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这一天,位于大陆的东北部的戴国还是早春时节。山野之间依旧白雪皑皑,草木的芽还躺在积雪的怀抱中酣睡。
  云海之上也不例外。虽然没有雪,园林中的树木们也都还处在睡梦之中。
  戴国首都鸿基白圭宫西面一隅。
  白圭宫三面环海,呈马蹄状延伸。向它的西北角,面向海湾的地方有一片广袤的园林。园林的边上是戴国宰辅所居住的仁重殿,而紧挨着仁重殿的,则是作为州侯执行政务的广德殿。
  园林的冬天一片萧索,但是那些散落其间的奇岩异石和亭台楼阁,依旧保持着威风凛凛的姿态。在寒风中也不失其绿的树木添了更深的颜色,正要准备开放的梅花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在路边的一个亭子里有一只幼麒麟的身影,他倚着白色的石柱,铜色的毛发在脊背上无精打采地搭着。
  他叫泰麒。尽管只有11岁,但作为戴国的麒麟,他要负责挑选新王并以宰辅的身份奉御座,同时,还要担任瑞州的州候。先王大典才刚刚过去半年,本应在瑞州的泰麒现在却独自一个人在庭院里徘徊着。
  泰王骁宗,也就是泰麒所选出来的王,此时并没有在鸿基。他在半个月前起程去了遥远的文州。泰麒感到坐立不安,因为他的主人此去文州有一件棘手的事要办平叛。
  泰麒不喜欢战争。这是麒麟的天性,更何况年幼的他并没有经历过战场上血与火的洗礼。他只知道他的主人去了一个残酷的地方。更甚的是,自骁宗离去之后,一些不祥的传言开始在宫中蔓延。
  听说,文州之乱背后还有一个惊天的阴谋引诱骁宗亲征以图弑之。
  文州在瑞州之北,两地之间耸立着绵延的山脉,大山的深处有一条狭窄的山道将山脉割裂为两半,这是骁宗的必经之道。山道的后半段,就是一直蜿蜒到文州中部的这一段,一直被强盗所控制。
  又听说,强盗们也在那里虎视眈眈,等待着骁宗。
  还听说,骁宗受到伏兵的袭击,苦战了一番,凶吉未卜。山道狭窄,又紧夹着险峻的山岭,一旦遇伏,必定易攻难守,凶多吉少。泰麒的不安渐渐地转变成极度的恐惧,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崩溃了。
  “愿神灵保佑骁宗平安无事吧!”他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除了反复地祈祷,他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泰麒觉得自己没有一个可以在苦闷的时假给他信心,为他带来希望的朋友,他身边的那些大人们总是对他隐瞒一些坏消息,一些会让他觉得害怕的坏消息。
  “弑君的消息也不过是传言而已。”他这样安慰自己,“所以,今天早朝时偷听到的这些坏消息绝不能和周围的大人们说起,不然一定会被他们斥为荒谬的。”
  如果不是乘着公务的间隙,避开众人的视线,逃到这个没有人的地方的话,泰麒就连祈祷这点小小的事情也做不了。自己被看得如此的年幼无知。处处被当作小孩子来对待,泰麒实在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在这之前,泰麒软硬兼施,总算说服了那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使令到文州去打探消息,他只要能知道骁宗是否平安无事就心满意足了。如果平叛避免不了兵连祸结,也许他们还能助骁宗一臂之力。
  麒麟的本性是“仁”,他们厌恶流血,厌恶争斗,所以即使是长剑在手,武功盖世,也未必能保全得了性命。为此,他专门降伏了两个妖魔汕子和傲滥来充当自己的使令,必要的时候可以为他去冲锋陷阵。
  命令他们前去骁宗身边襄助,这就是泰麒能为骁宗做的全部的事情了。可惜使令只有两个,如果能有多一些使令,或者泰麒自己再年长一些的话,就可以和大人们一起为保护骁宗而奋战了,然而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这样的想法在泰麒的心中反覆的心中反覆着。他正在只能一个人在园林的小角落里一味地祈祝祷,仅此而已。他恨自己竟然如此无能。
  “神啊,保佑骁宗平平安安吧。”就这样,他不知祈祷了多少遍。
  这个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轻微的,他猛地回头。
  泰麒松了一口气。来人既不是傅相,也不是大僕,而是被泰麒派到骁宗身边去的耳目。在亲信面前,泰麒不再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急切地冲上前去,“骁宗是否平安无事?”
  来人摇了摇头。
  泰麒又说,“我最终还是派了使令前去,真的对不起了。”
  以前他和这个人曾经约定,泰麒允许不再派使令去骁宗身边,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则要保证对自己的身份保密并且负责刺探骁宗身边的消息。现在泰麒失约于人了。
  “但是无论如何,束手无策坐等消息,我做不到。”泰麒为自己辩解道。
  那人一边点头,却一边从腰间拔出剑来!泰麒急忙停住了脚步,倒不是因为害怕这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泰麒只是觉得非常的讶异。
  “怎么啦?”他不安地问道,他看到来人的眼中闪出一种未见过的异样的眼神。
  “骁宗驾崩了。”
  说话间,泰麒看到对方挥剑向他猛砍过来。泰麒瞪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对方,那一瞬间,他感到自己浑身僵硬,声音也仿佛在喉间凝固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利剑向自己逼近。
  “只有两个使令,这就是你的不幸了。”
  剑,利剑,闪着寒冰般摄人光芒的利剑,狭着一股逼人的剑气向他疾刺过来。
  “要怪只能怪你先了骁宗为王。”
  到底是剑刺中了泰麒在先,还是泰麒本能地用他最善良的办法逃开在先,恐怕连他本人都不曾知道。
  不管怎么说,那把剑还是深深地刺中了泰麒的角,那是麒麟所特有的。泰麒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惨叫。那绝不仅仅是因为疼痛,那是一种怒吼,为被出卖而怒吼;那是一种悲鸣,为失去主人而悲鸣;那也是一种哀号,为失去生命而哀号。
  不曾想,这生平最惊人的一声却唤醒了他的本能意识,让他勉强避过了这生死一劫。
  ※       ※       ※
  “——泰麒!?”汕子的声音是那样的凄厉,山那边的巨响让她不由自主地惊叫。冰冻的山野上留下了她深深的足迹,文州已经近在眼前了,她登上了一个小山,确认文州的方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泰麒……”
  是什么让自己心口猛然抽搐呢?一种不祥的感觉袭遍全身。汕子呻吟着重新站定,她开始运用意念,身体随之变形,像水一样渗进了地面那是另一个世界。
  地底下有一条路,汕子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路无常形,身无常态,她不停地向前奔跑,路也随之延伸,准确地说,那里像深海一样黑暗,处于一片朦胧混沌之中,只有她的身体像被什么力量牵引着前进一样。汕子很强烈地感觉到这一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束明亮的金黄的光线指引着她。越往前跑,她感觉越像是在海面上浮升。突然,她像是乘风破浪了风一般,腾云驾雾,飞上了高空。他飞得很快,瞬间就再也看不见地面的烟霞和物体的形状。那束金色的光芒越来越亮,一个金光灿烂、辉煌耀眼的世界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是黄昏时分特有的光芒。她沐浴在这些金色的光芒中,朝着远方的一团黑影飞去,近了,近了,忽然,她觉得自己像是撞在一堵墙上,身体猛地被弹了回去。
  那是泰麒的背影。
  来于泰麒的力量个人的气脉与世间万物融会在一起一种令人恐惧的力量,把汕子揪了下来。
  汕子毛骨悚然,被揪下来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她从那银白的树枝上用力揪下果实一样。
  泰麒。
  一切好像又遁入无形。汕子还没有来得及不安,已经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在一瞬音侵袭了她。
  等到她从那股力量中挣脱出来,呈现在她眼前的,是熟悉的白圭宫,不,那是白圭宫的幻影。屋顶的瓦片在大气的折射下像波浪一般涌动,白圭宫上方的天空里,一片阴霾……
  异界。
  蚀,这是麒麟的悲鸣下才会出现的鸣蚀。
  有一个影子投射在一个摇动的中心里,那是一个漆黑的野兽的影子。它背上的鬃毛发出了锐利的光泽。
  “泰麒!!”
  摇动的王宫,艳阳下耸立的园林,扭曲的道路,还有那旁边歪斜着的影子。
  是谁?
  汕子的视线突然被一扇门挡住了,那是一扇即将关闭的门。她毫不犹豫地飞了进去紧追那个即将消失的黑影。她的身影消失在那里面。
  手意识上的手在不断地延伸,指尖只差一点点就抓住它了。
  背后那股一直支撑着她的力量忽然消失了。一直围绕着她的那种气息的颜色和味道,还有肌肤接触到它的感觉也完全改变了。
  原来是已经出了异界了。整个身体,整个灵魂里面都仿佛有一只手在延伸着,在触摸着。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个爪子钳住了一般。
  摇动的房屋,阳光下的道路,被扭曲的树木。像是有一个波浪打了过来,它们就混为一体。这明,汕子好不容易进入了那个黑影当中。
  泰麒!
  ※       ※       ※
  如果有人看到这些,一定会怀疑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在一片旱田中有一些古老的建筑物,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群落。建筑物之间有一条蜿蜒的柏油路。四月明媚的阳光照耀着,路面散发出蒸气。
  蒸气渐渐地变形,就像书上说的那样,它先是慢慢地变浓、凝结,然后慢慢地变成一个成人的脊背那么大。水蒸气里面浮现出一个淡淡的人的影子。这个小孩的影子走了两三步就突然停住了,像是被绊住了一样。
  这个孩子站在路面上,背后的蒸气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片盎然的春色。
  天空明亮,呈现出淡淡的蓝色,镶嵌着朵朵的白云。好象从某处传来了云雀的叫声,风也变得轻柔起来。田野里菜花摇晃着。高高的芦苇草轻抚着柏油路面,搭在这个小孩的肩膀上,蓬松地散乱着。
  小孩呆呆地伫立在那里不是,他什么也没看,像是没有感觉的样子。突然,他目视前方,像是被背后吹来的风推着一样,他抬起了脚,一步,两步,机械的走动渐渐变得流畅起来。
  他走得很快。突然,他像是找回了自我一样停住了脚,环视周围,四周好像突然闪烁了一下。
  错落有致的田地、花圃,零星分布的古老建筑,偶尔还能看到新的建筑,这是常见的乡村田园景色。
  他觉得纳闷,“这是哪啊?”。他的脸上,满是半睡半醒的神色。没走几步,前方就出现了一条小小的岔道,他看到那里挂着黑白相间的幕布办丧事用的布条。
  他跨越了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