的阳子。
  “我也过得很好——”
  鸟用三天时间飞越国度。靠一颗银粒就能飞越一个国家。
  Ⅳ
  从关弓到尧天,靠着翅膀的传递交换信息。如果是经由陆路来送信的话,是需要花上两个月时间的距离。
  飞进尧天山高窗里的鸟儿,被等在窗边的官捉住。鸟被放进鸟笼,静悄悄地运到尧天山之上,位于云海上的金波宫。这种鸟凭自身的力量是无法越过云海的。在云海下放出的鸟,只能到达云海之下。
  笼子从外宫送到内宫的官手中。再由官一手一手地交接,送到燕寝的中心,他们的王居宫的正寝。放在就寝前写有留言的王的旁边。
  阳子把鸟放在书桌边的架子上,轻轻地摸着翅膀。
  鸟开口说话。在这个世界上最初得到的朋友的言语。——用他的声音。
  ——我也过得很好。总算是习惯大学了。宿舍也住得很舒服。课程虽然很吃力,但,总还能对付过去。也不是那么奇怪的课程。虽然也不是没有风格特异的课程呢。雁的饭很好吃,唔。
  是吗,你和母亲见过面了吗。没有平伏还真是丢脸。我可是有好好交待她的。不过,她就是那样的人。有种种的不恭敬之处,就请谅解啦。虽然我不认为阳子会为这种事情生气。
  可是,如果说没有平伏的话,难道是景台辅没有在一起?该不会又是一个人溜溜达达地跑出去了吧。这可不行啊,不要好好带上护卫可不行呢。
  呐,想去巧看看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能够下定决心真是太好了。巧是什么情况,我有点担心,谢谢你讲给我听。母亲她自己是个能干的人,一般的生活还用不着担心,但还是会在意灾害和妖魔的情况。总之,似乎是还没有什么异常,这就好了。稍微安心了一点。谢谢你去看她。
  嗯,塙台辅已经亡故的事情,我从延台辅那里听说了。
  那个人常常跑到大学来玩。延王也是。——到底什么时候在工作呀?本来,雁的官吏是出了名的有能力,说不定他们反而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呢。
  说是来的时候会偷偷来,到了夜里果然就如字面上所说的,从窗子那边偷偷跑来了。听到敲窗子的声音时往外一看,人就浮在空中。就算是经历几次还是对心脏不好,那种做法。
  啊,可是,关于成绩的事情,什么都没跟我说。我是最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果然我还是优秀的啊,连我都会这么感叹。在考试的时候,倒是感觉考得很顺利。不过,也有传言说,以第一名考入雁的大学的人,没有一个能顺利毕业的。怎么说呢,这种奇怪的传说要多少有多少。大学也很有趣呢。
  算了,只是根据传说就决定能不能毕业也未免太可笑了,这种事情,延台辅也是知道的吧。雁有很多很有能力的官,所以虽然知道说想让我做官什么的只是客套话,但是被人这样说,还是很高兴。在这里不努力地毕业可不行。而以后的事情,就从顺利颠覆传说来开始考虑吧。
  说得也是,巧以后就要荒废下去了。虽然也想帮点什么忙,但是我毕业的时候,巧可能就不会录用官了。空位的时候想都不要想能碰到这种事。虽然认为塙王是个有很多问题的王,但是他不在的话,还是很够戗的。
  嗯,王对于国家来说,是必需不可欠缺的存在。这样说的话,阳子可能会觉得心情沉重。太随便地往外跑可不行啊。就算武技再怎么厉害,跑到妖魔出没的地方去会怎么样?真是的,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哟。因为阳子在,还是不在,这可是非常重大的事情。
  ——呃,说的都是些教训人的话,会被说成怎么好像景台辅一样吧。不过,我认为景台辅所说也有道理。因为以前阳子生活过的地方没有王,所以不明白这些事也不奇怪。国家的威仪和王的威信是很重要的。对于装出了不起的样子有抵触感是好的,但是如果王如果不在某种程度上摆出了不起的样子,民众对于跟着这样的王就会觉得不放心,官也不愿意服从命令。这边有所谓身份的这种东西,轻视这一点是纠纷的根源。王看起来了不起是当然的,只有摆出很了不起的样子,才会担负相应分量的重任。身份是伴随着与身份相应的权利与义务的。显得不怎么了不起的王,看起来就是在轻视责任。会常常被认为是在逃避负责任。所以,要适当地装出了不起的样子。适当就好了。
  因为以前既不是王也没有身份,所以听到别人这么说的时候大概会听不进去吧。然后回答说“哦,哦,明白了”。被景台辅批评了吗。认真听景台辅的话,一定不会有错的。王能够幸福的道路,我想就是成为好的王。从巧来到雁,我真的是打心底里这么想的。但是所谓好的王,也就是为民着想的王。景台辅所说的,不会有不为民着想的事情。所以,有好好听进去的价值。
  看来和景台辅处得不错,这就好了。和官吏之间没有争执也是件好事。虽然可能还有些东西不太习惯,但是急急忙忙想要做好的话,反而会欲速而不达。阳子的身边,好像也都是一些好人。
  ——啊,玉叶是蓬山女神的名字。是统率蓬山女仙的神明。听说是很漂亮的人哦。所以姿容秀丽的人,大多会被称作玉叶。因为有不逊之嫌,所以不用作姓名。差不多都是用作字。我母亲的妹妹也曾经叫玉叶。在母亲遇到父亲之前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我没有见过本人。
  如果阳子成为好的王的话,庆国一定会增加很多叫阳子的女孩子吧。想了想,觉得有点怪怪的。
  嗯。字,真的是很有分量的。有不少时候是别人随便叫出来的,然后就变成通称,然后知道通称的人反而比较多,最后就变成正式的字了。所谓通称,意外地缺乏独创性,所以会出现相似的情形。对,很让人吃惊哦。在大学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有了通称,而且和父亲是一样的。虽然不会觉得不喜欢,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名字就不谈了。——元号定为赤乐?我不知道呀,完全没有听说过。所谓的元号,是王朝更新的时候,王为了祈祷万民的幸福和国家的安康,为了高歌新时代而起的严肃的东西。可不能偏向私情做无意义的命名呀。绝不能再做这种事了,这一点我一定要忠告你。
  ……呃,哪,就是这么回事。我都忘了我打算说什么了。
  学校是个好地方。老师里有很多能理解我的人。寮生也有很多很好的人。寮的设施很好,藏书也丰富,还有很多老师住在这里,有问题随时都可以去问。饭也很好吃——这个的话,刚才说过了吧。
  延王在各方面都很照顾我,让我在王宫里寄住,还要给我房屋,好像很难拒绝的样子。
  虽然是很感谢,但还是算了。在其他的学生和老师面前还是不好。就算不是这样,我也只是阳子附带的、好象随从一样的人。只是这样却要受到那么多的照顾,虽然很抱歉,但是也没有办法。有机会的话,麻烦你替我向延王婉转地说一声吧。
  ——想想看的话,我说的大概也都是些不逊的话。所谓的王,是在云端之上还要上面的上面的人,托阳子的福,我好像也习惯了。这可不行哪。……啊,算了吧。
  就是这样,我生活得很开心。老师替我推荐了奖学金,所以学费和寮费都免了。如果巧国就这样荒废下去的话,我在想是不是要把母亲接来。反正都是要受人雇佣的生活,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的。其实老师跟我说可以雇来管寮的伙食。各种人都对我很好,真的是很感激。自从遇到阳子以来,感觉运气就一直就在变好。真的是很感谢。谢谢了。
  即位仪式已经定下来的事情,我从延台辅那里听说了。说是要带我去,总觉得自己有点厚脸皮地在利用别人。因为我很想看看阳子做王的样子哪。自己认识的人变成王,可不是经常都会有的事情。
  ——所以说,要去旅行的份,不先好好学习是不行的。我会尽量努力的。阳子也要努力呀。
  那么,下次再聊。
  鸟沉默了下来。阳子用指尖碰了碰它,就把同样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令人怀念的声音。自从两个人一起旅行以来,虽然并没有过太长时间,但是经历了太多事情,想起来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灰茶色蓬蓬松松的毛,有节奏地晃动着的尾巴,轻轻摇摆的银色的胡须。
  才抿嘴一笑,就听到轻轻地传来叮玲一声。阳子吃惊地回过头去,不知什么时候,一名女官在桌子上摆开了茶具。
  “玉叶——”
  她抬起头,笑了。
  “刚才我打过招呼,但是您好像没有听见呢。”
  “啊,抱歉。”
  “是乐俊先生传来的吗?好像很有精神的样子呢。——对不起,我听到了。”
  没关系的,阳子笑着,拿银粒喂给鸟。
  “是我没有注意到。——说玉叶是姿容秀丽的女孩子用的字呢。”
  玉叶笑出声来。
  “被这样说的话,我可就千万不能让乐俊先生看到啊。虽然一直期待着总有一天能见到的吧,这下可失望了。”
  “但是,玉叶被别人说过是姿容秀丽的吧?”
  “做女孩子的时候,倒确实是有人这么说过呢。”
  她年老的面孔上浮现出美丽的笑容。
  “——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呢?”
  要,阳子说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到躺椅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脚和腰都酸了。一直坐着。”
  “因为您很努力啊。”
  “完全记不住官名啊。”
  “一遍是不可能全都记住的。”
  “玉叶也用了很长时间吗?”
  是用了很长时间的,玉叶点了点头。
  “现在我都觉得我还没有全部记住。从结果来看,如果记不住人的话,就记不住官名。如果能记住人的脸,那他担任什么职务,在谁的手下工作,使役的下官是谁,做的是什么工作,不知不觉就能记住了呢。”
  “可能是这样吧。”
  阳子说着叹了口气。
  “我想尽早记住官的脸。但是官又不喜欢我到他们的府第去……”
  某种程度以上的官,在朝议中能见到,因此记得住;但是其下的人,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虽然去到府第就可以见得到,但是无论哪个官府之长,都不喜欢阳子去拜访他们的府第。
  “……因为王是不应该到府第去的呢。”
  “嗯,大家都这么说。说什么没有前例。可是,听起来就像是单纯地在说‘不要来打扰’一样……”
  是吗,玉叶只回答了这么一句。——她知道,实际情况是,无论哪一个官吏,都不希望自己的地盘被探知。官府里有各种各样不愿意拿给王看的东西。庆是波乱之国。先王在位的时间很短。而之前的王也是频繁更替的。很多官吏都不止经历过先王的时代,还经历过更前面的朝廷。其中也有经历了三朝的官吏。官吏已经习惯专横了——认为王在也好不在也好,把自己的官府当作私有物品而加以支配是理所当然的。
  Ⅴ
  啊,对了,阳子说。
  “对不起,玉叶。还是被春官长拒绝了。让玉叶进春官的事情。”
  “哎呀——真的是,您去说了这种事情吗?”
  “可是玉叶真的是对学制知道得很清楚啊。所以,我问了问有没有这种职务的官——哪怕是作为下官进入春官也好的。结果,就被笑了。”
  阳子说着,重重地叹了口气。
  “一上来就笑,大家都这样。说什么看起来您对女官很中意的样子,但是不能因为私情而变动官位。简直是在教导小孩子的态度,完全不把我当回事。”
  “我对于侍奉在主上身边的工作很喜欢呢。”
  “我有玉叶在身边也觉得很高兴。但是,有适才适用一说吧?”
  “那么,我只要成为适合做侧近的人不就好了?虽然和以前的工作不在一个范围内,但是相应地也有很多新的东西,我是乐在其中呢。”
  “玉叶真是积极啊……”
  “我本质上是喜欢热闹的人。”
  原来如此,阳子苦笑道。
  “……可是,您对乐俊先生说没发生什么争执吧。”
  听到玉叶这么说,阳子目不转睛地盯住玉叶。
  “请您原谅。我并没有打算偷听,但是不小心听到了。”
  “嗯,那也没什么。——确实是没有发生过争执。因为还没有正面和官起过冲突。无论是哪个官,都不肯认真听取我说的话。”
  “是吗,那就这样说不好吗?”
  “我也并没有撒谎。我并没有说我和官之间处得一团和气的。那样说的话,就真的是在撒谎了。”
  可是,玉叶刚开口,又把话吞了回去。——庆国的王是孤立的。被恣意分割朝廷,划分势力范围并私人化的官吏们孤立。他们甚至都不怕新王。一开始就瞧不起她,当她是玉座附属的装饰物来对待。
  “官都很冷淡,根本就不把我当对手看,连发生争执都不可能。——这些事情,就算是告诉乐俊也是没办法的吧?”
  “可是……您说过他是朋友吧?可能正因为是朋友,才不肯把弱点显示出来,但是坦率一些也很好啊。”
  是这样吧,阳子抬头看向天花板。
  “也许是这样。也许是我不够坦率。真要老实说的话,也许该说官不把我当回事,完全被排斥开了。……可是,我并不想这种做。并不是说不想让他看到我的弱点。对了,是不希望自己太没用,太难堪的样子被看到。因为我不想被讨厌,不想被轻蔑。但是,乐俊是那种在讨厌和轻蔑之前,会先好好提出建议和谏言的人……”
  “是不想让他担心吗?”
  “也许是呢。——唔,确实是不想让他担心。但是,也不是因为这个。对了,一定是我想逞逞强呢。”
  “逞强……吗?虽然是朋友?”
  “说是这么说,我也并不是想装样子。”
  阳子说着笑了,伸手去拿茶杯。有一会儿,带着一副很复杂的样子噤口不言。
  “……乐俊他,我也不认为是事事顺利的。”
  玉叶偏过头去,阳子抬起脸笑了。
  “虽然他说,他过得很好,但是,我不认为这是真正的情形。他的母亲还留在巧。巧要荒废下去的话,他没理由不担心的。这里也没有电话,又不能轻巧地问到情况。生活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事,连这些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安安稳稳地去过大学生活?”
  “那也……确实是会担心的吧。”
  “虽然我告诉他是什么情况,说你放心吧。但是不可能真正放心的。想着好歹也要把母亲接到雁。接到雁之后,也还是很头痛吧。结果还是变成了舍弃国家逃走的荒民。就算母亲不在那里,也仍然是生养自己的国家,听说要荒废下去就会觉得心情复杂吧。不是这样的吗?”
  “是吧——嗯,我也是这样的。”
  “是吧?我想大学本身也很辛苦。乐俊绝对不能说是受过充分教育的,好像差不多都是靠自学。”
  “可是,听延台辅说成绩很好。”
  “这个是没错。可是,因为一直是自学下来的,所以对学校本身就不熟悉,不是吗?还有和同学和老师的人际关系。雁既然是那样出色的国家,大学本身的水准一定也很高。只知道巧的上庠的学生,突然被扔进雁的大学,不可能不觉得迷惑的吧?”
  “确实——是呢。”
  “在不认识的国家,不认识的城市,完全不同的环境下生活是很辛苦的。而且,乐俊是半兽。”
  “雁和巧还有庆不一样呢。”
  “在制度上是这样。”
  阳子点点头。在雁,即使是半兽也可以进入大学。可以就职,甚至可以录用为官吏。但是,最初到访玄英宫的时候,玄英宫的天官,拿出衣服来给乐俊。
  “并不是说在制度上是平等的,感情上就能照此办理。玄英宫的天官,会拿出成人的衣服给乐俊,叫他穿上,意思就是你不可以那副样子。可能是不恭敬的行为,可能是没礼貌的行为。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在说,不能以老鼠的样子在宫里转来转去的,对吧。”
  “嗯……确实是。”
  “所以,大学里不也是一样的吗?因为是集合了整个国家精英的最高学府。只要大学毕业就会成为国官对吧?那不就是与国家威仪直接关联的国官的培养机关吗?以老鼠的样子转来转去是绝对不会受欢迎的。就算是没有偏见和蔑视,乐俊那个样子也会被当成是小孩子来看待……果然还是很辛苦,在各种意义上。”
  “也许是呢。”
  “但是,乐俊对于这些事,一句也没有说过。——我不认为是他没有感觉到。无论是什么人,只要受到了不讲理的对待,都会有很多想法的。所谓的人类,终究是被打了就会痛,被搔痒就会笑的生物。不是这样的人类,我想是没有的。”
  有辛苦的事,委屈的事是当然的。但是,乐俊不会一一述诸言辞,求得他人的同情。
  “不会毫不介意的——绝对不会。我想,是不可能习惯的。因为习惯痛苦的人,我想是不存在的。口头上问的话会说已经习惯了所以不介意,但是不可能是介意的。并不是不觉得痛苦,只是知道超越痛苦的方法而已。”
  “是吗。”
  就是这样的,阳子支起了下巴。
  “所以觉得,真是了不起啊。”
  说着,阳子朝玉叶笑了笑。
  “玉叶也是呢。被人不讲理地从国家赶出去却不觉得辛苦的民众是不存在的。但是,认为是个好机会所以去参观各种各样的学校——玉叶却能够这样说。能够超越痛苦,推动自己向前走,是很了不起的。”
  “我从本质上来说是乐天派呢。”
  也许吧,阳子笑了。
  “但是,我看到玉叶向前看的样子,就觉得很了不起。听到乐俊说很顺利的时候,就会想,是吗,那我也不能不努力呢。正因为知道不可能是真正一帆风顺的,所以看到他说没关系、挺直腰板的样子,我就会觉得,我也要挺直腰板,拿出精神来努力。”
  玉叶微笑着。
  “他的精神传染给您了呢。
  “好像真是这样。所以才能向前看。确实和官处得不是很好,但是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执,所以说离最恶劣的情况还远着呢,我想。没关系的——至少是没关系的,说这样的话还不至于有问题。所以我对他说没关系,这样说了之后,感觉自己似乎也能跨越过去了。”
  “……我明白了。”
  “虽然这肯定只是强打起精神来,但是强打精神也没什么不好的吧?又不是因为被强迫才勉强装成这个样子。好强也好逞能也好,就是因为想打起精神来啊。”
  是啊,玉叶说,然后笑了。
  “不过,乐俊先生该不会是看穿了主上的强打精神吧?。”
  “那种事,知道的啊。双方都是这样的。——所以,这样就好了。”
  原来如此,玉叶微微笑了。阳子也笑着回应的时候,另一个女官跑了过来。
  “您休息的时候,失礼了。”
  “怎么了。”
  “台辅说有火急奏上的事情。”
  看了一眼平伏的女官,玉叶站了起来。
  “那么,我去拿点心来。”
  阳子点点头,回头对平伏着的女官说:
  “我马上就去。”
  这种夜晚的时候景麒会来,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是伪王的残党发动骚乱了呢,还是诸官诸侯有不稳的举动呢。不管是什么,既然是不能等到明天,也不让其他官吏介入的事情,就一定是相当大的事件了。阳子正皱着眉头思考的时候,旗袍递到了眼前。
  “到底是什么事,在听到之前烦恼,也只能是无益的努力呢。”
  “啊——没错。”
  “这种时候就请强打起精神,伸直腰板吧。”
  是啊,阳子把手穿过旗袍的袖子,笑了。
  庆还远非安宁。问题堆积如山。因为连左右都还分不清楚,所以也只好先一门心思把一股脑塞给自己的东西消化掉。但这决不是痛苦的事情。因为支撑着自己,守望着自己的,有好几双手。
  “我去了。谢谢你的茶。”
  “回来的时候,我会准备好甜的点心。一定会很疲倦的。”
  “嗯,拜托了。”
  鸟看着阳子言毕,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