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荣





  译者:臭氧空洞
  白阳
  当泰麒离开屋子的时候,他注意到整个宫殿看起来完全不同。
  步履蹒跚地经过走廊,泰麒眨着眼,审视了四周几次。变化并不是来自建筑物本身。宫殿的高大建筑群排成横列,一直伸展到外面去的宫内庭院也毫无改变。洁白的墙壁,暗青的琉璃瓦,还有穿梭忙碌的下官,这些景象全都跟从前一样。只不过所有东西都似乎在躲避一种微弱闪光。
  柔和的光芒包围了每一样东西。白晃晃的太阳将少见的晴朗冬日天空颜色减淡,宛如被薄纱笼罩一般。就连泰麒脚下的影子,也变得好象褪色的墨水。然而,周围的景物反而变得比早上更加明亮了。
  那不是雾,而是某种不知名的东西包围了四周。这样东西美好到了难以识别的地步,其中还包含了微弱的光亮—泰麒这么相信着。
  “发生什么事了?”
  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那是跟在泰麒后面走出宫殿来的正赖。泰麒转身过去,指给他看异常的内廷。泰麒什么也没说,就好象正赖问的是“这是什么东西”似的。
  “哎呀,真稀罕。是白阳!”抬头看着天空,正赖笑出来。
  正赖是泰麒的傅相,也是瑞州的令尹;而戴国的首都就坐落于瑞州。傅相的责任是教育年少的台甫。傅相总是呆在台甫身边,小从生活琐事,大到政务学习,都由他照看。
  “白阳?”
  “我们这么形容这种天气。现在下界一定是晴天吧。”
  泰麒竖起脑袋。
  “云海的云彩散开了,所以下界的雪能把阳光反射上来。”
  “哦……”
  泰麒再一次凝视着被白光包围着的四周。看起来就好象太阳透过窗棱照下来呢,泰麒想。那个已经成为“另一个世界”的遥远故乡,如果我在天气最好的清晨醒来,景色会跟现在一模一样吧。带着乡愁,泰麒回忆起来。
  “除非云彩全都被驱散,这种现象可不会发生。所以,我们都说能看到这样的天气就代表好运气。一年里可是看不到几次的。今天还真是幸运哪!”
  “你说我们能去看看下界的景象吗?”
  “为什么不去看看呢。”
  泰麒用力地点头。宫殿在云海中央,就像漂浮的岛屿。包围宫殿的云海晶莹剔透,越过它们能够看见下界。不过,冬天的时候就不可能了,因为云海下面的云封锁了视线。
  正赖笑着伸出手。泰麒抓住这只温暖的手掌,抬起头看着他的傅相。
  “不抓紧的话,云海又要出现了。”
  正赖理解似的微笑道:“既然如此,干脆走捷径好了。”
  泰麒快乐地点头。泰麒很喜爱那条正赖提到的捷径。用那种只有下级官员才走的小路跟岔道的话,他有时候可以溜出王宫去。“这个王宫里还有这种地方”的偶尔发现让泰麒深深地觉得有趣;每次有人过来都必须躲藏进树阴里这件事他也干得很是享受—他可不想吓到那些没防备的下级官员。
  这天,被正赖的手牵引着,泰麒穿过那条秘密的小路,蹑手蹑脚地经过每一个转角。他们正想从塔的阳台下面溜出内廷的时候,不小心撞见了几个正和骑兽一起离开旁边建筑物的人。
  “——台甫。”
  停下脚步,有人惊讶道。匆忙躲起来,泰麒和正赖看着对方。
  “好象被逮了个正着阿。”
  “就乖乖走出去吧……假装我们没有值得挨骂的地方。”
  一起笑出来,泰麒和正赖从灌木丛中现身。旁边的石阶上,几个身披甲冑的人站在那里正等着他们。王师将军严赵和阿选,以及他们的骑兽。其中,唯一身着戎装的女性是李斋,瑞州州师的将军。还有大司徒,宣角,以及他的骑兽;他的出现暗示着这不会是有关军事的什么会议。然后,人群的后面,是泰麒微笑着的主上。他浅灰白的头发和红玉一般的眸子,流露出独一无而又令人难以忘怀的光芒。
  “台甫总是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阿。”
  泰麒面前的李斋屈下膝盖,微笑着行了礼。
  “我正要去看看这种罕见天气里的云海。说不定我能看见下面的景象……我能拍拍飞燕吗?”
  “当然,请。”李斋和蔼地回答,“不过,台甫……下官以为在这样的天气里,您就算去了云海也什么都看不到。”
  抚摩着飞燕的软毛,泰麒立起脑袋。
  “那里不是没有云么?”
  “是的。正因此,地面反射了所有的光,而您也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因为李斋的话而惊讶,泰麒向正赖看去。他正望向什么虚无的地方,恶作剧的笑容渐渐阴沉下来。突然,严赵晃动着巨大的身躯笑起来。这种豪爽的笑声非常适合他岩石一样的身子。
  “上了正赖的当,对吧?”
  飞燕低声嘶叫仿佛想安慰泰麒似的。抚摩着飞燕的脖子,泰麒深深叹息。
  “正赖真是坏心眼。有一次,我问他什么是暴君,他说那是个像保姆一样的人。我这么告诉了骁宗,结果被取笑了。”
  “之后正赖当然也被殿下您斥责了吧?这不就扯平了么。”
  阿选笑道,泰麒也暴出笑声来。正赖同样吃吃笑着。阿选是先王的王师将军,而新王骁宗同样曾经是王师将军。两人作为同僚的关系十分友好。李斋也从以前就把骁宗当作朋友,严赵和正赖则是骁宗先前的下属。只在亲密伙伴之间存在的友善气氛,笼罩住了人群。
  正赖继续笑着,并且催促着泰麒。
  “下官在被殿下您再次责罚之前就会跑走休假的。虽然很遗憾我们不能看下界的景色,不过闪闪发光的云海也是引人入胜且难得一见的。”
  “我能从禁门出到下界去吗?”
  他们已经一路走到了内宫。如果他们再走过李斋和其他人刚刚呆过的建筑,就能到达禁门了。
  李斋抬起眉毛。
  “下界现在寒冷彻骨。台甫还年幼,您会立刻被冻坏的。”
  “就一下子嘛~”
  泰麒请求着,而骁宗,戴王——也就是泰麒的主上,站出来。
  “我带你去。”
  泰麒也就轻松起来,不过还带着一点小小的罪恶感。刚登基的王肯定十分忙碌,他怎么会有那么空闲的时间陪泰麒玩呢。
  “可是……政务怎么办?”
  “李斋他们要把骑兽牵回厩舍不是吗。这段时间我就陪着你吧。”
  看到主上微笑的面容,泰麒也忍不住笑了。骁宗是唯一的主上,所以泰麒只要跟他在一起,就会不知不觉开心起来。泰麒转向正赖。
  “我在这里等。”正赖溺爱地看着泰麒。
  “真抱歉打您你的回程了。”
  我一点也不在意,骁宗微笑着转过来。正好转开的门后有一扇大窗户,窗外是向远处一直延伸过去的云海。对泰麒这个生在异世界的孩子来说,这种天空之上的海洋简直不可思议。
  海上传来温柔的浪涛声。永远都保持阴暗灰色的海洋,今天是洁白的。海的表面变成珍珠白,淡淡的光芒好象是海底有火焰点燃。
  泰麒兴奋地喊了一声,冲向窗户。厚重的棉袄被披在他肩上。
  “把这个穿上。外面很冷。”
  “可是您不冷吗,骁宗主上?”
  “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依然有小小的罪恶感,不过骁宗的体贴更让泰麒快乐,所以他点点头。他追赶着刚走上台阶的骁宗,脚不小心踩在长袍上,差点绊到自己。看到这幅景象,骁宗抓住泰麒的领子,把他举了起来。
  “你还是这么轻。”
  “因为我是麒麟的缘故吧?”
  泰麒其实并不是人类,而是名为麒麟的神兽。连泰麒自己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震惊了。他的头发其实是他的鬃毛;和那些能飞的兽比起来,他确实算是轻的。
  原来如此,骁宗简短地回答。抱着泰麒,骁宗走下方才转角的台阶。阶梯间的距离绝对不短,可是当他们走下来的时候速度比刚才快了十倍。像这样神秘的地方遍布了王宫。泰麒一开始觉得自己无法适应这么奇怪的事,不过他最终也渐渐习惯了。空中飞翔的妖兽,拥有奇怪的瞳孔颜色的人们……这是一个神秘的领域。
  台阶的底端是巨大的厅堂。厅前有门。门两边的侍卫认出骁宗和泰麒,开了门。刺骨寒风和强烈的光线从门缝里涌进。
  禁门位于云海的高处,凌云山的山坡上。它耸立在一个深不可测的山洞里。门前的广场三面环山。泰麒从骁宗的臂弯间滑下,紧紧握着骁宗的手,偷偷瞥着外面。他们之下,白雪覆盖的鸿基城蔓延开来,高耸入云的山丘顶着被雪掩埋的锐利边缘,银光闪烁。它们在苍天中刻画出突兀的曲线。
  “……了不起。”
  泰麒自言自语道,喉咙里温暖的空气跟外面的冷风相撞,使得泰麒控制不住咳嗽起来。只是从禁门走到广场边缘的短短距离,他的皮肤已经因为寒冷而失去知觉。眼睛因为冷气而刺疼。四周过分明亮的阳光和空气里的寒冷带来的眩晕,只能用疼痛形容。
  “这可真冷阿。”
  嘴巴变僵硬而不能冻,骁宗点点头。
  “戴是极北之国。冬天一旦来临,雪就迅速地下起来并且完全覆盖了整个城市。像这样的晴天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居住在高高在上宫殿里的我们可能并没什么感觉,然而我们的人民都生活在这种寒冷艰苦的天气里。”
  “真可怕……”
  “如果有人无家可归,他就会立刻被冻僵。雪盖过了野外,而沙土被冻得太结实了,你连草根都挖不到。如果秋天贮存的粮食吃完,人们只能饿着等死,但是秋天的收成又完全取决于天气。过冬的准备,对人们来说意味着生或者死。—这就是戴国。”
  泰麒注视着洁白冰冷而毫无生命的城市。
  “这篇土地现在看起来也许美丽无暇,但是与此同时,它也可怕得毫不留情—永远不要忘记这点。”
  是的,泰麒点头道。气氛变得严肃非常。
  不久,泰麒肩膀上的手就催促他返回禁门了。即使冷风被挡在背后,这种冰天雪地的感觉也没有改变。短短的时间中,他的手脚已经冻僵,手指也正疼痛着。但是这些都不能解释,为何泰麒胸中有冷气凝结的感觉。
  “很冷吧?”骁宗问着,语气明朗了一些,“恩,你想不想去什么暖和的地方呢?”
  “暖和的地方?”泰麒抬起头。
  “是个由盛开的繁花代替漫天飞雪的温暖地方。”骁宗回答。
  “可是现在是冬天呀,不是吗?”泰麒疑惑道。
  骁宗轻轻地倾低下来,把手放在泰麒的肩膀上,微笑着。
  “我想请你帮个忙,蒿里。”
  泰麒又一次抬起他的头。他不明白“温暖的地方”和“帮个忙”是怎么联系起来的。
  “我想要你去涟。”
  “涟……涟国?在遥远南方的国家。”
  骁宗点头。
  “蒿里,你在蓬山的时候,欠了廉台甫不少情。我想你去代我转达谢意。而且,我也希望能告知他们,多亏涟的帮忙,戴终于安定了。不过,我没有空闲的时间。”
  “但是,为什么是我?”
  “其实加冕仪式之后我们本应送大使去,但是听说不久之前涟爆发了政变。加冕仪式的时候,政变刚刚被镇压,涟应该正忙着解决遗留问题,所以最后我们把访问延期了。现在,一切似乎都复归平静了。所以,我希望你能代替我访问廉王。
  “我……单独去?”
  泰麒开始小声嘟囔起来。
  “当然会有人陪你—这可能会是分量很沉重的任务,但是你能为我而做这件事么?”
  离开骁宗,泰麒跑回正赖等待着的内廷。认出了泰麒,正赖走近他,并且立刻疑惑地抬起他的头。
  “怎么了?”
  “我被送去访问涟了。”
  “哎呀,秘密终于被泄露了。”
  “你已经知道了?
  “陛下他一直在跟我们商量,这项任务对台甫来说会不会太重大了。我毫无疑问地确信,台甫能够顺利完成。”
  这么说着,正赖凝视着泰麒的面庞。
  “您不不介意下官问吧……您不喜欢去涟吗?”
  “不是。”
  泰麒用力摇头。他一点也不讨厌那个,而且他也不想给人他在讨厌着的印象。
  “那么,您是没有勇气吗?”
  泰麒摇着头,看着地方。
  “……不是。”
  “这件事责任重大,而骁宗没有跟您在一起。”
  正赖曾经是骁宗军队的下属,所以有时候他可以省略“陛下”的尊称。
  “涟非常遥远,所以旅途要花些时间,不是吗?”
  “对。即使您乘坐骑兽并且走捷径,单程也要大概半个月。就算您在路上抓紧,您可能还是会错过新年祭典。”
  “我不在也没关系吗?”
  “其实,王和麒麟都应该在祭典上。不过,即使是陛下他也认为这正是您作为大使去访问的最佳时机。在这段准备新年祭典的时间,实际上并没有太多重要事情要解决。而且,如果您现在不去,那边也会被困扰吧。”
  “我想是吧……”
  “或许您是因为不能在骁宗身边而觉得寂寞?”
  泰麒抬头看着正赖,而正赖理解似的点点头。
  “因为骁宗今日正忙碌着阿。”
  事实上,目前骁宗忙碌到了混乱的地步。冬至之前他就一直忙着,而冬至之后情况并无好转。正赖当上傅相之后,他们午后一起计划行政工作的时间也没有了。他们不经常一起进餐,也罕有时间在会议之前交谈。
  “你们连闲聊的时间都没有。现在我亲爱的殿下您又被派去这么长途的旅行,您觉得绝望,是吗?”
  “对……”
  泰麒完全了解骁宗有多繁忙。但是,泰麒也觉得不安。我做了什么让他烦恼的事情吗?当泰麒还在他故乡的时候,他就常常有类似这样的想法。
  泰麒曾是个永远无法完成他人期望的孩子。他知道身边的人在期望着,但是他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他干什么。他作过的每件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结果都是让他的家庭失望。我的存在让每件事都不能好好进行下去,泰麒总是这么想着,而且他的这种想法一点也没有改变过。
  “你觉得我在这里很烦人吗?所以我才被派到涟去,对吧?”
  怎么可能,正赖忍不住笑出来。
  “您这么沮丧吗?您知道这不可能是真的,不是吗。您是唯一的台甫阿!”
  “因为我是麒麟?”
  “完全正确。”
  “但是……”
  泰麒拖长了声音。正赖翘起头等着接下来的话,但是最后,泰麒闭上嘴摇着头。正赖温柔地苦笑着。
  “所以您还是觉得如此绝望吗,殿下?其实,我认为您应该尽您所能,并且最后成功。如果那样的话,好事会在您身上发生。”
  “好事?”
  对呀,正赖笑着举起手。
  “这是秘密。”
  “喂!”
  不假思索地,泰麒卷起正赖的袖子。
  “告诉我啦,正赖!”
  “不行,不行。台甫太擅长哄骗人了,要是告诉您哪怕一点我也会觉得上当的。再说,如果我告诉了您,骁宗一定会骂死我的。”
  出使
  那之后,戴和涟的国府频繁地讨论行程安排,并且最终定下了日程和随行人员。
  泰麒是主使,之后是傅相正赖和侍卫潭翠。副使为瑞洲军左将军霜元,以及禁军右将军阿选。四位随从都带了自己的部下,一共是九人的团队。他们故意没有举起王使的旗帜,并且身着便装向涟出发。尽管出使被称作是官方的行动,看起来还是像泰麒自己派人去涟国的私人旅行。
  涟国在世界的东西方,和戴国相似,同样被虚海与大陆割开。那是离戴国最远的国家。事实上,戴和涟无论如何都毫无关联。至今为止,两国之间没有任何外交关系。坦率地说,两国根本没有建立关系的必要。其实只是泰麒曾经受恩于涟的麒麟,廉麟。泰麒曾经被冲到异世界,而廉麟是把泰麒从“故乡”带会他的世界的人。
  “你说廉台甫是什么样子?”
  离开鸿基之后,泰麒立刻问正赖。他们使用了骑兽,不过泰麒当然无法驾御骑兽。所以,他就舒服地坐在一个由两匹像马一样的骑兽拉着的,笼子似的车厢里。正赖在泰麒身边伺候。
  “天哪,”正赖惊奇地说,“泰麒也不知道她吗?”
  “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我曾经看过她的脸,不过那是我刚被带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太害怕了以至于没办法清楚记得她的面孔。”
  泰麒袒露出一点羞怯:“其实我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还是哭了。我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醒来以后,廉台甫已经回去涟了。”
  “是那样呀……下官自己并不知道廉台甫。在戴国,应该没有人知道涟的王和麒麟。”
  “一共有十二位王和十二位麒麟,如果我们能成为朋友该多好。”
  泰麒说着,正赖忍不住笑出来。
  “的确如此……不过,台甫迟早会知道为什么他们不能这么轻易地成为朋友。
  听到这句话,泰麒茫然地盯着正赖。不过,不久以后他的确明白了这个原因。
  想要频繁联系的话,距离未免太远了。
  就算使用飞毛腿的骑兽,走出戴的边境也要一天一夜。然后,渡海同样需要一天一夜。之后,从港口城市出发到了柳国,他们经过虚海的海岸线,到达了恭国。沿着范国的海岸线向南旅行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再次渡海,最终看见了涟的海岸。整个空中的旅程花了他们半个月。
  “我现在完全知道了。”
  在涟的首都重岭着陆的时候,泰麒嘟囔着。正赖竖起脑袋。
  “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这可太远了,如果我们来这里玩玩再回去,我们就没有任何时间做其他事情了!”
  您明白了,正赖笑道。
  “这可真是个漫长的旅途,不是么。您累了吗?”
  在重岭边界上的空地里,泰麒和其他人从骑兽背上下来。他们面前的重岭城,为了迎接新年而被华丽地装点着。
  “一点也不。我们今天才飞了半日。”
  “真的吗。”正赖似乎有点沮丧似的,叹气道,“多亏台甫您坚定不移的伟大精神,老人家觉得非常无聊呢。”
  泰麒抬头,茫然地看着正赖。
  “正赖,你觉得无聊?”
  “当然了!我的职责是抓着调皮捣蛋小孩的脖子,不停地跟他唠叨。对这位老人来说,除了偶尔搞个恶作剧,生命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乐趣了呀!”
  正赖淘气地做了个鬼脸,泰麒吃吃笑出来。
  “我会试试的。”
  “那下官就太荣幸了。”
  正赖就这么笑着的时候,巨大的午门在他们身边打开,两个早前就被派来的下级官员立刻走出重岭来。另外两个官员一开始去了旅店,而且给使者团的日间逗留做了安排。
  “阿,他们来接我们了。我可真是希望今天的旅馆能舒服呢。”
  重岭不可思议地暖和。每个人都感觉到,从柳到范再到恭,渐渐热起来了。戴的冬天,填充得厚厚实实的羽绒衣和里面的毛线衣是必不可少的。然而,使者团一进入南边的范,每个人就都把外套脱下来了。
  因为实在太热,自打离开白圭宫后就身着正装的正赖,走进旅馆的时候看起来就好象中暑了。
  “……这可真热。”
  走出卧室,泰麒对正赖评论道。正赖狼狈地叹气。
  “我听说涟很温暖,但是我料到会热到这个地步。这跟戴的春秋一模一样。”
  “我同意。”
  “无论如何,这是这个季节戴的正装,所以我们也没办法。我会去国府访问以交换问候,并且告知他们我们已经到达了。”
  “我不用一起去么?”
  “这只是我们到达的问候。台甫应该用这段时间来让自己凉快下来,因为您访问的时候也需要穿上正装。日落左右我会回来,我想。”
  “那,在你回来之前,我可以搞很多恶作剧。”
  泰麒说,然后正赖笑出声来。
  “那很好呀。把潭翠他们气疯吧。”
  正赖回答着,把视线转向侍卫;他站在附近的转角处,宛如一个影子。潭翠,和平常一样,并未回应正赖的玩笑,只是继续沉默着,苦笑一闪而过。
  “别让潭翠知道这个秘密,不过我一直都希望能看见脸色煞白的潭翠,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我会恶作剧得让潭翠的头发都竖起来的!”
  “尽您所能吧!然后老头子回来以后会迅速地将您绑在院子里的树上哇呀呀!”
  正赖离开之后,除去行装的霜元和阿选来了泰麒的房间。一道来的部下们,也穿上了正式的服装。
  “您一定疲倦了,殿下。”
  霜元是说话的人。霜元原本是骁宗军的指挥官,现在则是瑞州州军的左将军。虽然没有像严赵那样的魁梧体格,他依然算是高大而富有男子气概,同时谦和内敛。每当泰麒遇到霜元,他总是想起来在故乡时读过的故事里,“骑士”这个词。
  “其实也不是……不管那个了,看!”
  泰麒站在窗台旁边,指着外面的花园。两位将军高兴地走近窗户,朝泰麒指着的方向看去。
  “院子里有花呢!”
  骁宗曾经说过“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地方”,但是泰麒从来没有预想过,在这个季节,会有这么一个立刻就能看到花朵的国家存在。哪里也找不到雪。像这样靠着窗台并不会感觉寒冷。如果是在戴的话,冷风可是毫无疑问地能让人颤抖起来。
  霜元眯着眼睛看向外面。
  “多么引人入胜的花景!花朵从这里一直盛开着。现在这个时间还有毫无降雪的国家,这只能说是不可思议。”
  我也这么想,泰麒把下巴贴到窗台上。
  “戴无处不是一片雪白,所以我想这边的所有地方都应该也是一样的。”
  “这边?”
  “恩。我在蓬莱的家乡只会偶尔下雪。大部分时间根本没有雪。当然,那里也不那么暖和。可是戴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吗?所以,我以为这边的每个国家都像戴似的。你知道吧,这是我在这边度过的第一个冬季。不过,现在我知道只有戴是那么冷了。”
  您是对的,霜元认真地点头道。
  “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很大呢。”
  “外面田地里的庄稼没有被收获哪。”
  “看起来,在南方的国家,冬天里田地也不需要被闲置。”这次说话的是阿选。
  “我听说他们种的是稻子和小麦之外的作物。”
  是吗,泰麒眨眼道。
  “所以,是冬天也能长的植物,对吧?就是说,即使在冬天中间,人们也可以去田地里耕作?”
  “看起来是这样。”
  “要是戴也能这样就好了。”泰麒叹气道,两位将军也深表同意。
  “孩子们可以在外面四处奔跑,不是吗?说不定他们还能把家禽放在外面呢。”
  这些温暖的国家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呢?泰麒盯着窗外看能否捕捉到他们生活的一瞥,然后阿选说道。
  “那么,出去稍微散散步如何?如果您一点也不累的话,请让我陪您去。”
  “我可以吗?真的吗?”
  泰麒四处蹦来跳去,阿选微笑着点点头。
  听说在先王的统治时期,同为禁军将军的阿选和骁宗,曾被授予称号。阿选胆识过人,精通武术,人望也极高。大部分时间,他跟骁宗很相象。然而,有时候骁宗更为令人恐惧。他具有令人窒息的王者霸气,但阿选没有。所以,在阿选面前泰麒从来不会觉得胆怯。
  泰麒用期望的目光看着霜元。霜元陷入进了到底是否应该答应的思索里,但是阿选打断道。
  “看看重岭周围的景象也不坏呀,不是吗。我认为,让台甫开阔眼界对他有好处。”
  霜元同意地点着头。
  “有我和潭翠在,不会出差错的。”
  和鸿基一样,重岭从凌云山脚下延伸开来。正是冬季之中,但是到处都有人,整个城市也被一种自由的气氛包围着。多奇怪呀,泰麒想。
  跟鸿基相差太多了。鸿基的房子是白雪覆盖的,人们为了能暖和而住在厚厚的墙壁里。外面除了雪什么都没有,所以人们不能把还期待着能找到食物的牲畜留在外面。除非确实必须,没有人会想出门的。就算他们这么做了,也要穿上厚实的衣服,把领子立起来,头上用布料或者毛皮裹着,肩膀耸起来,行色匆匆。就好象用尽一切方法来把东西塞进他们自己里面似的—这就是戴国。
  ※       ※       ※
  涟正好相反。就算是隆冬,许多建筑物也是大敞四开的,泰麒沉思道。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建筑内部,无数居民在开着门的商店里游荡。人们站在街道上交谈,孩子们奔跑嬉戏,家畜在休眠中的农田上徘徊,吃着在地上遍布生长着的枯草。
  “这是什么样的景象啊……”
  泰麒沉吟道。“的确是。”带着微微的苦笑,阿选回答,“如果戴的冬天有这里一半的温和,戴国人民的生活将被带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阿。”
  太正确了,泰麒想。国家看起来并不繁荣;相比之下,恭和范要富裕得多。然而,城里的每个人看起来都十分轻松。涟不久以前还应该陷入在内战之中,国土的任何地方却都感觉不到压力。泰麒和这里一点也不一样。就算在鸿基也有冻饿而死的穷人。也有城市因为物资耗尽,而陆续有居民死去。其他流离失所的难民,在大雪中派成队列长途跋涉到最近的城市,对于未来需要面对的危险心知肚明。
  土地的收成大概足够人们生活,金银珠宝则十分充裕。这些资源都被先王搜刮尽了,长时间内戴国的人民一直默默容忍着这种贫乏的日子。就算是新王已经登基的现在,情况也没有多大改善。
  “要是神能让戴变温暖些该多好阿。”泰麒说,然后霜元微笑了。
  “作为代替,天帝赐予了戴一位新王。”
  是呀,霜元拉长声音,低下头。
  “一位明君体恤民情,治世救国。没有任何上天给予的礼物比这更加弥足珍贵了,不是么?”
  “……对。”
  “什么事情困扰着您吗?”
  没有,泰麒只是摇摇头,并不能给出回答。躲开霜元震惊的目光,泰麒将视线转向无边无际的草原;那里的人们用锄和犁愉快地工作着。
  阿选和其他人回到旅馆之后,正赖也暂时地回来,然后又离开卧室去为明天作准备了。就算每个人都离开了,一个念头依然在泰麒脑海里回荡。
  ——如果戴能像这样的话。
  如果戴能像恭和范那样富饶的话。
  如果戴的气候能像涟这样温暖的话。
  自从他和骁宗在禁门的那次游览后,泰麒的胸中就有冰冷的结晶存在着。有些人民生活在这样的严寒里。根据官员的报告,这些人的生活并不美好。听到人们因为寒冷和饥饿而死去,泰麒觉得越来越冷。
  (许多人都被麻烦着。)
  在那个残酷的洁白景色里。
  但是,泰麒什么也做不了。
  泰麒是麒麟。他是被天创造的民意的象征。晓天意,遵天命。他是天帝的孩子。然而,泰麒没有任何拯救人民的力量。他无法改变气候,无法创造奇迹。
  麒麟要选择王—那就是全部了。骁宗是这样被泰麒选作新王的。这件事就耗尽了他所有曾经拥有过的不可思议的力量,泰麒这么觉得。
  (无论什么力量都没有留给他啊。)
  没有什么事情再需要泰麒做了。理论上,泰麒应该作为台甫和州侯参与国政。然而,泰麒的年纪还不足以处理这些工作。实际上,所有的工作都是有正赖和骁宗完成的,而泰麒只需要在被教授的时候点头。当然,只是把泰麒解释成正赖的累赘,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
  泰麒知道每个人在他身上寄托的厚望。正赖,阿选跟其他大人的举动让这件事显而易见。这些非常好的大人们对只是小孩子的泰麒表现出绝对的尊敬。正赖告诉泰麒,那是大人们在“独一无二的人”面前显示的谦卑。
  但是,泰麒有什么“独一无二”的地方?也许以前存在过。但是,将来,如果骁宗像先王一样失道了呢?当人们需要新王的时候,泰麒就不再是“独一无二”的了吧。但是,现在的泰麒只不过是个快满11岁的孩子而已。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什么事情也懂不了。他只是周围人身上的担子阿。
  泰麒的不安源源不断地涌过来。
  他知道人们都期待着,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除了旁观以外,也别无他法吧。对于他人来说,他要么就是废物,要么就是累赘—他不能控制这样的想法。
  你也是这么看我的吗?这样的想法再正常不过了吧?正赖?
  ——骁宗?
  红嘉祥
  次日傍晚,泰麒换上正装,走进重岭北面的宫门,皋門。王宫被称为雨潦宫,是廉王的住处。
  来接待使节团的大行人领着他们依次走过五门。每次经过一扇门的时候,他们就要经过一个和重岭山内部相连的隧道。他们爬上了第三,第五,第七个隧道,雄伟的山脉直指云霄。攀上最后一个隧道之后,他们经过路门,到达了升于云海之上宛如岛屿的顶峰。那里耸立着燕朝,雨潦宫的设计和白圭宫大同小异。
  云海之上甚至比下界还要温暖。跟鸿基山相比,凌云山的丘陵要少些,取而代之的是并不陡峭的宽广山顶。散落在山顶的宫城,比白圭宫规模更大。虽然是严冬,宫殿依然一片郁郁葱葱。看到此情此情,乡愁涌上泰麒的胸膛。
  宫殿将自己在茵茵绿草之上延展着;建筑物有许多开口,走廊和亭子也大部分都没有墙。宫殿和四周的绿色和谐地混合着,这让泰麒想起蓬山,那座他曾经短住过的山峦。
  泰麒和其他人离开了路门,立即被带到了不远处的外厅。冷风在主殿之中环绕,大殿的正中是玉座。可是,玉座上空无一人。
  空荡荡的玉座震惊了泰麒,而正赖一行人也困惑不解;不过最吃惊的还是领路的涟的官员。他们茫然地彼此对视,狼狈地环视正殿。最后,一名官员冲进这个空的大厅,向接待官员低语了什么。接待官员看起来十分惊讶,又问了另一人更多问题。最后,接待官员在泰麒面前跪下,一张脸上满满写着的全是莫名其妙。
  “请允许我们为之前的无礼表示诚挚的歉意。恐有冒犯,有请各位进去内殿。”
  “……去内殿?”
  盯着阿选和霜元,正赖说道。一般来说,接待外国宾客的掌客殿是位于外殿西方的。除了非常亲密的朋友,就连外国的王也不能那么轻易进入内殿的。
  “是的。我们被告知要带您去王的寝宫。”
  接待官员疑惑地说着,汗珠从前额流下。
  马车被匆匆准备好了。泰麒等人安静地上车,经过宫墙,到达内殿—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在内殿里越行越深,他们看见比两层墙壁,比起先所见的更为高大坚固。
  “正赖阿。”
  泰麒偷偷对坐在他身边的傅相低语。
  “……是?”
  “我们之前看到的建筑,不是仁重殿么?”
  对呀,正赖疑惑地点点头。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这么想。”
  “如果那是仁重殿,这里肯定是路寝,对吧?”
  “恩……应该是这样。”
  “进了路寝的门的话,我们就进后宫了,不是吗?”
  “对……是这样吧……不是么?”
  说话间,正赖的面孔骤然一抽颤。额头密布汗珠,看起来并不是因为温度的缘故。
  对那耸立在云海之颠的宫殿来说,最深之处被称作燕朝,它被大量的墙和门隔开。而这之中最深的地方又叫北宫,也就是王起居之处,旁边是小寝;而整个区域叫做后宫。
  后宫的东面是东宫,由长明宫和嘉永宫组成,是皇亲国戚的住处。
  后宫的西面是西宫。西宫的建筑包括梧桐宫—那里栖息着包括凤凰和白雉在内的五种神鸟。太庙是王祈祷的地方。里木生长在福寿殿。
  后宫,东宫和西宫并称燕寝。因为后宫是燕寝的中心,所以有时燕寝也指代后宫。不过,现在戴的白圭宫里,除了西宫以外所有宫殿都关闭了。就算宫殿都开着,也不能进入西宫以外的地方。连泰麒都知道这一点。
  然而,在那扇毫无疑问通向后宫的门前,接待官员止步了。他请使节团下车,在他们面前磕头道。
  “我,我们为冒犯诚惶诚恐,可是还请入内去。我们是不能走在前面的。”
  “阿,但是……”正赖疑惑地说着,但是接待官员打断道。
  “要邀请大人们所有人,这是命令。门前应该有人将大人们介绍给王。所以,请。”
  “所以只有我们进去么?”
  我们深感抱歉,接待官员的头压得更低了。他本来已经通红的额头,汗水密得仿佛瀑布。感觉到了接待官员的痛苦,泰麒催促着正赖和其他人。
  “我们是被诚挚邀请的,你不这么想么?”
  “对,可是……”
  正赖瞥着门里门外。“那么,”阿选平静地大声说道,“把部下们留在这里应该是明智的选择。带他们一起去的话就太无礼了。”
  后宫安静荒芜。没有前来迎接的官员,就连使节团笔直地石子路并且达到了里面的门之后,视野里依然没有任何官员。应该负责守门的侍卫也缺席了。视线所及之处,并没有能将他们引见给王的人。
  “一个人也没有……”
  泰麒望向开了一条小缝的门。一片青葱的前庭后面是小寝,不过一个人影也没有。
  “我们该怎么办呢?”
  泰麒转向周围的大人们—不过他们看起来是一群相当不知所措的人。
  “正赖?”
  “就算……您问下官该怎么办也……”
  “我还从来没有进过后宫呢。你呢?”
  “恩,如果您只是算进入的次数的话,下官进去过几次。就算白圭宫的后宫关闭了,下官也去过几次,不过那是后宫里很空的时候……而且,别的国家的后宫就没有了……”
  霜元和阿选也露出相同的困惑表情,更不用提部下们了。
  泰麒试探地走进门里。环顾四周却没看到任何人,除了穿过前庭到下一幢建筑物看看外,泰麒也无计可施。
  “台甫。”
  爬上台子,泰麒瞅着建筑里面和深处的中庭,安静地说道:“打扰了。”
  “台……台甫!”
  泰麒转过来。
  “可是四周没人。我们也只能试着吸引注意力了,对吧?”
  “但是……”
  “对不起,有人在吗?打扰了。”
  正赖和其他人圆瞪眼睛盯着表现得意外大胆的麒麟看。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那只是泰麒在故乡时,去别人家里做客的习惯。
  “看起来没人呢……我们怎么办?”
  “您就算问下官也……”
  “我们就粗鲁一点,直接走过去如何?”
  “那是不是有点太……”
  “但是我们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对吧?”
  “我猜不行,但是……”
  “只要我们不进去房间里就行了。那我走了。”
  可是,那是……正赖嘟囔着,接着突然握紧拳头,“下官陪您一起去。霜元,你们在这里等。”
  “可是……”
  “无论如何,泰麒是一国的麒麟,他们无法严惩他。我准备好了。”
  我也是,潭翠说,但是正赖阻止住他。
  “既然门这么大敞四开,里面应该没有危险。再说,台甫还有使令。所以我跟台甫去。”
  和正赖手牵着手,泰麒走进去看看。穿过中庭,他们见到一处祠堂,但是里面依然没有人。不过,看起来不像是荒废了的;它被打扫得一尘不染,敬拜祖先的祭坛上也摆放着崭新的薰香和鲜花。
  不知为何,泰麒径直朝北宫走去。他经过回廊,走过另一个中庭,环顾四周,在进入北宫庭院的时候停住脚步。在抬头看向正赖之前,泰麒茫然地望着面前的东西足足愣了一阵子。
  “这里有田地。”
  “对,这里有……”
  “白圭宫里没有田地,对吧?所有后宫里面都有田地吗?”
  “没有的话会比较正常一点,下官认为……”
  “不久之前涟才爆发内战吧?情况坏到了连王宫里面也要种蔬菜的地步吗?”
  “也……也许是那样吧……”
  无论如何,泰麒牵着正赖的手走过了菜地之间的小路—正挨着华丽的灌木庭院。走过建筑物的拐角,分区规划的田地在他们脚下延伸开来。他们经过一排整齐的小道,到了矮树以完美的顺序排列着的转角处。这看起来就像果园里的景象。
  “正赖。”
  泰麒吸引了正赖的注意力。他们终于找到人了。是个正从不知名的树上,用大剪刀割下红果子的农夫。
  “对不起。”
  泰麒说。他松开正赖的手,在明亮阳光下吵闹地跑过果园。
  “对不起打断您了。”
  泰麒说着,穿袍子的人回过头来。他看着泰麒,又望向泰麒身后的正赖,温和地微笑。年轻的男人用袖子擦着脸,把刚剪下来的树枝放到身边的草堆上,弯下头。
  “真是很抱歉,未经允许就进来了。我们想找人。门那里没有人,所以…”
  哦,男人轻声感叹道,竖起脑袋。
  “外面没人,是吧?那么,大家都在打瞌睡吧。”
  “非常抱歉打扰了您的工作,但是有什么人能把我们引见给王吗?我……我是从戴国来的,名叫泰麒。”
  恩,男人脸上露出友善的笑容。
  “是吗,那您肯定是戴台甫了。听说台甫是个小孩子,我能看出来您真的很小。”
  “可以请问您是谁么?”
  “我姓鸭。鸭世卓。”
  “真是个茂盛的菜园!”
  泰麒感叹道,年轻男人明朗地微笑。
  “你也这么想?”
  “这些红果子是什么?”
  “红嘉祥。试一个怎么样?”
  鸭世卓自然地伸开胳膊,从树杈上摘了一个闪闪发光的果子。他把果子扔到身边的水桶里,然后用手绢擦干净。
  “戴台甫,请尝尝吧。里面有核,请小心。”
  “谢谢你。”
  泰麒说着,看向鸭世卓。
  “不过……我收下没关系么?这不是属于王的东西吗?”
  “是我种的,所以没有任何其他人应该被困扰。”
  “但是王不会责罚你么?”
  鸭世卓流露出微微迷惑的表情。
  “我就是王,所以不会被责罚阿。”
  手里拿着红果子的泰麒茫然地凝视着鸭世卓。
  “可……可否请问,您就是廉王陛下么?”
  “对,我就是。”
  泰麒转向正赖,狼狈地想要得到一个回答,但是正赖只是大睁着眼睛,动作凝固着。于是泰麒迷茫的视线回到鸭世卓正明朗微笑着的面孔上。泰麒曾经学习过在正殿上面对王时应有的礼仪,但是这种情况下他该如何反应?
  对泰麒的疑惑不加在意,鸭世卓伸手拿了另一个水果,转向正赖。
  “你呢?吃一个吧!”
  “……多谢您,但是……不用了……”
  “哎呀!让大家都站着实在太失礼了!附近有个凉亭,咱们去那边吧!”
  泰麒试探地点头。
  鸭世卓把更多红嘉祥放进桶里,把桶搬到果园外面。几步之后,他们到达了有绚目假山的池塘边。复杂几何形状的池塘上桥梁星罗棋布,凉亭和阳台聚集着,就好象是被水吸引了似的。
  鸭世卓到了其中之一,越过池塘向泰麒和正赖挥手。
  “请坐,台甫。你的正装看起来还真热阿。怎么不把外套脱下来?”
  “谢,谢谢您……但是……”
  泰麒望向正赖。正赖正颤搐着微笑。
  “我们真诚地接受您的建议。”
  “……你呢?”
  “阿,您不用为我担心。”
  “不过挺热的,不是吗?”
  “恩……确实是。我等等会遵从您的旨意的。”
  正赖结巴着,显然是因为王的盛情好客而狼狈不堪。用明亮的眼睛看着正赖,鸭世卓在池塘里洗了手和桶里的水果。然后他把果子放在池塘旁边的石桌上。
  “要是台甫把自己的正装形容为简朴的话,毫无疑问我现在的穿着是很丢人的。我听说你们是因为私人原因来的而并非郑重国事,所以……”
  “恩……不管怎么说我们才是应该道歉的一方。”
  鸭世卓笑了。
  “台甫没做错任何事。我是很粗线条的人。我听说这并非官方政事以后,就觉得这应该就像过来串门喝茶的邻居吧。我应该被台甫责罚呢。”
  “……我?”
  不是,鸭世卓笑道。
  “是这个国家的台甫……天哪,这可真够复杂的。我一直都这样,所以我一直被廉麟说教哪。”
  这么说着,鸭世卓宏声笑起来。
  “这些红嘉祥太吸引人了,所以我想都没想就请你们过来了看起来我应该听廉麟的话,穿戴整齐在外殿等待才是。”
  “您之前在干什么?”
  “在修枝。剪掉那些应该不会再生长的果枝能够帮助其他的果子长的更大。”
  “廉王对这些事情很熟悉呢。”
  “因为我是农民阿。这些是农民的工作。”
  泰麒茫然地看着他。
  “那作为王的工作呢?”
  鸭世卓的眼睛大睁开来,就像听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东西。然后他竖起脑袋。
  “那是责任吧,我想。我觉得那大概不算工作。因为你不能靠那个填饱肚子。”
  泰麒眨着眼睛想要明白他的意思。鸭世卓笑了。
  “农民的工作是种庄稼和喂牲口,对吗?”
  “恩…对阿。”泰麒点头道。
  “但是……那是履行某人责任的工作吗?”
  “不是吧,我想。”
  “工作和责任是不同的两样事情么?’
  鸭世卓又笑了。
  “工作是你自己选择的。而责任是上天给予的。”
  泰麒茫然凝视着对方的时候,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正赖快速地看向来人。“霜元!”正赖喊道,就好象他的身家性命都寄托在霜元身上似的。与此同时,一个温柔的女性声音传来。
  “天哪……你这幅样子迎接台甫?”用惊讶口气说话的女子,有阳光一般灿烂的金发。
  “而且,在这样的地方会面!就算是私人的来访,也有个限度吧。我这么跟你说过了,不是吗?”
  “对对对,你说得对。台甫跟你说的完全一样。这是非常,非常失礼的。”
  “你还让完全不知所措的随从们站在大门口。唉,你可真是个会惹麻烦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鸭世卓好象小孩子似的道歉,不过脸上依然是喜气洋洋的微笑表情。看着鸭世卓,女子好象多少有点苦恼似的微笑着。她在泰麒面前蹲下,好让两人的眼睛能保持在同样高度。
  “您就是戴台甫么?欢迎!请不要因此烦恼。”
  “您是廉台甫吗?”
  “对。能见到您真是万分荣幸。”
  “我也是。恩……非常感谢您。”
  “啊?”
  “我听蓬山的玉叶大人说了。以前,玉叶大人叫汕子带我回来的时候,廉台甫借了很重要的道具给我们。我说的对吧?”
  “是说吴刚环蛇么?那只是王出于好意借出去的。还请您向王致谢,还是说王他应该先去换衣服呢……”
  “是呀。”察觉到廉麟的苦笑,鸭世卓嘟囔道。
  “很抱歉我要走了。不会用很长时间的,所以请稍等片刻。”
  鸭世卓回去了他的住处,而泰麒等人被带到外宫。最后,每件事情都按照正式的礼节重新开始了。
  世话
  泰麒本来是计划停留三天的。他们受到了官方的欢迎,也参加了各种正式的典礼,不过他们几乎是作为私人宾客出席的。他们被安排的住处并不在掌客殿里,而是在正寝的庭院里。只有上等官员和佣人被送来陪伴他们。此外,使节团可以在燕朝的任何地方参观,对这件事廉王似乎看待得令人膛目结舌的简单。
  “安全防范一点也不严格,这样好么?”
  霜元似乎难以理解。其他人也是相同程度地疑惑着。那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很不舒服,不过泰麒反而因此能够享受他在宫中的日子。泰麒并不怎么明白花样繁多的礼仪和规矩。就算理论上知道,他也不能习惯,而他又总是尽量做到没有缺点。不过,在这个宫殿里,泰麒可以把所有事情都放到一边,只要放松就好。
  “我想这意味着这个宫殿非常安全吧……”
  阿选苦笑道,而正赖叹着气。
  “是该说这里安全呢,还是应该说他们太马虎了呢?涟的人民对待什么事情都这么大意。”
  “那不好吗?”
  泰麒问,正赖羞愧地垂下肩膀。
  “无论如何也不是坏事。老夫只是不习惯,尽此而已。您知道,我原先是掌管军队藏书的。我很习惯被种种规矩束缚着然后打擦边球,然而相反地…”
  霜元和阿选同意地点头。
  “没有让我的身体感觉自在的地方……我们似乎不适合这个地方,所以台甫,请出去玩吧,您似乎渐渐喜欢上这里了呢。”
  “我一点也不讨厌白圭宫!”
  “我知道。对我来说,雨潦宫也完全不是什么让人不悦的场所。尤其是看见潭翠在两天之中迷路三回之后!”
  完全正确,泰麒笑道。
  “那么,我就走了。”
  这么说了之后,泰麒去了占地面积巨大的建筑物。潭翠沉默地跟随着。泰麒径直去了北宫。无论何时,只要鸭世卓没有政事,他肯定会去田地里。泰麒这么相信着去了田地,并且如他所料,身穿袍子的鸭世卓正工作着。
  “早上好。”
  鸭世卓明朗地微笑道。这种全然坦率的笑容让泰麒也高兴起来。有空闲的时候,鸭世卓就会来田里,而泰麒总是陪伴着他并且帮他工作。
  比起“帮忙”来,说成在鸭世卓身边闲逛更合适—他总是一次一次地被告诉该做什么。泰麒从来没有过耕作的经验。就要泰麒要求帮忙,他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跟在戴国的处境没有任何区别:泰麒仍然是根据鸭世卓的指使跑来跑去。
  “我……我对您来说是个累赘吧。”
  把刚刚撞分散的树枝重新收集起来着,泰麒说道。一同收集着的鸭世卓,微笑着回避了这个话题。这位王永远都在微笑着哪,泰麒有如是的印象。
  “我知道我在这里是个大麻烦,但是今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了,您不介意再多容忍我一小会吧?”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什么麻烦呀!小的时候,我就是呆在邻居农民的身边,通过帮忙学会这个职业的—给泰台甫现在做着的事情一样。”
  “哦,”鸭世卓微微感叹道,嘴角的笑容更宽了。“我知道了。就算台甫学会了怎么种地,对台甫来说也没有用。我强迫您做奇怪的事情了,是吗?”
  “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恩……您允许我帮忙让我开心得不得了,但是……”
  泰麒真的是这个意思。这是泰麒第一次亲眼看见农场的工作,对他来说新奇有趣。看着鸭世卓这么精神勃勃地干活也很让人高兴。更重要的是,环绕在鸭世卓身边的开朗气氛让泰麒觉得他十分亲近。对泰麒来说,这个世界和大人们都给他不熟悉的感觉,只要被大人包围着就已经是一件让泰麒紧张的大事。
  “但是……如果我随便怎么样打搅您了,我还是应该到别的地方去,不是么?”
  泰麒低声犹豫道,鸭世卓抬起头。
  “有什么事情不对吗?”
  阿?泰麒问道,然后鸭世卓说着。
  “我的意思是,帮忙的人反而变成麻烦,没有这种说法存在吧?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
  “我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你之前还搬了那么多树枝吧?而且你又提水又运稻草的。”
  “我只是挪挪东西罢了……”
  “那你就是帮忙了,不是么。可是台甫呀,我从你的字里行间听起来,你好象认为自己一无是处。”
  面对着鸭世卓温暖明亮的视线,泰麒点头。
  “……很高兴能听到您说我不是那样的……但是我的确这么想……”
  “为什么哪?”
  “我就是什么也不会做。不只是耕田,我连最简单的事情也不会……骁宗主上总是用我还小这句话安慰我。但是他肯定对我非常失望。”
  “真的吗?”
  鸭世卓问道,泰麒低下头。鸭世卓温柔地拍拍泰麒的背。
  “我们休息一下如何?”
  鸭世卓指着草堆建议道。
  “不,请继续工作。”
  “我也累了呀。喝点茶怎么样?”
  鸭世卓笑着向田野的另一边喊道。
  “陪着台甫的人,要喝茶吗?”
  站在不远处的潭翠,摆出坚决否定的姿势。
  “他肯定很辛苦,那么一动不动地站了好久呢。”
  从大陶壶利倒着茶,鸭世卓说道。
  “大仆的工作相当辛困难,不过最困难的肯定还是根本就没有危险的时候。”
  我猜是吧,泰麒微笑道,但是笑容迅速凋零。鸭世卓把茶倒进他拿出来的杯子里。
  “廉王,您曾经说过工作和职责是不同的。”
  对,鸭世卓点头。
  “我听到您那么说的时候,告诉自己那是正确的。麒麟的责任就是选出王。之后,我的职责就结束了。所以我应该为自己的工作而努力。但是,我还是不能胜任身为台甫和州侯的工作,因为我还太小了。”
  “……麒麟的工作不是以仁慈的心怜悯人民吗?”
  “不是选出王么?”
  “我是说,选王是那之中的一部分吧?就是要为人民选出最贤明的王。”
  “所以说……我的职责已经完了,对吧?”
  “我不这么想。”
  “那麒麟的工作是什么?”
  “你的工作,泰麒,就是长大。”
  鸭世卓笑道。
  “对小孩子来说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鸭世卓从头顶摇晃的树上摘下一枚红嘉祥,把水果放进泰麒的掌心。
  “你将会有很多忧虑。但那是你的工作。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经常地欢笑和哭泣—这些都是你工作的部分。”
  泰麒看着自己手心。那是鲜红美丽的果实。
  “……只要长大就好了吗?人民正在承受痛苦。戴非常寒冷。很多人被风雪折磨着。我是台甫和州侯,可是我什么也干不了。除了长大以外什么也干不了……”
  但是,鸭世卓说。
  “就连我自己也不是在做着什么伟大的事情。我是个农民,对于政治一窍不通。廉麟更擅长那些事情,所以我都留给她去做。我能做的只是喂养牲畜,栽培庄稼,诸如此类。”
  “即使您是王?”
  对呀,鸭世卓笑道。
  “正因为我只能做这些事,我弄了这样的田地来耕作。我想无论如何它们也有些用处吧。它们清理了花园的一部分,也能存下些生活费用。它们还帮助了预算。我相信这比从商人那里购买要更简单也更经济。”
  “所以您向御厨出售食物?”
  是的,鸭世卓认真地点头。
  “不卖东西的话,我就活不下去。我是个农民。需要履行的责任是国家给予的。薪水是给众多官员的。丝绸的正装。款待宾客的奢侈宴会。如果我不工作,没办法维持所有这些。但是廉麟说我不该为了补充预算而工作。国家会丢脸的,她说。”
  “我猜……是这样。”
  “所以我就一无是处啦。可是,天帝在上,他知道我只能做这么多。”
  泰麒头昏脑胀地盯着鸭世卓。
  “肯定是天意吧,我这样的农民竟然当上了王。所以我就什么也不做。我想什么也不做是可以的。照顾国家就跟照顾庄稼一样,这样没问题吧。”
  “照顾一个国家……”
  “一棵树根据自己的意愿长高。国家的兴隆也一样。树木知道最适合它们自己的方式。我只是它们的帮手。叶子干枯是树木需要水的标志。所以我浇灌它们。我相信王国也是这么运作的。天帝想要国家这么发展,所以他选了我这样的一个农民—我这么想。”
  “那廉台甫呢?”
  泰麒看着鸭世卓低语道。
  “廉麟根本不是个农民。她不能区别好树枝和坏树枝,也不能分辨浇水和不浇水的时期。”
  “所以,他没办法帮忙。”
  应该说,鸭世卓明朗地回答。
  “看到果实良好生长的时候,她分享了喜悦。”
  泰麒大吃一惊。
  “仅此而已?”
  “那就很重要了!外面很冷的时候,或者我因为职责精疲力尽的时候,我累得不想到田地里来了。可是,一想到果实枯萎凋落的话廉麟会很伤心,我就会恢复干劲,到外面来。”鸭世卓说着,抬头看着果园里的树。
  “我正看着这个国家。有什么不良的征兆么?有什么不完善的地方么?我持续看着这些问题,因为这些是守护者的责任。但是台甫看着我这个守护者。我履行职责了么?有坏迹象么?她也坚持不懈地看着。我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对看着我的一双双眼睛心怀感激。”
  看着吗,泰麒嘴里重复着这个短语。
  “只要……只要我这么做就好了吗?”
  “别把那看作微不足道的琐事。它本身是非常困难的工作。就好比你那边的侍卫。”
  我想你是对的,望向潭翠的时候,泰麒说道。一直以来,潭翠就是这么纹丝不动地站着,注意着周遭的环境。
  “跑来跑去并不困难,是吧。”
  “……恩。”
  敬畏地看着鸭世卓,泰麒点头道。
  “如果我看着骁宗主上,他会开心的,是吗?”
  他当然会,鸭世卓微笑着说。
  “我对于政治和当麒麟一无所知,但是我知道怎么种庄稼和当一位王。我相信泰王也会想要台甫看着的。”
  真的吗,泰麒自己想着。真不能想象哪,骁宗会要泰麒这样的小孩子帮忙。
  “如果我是王国的保护者,那廉麟就是我的保护者。也许这才是麒麟真正的工作。”
  ※       ※       ※
  在为期一个月的旅行之后,泰麒回到了鸿基,这座城市依然被埋葬在纯白的雪花里面。向下看着白色的风景,泰麒终于在禁门着陆了。
  从骑兽背上下来的刹那,门卫突然走出来排成整齐的两列迎接他们,呼吸里喷出白雾。门卫将骑兽交给士兵,庄严地打开大门。
  “又再次被提醒了呢,我们跟涟不同的地方不只是温度而已。”
  泰麒说道,正赖则笑了。
  “下官同意得无以复加。”
  “正赖,你现在总算放心了,是吧?”
  “一点点而已。”
  他们笑着穿过禁门,走向内庭。很明显,使节团回归的消息不留遗漏地被告知了每个人。他们到达内殿的时候,两边的排列了官员,王端坐于玉座之上。
  感觉到内殿里紧张不安的气愤,泰麒走到玉座前面,跪下表示尊敬。
  “我安全回来了。”
  骁宗点头,挥手示意泰麒到玉座上来。泰麒起身,走到玉座一边。他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放松—终于回家了。
  “涟怎么样?”
  “那里真的繁花盛开呢。”
  是吗,骁宗微笑道。
  “我等等再听细节。”
  然后骁宗转过去对冢宰说:“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他们肯定非常疲倦,所以我们先让他们歇息吧。”
  是,冢宰咬字清晰地回答,向泰麒表示祝贺他完成了重大任务。霜元简短地给所有官员报告。惯例结束后,骁宗示意结束会议。
  “你肯定累了。今天好好休息吧。我送你回房间。”
  轻轻拍着泰麒的背催促着他,骁宗离开了内殿。
  “不,我一点也不累……但是,恩,骁宗主上,您不用出席行政部署的会议么?”不过我有很多事情要告诉您呢,泰麒一边说一边想着。
  骁宗微笑着。
  “今天是泰麒回来的特殊日子,所以我放一天假也没关系吧。”
  泰麒高兴得几乎手舞足蹈。
  “涟的王和台甫怎么样?”
  泰麒把骁宗的袖子拉得叮当作响,滔滔不绝地给骁宗讲着故事。他闯进后宫的故事。宫殿里田地的故事。廉麟一大早就叫醒泰麒和其他人,打开窗户,拿进水来让他们洗脸,煮茶并且让潭翠等人感觉十分不自在的故事。
  “我也帮着种地了。廉王……”
  说话间,骁宗突然一推泰麒的后背。
  “这边,蒿里。”
  哦,泰麒环顾四周。那应该是回仁重殿正确的路。
  竖起脑袋,泰麒抬头看着骁宗。
  骁宗微笑了。
  “这边。”
  “恩……好。”
  骁宗走的路通向正寝。想着骁宗应该是想让他留在正寝,泰麒闲扯着雨潦宫和重岭的样子,还有途经的恭和范。一个月对泰麒来说太长了。想要说的东西好多好多。这么说着的话,泰麒觉得就好象可以掩埋他不在骁宗身边的那段时间。
  “然后,正赖……”
  泰麒继续着,但是突然停下脚步。他一直顺从着推着他后背的骁宗走着,但是现在他进入了一个以前从来没见过的宫殿。环顾四周,他可以看到正寝的主殿就在附近。他正看着的建筑紧靠着主殿的西边。
  “正赖怎么了?”
  骁宗这么问着,穿过建筑到了一个舒适的小庭院。庭院的后面是主殿的门,潭翠站在这里。那是让泰麒震惊的原因。离开禁门之后,潭翠就回到仁重殿了。
  怎么啦,骁宗微笑着问,而泰麒被匆匆催促着进了主楼。他看见熟悉的女侍和行李都被挪到那里了。
  “为什么……?”
  泰麒转去看着骁宗,接着,猛然回忆起来,在去涟之前,正赖说过,“回来以后可能会有好事发生”。
  “这意味着我要搬来这里了吗?”
  “如果你不想呆在仁重殿,就只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泰麒知道自己的脸庞都被喜悦烧焦了。离骁宗所住的主殿实在太近了。泰麒也一直渴望跟骁宗交谈,可是对话依然很短。要行走的话,宫殿对泰麒来说太大了,而他的心愿一直被拒绝着。
  “不过,这里离州府广德殿很远。”
  “我完全没关系。我会尽快跑到那里的!”
  “不过,你的腿能跑那么快吗?”
  “不行的话,我就只是使劲跑!”
  “每天都那么做的话很辛苦,不是吗?”
  “我没关系!那对健康有好处,而且我现在想要长大,每天跑步的话肯定能成长得更快!而且……恩……”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轿子,我说得没错吧?”
  骁宗微笑着这么问道,泰麒点头。泰麒永远都不习惯轿子。被大人们在肩膀上抬来抬去不知为何让泰麒有罪恶感而且不舒服。
  “那么蒿里,你得给潭翠当一阵子学徒了。”
  “潭翠?”
  “有些小马。让潭翠教你骑马吧。”
  真的?泰麒跳起来。
  “我可以骑马?我可以骑马?”
  骁宗点头。
  “能驾御骑兽的话会更有趣哪。不过,宫殿里禁止使用骑兽。而且骑兽对蒿里的身材来说可能太大了。我们可以像在旅途上那样放上轿子,不过那样你会觉得无聊吧。”
  泰麒的头脑只是被幸福充满着。
  “谢谢你坚持着完成了这么一次漫长的旅行。”
  “但是……那一点也不辛苦呀,还有好多叫人高兴的片刻呢。不过,我值得您这么夸奖吗?”
  你当然值得,骁宗微笑着,走上二楼。那里有间四周都被玻璃窗装饰着的温暖明亮房间。
  “不但只是你。我也希望你能靠近我。”
  泰麒圆瞪着眼睛。那一个瞬间,泰麒觉得骁宗的注意力只在他身上。泰麒一直以来都觉得孤独无助,所以骁宗以这种方式表达了他的关心吧,泰麒想道。
  “恩……但是…”
  泰麒不想让骁宗觉得他不高兴。但是,泰麒因为骁宗难以承担的关注而心一沉。泰麒正摸索着词语来表达他的感受,骁宗苦笑道。
  “我果然是太着急了吗。”
  骁宗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并且指着另外一张椅子,泰麒顺从地坐下。
  “有些人说我太残忍草率了,而我相信这些主张并不全是错误的。但是,我从很早以前就不擅长放开缰绳。因此我想看到蒿里的脸。”
  “我的脸?”
  “蒿里询问事情或者和我交谈的时候,我觉得很喜欢,比如我们刚来白圭宫的那时侯。我需要你当我的镇纸,来安抚我的卤莽。不然的话,我会把其他官吏甩在背后,独自奔跑。”
  泰麒茫然地看向骁宗。
  “……怎么了?”
  没什么,泰麒摇头道。
  “所以今天,我会就这么坐着,靠泰麒的游记放松自己。最近,卧信说我的情绪一直闷闷不乐,呆在我身边都变成可怕的事情了。”
  “卧信?瑞州军的那个?”
  卧信曾经在骁宗的军队里。他现在指挥着瑞州军右军。
  “就像陪伴在饿虎身边。”
  骁宗苦笑道,而泰麒不假思索地笑了。他想事情也许的确就是那样:泰麒是骁宗的守护者,照顾着他好让他不饥饿。
  “那么,我就尽最大努力让骁宗主上总能填饱肚子吧。”
  千万拜托了,骁宗笑道,突然抬起手。
  “哦,你把那个从涟带来了。”
  “恩?”
  不知道骁宗提及的是什么,泰麒看着骁宗所指的方向。玻璃窗外面,高大的梅树满聚在栅栏之外。
  靠近窗户的树枝上,有两枚小小的白色花朵。
  戴的漫长冬季终于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