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Ⅰ
  铃看着那只神兽载着阳子降落在午门的城门上。阳子下来后,那只神兽就飞走了。
  “是麒麟?”
  “对。”祥琼说。
  “没问题吗?连麒鳞也惊动了。”
  这时候从老远赶来的人们都一动不动,再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应对呢,谁也不知道。铃也是一样。其实她很想跑过去跟阳子打招呼,但称呼她为“阳子”好像不太好。
  正当铃犹豫不决的时候,目送麒辚远去的阳子突然转过头来,看着铃和祥琼说:“你们都没事吧?”
  铃和祥琼一看到阳子主动地问候自己,马上飞奔而出,跑到阳子身边。
  “现在真的没事了吗?”
  “王师已经撤退了吗?”
  “我命令他们去明郭了,我要他们必须把呀峰抓起来。”
  “那就太好了!”铃和祥琼齐声欢呼道。她们回过头来打算和众人一起欢呼的,但只见在场的人都依然是满脸不解地站在那里。
  “虎啸,阳子说没事了!”
  “桓魋,王师现在转向攻击呀峰了!”
  两个大男人愣了一下,终于恍然大悟。桓魋马上跪叫道:“主上!”
  就在这时,周围的人也慌忙下跪,虎啸还傻傻地回头看了看人们,只见夕辉也跪了下去,还对自己说:“哥哥!快扣头!”
  “但,这……”
  阳子叫到虎啸满脸疑惑,不禁笑了起来。
  “你们没必要向我下跪,请大家都起来吧。”
  但没有人抬头站起来,只有虎啸呆呆地站着。
  “我是一个不中用的国王,我让大家受苦了,对不起!”阳子看了看虎啸,继续说:“特别是虎啸,我还要对你说谢谢。你不畏惧升纩,不屈不挠地为了正义而战。其实这些事都应该由我来做的……谢谢你虎啸。”
  “不,不……这……”
  阳子轻轻笑了笑,看了看抬起头来偷看自己的人们,说:“桓魋,我也要向你道谢。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
  桓魋慌忙应了一声,说:“是否在下提出什么要求主上都回答应在下吗?”
  “对,你尽管说。”
  “那么,”桓魋跟身旁两人打了一下眼色,又抬头看了看阳子,然后猛地一扣头,说:“那么请主上为前麦州侯平反冤情,让麦州侯可以继续为朝廷效力。”
  “浩瀚……”阳子愣了一下,说,“桓魋。你是麦州的人?”
  “我本来是麦州州师的将军,叫青辛,身旁这两人都是麦州的师帅。”
  这时桓魋身旁的两人深深地又向阳子一叩头,说:“我……不,下官希望主上能饶恕我俩,因为在伪国王起兵的时候,我最先被伪国王所击败。所以我一直都想借此机会带罪立功。本来以带罪之身向主上提出请求是大逆不道的。但是,下官很希望主上能为麦州侯平反。”
  “是吗……”阳子的目光在三人脸上扫视了一下,她一开始就知道桓魋肯定不是一般的百姓,而且他有大量的同伴,大概那些都是他以前的部下吧。所以那些人对桓魋都是毕恭毕敬的。
  “我有点事想问桓魋你,你们现在集结在和州,莫非是浩瀚的命令?”
  “确实是这样的。”
  “是吗……”
  本来阳子在登基大典的时候曾经见过麦州侯,但是他的样子却记不起来。但是,通过眼前的他的部下的行动,可以看出麦州侯的人品。
  “桓魋,我要你代我向浩瀚道谢,像我这样昏庸无能的国王他也尽心尽力地帮助我,所以我很希望他能到尧天来一下。”
  桓魋猛地抬起头看了看阳子,有深深地向阳子叩了一个头,说:“臣明白了!”
  阳子点了点头,接着向虎啸走了过去。看着还是愣愣地站在那里的虎啸,阳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箭楼的门,说:“你去把门打开吧,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个了。”
  “啊,是……是!”虎啸说完,哈哈一笑,跑过去,开门了。阳子看着他,问:“虎啸,你有什么东西想要的吗?”
  “我可没有想过这些,我只希望你可以让升纩受到应有的惩罚。”
  “那其他得到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吗?”
  虎啸苦笑着说:“一直以来我心中只是想着这个事情……啊,对了!”虎啸突然转过身看着阳子说:“我不用受到处分吗?”
  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处分?为什么?”
  “因为都是我挑起叛乱的啊。”
  “要是要处罚虎啸的话,我也不得不受到同样的处罚。”
  “这……说得也是……”虎啸不禁哈哈大笑,看着阳子,说:“不管怎么说,我们总算有缘,而且还吃过同一锅饭,所以我有点事情想拜托你,行吗?”
  “什么事?”
  “你可是一个大人物,无论什么官员都要听你的话,所以可不可以请你安排夕辉进入少学念书?”
  一直看着虎啸和阳子的铃和祥琼不约而同地笑出来。阳子愣了一下,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们笑什么?”
  所有人都笑起来了,阳光洒落在每一个人高兴的脸上。
  Ⅱ
  赶赴明郭的禁军在五天后回到拓峰。
  阳子一直都没有离开拓峰,她留在那里帮忙重建拓峰城。阳子和铃、祥琼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把散不在城中的武器捡起来,或者帮忙运送饭菜给伤者。在街上,人们一看到阳子,必然跑过来向她跪拜,这都让阳子觉得很不好意思。而虎啸一来由于性格率直,另外和阳子一起并肩作战,所以虎啸还是直呼阳子姓名。而虎啸的朋友一开始有点紧张,后来也像以前那样直接叫阳子的名字了。至于桓魋和他的手下对阳子都拘谨了很多,大概是因为他们原本就是军官将领的缘,故信一天,阳子接到报告:说王师回来了。于是她马上登上正门的城楼去迎接。只见有一两马车开进拓峰,一直来到正门下,当驾车的士兵认出阳子后,马上下马叩头。而这时,有一个瘦下的人从车上走下来。
  “远甫!”
  远甫一听到阳子叫他,哈哈一笑,说:“你好像干得不错啊。”
  “您没事吧?”
  远甫点了点头,脸色突然沉下来说:“兰玉和桂桂呢?”
  阳子心口突然一痛,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说:“兰玉她……”
  突然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一看,是虎啸。
  “怎么能让一个老人家站着啊,找个地方坐下再淡啊。”
  阳子点头称是。这时候远甫看着虎啸,说:“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啊。”
  “我弟弟多亏你老人家的教导了。”
  “你弟弟还好吧?”
  “托你老人家的福。我稍后可以让他来拜会你老人家吗?他一直都很想再想你求教。”
  “欢迎之至!”
  虎啸点头称谢,然后先走出中门。阳子也领着远甫从中门走出去。
  “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们……”阳子说。
  “你为什么要道歉呢?”
  “要是当时我在里家就好了……要是这样,你们就不会……”
  “桂桂怎样了?”
  阳子心中一酸,说:“他现在在尧天。”
  “是吗,”远甫安慰阳子说:“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再自责了。其实我也有责任的,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我……”
  阳子转头看着远甫问:“呀峰为什么要抓您呢?难道靖共真的有什么阴谋?”
  “对,”远甫点了点头,说:“以前,在麦州的产县……”
  “难道,是那松塾那件事?”
  “你也听说过吗?”
  “真的是因为那件事吗?”
  远甫自嘲似地说:“都是因为那件事。其实原因是靖共要招揽我,但是被我拒绝了。于是他就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果然是靖共……”
  “他当时派人来到松塾,要里面所有的人都投靠他。靖共可是个伪君子,要是帮他做事,我们岂不是有违正道?我当时是松塾的长老,所以靖共的人就找我商量,但被我拒绝了。就这样,靖共就对松塾大开杀戒。”
  远甫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禁浑身发抖。
  “那么,您有没有受伤了?”
  “没受重伤,而且早就痊愈了。那件事之后,我曾经打算不再宣扬正道。因为正道不应该通过牺牲某些人的性命换来的。要是这样的话,那我想要宣扬的正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想不到我到了这样一把年纪的时候才感到迷惑。”
  “远甫……”
  “有时侯,我回觉得比起宣扬正道,种田,或是拿起武器打仗可能会更有意义。因为不管我怎样宣扬正道,最终还是落到这种田地。要是这样,还不如像农民那样去种田,到了秋天就有收获。”
  “但是远甫你现在不是在种田吗?你是向人民的心灵播种啊。”
  远甫看了看阳子,恍然大悟似的,说:“原来是这样……”他叹了一口气,笑了笑说:“像我这样的老家伙也有迷惘的时候,也有被阳子你这样的年轻人指点的时候。人就是这样有意思,所以你也不要在轻视自己,或者对自己没信心了。”
  “是吗……”
  “清楚认识到这一点确实是很重要的啊。”
  阳子点了点头,微微笑了一笑,说:“远甫,我有一点事情想拜托你。”
  “什么事?”
  阳子停下脚步,说:“我想封您为太师,然后请您来朝廷辅助我。不知远甫你意下如何?”
  远甫笑了笑说:“你想让一个糟老头来当三司之首吗?”
  “我很需要一个能够指点我的人。”
  “是吗?”远甫点头道:“本来我还拜托麦州侯帮我找一个隐居的地方呢,看来这也要作废了。既然阳子你认为可以用得着我这样的人,那我必然竭尽所能辅助主上。”
  “谢谢你,远甫!”
  远甫哈哈一笑。
  “听说麦州侯也是松塾出身的啊。”
  “对,虽然我在松塾的时候没怎么上课,不过松塾的一个教官把他带来了,就像阳子那样,我们就成了师徒了。”
  “实在万分抱歉,我误听靖共的搀言,将浩瀚给罢免了……”
  “听你这么说,你应该已经明白到谁是谁非了。这就好了。”远甫哈哈一笑,继续说:“柴望应该很高兴吧。”
  “柴望?”
  “他是麦州州宰。他也是松塾出身的。浩瀚被罢免,他也丢了官位。然后他就隐居起来。但是受到麦州侯所托,也曾经多次来拜访我。阳子你也曾见过他一次。”
  “什么?”
  “有一次他来过之后,你第二天就来问我他是什么人。”
  阳子记起来了,是那个蒙面人。“那人就是柴望?”
  “没错。本来旧徒弟来拜访我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而且还是一个很有成就的学生。但却要那样的藏头露脚的,真让人伤感。而且还经常让兰玉她们挂心……”
  阳子仰天长叹一声。
  “怎么了?”
  “没什么。我现在才发现我误解了很多人。”
  远甫不解地看着她,阳子只是摇了摇头,说:“总之,看到您没事我就安心了,一开始我还以为你受了伤呢。”
  “其实哪怕受伤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很快就能好。只是我把袭击里家的那帮家伙吓了一大跳,所以他们才带我回去的。”
  “什么?”
  “哈哈……”远甫没有再回答,把话题转到别处去了。“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去金波官了,真让人怀念。”
  “远甫老师……”
  远甫呵呵一笑,说:“不要那么称呼我。叫我乙老师吧。”
  “乙老师?”
  远甫点了点头说:“我出生于麦州产县支锦,就是现在的支松。名字叫做乙悦,别号老松。”
  远甫神秘地笑了笑,继续说:“在达王的时候,人们开始叫我松伯。”
  “什么?”阳子满脸惊奇之色。远甫看着阳子,只是一个劲地笑。
  Ⅲ
  “你要回去?”
  铃和阳子还有祥琼三人住在一家像是仆人的卧室里,那房间是在乡府的一僻静个角落里。一个晚上,当她们正要睡觉的时候,阳子说起要回尧天的事情。
  “是的。”阳子点头道,“我不能离开尧天那么久,要不然我会被景麒骂的。”
  “是吗……那也是……”
  “不管怎样,我是下决心了。虽然我以前都是很迷惘……”
  “唉,当国王可不容易啊。”
  “是啊。”阳子又点了点头。她看了看铃,又看了看祥琼,说:“你们不是说来庆国见我的吗?现在不是见到了吗?”
  “啊!”铃和祥琼齐声叫了起来。
  “对啊,真的见到了!”铃说。祥琼却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你们以前不是只想着这个吗?”
  “对,的确是。但现在我也要回才过一稍,我必须要向采王道谢。”听铃这么说,祥琼愣愣地盯着天花板,说:“我也要回去向一个人道谢,还要向他道歉。不过我回去的话,说不定马上就被人赶出来。”祥琼笑了笑,继续说:“我还要去雁国一趟,我和一个人约定好的。”
  “约定?”铃问道。
  “就是去会一会乐俊,我答应他回去向他报告情况的。”
  听祥琼说起乐俊,阳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
  “和州发生叛乱这事情,说不定已经传到雁国去了。”
  “他肯定知道的。他对其他国家的事情简直是了如指掌。”
  “那我肯定又让他担心了。祥琼,麻烦你代我转告他,说我总算没把国家弄得不可救药的程度,现在已经稍微安定了一点点。”然后阳子神秘地看了祥琼一眼,说:“可能的话,不要说我一直在这里。”
  祥琼呵呵一笑,说:“没问题。”
  接着,房间里爆发出一阵笑声。然后阳子突然喃喃地说:“不过还有一些没解决的问题……”
  祥琼和铃看着阳子,只听她说:“一个好的国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是一个没有像升纩那样的坏人的国家。”
  听到铃天真无邪的回答,阳子不禁苦笑了一下,说:“这个我也懂……譬如说,你们两人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呢?你们希望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被阳子这样一问,铃和祥琼都陷入了沉思。祥琼首先开口,她说:“我讨厌挨冷、挨饿,就像当时在里家那样。那时我不敢说,其实我真的很讨厌受到别人的歧视、虐待。”
  “对对……”铃也点头赞成,说:“我也是这样。我一直都在忍耐着,心里不断地想要是这样的生活早点结束就好了。于是人也变得怪癖起来。”
  “对,性格会变得很内向的。”
  “但是啊,光是这些不能成为答案啊,不好意思。”
  听到铃这么说,若有所思的阳子慌忙摇头,说:“不,我很受启发。”
  “真的吗?”
  “嗯,”阳子不断点头,然后有侧着头说:“你们两个今后的希望我大概知道了。那么,然后呢?”
  铃和祥琼相互看了看,然后祥琼抱起膝盖,呆呆地说:“我啊,想学习。我真实太无知了,真是觉得害羞极了。”
  “我也是。”铃说。
  “也井非就是说要去上学,只是想知道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可惜,松塾已经被烧掉了。”
  “是吗?”阳子笑了笑说,“那看来你们不能在松塾学习了。其实我已经把远甫招到金波宫来当太师,你们也可以在金波宫一边工作一边向远甫求教。”
  铃和祥琼都瞪大了眼睛,说:“等……等一下,你的意思是……”
  “不会吧……”
  阳子看着她们二人,说:“我现在啊,就是缺人手。就是多那么一个也好……”
  铃和祥琼惊讶得张大嘴巴和不上了。
  “那么虎啸和垣魅呢?”
  “当然要好好提拔他们。现在我很需要一些值得信赖的人在王宫里为我办事。”
  祥琼叹了一口气,说:“那没办法了,那我就去帮阳子忙吧。”
  “对啊,既然阳子也这么说,我们不帮她不行啊。”
  “说的对。”
  铃哈哈大笑起来,祥琼也是强忍着不笑出来。看着她们两人这付模样,连阳子也不禁笑了。
  在这小小的卧室里面,欢乐祥和的笑声连绵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