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Ⅰ
  范国的王暂时回国,等待着李斋们的归来,而且还把淹久阁让给了泰麒作为他的病床。从蓬莱带回来的泰麒,仍然沉睡不醒着,但是象延麒和景麒之类的人无法近他的身体这种事很快就不再发生了。确认过这些事,安心的廉麒也己经备返回涟国了。
  “再也没机会和大家碰面了吗?”
  面对李斋的询问,就要起程的廉麟摇了摇头。
  “我已经和大家都打过照面了。也确认过一切都已经平安无事……所以,已经可以了。既然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了,那我也没理由继续呆在这里,让需要自己的国家没人照料。”
  可是……,就这样话说了一半,李斋垂下了头。廉麟留在金波宫,为了寻找泰麒而花的时间,原本是应该为了涟国人民而使用的时间啊。这段时间以来,李斋他们,从涟国夺走了他们的宰辅。哪怕心情上再怎么想挽留,也不应该再这样继续留住她了。
  “所以……”廉麒微笑着说,“既然我已经可以安心了,那么我也想快点回到主上身边。如果不早点回去的话,大概也会给主上带来很多麻烦吧。他可是一个一点也没办法让人的眼光从他身上离开哪怕一下下的人啊。”
  李斋也微笑着应和,深深的低下头,然后目送着廉麟远去。到了第二天尚隆也留下延麒返回雁国去了。闲散下来的西园里,秋天的氛围正在悄悄的退去。
  李斋一直留在泰麒的枕边照看他。李斋如果没有余暇照料泰麒的话,桂桂也会来主动地帮她一把。
  “还是没醒过来啊……”
  抱着束胡枝子花的桂桂,看着泰麒的睡脸禁不住变得忧愁。如果他眼睛能睁开来的话,桂桂想要他一眼就能看到鲜花,所以他才每天不间断的把花送过来。
  “脸色看上去已经好很多了。”
  “真的呢……泰台辅虽然贵为麒麟,可却不是金发呢。”
  “被黑麒麟扰乱了吧。”
  “我以为是生病了所以头发才变成这个样子,不过阳子告诉我不是的。”
  “是嘛。”李斋笑了。
  “我本以为泰台辅应该更小一点。”
  “长大了不少啊。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六年前吧。”
  睡在李斋面前的不再是个小孩子,说没有奇怪的感觉是骗人的。年幼的泰麒不会再回来了,就像流逝的这六年无法挽回一样。
  “这六年他肯定一直过得非常的艰辛吧。”
  “……艰辛?”
  “所以才会生病的吧。”
  “啊……是吗,也许吧。”
  “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是啊,李斋回答道。这时泰麒的睫毛微微动了动。
  “……泰麒?”
  桂桂“啪”地探出身来。看到泰麒睁开了眼睛而兴奋的转过了身去。
  “快去告诉阳子!”
  桂桂这股冲出去的势头,使得枕边的胡枝子都晃动了起来。因为刚刚睁开眼睛,目光还朦朦胧胧的,为了看清眼前的东西泰麒揉了揉眼睛。
  “……泰麒,你醒了吗?”
  李斋几乎要贴上去一样上去盯着他的脸看。他茫然地看着李斋,就像在做梦般地眨了眨眼。
  “你终于回来了啊。你还认得我吗?”
  他向上看着,好象稍稍发了会儿呆然后点了点头。
  “……李斋?”
  虽然声音虚弱,但是已经不是孩子的声音了。平稳而又温柔。
  “是……”
  李斋不由得哭了出来。将衣衫下那单薄的身体紧紧的抱住。
  “李斋……你的手。”
  回抱住她的手触到了她右边的残肢。
  “是的。因为调法不当而失去了右手。”
  “你这样没事吧?”
  “当然没事啦。”
  要起身的李斋被那纤细的手臂抓住了。
  “李斋……对不起。”
  没关系,虽然李斋这么回答,不过被她呜咽的声音盖过了。
  下官来到了外殿,因为正值早朝议事中,所以下官就对浩瀚打了耳语。浩瀚点了点头,说了声打扰了就腾地登上了坛去。在阳子身边耳语了一句。
  “是吗?”阳子这么问着,看着浩瀚肯定的神情然后点了点头。浩瀚退下去之后,阳子又回到了议事中,叫了叫在她背后的景麒。
  “……景麒。”
  阳子小声对看起来好像很惊讶,屈身蹲着的景麒说:“听说泰麒已经醒过来了。”
  景麒睁大了眼睛。
  “我允许你先行告退……去吧。”
  “但是……”
  对着拼命压抑着声音的景麒,阳子笑了。
  “去吧!没事的。”
  半狼狈地退出外殿,景麒向淹久阁走去。在卧室前停下了脚步。在那里出现了延麒和六太的身影。
  “……景台辅。”
  卧榻上的人发出了他从没听过的声音。景麒反复的打量着眼前的面孔,就好象在看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一样,与此相同的,泰麒也正一脸困惑,像是还无法确认似的不停地打量着他一样。景麒踌躇地站在枕边。偷笑着,六太悄悄地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景麒反而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
  “跟您添了不少麻烦。真是对不起。”
  “不……那个,已经没事了吗?”
  “是的,您救了李斋以及我的事,我从心里向您表示感谢。”
  这么安静的陈述,反而让景麒越来越困惑。觉得面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不再是无邪的笑容,不再是稚嫩的声音,那个小小的麒麟已经不见了。一想到这里,景麒的胸口因丧失而感到刺痛。
  “……不是我的功劳。全部都是主上帮的忙。”
  低着脸说的景麒,想到了和泰麒初见面时在他身边的王,也早已经不在这里了,突然觉得,时光的流失竟是如同飞逝。
  “景王殿下是胎果吗?”
  他会这么说,是从谁那儿听说了什么吧。
  “是的。……还有一个人,她非常想见见泰麒你。现在还在早朝中,没法抽身过来……不过,她马上就会赶来。”
  是吗,他这么一说后,景麒就再也想不到什么话能接着说下去的了。困惑着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好,最后还足回到了睡塌上,视线这么游移着,又听到了很小的声音说着。
  “……我做了又久又痛苦的梦。”
  景麒啪的回过神来,那因为久病而变的衰弱的脸向他发出了微笑。
  “你还记得吗?和景台辅初见面的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麒麟。”
  “……啊……恩。”
  “你对我真是太亲切了,还教了我很多事。然而我却老是什么都学不会……景台辅回去以后,虽然我终于能记住了,可是到现在又全都忘记了……”
  “泰麒……”
  “在这漫长艰辛的梦里,我一直都有梦到蓬庐宫。……非常的怀念,非常想再见到你。”
  说着,他看向景麒。就象曾经的那样,还是用充满真挚的眼睛。
  “……我还来得及吗?”
  “泰麒。”
  “我浪费了很多时间。什么都失去了,这样还能来得及吗?你觉得我还有能办到的事吗?”
  “当然有了。”
  景麒用很有力的声音回答道。
  “你就是为了这个才回来的吧。泰麒你还能做到这样,就是希望还没有崩溃的明证。你别担心了。”
  好的,他像是咀嚼景麒的话那样闭上了眼睛。
  Ⅱ
  “……泰麒?”
  阳子靠近他叫着,他点了点头,答曰是的。深深陷入憔悴中的他,还是从卧床中爬起身来,让她看看自己精神点的样子。
  “您就是景王吗?”
  “……我是中岛阳子。”
  听到阳子这么说的他,偷偷笑了。
  “我是高里。”
  阳子喘了口气。感到了一种近乎狼狈的奇妙气氛。
  “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啊……能和同世界的人,在这里碰面。”
  “我也如此。受了您诸多照顾,真的非常感谢。”
  “这可不是值得多礼的事哦……”
  阳子吞吞吐吐的,垂下了视线。
  “是吗。这可并不是你值得向我道谢的事啊。因为我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能为戴国做到。”
  “我还是要谢谢你。你把我带了回来。”
  “所以啊,这可实在是太好啦。”
  阳子暂时沉默了起来。本来还想,见到他之后要试着跟他说的话有很多很多。自己国家的事情这些那些都想了解。可是现在,却一时找不到话题似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已经是再也不能回去的地方。变成与阳子完全无关的世界了。只是找到了无聊的话题,那种令人怀念的感觉也在逐步丧失。要说奇怪的话,从内心感到恐惧。也许,对阳子来说,那边的家庭也好,同学也好,恐怕不到死的时候是不会忘记的,无法忘记的吧。
  “那边,……一定没什么改变吧。”
  他们还好吗?那些人……
  “是啊,即使遇到那样的风暴也不会改变吧。”
  “是吗。”
  这样的话就好。
  阳子叹了口气,笑了。
  “现在我们在商量如何拯救戴的人民的方法。对灾民的援助是理所当然的。不管怎么说,真得很想能快些知道挽救那些留在本土的人们的方法。虽然真的很想去拯救他们,不过却不知该如何去做。”
  “真的很感激你。”
  “不……这只是为了戴,况且我们也没做什么。你没必要感谢我。庆现在还很贫穷。虽然可以安置一定的难民,不过能够救济的人数还很有限。”
  “不过,”阳子笑了,“泰麒回来之后我们就有了依靠,实物方面就交给我们好了,你尽量好好养病吧。”
  “实物?”
  “是啊,我提出了这种各样的建议,不过,对于这边的人来说我所说的这些就像是天外奇闻,比如说,为了解救戴的难民,设立大使馆什么的,下面的官员以及延王和延麒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大使馆吗?”
  面对睁开眼睛的泰麒,阳子多多少少有点害羞。“嗯。”了一声,同时又对着他点了点头。
  “我觉得应该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只是想设立一个能代表难民利益的组织。大量的难民涌向庆国和和雁国,我们这边也应该给予难民适当的保护。不过,也许还有别的方法,或者这样根本行不通什么的。总之我觉得最好先跟别的国家商量一下。怎样才能获得帮助,这对于难民来说才是最需要了解的事情。初衷不过是,考虑到每个国家,没落或是在困难时期都会产生难民,而如果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大使馆这样难道不令人安心吗?不过,对于他们来讲我的想法看起来过于突然而不太能被理解……”
  阳子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泰麟目不转睛的看着阳子。
  “那个……我说的还是很奇怪吧?”
  “不……不是那样的。我认为景王真的很了不起。”
  “不要说那些了不起什么之类的话……景王什么的,不要这样称呼我呀。只要想到你和普通的日本男孩子没什么两样的时候,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泰麟微微一笑的说道。
  “中岛小姐,你今年多大岁数了?”被这样的称呼着,阳子感到有一点奇妙。
  “嗯,大概比泰麟大一岁吧。……说起岁数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说完后,阳子“啊。”的叫了一声。
  “还是叫你高里比较好吧?”
  “叫我什么都可以……小的时候回来过一次,从那时我就被称为泰麒了,并没有什么陌生感。”
  “这样啊……我到这里来还不满三年,所以和泰麒比起来还真的好像是还不太习惯这里的异类啊。”
  “实际上我呆在这的时间也只有一年。”泰麟的声音里与其说是充满怀念还不如说是有着深深的遗憾。
  “……好了。不要再计较多余的事情了。原本我在那边的时候,对于政治呀,社会形势呀什么的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所以现在,也只是能说出模糊的或者记得的知识而己。”
  “我也认为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到现在都觉得好像自己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我在这里只呆了一年,而且一半的时间又是呆在蓬山……可以说留在戴国的时间很少,而且我又还是个孩子,可以说对社会上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只知道点儿各国间相互交往的事情。”
  “那就从现在开始吧。如果你能把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我一起分享就太让人高兴啦。不仅如此,泰麒现在还要为我们担任戴国难民的领头人……”
  “……是啊。”
  泰麒点头赞同的时候,从旁边传来嘈杂的声音。听到了李斋在高声叫着:“干什么?”的声音。
  “有什么异变吗?”阳子说着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Ⅲ
  闯入卧室的,是几个男人。看到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后,阳子皱起了眉头。那是内宰,在天官里是执掌宫中内宫的司长。在他身后站着的两个人是在禁门常见到的看门人。
  “什么事?”
  即使不问,也知道他们的来意。他们的手里都提着剑。
  “这是……怎么一回事。”阳子向着闯入者一瞪眼,男人们就立刻冲了上来。
  “你太蔑视庆国了。”
  说话的是内宰。
  “我们想确认自己的王并不是会做傻事的人。但是,你太轻视国家和官员,重视那些什么也不知道是哪国的草民,践踏惯例。毫不在意国家的威信和官员的骄傲。”
  就是啊,其中一个看门人倒提着剑弯下身子说道。
  “把半兽和人相提并论,不仅允许他们登上朝廷,还让他们当上禁军的首领。”
  阳子感觉脸涨红了起来。
  “你们说的半兽,什么的。”
  突然想拔出剑,但又想起水禺刀已经收好了。
  “你给诸官的脸上抹泥,把半兽和土匪带入宫中深处污染了宫城。轻视应该充满威严的的官员,而重视半兽和土匪让他们随侍在侧,结果把宫里弄的乌烟瘴气。把半兽还有土匪作为对手,是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考虑自己的弱点吗?把各国的国王和台辅都集合起来,你是有心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吗?就我所想还差的远呢。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想想是不是能得到上天的允许才好吧。”
  阳子哑口无言,只能睁大了眼睛,急促地喘息。
  “住嘴!”制止住守门人的是内宰。
  “……他们说话太难听了,我感到非常抱歉。可是还是希望你能理解我们所说的事。我并没有那么看不起你,让其它国家的国王和台辅频繁的出入我们的王宫我们是没办法臣服的。把戴国的将军藏起来,还打算保护戴国的台辅,你难道忘了自己是庆国的王了吗。象这样让其它国家的国王任意出入究竟所谓何故?你打算把庆国让给其它国家吗?”
  “……不是的。”
  “那么,为什么其它国家的人能这样随意在王宫的深处随随便便地高抬阔步呢。你到底把庆国和庆国的子民当成什么了。”
  “就因为你是女王。”
  一个人这么说道。
  “因为私情而让国家荒废。象现在这样如果再不纠正过来,还不是和予王一样。”
  阳子被气得身体颤抖着突然提出这样的话题。
  几乎虚脱了的阳子,根本就没有打算蔑视人民和国家。她感到他们说要让自己为国家和人民着想,可在这里说肯定有什么别的含义。他们根本不知道内情虽然对他们发火是很容易的。可是,本来就没打算让其他人知道实情。事实上,正因为她是阳子,所以才会觉察不到象这样对她持有这种不满的其中另有内情吧。
  她自己也感到了,就是这么回事吗。
  无论是谁都只能从对方的言行来推断他们真实的想法,如果评价说这样是没错的。那么只有那个就评价本身才会开始启动。根本没想跟那种什么都相信,一点怀疑都没有的人说清楚。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是要把我杀了咯。”
  阳子这么一问,内宰们微微有些胆怯。
  “这样啊,你们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可真是没有办法。如果我会剑术就能反抗了,可是不幸的是剑还放在了内殿里。好象连抵抗都做不到啦。”
  “你现在,别装出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
  从看门人的的回答中,听出了为难的意思。
  “……你们想怎么抓我都没关系,可是我希望你们别加害于泰台辅和刘将军。要说他们在这里会对庆国有什么危害的话放他们走就好了。就和庆国有人民一样,戴国也有人民。除掉自己国家的隐患是你们的权力,而对其他国家的人民你们则没有这种权力。我希望你们别做出伤害戴国人民的事来。”
  内宰冷冷的看了看阳子又看了看泰麒。
  “戴国已经没落了。在这种时刻,自己舍弃了自己的国家,还要受到别国保护,象这样的台辅和将军就算失去了,我们也不认为戴国人民会有什么可叹息的。”
  “那种事交给戴国人民自己去决定如何?如果和戴国人民也同样这么认为的话。那么他们会用自己的双手来讨伐这两个人的吧。……这么说的话,就是只和你们两个人来约定了?”
  “为了能达成协议,努力吧。”
  “现在商量进攻的方法吧。要在麒麟的身边下手。”
  “等一等……”身后紧握着的手微微的颤抖着。
  “……如果说没有民的话,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看门人捉住了随后而来的手。带领着内相们,阳子走出卧室,被几个人押着的李斋青着一张脸。
  如果可以的话,就不会因为自己的坏习惯而被抓了。
  刚想到这里,李斋突然被撞了出去。
  连吃惊的时间都没有,从身后传来了悲伤的叫喊声。站起身来后,她感觉脚扭了,只好拿剑撑住身体。
  尖叫声。拿剑指着李斋的男人先向阳子的方向进攻。在到达之前就被野兽的前肢刺穿了胸膛。那锐利的爪子染满了血红色,在它被拔出来的同时,男人倒地不起。阳子回过神来,她想着应该是有谁在背后救了她一命,可是回过头来,谁也没在那里。只看到在远远的地方,泰麒像被冻住似的,呆呆站着。
  “小心自己,注意抵抗!”
  阳子回过头来,看到脸色苍白的景麒飞奔过来。在那间客厅里有好几个人倒在地上,同时还有一些人惨叫着带着血迹逃走了。
  “这件事出现的还真是时候啊……”阳子定定地坐在那里苦笑着。
  “延台辅不是留下使令给你了吗?为什么不抵抗呢?”
  “……因为当时手边儿什么也没有。”
  “即使没有剑,也请您不要连任何抵抗都不做而放任他们胡来!”
  “嗯……啊,无论如何谢谢你们相救。”
  阳子这么说着,景麒咬牙切齿的看了看阳子,赌气似的把头扭向了一边。
  “只要一不在主上的身边,就总是会出问题,真麻烦!”
  “对不起……”阳子笑着,又看了看李斋和泰麒。
  “……实在抱歉,让二位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见笑了。”
  “不,没什么。您没什么大碍吧?”像被弹起来似的李斋跑上前来。
  “嗯,没有受伤。对了,李斋和泰麒咱们还是先换个地方吧,留在这里怕会对身体不好。景麒,你也是。”
  阳子站在那里,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些人。
  内宰已经快要不行了。另外两个人看起来也像是快要没气了。三个人都受了很重的伤,不过到现在为止却都还没有断气。
  快点杀了我们吧。虽然他们这么讲,但是大概这多半并不是他们的真实想法。
  不过,因为过度虚脱,无论现在对他们做什么都会让他们万分难受,这到的确是事实。阳子这么想着。抵抗也好愤怒也好现在都不重要。尽管刚才对于这些企图反叛的家伙的质问,阳子大声的吼道说,自己并不是一个愚蠢的王,然而对于这一点究竟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做到,她却真的是不太有信心。如果是在以前,在阳子看来,只要有天命就可以为王。但是,现在的阳子却再也不能把天意看作是奇迹的一种。她总觉得,即使这样,也总归足一件好事。或者,如果可能的话,有什么力量可以帮她从这种重责中解放出来的话,也是一件好事吧。
  “把那些逃跑的人还有他们的同伙都给我抓起来!”
  从那里走出来的时候,迎面正碰上急匆匆赶来的六太。在他身后跟着一队士兵。大概是因为那些犯人正被押解离开,杂乱的呵斥声,充满怨恨的咒骂声,夹杂在一起,引起了一阵嘈杂的声响。
  Ⅳ
  “参加谋反的是以内宰为首的天官,共有十一人,这就是大概的情形。其中,受伤三人,在逃的五人已经派人去追查了。”
  阳子一边听着桓魑的说明,一边返回到了内宫。大块头的虎啸却缩成了一团,在那里一直候着,一看到阳子的脸,便低下身子叩拜。
  “实在是很抱歉!”
  “怎么了?”
  阳子眨巴着眼睛,桓魑却看着她苦笑着。
  “不要道歉了。虽然在那样的场合连一个大仆和下臣也没有的确是你的失误。”
  “不过,当时也的确是我让他们都退下去的。”
  “虽然是这样,可是完全没有任何侍卫,也是下官的失职。”
  虎啸这么说着抬起脸。
  “不是虎啸的过失。这并不是你的职责吧。”
  保护王,是夏宫中射人,特别是司右的职责。在公务的范围内,由作为司右下属的虎贲氏,与此相对的,在“私”的范围内,则由大仆分别负责指挥。这里所说的“私”,实际上是指内宫的范围。所谓“内宫”,不但包括相当于王宫最深处的后宫,还包括分东西二宫的燕宫。正宫仁重殿,以及一直到进门门口位置的路寝,不仅如此,从内殿到外殿之间的这段也包括在其中。而“内宫”的外围则被称作是“外宫”。同时,“外宫”还包括内殿和外殿。原本,作为王只能出到作为“内宫”最外围的外殿,并且作为臣子,原则上,只能进到作为“外宫”最里面的内殿。
  “大仆的工作是内宫的警卫吧。西园作为掌客殿的一部分,那里是外宫,而不是内宫吧。”
  “这倒是没错,但是……”
  桓魑像是劝慰似的抚着完全耷着肩膀的虎啸,说:“如果主上完全不让虎啸道歉的话,虎啸也会站不住脚啊。的确,因为西园是外宫外围之内,所以在虎啸的管辖范围之外。说起来,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正式的活动,王不出内宫。如果要应公务而外出的话,虎贲氏则应随从扩驾。但是,这主上去到西园,并不在公务的范围之内。”
  “是这样啊。因为这毕竟不是基于法或是礼典的公务行为。按照章法,像这次这样王如果访问的并不是正式的宾客,在掌客殿访问客人的时候就应该履行必要的手续,但是实际上是,主上并没有履行这样的手续。说起来,自从李斋进到王宫以来,就完全无视惯例和法典,而是随随便便。……是我的不对。”
  虽然阳子这么承认错误,可是桓魑却夸张地抬起头并不看她。
  “只要是王,就没有哪一个不是我行我素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不会有国家荒废或者是灭亡了。因为那并不是因公之务,所以也就不是虎贲氏的责任了。即使如此,也还是需要警卫的。如果说起来,这究竟应该是虎贲氏还是大仆来担任此职,那么应该是由大仆担任吧。”
  虎啸因自责耷拉着脑袋。
  “是这么回事儿吧。怎么会怎样呢?因为在那里的都是他国的王或者台辅,从来只是做好分内该做之事。因为我总觉得怕影响到人家而不好频频登门,甚至还怕他们会觉得我有窥视或窃听之意。因此,阳子这次前去探望她亲密的朋友,虽然是一个人毫无防备的出去,但是,因为她经常这样在内宫里走来走去,所以……就完全没放在心上……”
  虎啸他们,一直护送阳子到西园,就回避了。阳子说,去西园的话,来回都送到这儿就可以了,虎啸他们想了想就没有拒绝。
  “这就是虎啸的不对了吧。在内宫,警备松懈也没所谓,那是根本上不过是因为有危险的人进不来罢了。内殿也好外殿也好都有众目,而且,每一个宫殿,每一座建筑都设有警卫。但是,西园并不是这样。就像这次,因为要会见的并不是正式的宾客,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不会设置礼典所需要的警卫。而只要是能够出入燕朝的人,无论是谁,都能够接近西园。这次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儿吧。”
  “嗯……”点了点头。
  桓魑只是苦笑了一下,说道:“虎啸作为大仆是失职了的,所以必须允许他向你道歉。与此同时,下官还向恳请主上能准臣上奏。”
  “何事?”
  “这次事情的发生,主上您也难脱其咎。尽管主上对什么事情都不拘君臣之礼,说起来这是主上独特的地方,不过,如果对待法度甚是轻率,甚至是无视规章的话,恐怕就会生出不必要的事端。作为主上身边的官员,就有作为官员的职分。所以下官决不能在己生枝节的时候,还看着主上这样的态度而视而不见。一旦主上无视惯例和法则,那么下面原本被惯例和法则约束的臣子就会慢慢地也会变得目无法纪。因此,在这件事上,请您不要斥责大仆。”
  “那么,你到底想说……”
  “我想说的只不过是,主上让虎啸道歉,和主上原谅虎啸原本是两回事。主上是误解了我的话了。如果不让虎啸道歉的话,那就暗示着他没有犯错。而作为王,则无论如何是绝不可把臣子的犯下的罪或者一时的懈怠当作没有发生过的事的。即使是主上身边亲密的人,也不可以这样。不然,一定会有人说他是主上的宠臣。这样一来,作为虎啸就站不住脚了啊。”
  “啊……是这样啊……”
  阳子自己嘟囔着的时候,浩瀚走了进来。
  “唉呀!你们…原来是在这儿呀!”这么说着,浩瀚走到虎啸面前。
  “鉴于大仆这次的失职,特命他反思三个月。”阳子想要插嘴说,“等一下。”不等阳子开口,浩瀚又接着说道,“不过,因为有台辅为主请愿,又因是主上之过乱了法度,使大仆对自己的职责不明就里犯下过错。同时,大仆因为追捕逆赋有功,功过相抵。鉴于此,此事就此打住,不再过问。关于这一意见,有议司业已一致通过。”
  浩瀚语气平和的说到,然后又面向阳子说道:“若有不明之处,请容在下说明。”
  “关于所述之‘乱了律法’是指什么呢!是不是就只是指刚才被桓魑骂过的那些?”
  “嗯。那么,就这样吧。”
  “好吧。”阳子苦笑了一下。
  桓魑高声笑了笑,然后向浩瀚报告了准备把抓到的犯人交付秋官处置的意思之后,就拍了拍虎啸的背,带着他一起出去了。
  淡淡的目送他们离去,浩瀚递上了书面报告。
  “……内宰好像对现状非常不满的样子。他原来只是内阁的小臣,在内宰之下,照料王和宰辅身边的小事,蒙主上提拔,晋升到了内宰的位置上,可是现在却不容许他出入路寝呆在王的身边,从内阁小臣的时候开始,他自己就能随侍在路寝,那也是他值得夸耀的事,那种荣耀被践踏了他再也无法忍耐了吧。”
  “是嘛……”阳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说道。
  “……再加上,王又重用他不了解的大臣,连法规什么的都尽情无视,身边尽是些他看不懂的事情……总之,他会又不满也是自然而言的吧。”
  参加那次谋反的人,全部都是天官,天官与国家的治理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照顾王和宰辅,伺执宫中诸内务的官职。有时,要不是离王那么近的话,就没办法夸耀自己,可能只是些没用的人吧。
  “如果那是对内宰的同情的话,还是把那些同情收起来吧。”
  阳子吃惊于浩瀚的态度这么直白,口气这么强烈,定定地看着他。浩瀚轻轻仰起了眉。
  “内宰他们踏入西园的经过,我已经像刘将军和泰台辅打听过了。”
  “还是老样子,安排得周到呀。”
  “我觉得那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也不过是留个心才问的。主上您该不会也认为内宰他们说的稍微有点道理吧?”
  阳子垂下了眼睛。
  “没有吧……他们没办法知道真正的情况,只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看着我的行动,所以他们那样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说我是对庆国一点用处都没有的王,要是那么想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根本没办法回答他们。难道,没有那种事吗,我是为了庆国才成为王的,为什么能这么断言呢,那可不是我能判断的。”
  “那么,我来为您说明一下。”
  浩瀚这么说着,把文件放在了书桌上。
  “首先,王是否是一位优秀的王这要根据看的人,以及看的时间来判断。但是,关于此次的事件,主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王这并不是问题所在。一个人在他提着剑袭击别人的时候在道义上已经是有罪的了,这样的人标榜正义向那个他所针对的所谓‘罪人’甚至自作主张地对他进行任何裁决,他是绝没有这种资格的。”
  “大概……是象你说的那样吧。”
  “我对于大臣们被逐出路寝侍奉这件事,这样的事态让我觉得有些担心。如果不是十分信任的人,是不能让他在身边侍奉的。这是官员一致的意见。也就是说,主上已经不能信任他们到了不让他们在身边侍奉的程度。正是由于看透了他们的为人,才判断他们不能信任的。而且我并不认为这个判断有错。首先他们说什么半兽,土匪什么的……”浩瀚看了看阳子,接着说道。
  “拥有这样想法的人,肯定会炫耀自己的权威。把权力交给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的吧。没有人会把利剑交给滥用权力的人。第二,对此不忌口的人,不可能会明白前路有什么东西等着他。主上也不可能让这样的人参与国政。第三,不知实情的人没有资格批判现实。反过来说,在知道实情之前,凭主观臆断犯了错误,在这个错误的基础上任意裁定别人并且没有觉察到任何疑问的人,也不会得到任何的权力。这是其四。还有第五,象那样不明白自己处境,察觉不到自身不足,把自己的过错轻易的加罪给他人并进行无理的弹劾的人也难以得到君主的信任。而且,使用违背法规和道义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人不能不说是很危险的人物。这样的危险人物主上是不会让他呆在身边侍奉的。这是他们不得重用的原因之六。这样说法有什么不对吗?”
  阳子带着半惊呆的表情回望着浩瀚。
  “正是从他们日常的言行来看,无法被认为是值得信任而能在主上身边侍奉的人。因此才会被逐出路寝侍奉。主上正是自己查证了这一点。”
  阳子把手肘撑在书桌上,手指交叉握住。
  “……敢问,若是他们被重用,是否就不会干那种事了?”
  “我反问一句,若是得到报酬便能守住道义,得不到便守不住,这样的人如何能信用?”
  阳子抬起眼睛看着浩瀚,互相敲打着手指。
  “仅凭眼睛看到的就能断言吗?忽略功绩,只把偶尔看到的罪过列举出来妥当吗?”
  浩瀚冷淡的望着阳子。
  “您这样说难道不是对我的侮辱吗?正如主上所知,我只是从信用的角度把作为国家栋梁的官员列举了一些出来,若说官员,也有上,中,下士,若说军队也有军长之类呢。我倒是很想每个人每个方面都看到,只是力不从心了。”
  “……抱歉……”
  看着阳子急切的样子,浩瀚露出一丝苦笑。
  “说到底还是那些人的为人问题。而且,那些人的一举一动都是生死攸关的,于是经常会被问到这些问题。这是因为肯定被谁监视着的关系。如果能够通过考验获得信任,自然会得到应有的报偿。这一点可以通过李斋阁下的事情得知。”
  “李斋……?”
  “主上为什么会助李斋阁下一臂主力?”
  “为何?”
  “在潜入金波宫时,不知您有没有看到那残酷的一幕。李斋阁下穿过如妖魔巢穴般的垂州,身负重伤,她这样的行为,不正是她拼死保卫国家的最好佐证吗?”
  “那是……当然。”
  “李斋曾对主上说,请您救救戴国。但是,对他国动武就意味着会遭到天谴,这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一点,李斋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也未可知。”
  “……浩瀚……”
  “如此虽是知道却向主上求情,也许是想唆使其犯罪,或者认为主上也许不知道这事,忽略忘记了。也或者她臣口使是明知故意这是唆使犯罪,却也要不惜以死来劝说主上。又或者,她只是想要能够让戴国好起来,希望要庆国之类的别国不只是仅仅知道而是出手相助。巴。李殿下所想的实情,我是无法得知的。尽管如此,主上分给李殿下精力和时间,我也是不反对的。”
  “啊……”
  “因为这是从李斋阁下的言行看出来的。她对于主上的态度,对于我们的态度。或者她对于虎啸的态度。还有在她所说过的话,做出过的行为,从这些角度来看的话,并没有象我这样认为李阁下只是为了自己的荣誉和乌纱帽而非什么国家社稷的人。我到现在为止也还并不知道李阁下真正如何想的。如果她真的是明知是罪还前来劝君,大概她就是冒着必死危险前来的吧。但是,我想她大概已经自觉到了此举罪孽深重了吧……”
  嗯,阳子点头响应。
  “结果还是这么回事。自身的行为由自身的遭遇所决定。只要能表现相应得体的言行,我想即使是像我这样的人也愿意给予帮助,依据情况甚至还可能感动上天。周围的人是不是给予响应,那是由他本人的表现所决定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对自己的不幸怀恨在心、进而袭击了主上。像这样,我认为应该称之为逆心之恨。”
  “……蓬莱那边似乎也是这么说的。”
  “逆心之恨最终导致拔剑相对,这种人的意见根本没有倾听的必要。这又是一个实例,说明本人的言行决定是否能得到等值的回报。”
  Ⅴ
  “您觉得身体怎么样?”
  李斋端着晚餐走进卧室,发现泰麒已经起身正看着窗外。李斋一时间仿佛身处在寄居的太师府的客厅。
  “已经无大碍了。”泰麒回头答道。虽然他表现地很自然,不知怎么总觉得他的身影看上去更为单薄了。像是要甩去不安,李斋笑道。
  “刚才……台辅仍在休息的时候,景王前来到访,表示歉意。说是很抱歉又让您看到丑恶的一面。”
  “……那并不是她的错。”
  “您说的对。”李斋边说边整理餐桌。
  “正是因为景王一心为庆的百姓着想,才会那样做……近来我算是体会到,要想维持当一个好王真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
  “……的确是。”
  说了这么一句后,泰麒沉默了。好半天,才又开口道,“……李斋,我们回戴国国吧?”
  “什么?”
  最初,李斋一下子不能明白泰麒到底说了什么。对着垂首表示询问的李斋,泰麒回以真挚的目光。
  “我们不可以再为庆添麻烦了。”
  李斋愕然地听着,总算弄明白泰麒的意思,顿时感觉血气涌上了脸部。
  “请您等一下……台辅,但是……”
  “我们不可以成为庆动乱的种子。一直以来我们受到了友善的对待,但我们却反而为他们添了乱。我想,接下来是时候由我们独自想办法来解决问题了。”
  “但是台辅……您不能这么做。台辅您的身体还。不,还不仅仅如此。请恕我直言,使令和角都还……”
  李斋激烈而又狼狈地说道。心想着,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台辅不错。李斋一直不甚确定地认为,要是能找到泰麒,就陪伴泰麒返回戴国。只要泰麒在,就能凭借王气找出骁宗。但是,泰麒却失去了角,失去了麒麟的本性。使令也不在身边。更何况,现在的戴国已经成为了妖魔和凶贼的巢穴。
  李斋已经没有可依靠的人了。
  这次内宰叛乱的事件,李斋再次感觉到了所失去事物的重要性。持有武器的人们闯进来,想要强行进入泰麒和景王所在的卧室,李斋却无力阻止。反而被那些不像是武人的人们轻易地捕获、拘禁了起来。
  虽然想以身体有疾无法行动自由为借口,但是李斋已经无法负起一个武人所应尽的职责,这已是既定事实。臣口使想将泰麒送回戴国,但连保铲泰麒都做不到。虽然这些是原本就已经知道的事,却不曾料到自己竟会如此无用。模模糊糊地知道,跟自己明确意识到,这之间竟有如此大的差距,李斋为此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不可以啊,台辅。虽然能理解您的心情。但我不能让您返回戴国。至少,也得等您身体康复了……对了,在这期间,就由我在难民之间募集人手,多少可以召集到一些士兵。”
  泰麒摇了摇头,说道:“确实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然而李斋,我们是戴国国的百姓啊。”
  李斋呆着不动。
  “戴国是连神都已经放任不管的国家。……难道不是这样吗?主上不在,诸国也愿不伸出援手,上天更也不会降奇迹于戴国,麒麟也等于是不存在了。即使如此,戴国现在还有它的百姓。你和我。”
  “对百姓来说,您即使失去了角,台辅依然是我国的麒麟。台辅是我们的希望,我们不能轻易地再失去您了。如果一定要有人回到戴国,寻找主上、拯救百姓万民,由我李斋去。不,其实我本来就有这样的打算。所以,请台辅千万要留在安全的地方。我恳请您,放弃回去戴国,这太危险了……”
  泰麒和李斋所失去的不仅仅是那些。李斋有着更深沉的恐惧。
  在鸿基发生异变之后,李斋为平定乱事前往承州,途中救下了二声氏。根据二声氏的证词,已可以确定阿选的谋反。同时,李斋却因此事而被冠以大逆不道的罪名,但是比此更为痛苦的是:为什么李斋救下了二声氏这件事会被阿选得知。李斋只向芭墨和霜元送去了密函。那两个人都是极为忠诚的人,断不会将之泄漏给他人。大概只有骁宗麾下的少数人员知道了李斋传达的内容。然而,却被阿选知晓了。
  无法想象骁宗麾下的强将竟会没有注意间谍或是盗听之类的。他们在暗地里集会,应该是在保持着充分的警惕而进行密谈的。尽管如此,还是泄漏给了阿选,这就意味着,那些人当中有人跟阿选暗中勾结。
  骁宗,在自己的麾下,饲养了背叛者。
  李斋回望眼前正投以真切目光的泰麒。她不愿告诉泰荫这一可怕的事实。但是,戴国国存在着双重的危机。回到戴国,就必须想办法联络旧部,召集士兵。但也许背叛者就潜伏在那儿。他或许会以旧识的面貌出现在泰麒身边,李斋却没办法防范他接近泰麒。
  对着反复说着不可以的李斋,他露出了为难的微笑。
  “你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
  李斋微微倾首。
  “常常烦心于我的事,让我远离恐惧跟痛苦。连骁宗不见了的时候也是如此。”
  “……台辅。”
  “我很担心骁宗,然而谁也不告诉我真相。不……也许你那时告诉我的就是真相。然而我知道,周围的大人们常常在我面前隐瞒了可怕跟痛苦的事。所以,我才会信赖将可怕及痛苦主事告诉我的阿选……”
  李斋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阿选告诉我,骁宗可能有不测。那一天……不断遭受伏兵的袭击,致使陷入了绝境。我没有采信你们所告知的,骁宗己平安到达文州的言词。而相信了阿选所说的,在到达文州前遭到奇袭正在苦战着。一心想要救他脱离危境,我命令使令去支持骁宗。根本不曾想到要怀疑阿选,那是因为我信赖阿选,或许不只是那样,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将可怕的事情说给我听的,才是没有说谎的人。”
  说着说着,泰麒转为了苦笑。
  “……的确,我其实还是个小孩子,不懂得什么叫知足。想要为大家做些什么,却反而给你们添了乱子……那时候也是如此。”
  “台辅,不是这样的。”
  “但是,李斋我己经不是小孩子了。不,或许说到能力的话,我现在已经比那时候能办到更多的事情了啊。但是,可以说,现在反而没什么用处了。然而,我己经不再幼小,不会再为自己的无能叹息,为自己的无能而安子现状。”
  “……台辅。”
  “必须有人来拯救戴国。戴国的百姓不救,又有谁会来救呢?”
  “那么……那么,我们再访一次蓬山,跟玄君商量一下吧。看看你跟我能为戴国做些什么?”
  “可以顺便请求玄君帮我们做些什么吗?”
  李斋无言了。
  “难道你想指望上天吗?有资格朋待拯救的,是那些归属于上天受上天所庇护的人们。戴国的百姓什么时候成了上天的了?”
  “泰麒……但是……”
  “我听说了你向庆求助的经过。说实话,若不是你来到庆寻求帮助,我也回不来。我也承认有些事是人所无能为力的。而且,以现在戴国的现状而言,或许已下是没有角的麒麟跟独臂将军能独立救回的。但是李斋……”
  泰麒抓住李斋那剩下的另一只手。
  “原本,只要是能靠自己的手支撑事情的人,就能被称为‘我’吧。这时候我们如果再不支撑戴国,做不出一点实际行动,或者根本不去做的话,我们就永远失去了称戴国为‘那是我们的国家’的资格了啊。”
  李斋回看泰麒。……想着,原来如此啊。
  李斋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救戴国。同时,发现那样的想法在泰麒的面前迅速地消失了。对,对李斋而言,只要泰麒安然无恙能用自己的双手保护好泰麒就是保护了戴国。即使那是处在庆中的安全,也没有任何所谓。只要泰麒平安无事,李斋心中的戴国就守住了。然后,保护戴国,也就是说,戴国是李斋的一部分是她的祖国。没能保护好而致使它的灭亡,那是属于戴国的李斋自身的责任。即使李斋失去了戴国,只要能保住泰麒,对他来说就等于没有失去。
  “我们是戴国的百姓。身为戴国的百姓,就负有对于戴国的责任眼义务。放弃那些的话,我们也就失去了戴国……”
  失去所属地也就等于失去了自己。
  李斋失去了朝廷、失去了同伴,失去了旧识。也离别了花影。除了所属地之外,名叫戴国的国家已经一无所有了。所以,她想要拯救戴国。因为她不想再失去自己。
  现在,李斋重获了泰麒。没有失去泰麒,李斋也就没有失去戴国。他们还在庆找到了容身之所。对李斋来说,失去这里的一切才是更为可怕的。但这对于戴国,对于戴国的百姓,对于骁宗,对于现在仍被封锁在戴国的人们,对于在那里消亡了的生命,事实上却是一种背叛。
  ……不错,李斋他们必须离开这里回到戴国去。
  李斋将被泪水模糊了的视线转向了自己的手。那握住自己手的小手,跟李斋自己的已没有什么差别。
  “台甫己经……成长了这么多了啊……”
  Ⅵ
  初秋的拂晓,李斋伴随着泰麒,悄悄地出了太师府。
  跟泰麒长谈之后,景王什么都没说只表示了赞同。想要离开是因为认为内宰他们起事是由于他们的缘故,如果不这样说,即使能说服她,也将迫使她面临痛苦的选择。尽管如此她还是再三挽留,因为庆既然已经介入了戴国的事,再把他们送走,等于是对戴国弃之不管。至少,那位年轻的女王,不禁会这样想吧。
  另一方面,李斋的心中轻轻叹息着。
  如果为那位女王的真诚所挽留的话,她没有自信不会动摇决心。即使现在,李斋还是认为这样做实在是太蛮干了。必须要回去戴国,泰麒所说的理由他也十分明白,也认为说的很正确。确实,李斋必须要带着泰麒回到戴国去。但是,在另一方面泰麒对戴国来说是决不能失去的希望,这也是既定事实。他没有守护周全的自信。也十分明白归路上等待着的是无法想象的危险。直到现在,转变泰麒的看法,说服泰麒留下的想法仍然十分强烈。作为人是非回去的不可的,但是作为臣子却不该让泰麒回去。两种想法分庭抗争,好不容易才因为泰麒毅然决然的意志而倾向于回国。
  “李斋……你要留下吗?”
  泰麒像是看穿了她的迷惑而问道,李斋慌忙摇头。
  “怎么会。请您别开我玩笑了。”
  “还是……不舍得与景王告别?你很受庆的诸位的照顾,所以就这样离开觉得很不好受吧?”
  面对如此安慰的话语,李斋笑着答道:“不,没什么的。”
  “只是梢稍有些离别之情。景王……还有庆的各位,之所以如此亲切地对待我,是为了要救戴国。如果我因此而畏怯了,才真正无颜面对他们。”
  对,这一切都是为了戴国。李斋是作为戴国的百姓来到尧天。在这里享受安逸、抛却戴国就是忘恩负义之举。李斋如果做出这种遭人唾弃的事,戴国的百姓也将被人瞧不起。因为无论如何,自己都是戴国的一个子民……身为戴国的百姓,这是极为自然的。
  李斋重又吐了口气,打开了太师府后面马厩的大门。塞得满满的马房里有一匹,像是认出了李斋他们,飞燕高兴地站了起来。
  “飞燕!”
  泰麒靠过去。飞燕梢梢露出了警戒的样子,但是,大概是很快就认出是谁,乘势探出了身子,撒娇地叫了起来。
  “你还记得我呀。”
  被泰麒轻轻地抚摸着,飞燕眯起了眼。李斋一边微笑着看着这一切,一边备鞍做准备。悄悄地牵起缰绳,将飞燕领出了马厩。李斋抬首望向天色末明的天空。
  “要是能回到云海之上,就能一口气飞行到某一处州城。那里不见得一定是落入阿选的手中,因为在云海之下有妖魔徘徊。无论哪条路都必须排除障碍才能前进,所以也没什么大的差别。”
  很规矩地对正做着说明的李斋应了一声,泰麒仍是抚摸着飞燕。
  “没有休息的地方,对飞燕来说太辛苦。”
  “没问题的。飞燕一定会努力办到的。毕竟就是它将我带上了尧天。”
  嗯,泰麒点头答应。飞燕自喉中发出轻柔的呜叫将头搁到了泰麒的肩上。
  就在这时候。
  “这时候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对于这唐突的声音,李斋迅速回首,却看到六太站在黑暗的园林中。他背后可见的黑乎乎的影子应该是虎啸吧。
  “……延台辅……为什么。”
  六太扫视着束手而立的李斋跟泰麒。
  “那是因为我站在这里听啊。”
  说着,六太微微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为了保护你们两个派了使令暗中跟随。所以知晓了你们的行动。”
  “……延台辅,我。”
  六太对欲说话的泰麒摆摆手。
  “不用担心。阳子什么都没说。不过,你们这么任性妄为还真是让人头疼啊。你现在是我国的太师,记得吗?”
  “那是?……”
  “雁的太师私自访问戴国这不太好吧。要是在那里起了什么争执,就太令人为难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泰麒跟李斋,六太深深地叹了口气不禁苦笑了。
  “……因此,我要去除你们的仙籍。看来由于太师的突然解职,可以有些空闲用来发呆了。拿着,这是慰劳金。”
  六太把白色的东西放了下来。李斋无意识之间想要伸出手腕把那接过来,然后自己也苦笑着把掉到脚边的那东西拣了起来。暗夜中看不确切,好像是个象胜券一样的木牌。
  “不管怎么说,我想着不是还在的嘛,然后就做了这个。也许胜券是没什么必要的东西,可是在这上面盖了章就能从界身那儿取钱。但是,我也不知道这样到底能对戴国国有多大的帮助。这里是路费。”
  李斋这次迅速的阻止了要放下来的钱包。
  “……延台辅。”
  “接着是最低限度的行李。虎背着呢。带去吧。”
  李斋瞪大了眼。
  “只有天马很辛苦吧。那,这只虎用完了以后要是能还给我就太感谢啦。因为我偶尔也会感到寂寞的啊。”
  李斋按住了手上的东西。
  “……是。我一定会的。”
  嗯,六太两手叉腰的点了点头,重新来回打量着泰麒和李斋。
  “真的不想让你们走啊……你们可一定要记着我啊。”
  “……您的厚意我们一定会报答的。”
  “我可等着你们的捷报啊。”
  六太说着把背转了过去。在园林树荫的遮蔽下向前走着,然后交错着的,一个黑色的人影闪了过去。从树影下的阴影里走出来的虎啸,带着非常复杂的表情看着李斋向禁门的方向走去。
  “骑兽在那一边。”
  “真的,给虎啸……添了很多麻烦。”
  “才没那种事呢。”
  无力的说着,连心都沉到了肩上,虎啸从刚才站着的园林里走了出来。从太师府的某个内殿向禁门移去的之间,一直沉默的盯着自己的脚看。
  虎啸终于返了回来,开口说话,是从出了门殿的近处以后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想跟着你们去。我能派到什么样的用场,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因为我已经是宫里的管事了,所以……”
  对着带着复杂表情这么说着的虎啸,李斋微微笑了。
  “我觉得景王的身边也很需要虎啸。”
  “嗯。是啊,是这样的。”
  “我希望你能帮我向景王传达,我对她的感谢之情。如果可以的话,请她尽量不要生气。”
  虎啸点了点头,然后向着门殿继续走去。在门的内侧负责开门的小臣,打开了通向禁门的门。在宽广露台的对面被淡淡的月光照耀着的云海向外延伸着。
  从内殿向禁门的门扉打开了,在那儿有两个人影和一个骑兽的影子,可以看见静静发泄不满的杜真站在那里。旁边站着的是凯之,安静的牵着雏虞的缰绳向这边走来。杜真就跟在他后面。
  带着两个很轻的旅行袋。凯之把缰绳递到女将军的手中。
  “我受命为你们准备这个。”
  “太感谢你了。”
  “……别放在心上。”
  说着对行了一礼的凯之,她也慎重的回了一礼。跟在凯之后面的杜真,把手里的东西送到她面前。她非常吃惊的看着杜真。
  “这是很久以前就为你保存的剑。……那个,虽然我也觉得是有些过分,可还是带来了。”
  “多谢。”轻声喃喃着,她以单手接过了那把剑。那时能看出受了重伤的她的右手腕,好像己经不在她的身体里了。
  “我打心里感到抱歉。”
  “不,别这么说。”
  “虽然可能会想不起你们的脸,可是那声音,无论我何时跌倒你们都会在我身后鼓励我。”
  “好的……那个,嗯。”
  杜真一点头,她就微笑着深深鞠了一躬。
  “多亏你的帮忙才能见到景王,受到了很大的帮助。这完全都是你的功劳。我真的从心里感谢你。”
  杜真摇了摇头。他们今后将为何目的,要前往何方,问过凯之后已经知道了。
  “……请,多保重。我会虔诚祈祷你们的平安的。”
  淡淡的月光照在上面,可以看出浮上了白色的露台,从那里有两头骑兽飞了过来。
  “……连分别的话都没跟我说这样好吗?”
  从接近露台的高楼里往下看,阳子正向着这边问道。
  “没有什么可以表达我的谢意。”
  “这样啊,……对于把你们留在这里我感到很抱歉。”
  “是的。”
  “能够平安抵达就好了。”
  “到州城总会有办法的,云海之上总不会妖魔出现的。”
  “问题是那之后如果还能让使令跟着我们就好了。”
  景麒无言的点了点头,如果使令离开王或麒麒的身边,进入他国,那么就会被看作是派兵入侵。六太是这么跟我的说的。但阳子和景麒只能放弃。
  云海之上骑兽们快速的行进。
  “走了吗?”
  六太伸出了脸。
  “嗯,走了。”
  阳子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看着云海的彼端,黑点已经和海浪溶在了一起。
  “胜券,我已经交给她了。我说为她准备好了,她毫无怀疑的揣入自己的怀里了,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所有的事情,如果是延台辅的话就能明白吧。”
  “那是什么啊……变的这么壳,一看到它里面的样子就让人吃惊呢。”
  阳子只是笑了。
  只有一点点,只要最后一点都好,要是能帮到她就好了。以那种心情为接口要留住她是很容易的,可是那样救他们的只是可怜他们两人的自己的心情而己。并不能拯救戴国。庆国,肯定无法救助,因为没有救到戴国而痛苦的他们两人的心情。
  要是庆国能再富有一点,要是朝廷能再稳固一点的话。在内乱不断的朝廷里,根本没办法安心信赖的寄生于此。实际上,自己也知道仅仅是留住他们不让自己后悔这样的事,现在都办不到。知道两人此去凶多吉少还是让他们走了,这种辛苦,只要制止住这种痛苦就好。
  “……首先是自己要做点什么。”
  “嗯?”
  眺望着云海的六太回过头来。
  “首先要振作自己,否则就没办法帮助别人。我是这样想的。”
  阳子这么一说,六太把额头靠着窗户说道。
  “才不是那样呢,是因为帮助别人,才能使自己坚强起来。”
  “是这样的吗?”
  “你很意外嘛。”
  是吗,这么说着那一直盯着看的云海上己经完全不见人影了。
  ※       ※       ※
  弘始二年三月,主上忧虑文州辙围之战乱,率王师亲往镇压。同月,主上于文州琳宇失踪。与此同时,宫城之中发生鸣蚀。后宰辅亦杏无音讯,百官为主失措。
  然当其时,阿选密谋篡位,自立为王。丈阿选原为禁军右军将军,性朴,名高,能领兵,通幻术,施以非道,躁躏九州。
  《戴国史乍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