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Ⅰ
  “喂!你到底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
  祥琼被关进了柳国的大牢里。牢房就像降过霜一样的寒冷,而那只老鼠也被关了进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多少说点什么呀。”
  祥琼没有回答。并不是不能回答,只是因为害怕一旦说出来的话,可能马上就会被定罪受到处罚。
  “你叫什么名字?”
  “……祥琼。”
  她终于还是开口回答了,恐怕是因为自己的罪恶感在作祟吧。
  “叫祥琼的话,这确实是芳国公主的名字不是吗?”
  祥琼一下子抬起了头。
  “公主孙昭,字祥琼。”
  “我……”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只从雁国来的半兽。王族的名字一般是不太会流传出去的。因为王族的身份高贵,很少有被人直接称呼姓名的机会,所以旁人也无从得知他们的姓名。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鼠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说。
  “我叫乐俊,是个学生。”
  “只是学生的话,怎么会坐着驹虞?”
  “所以那只是借来的呀。因为你是公主所以被迫捕吗?”
  祥琼没有回答。她忘不了曾经不小心说出自己是公主后所遭受到的那些可怕的事情。
  “如果你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来商量呀。”
  “比起担心我来,你难道不担心你自己吗?”
  祥琼抽动了一下嘴角笑了笑说到。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牢里吗?弄的不好,可是要被处死的。”
  乐俊摸了摸胡须说。
  “死刑?那是芳国的作法吗?偷东西就要被处死的作法,只在芳国才会有。不,现在就连芳国也废止了这种法令了。”
  “……是……这样的吗?”
  “峰王好像是个非常严厉的王呀。犯了偷盗罪就是死刑,从主人家里偷了一般的物品的话要被处以鞭刑,偷的是衣服宝石之类的话就要被处以死刑,就算只是偷了点吃的东西也是要掉脑袋。不过,只有芳国是这样的。一般别的国家都是实施杖刑。柳国的话也有点不同,不过也差不多是对犯了这种罪的犯人处以九十大板的杖打吧。”
  祥琼惊讶地看着那只老鼠。他竟然连别的国家的法令也知道得那么清楚。虽说这点是优秀的官员都应该具备的条件,但实际上就算是掌管刑法的官员们,他们中间也很少有连别的国家的法令也知晓得一清二楚的人存在。
  祥琼这样想着,又问了他一遍。
  “你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吧?”
  “我都说了我只是个学生。雁国的法令什么的,这种东西我知道也不奇怪呀。”
  “你是少学的学生?”
  “不,是大学学生。”
  闻言,祥琼更是睁大了眼睛。各州都只设立一个少学,大学则是各国府附属下的唯一的高等学府,学生的数量也只是一百人左右,非常的少。所以大学的入学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如果完成了大学的学业,就能当上官职,因为还有成为高级官员可能性存在,所以梦想着能进大学的人非常多,每年都参加选拔却一次都没有合格的人也很多。
  “像你这样的小孩也能进大学?你几岁呀。”
  乐俊的胡子垂了下来。
  “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小孩子吗?算了,算了。我二十二岁了。”
  祥琼眨了眨眼,感到十分惊讶。虽说二十二岁就进入了大学学习不是不可能,但是就岁数来说还是太早了点。因为不仅是要通过入学考试,还要少学的前辈之类的人物推荐才能真正入学,所以说超过三十岁才入学也并不稀奇。
  “是吗……真不错。”
  这只老鼠的未来已经决定好了。是作为官僚的富裕、光明的前途。祥琼的未来却什么都没有。只能像这样被关在牢里,等待判罚。
  “没什么好的,如果真的被定罪逮捕的话,说不定会被学校除名的。”
  祥琼看着这样说的老鼠。作为大学生,不仅需要丰富的知识,也要求有良好的品格。因此,一旦因为犯罪而被处罚的话,毫无疑问会被学校除名。
  只是祥琼想着,如果是自己的话,会被送回恭国吧。受到供王的侮辱与处罚,而且处罚大概会异常地严厉吧。发生这样的事,对这只老鼠而言不会失去全部的东西,可是自己弄不好是有可能连命都保不住的。
  “算了,总有办法的。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柳国的士兵会闯入我们住宿的地方呢?”
  祥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背过了身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表示出完全不想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她的背后传来了轻轻地叹息声。
  祥琼装作睡着了的样子靠在墙上,其实她根本睡不着,整夜颤抖着直到天亮。第二天,祥琼被带出了牢房。一边走出牢房,祥琼一边回头往牢房看了一眼。像是歪着头的老鼠,一直看着祥琼。
  牢房位于官府的最里面。这条街上的这个官府是隶属于郡的,还是隶属于乡的?或者说是隶属于县的?也有可能是此县还要低等级的,祥琼对此一无所知。有裁判罪行的权力的机构只有县府以上的地方才能,州府是不处理犯罪事件的,不过牢房倒是什么地方都有。
  祥琼被带到了府邸的正殿里,就这样腰上被绑着绳子坐在堂厅正中央的地板上。正面的檀台上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牵着绳子的狱卒把祥琼的头压到地上,勉强她磕头。
  “是芳国的公主孙昭么?”
  “不是的。我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人物。”
  男子感觉好像很有意思似的笑了。
  “哦?从恭国的供王那里被告知,芳国的公主偷了王宫里的御用物品逃出了恭国。主上传达下来,说是一定要捉住她。青鸟带来一份写清楚被盗物品名字的目录。你行李里的东西可是和目录上所列的被盗物品完全吻合哦。”
  青鸟是指,被用来传达各官府间的传令的一种鸟。
  “那是……别人给我的。”
  祥琼的头贴着地面,这样说到。
  “是从住在同一房间的半兽那里得到的东西。”
  虽然很对不起你,但是我无论怎样都不想再回到恭国去了。祥琼心中有亏地一口否定到。突然坐在檀台上的男人大笑了起来。
  “你认为会有哪个官员会相信你这种谎话啊?”
  “可是……”
  “原来如此,就像是完全不知世事的公主呀。明明是从恭国的王宫里偷了东西逃出来的,但却还是气定神闲地公然在客栈里住宿,也不知道应该把多余的东西扔掉,把值钱的东西换成钱,竟然就这样把偷来的东西藏在行李里。”
  祥琼咬着嘴唇。实际上她自己也觉得这种做法很糟糕。因为得到了自由而实在是太高兴了,结果就完全忘了应该小心。
  “偷的都是些饰品,因为你是女的吗?真是愚蠢。”
  “县正。”这时有个声音对坐在檀台上的人说到。那这里应该是县府了。
  “公主应该不会是做出这么可笑愚蠢的事来的吧。这个女孩儿应该不是什么公主。”
  “这倒也是。”
  县正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兴奋。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的呢。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公主孙昭吗?”
  “不是!”祥琼斩钉截铁地扒在地上喊到。
  “那么,就是说公主把盗的东西强加给你,然后自己隐藏了行踪。但是,怎么可能把好不容易偷来的东西送给别人呢?这是绝对不可能有的事。女孩儿,怎么样?还是想说是别人给的东西吗?还是说,是你偷的?”
  祥琼没有回答。
  “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回答!这是偷来的东西吗?”
  祥琼抬起了头,看着那张笑得脸色发红的脸。
  “不……不是这样的。”
  “那么,就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了?哪里会有这样愚蠢的人。还是说……”
  县正的声音变得像猫那样奇怪。
  “这原本就是你自己的东西?因为害怕被牵连进来,就说成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和目录上的东西一样,就只是巧合了,和恭国失窃的东西毫无关系了。”
  祥琼感受到那男人满含深意的视线,点了点说。
  “……是这样的。”
  “就你这样,带着的这点东西不会太奢侈了吗?”
  “……但是……是我的东西。真的是。”
  “那真是奇怪。不过,宫府也是很忙的,有很多事要处理。要是对每件觉得很奇怪的事情都去做调查的话,那可真是没完了。你要是能自己赎罪的话,当场放了你也可以。”
  醒悟到男人话里的深意后,祥琼惊呆了。这个男人是在要求自己贿赂他。站在堂内的下官们也都邪邪地笑着。
  “如果……能原谅我的话,这行李里的所有东西都将献给县正大人。”
  “是嘛。”县正拍打着自己的膝盖。
  “还真是个知道怎么设身处世的女孩儿呀。那么我就不再追究了。就对上面的说,你的东西只是正好和目录上的东西相似,只是个巧合罢了。是供王的东西的话,那我可不敢拿,不过如果是你的东西的话,那就没问题了。”
  “是我的东西。”
  祥琼肯定地说,县正和其他下官听闻后笑了起来。
  “明白了。那么,就放了你。饰品什么的留下,包袱和钱袋都还给你,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非常感谢。”
  祥琼低下了头,隐藏起了脸上浮现出的表情。
  从府邸接过了行李和钱袋,祥琼漫无目的地走在的街道上。
  得救了。
  至少不但是保住了自己的命,还不用被遣送回恭国。但是好不容易偷出来的宝物以及吉量都没了,而且不仅如此。
  祥琼把手伸进衣服口袋里,害怕似的碰了碰已经变得很轻了的钱袋。
  付住宿费用的银钗被没收了。把变得很轻的钱袋还给祥琼的官员,对她说:从钱袋里已经拿走了她应该支付的钱款。
  但是,却几乎拿走了全部的钱财。不过就算如此,比起被送回恭国来说,真是要好太多倍了。裹竖皮外衣,用头巾把头好好地包好,祥琼边这样做边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
  但是,接下来要该怎么样呢?
  行李里有些替换衣服和昨天特意买来的装饰品。如果把这些全部换成金钱地话,那能坚持旅行到什么地方呢?为了去庆国,不弄到去戴国的旅券的话是不行的,一定要坐上去庆国的从戴国出发的船。不过留给祥琼的只剩下五天的旅费了。
  大概得靠走的了。也只能住最差的旅馆了吧。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那就只能乞求普通百姓能让她留宿在自己家里,能让她做些日付薪水的话儿,一边忍受着别人的白眼一边旅行了吧。自己能够做到吗?祥琼这样想着。
  深深地埋首,走出府第大门的祥琼,突然听到旁边传来搭话声。
  “看起来好像没事了。”
  祥琼慌乱地转过身去,看见了老鼠牵着驹虞的缰绳。
  “……你……”
  “我担心你不知道会受到怎么样的处置,所以来看看。现在看来心情不错嘛。”
  漆黑又细长的眼睛,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并没有心情好。”
  祥琼扭过脸去走了出去。身后马上响起了啪嗒啪嗒追赶她的脚步声。
  “心情不好吗?”
  “被要求行使贿赂的话就能放了我。结果,身上带的东西全部被拿走了。”
  祥琼在路上叹了口气。对这只老鼠多说什么也无益,反正也只会说太好了之类的。
  “……真是奇怪呀。”
  听到这句话,祥琼转过身去看着老鼠。
  “柳国的官员竟然会要求贿赂这种事。”
  “这有什么奇怪,他们确实这样做了。世界就是这样,到处都有贪官,他们以权谋私!”
  “但是,柳国是有名的法制国家。芳国的峰王也是模仿柳国来建设国家的。”
  祥琼停下了脚步。
  “比起惩戒百姓的法令,约束官员行为的法令反而更多。这一点就和芳国稍有不同了。柳国的官员是不可能出现腐败的事的。法令就是为了阻止这点而设立的。这样还在县府的大堂上堂堂正正地要求贿赂?真有这种事吗?”
  “……什么意思?”
  “看来是监管体制本身开始腐败了。祥琼是不是说过要去戴国吗?果然是想要从柳国的港口渡海吗?”
  祥琼像是自嘲似的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没有直接去庆国的旅费。”
  “你还是放弃比较好。”
  “……为什么?”
  站在面向正门的大路上,老鼠低声说到。
  “在虚海上有妖魔出没。”
  “昨天听说了。”
  “一部分是在戴国沿岸出没,一部分则在柳国沿岸出没。”
  “什么?”
  祥琼又停了下来看着那只半兽。半兽也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祥琼。
  “柳国正在倾覆。”
  祥琼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柳国的刘王,比恭国的供王治世的时间还要长。已经统治国家一百二十年了,可以称他为一位贤君。对祥琼来说,附近的三个国家,范国,恭国,柳国她觉得都是不会灭亡的。因为这几个国家自祥琼出身以来,一直是十分稳定的。
  “这样的话,你准备怎么做?”
  突然被这样问到,祥琼回头看了看乐俊。一边这样问着,一边走出了大门。
  “什么?”
  “你不是想去戴国吗?行李不是拿回来了吗?那么路费呢?我也差不多要离开柳国回雁国去了。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一起走?”
  祥琼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你是说要带我去雁国?”
  “如果是到关弓的话,还得先走一段路呢。”
  “……你是笨蛋吗?因为我你自己差一点被当作小偷呢!”
  乐俊笑了。
  “那个我有想到过,大概不会被正式逮捕的。因为有个地位比较高的大人给了我特殊的旅券。”
  “问题不在这里……”
  对此,他笑得更深了。
  “我好像是为了和你这样的人偶遇而出生的呢。”
  Ⅱ
  花了半个月,铃和清秀来到了位于和州西面的止水乡。就这样沿着西方前进的话,就能到达位于首都尧天的瑛州。
  花了半个月才来到这里是因为使用的是马车这种交通工具,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清秀的情况越来越差了,不明就里的病痛一旦发作就算呻吟上半天也是常有的事。这样的话,当天就不用说了,就连第二天也无法再旅行下去。伴随着头痛而来的是全身抽筋以及呕吐。
  “姐姐,真对不起。”
  清秀躺在马车上,身体一边随车摇晃着,一边这样说到。马车只在车板上铺了块布盖住一些行李。马车上坐着的人都是近郊村庄里的人,沿着街道出镇的时候,顾便带些乘客,赚点小钱。也有专门用来运送乘客的马车,但是大部分都是富人在使用,一般是不会让铃他们坐的。
  “钱没关系吗?我可以走。只是走的慢点。”
  “没关系的。小孩子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铃轻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清秀笑着回答。
  “明明你自己也只是个孩子。”
  微笑的脸十分消瘦,那是因为一直在呕吐才变成这样的。
  讲的话也好像挺奇怪。铃是仙人所以听不出来,但是车夫说清秀讲话的方式有点奇怪。比如像把“去”说成“举”。
  “有顶嘴的时间,还不给我去睡。”
  “我是在担心会拖姐姐的后腿。”
  “不用你多操心。”
  铃一边说,一边笑了。对清秀的顶嘴没有感到生气是因为这话没有别的意思。虽然有时会说出些让人生气的话,但是这些确实又是实话。比起假惺惺地说什么“真是可怜呀”这样的话,直截了当地说“一点都不可怜”反而轻松。
  铃忽然抬头看了看清秀。
  “这样一想,梨耀大人大概也是这样想的。”
  “什么?”
  “是洞府的主人,我曾经非常讨厌的梨耀大人。但是,如果被询问是否是讨厌自己之类的话,一定不会说什么讨厌之类的话吧?大家都会摇着头回答没这回事,梨耀大人一定就会说些令人讨厌的话!”
  “虽说没有人会对自己被讨厌这种事感到高兴的。不过,明明知道对方讨厌自己,却还说没这回事的话,也不会觉得开心的。”
  “那就不要做出让人讨厌的事不就好了?”
  嗯,清秀雹着车顶的天窗应到。
  “人呀,有时明明知道自己是不能做这种事的,但最后还是会做,不是吗?”
  “……是有这种情况的呢。”
  “这种时候,自己也会觉得自己做了不好的事,就想问问看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但是明显别人是不会说自己对此很生气之类的话的,要是直接说什么讨厌之类的话,不是很莽撞吗?”
  “确实是这样的。”
  “如果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就慢慢会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变得只是为了让别人说出心里话而这么做了。不是会有这种感觉的吗?”
  铃恍然大悟。
  “这样的话,岂不是和梨耀大人很像?”
  “这只是我单纯地想象罢了。”
  “大概就是这样。”
  回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想过梨耀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口认定她充满了恶意。
  “直接说来,就是从没有考虑过梨耀大人的心情,只是想着要忍耐。梨耀大人对此总是讽刺到,是真的后悔吧?是真的讨厌自己吧?因为如果回答不合她意的话,那就糟糕了。只敢在床上哀声叹气。”
  “什么呀……真是可怜呀。”清秀叹了口气说道。
  “真的是很辛苦的。”
  “我不是说姐姐,我很喜欢姐姐的。我说的是梨耀这个人。”
  铃用带有恨意的声音对清秀严厉地说到。
  “你不是可怜我,是可怜那个梨耀大人吗?”
  “什么呀,这样的话我前面不是白解释了吗?不是看上去很辛苦。我想一定是因为自己做了令人讨厌的事,自己也开始讨厌起自己来,但却无处可逃?”
  “也许是这样。”
  铃往外面看去,透过车帘的缝隙看着两旁的街道。
  “虽然你是在笑,但是其实是很痛苦的,寒冷的日子里睡在冰冷的床上,一个人想像着快乐的事的时候就是最幸福的了,但自己真是非常悲哀。”
  “不是还有其他人吗?没有想过对别人诉说痛苦吗?”
  “能说吗?我可是海客呀,对这里的事一点都不了解。每次询问别人这是什么的时候,都会被嘲笑,这样的话想交谈的心情也会消失。虽说如果一直不去学的话是不行,但是老是这样被嘲笑,也没办法再去求教别人学习了。”
  “……如果是这样,你睡在床上的时候,应该只是想着自己多么可怜,自己是世界是最不幸的人,然后大哭,是吧?”
  “这……”
  那确实是事实,铃有点脸红。
  “这种事情没做过。我有想很多的事情。比如会想这一切都只是梦,只要醒来睁开眼睛的话,就会发现自己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之类的。”
  这样说着铃不好意思地笑了。
  “听到景王的事后,就在想景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一定也在想念着蓬莱吧。所以,才会想对她说这些话,为她唱故乡的歌。”
  如果这样做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也会对我说说故乡的事。
  铃叹了口气。
  “但是,我如果回去的话,只有徒然。被梨耀大人讨厌,其他人也不会给我好脸色看……”
  清秀说,像是有点不明白地。
  “姐姐,真是孩子气。当然是这样的。因为姐姐什么都不做呀。”
  铃瞪着眼睛看着她,清秀无奈地长叹了声。
  “空想这种东西,完全不费体力的。现在放在眼前的问题是该怎么做,要去做哪些不得不做的事之类的问题不是吗?什么都不会改变的话,当然只有徒然。”
  “虽说是这样……”
  “这样的话,尽想些不现实的虚幻事情,一直都像个小孩子呢,姐姐。”
  “你有时候真是个惹人讨厌的孩子呢。”
  “唉?”清秀调皮地睁圆了双眼,吐出了舌头。
  “姐姐经常哭吧?但是我就从来不哭。”
  “真不好意思,我可是爱哭鬼。我小时候却一直被说成是个坚强,不爱哭的孩子呢。”
  带着铃来到山峰上的男子也曾这么说过,“喜欢你不哭这点呢。”
  “但是遇到太多痛苦的事了,结果变成了个爱哭鬼。”
  “我呀。”清秀看着铃说。
  “在庆国的家烧光了,村里的人也死了好多,我们必须只能到别的地方去生活。最后看一眼村子的遗迹的时候,真是嚎啕大哭。已经是到了悲伤地忍不住的程度。因为是小孩子所以经常哭。但是那次和平常的哭泣不同,觉得是哭掉了我一辈子的眼泪。”
  “连你也曾这样?”
  “嗯,那个时候就在想,原来人的哭泣是分成二种的。一种是觉得自己可怜,另一种则只是觉得悲伤。觉得自己可怜而流的泪是小孩子的眼泪。是想谁能帮帮我之类的眼泪,爸爸也好,妈妈也好,身边的老婆婆也好,来帮我吧。”
  铃只是看着清秀的脸。
  “小孩子就是这样,没有办法自我保护。所以,那是小孩子的眼泪。”
  “是吗。”铃只是这样回答到。清秀也沉默了一会儿。
  “……那个,清秀的家是在庆国哪里?”
  “嗯,南边那里。”
  “身体的病医好后,去看看吗?”
  “一起去?”
  清秀横躺着,裹着铃的衣服。马车里很冷,所以把鼻子藏到了衣服里,只留下一双眼睛怀疑地看着铃的脸。
  “一起的话不喜欢吗?”
  “和姐姐一起去的话,会很吃力的呀。”
  一边说着,清秀一边扑哧扑哧地笑了,铃也笑了。
  Ⅲ
  固继的村子和北韦的街道是相连的。坐落于同家的东北方向的一个角落里。官府的级别只是里府,村子只有二十五户人家,是规模最小的村子。
  阳子和兰玉一起推开里家的大门走到了街上。
  一般而言。村庄是正方形的,用高墙围砌起来,内侧还建一圈环形的大路。村子北面是村府的村祠,以及里家。前面是东西走向的宽广纬路,而从里祠到村门的那条比直的路则叫做经路。村府没有府邸和小学,里祠是举行正式仪式的地方,像是祀祠里木,诸社以及土地神之类的。祀祠里木的村祠的西面是祀祠土地神和五谷神的诸神社,东面一般是杞祠祖先用的寺庙,这些总的来说就是被称为“社”,而村里每个人都信仰的只有里木。那是因为是这棵树赐予了人们孩子和家畜。
  “真是有趣。”
  阳子自言自语地说到,兰玉不明白地斜着头问,“嗯?”
  “村祠,倒是很正规,但神社和宗庙看上去却很破呀。”
  实际上,神杜和宗庙都很小,人们经常就是安静地进去拜一拜就回去了。
  兰玉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阳子这样想也真好笑。”
  “是吗?”
  “因为里木是赐予人们孩子的树木呀。再怎么供奉好些神,丰收,无灾害这种事也不可能会发生。所以,里木是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这里的人真现实呀。但是,天帝和王母就是很特别了。”
  许多地方都是在村祠里一起杷拜天帝和王田,但是在这里却是特意把两个分开来再各设庙宇来祀拜的。
  “那是因为他们给了人们后代呀。”
  “天帝和王母?”
  “是呀。想要孩子的夫妇,一起向里木启愿,然后在树枝上结上丝带。”
  “如果不是夫妇的话就不行吗?”
  “当然不行。绑好带子后,催生玄君就会把想要孩子的人的名字写在本子上,交给西王母。西王母征询天帝的意见后,再从中挑选适合做父母的,品质优良的人来,命令女神给他们制作胎果。”
  “唉?”
  这和我曾经在故乡听到的那些神话完全不同呀。阳子这样想着。虽然记得的也不是很多,很详细。
  “送生玄君制作好小孩子的胎果,然后送子玄君再把它送到里木上来。蓬莱不是这样的吗?”
  “完全不一样!”
  阳子笑起来,问,
  “兰玉相信这些吗?”
  对于阳子的询问,兰玉笑了。
  “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不是真的,但是是结出了胎果呀。而如果不在树条上系带子的话,就绝对不会有胎果出现,这不是很不可思议吗?所以,这一定是神赐于我们的恩惠吧。”
  原来是这样,阳子笑了。
  “家畜也是从里木上结出来的?”
  “是的。从每月的1号到七号之间是可以向里木乞颇得到家畜的时间。第一天是乞求鸡、鸭这种离类;第二天是狗;第三天是绵羊、山羊;四号是山猪和家猪;五号是牛;六号是马,到了七号就是乞求得到孩子的日子了。”
  “人?这也是规定好的?”
  “嗯。乞求孩子的话是在七号这天,不过九号以后随便哪天也都是可以的,但是,在七号那天乞求来的孩子,会是个好孩子呢。桂桂就是这样的小孩。”
  “唉?原来是这样。”
  “家畜的话,一个月就能孵化出来。一次系上多少带子,就能结出多少家畜来。但是,乞求小孩子的话只能系一根带子。”
  “那就是说,没有双胞胎了?”
  “双胞胎?”
  “就是一起生出来的孩子。蓬莱甚至有五个孩子一起出生的呢。”
  “唉?真有趣。”
  说着兰玉回头看了看村祠。
  “第八天也是求谷物的日子。”
  “五谷难道不是播种后,就会生长的吗?”
  “确实是这样。”
  “草木并不是活物。但是如果没有人去乞求新的谷物的话也是不行的。而能做到这些的只有王,以及王宫里的树木。具说天听到王的乞愿声后,王宫里的树木就会结出果实,第二年全国的里木就会长出新的果实了。”
  “是吗?”阳子瞪大了又眼。她倒是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工作要做。看来要他细向远甫好好地问清楚了。
  “野树上结出的是除家畜以外的野兽和鸟类。你知道水里也是有树吗?”
  “不知道。难道是结出鱼吗?”
  兰玉笑了。
  “说对了。还有草呀树的果实。”
  “谷物以外的植物不会自由地增加吗?”
  “当然会。但不是增加旧的品种,而是增加出新品种的草木。这好像是自由生长的。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生长出怎样的新品种。因此,有人会常常到野树的树根那里去找些没见过的新生的草类,然后拿回来种植。干这种工作的人就有浮民。也有猎木人,就是指到处旅行去寻找新的胎果的人。里木也有各自的特性,有容易结出胎果和不易结出胎果的区别。而那些容易结出胎果的里木是很稀有的,一旦发现了是绝对不会告诉别的人。所以要是跟在猎木师后面的话,弄不好可是会被杀死的。”
  “是嘛……”
  “因为要拿这些珍稀的药草啦,农作物的种子啦,来卖钱,所以这些人有些可怕呢。”
  阳子沉默着点了点头。在这个世界果然也是有被歧视的人存在的。没有职业上的差别,因为没有继承家业这种事。无论是哪家的孩子,到了二十岁就必定会得到公田自己独立。大商店也好,小买卖也好,都不会让自家子孙继承下去。即使是残疾人也能得到很好的照顾。但是,和半兽,浮民之间却存在着隔阂。
  “……怎么了?”
  听到兰玉的询问,阳子摇了摇头。
  为了感谢身为半兽的朋友,而曾经想废除歧视半兽的法令。但是,这却没能得到官员们的赞同。
  曾想过以次作为初敇,但是也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初敇对阳子而言是个分界点。初敇是自己当上王以后,以王的身份立场去做的第一件事,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阳子有了这种想法。
  “我说错了什么吗?”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起了很多事。”
  阳子和兰玉来到了川口的前面,兰玉要往闲地去,阳子则有事要去北韦。
  “……嗯,打起精神来呀。”
  阳子微笑着。她知道兰玉觉得自己一定是想起了蓬莱的事,所以在担心她,对兰玉的这份心,阳子衷心地感到感谢,她轻轻地举手与兰玉挥别,往环路的西面而去。
  一般来说,村镇的门不止一扇。在固继这里有二扇。那是因为固继原来是北韦的一部分。
  街道一定足以里为中心,里之外再有许多别的府第,而县城以上则是相反,街道的中心是府城,必不可少的里是和里府一起被建在角落里,而且一定是建在东北角。在北韦,固继的里更是与街道相隔很远。一直都是仅靠一扇大门很辛苦地与北韦的街道相连。
  阳子走进了北韦的街道,然后笔直地往府城而去。府城位于街道中央,被高高的城墙所包围,周围是弯曲的内环路,面向北章的东南面。
  “在哪?”
  阳子小声问到。从脚边传来了很轻的回答声,“下一个转角的右边。”
  阳子随着声音的指示,踏入了市街的深处,来到一户小人家前。
  原本如果拥有自己的家的话,就一定是这个镇子的人,拥有一定是同家分配的房子。不过实际上人们会卖掉土地,卖掉房子,各处迁移。有的人卖掉老家和农田,然后从官府那里买来土地和商店,有的人则买来农田,雇人耕种,甚至也有转了一圈又回到自己手上的事。看也不看同家分配的农田就转手卖掉,然后想把家安在繁荣市街的人也不多。
  这家的主人是有什么原因才住在经纬的吧。而且这家的主人叫劳,曾经派入去拜访过远甫。
  班渠曾跟踪过这个前来拜访的男人,亲眼见到那个男人没有去投宿而是走进了劳家。第二天,那个男人朝北韦去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阳子看了看这间房子。总不见得就直接把这家主人叫出来,询问他那个客人到底是什么人物吧,就算问了也不见得会回答。
  就在阳子从道路对面往房子眺望时,房子的大门突然打开了。阳子赶忙移开目光,假装是在路上找什么东西。
  “那再见了。”能听到男人的声音。
  “行李。”
  男人像是注意到了阳子的存在,压低了声音。那是个发色斑白的中年小个男子。而在他身边的男人则完全相反,他体格高大,一头普通的黑发。这个男子也看了看阳子,一下子又移开了目光。
  “就交给你吧。”
  “知道了。”
  仅仅是说了这几句话,两个人就离开了。小个男子像是逃走似的躲回了屋里,大个男子,则快步往小路走去。
  也许只是单纯的客人。
  不过,小个男人突然压低声音说话这点还是值得怀疑。
  阳子一边往与大个男子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边小声地叫来了班渠。
  “……有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吗?”
  凭空而来的声音问到,阳子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拜托你。虽然觉得可能单纯只是个客人,但还是比较在意远甫的样子。”
  正如兰玉所说,那个客人来后的第二天,远甫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次也是,课也不上了。那就不是没什么去劳家看看的问题了。
  “我明白了。”班渠小声说到,然后消失了。
  那天晚上,班渠直到半夜才回来,带来了那个男子是住在河对面和州止水乡都拓峰的人这个消息。
  “拓峰……”
  拓峰是出了北韦往东,拜访过远甫的那个男子却是向北。和那个大个子男人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阳子深思了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