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朱衡,你知道尚隆在哪里吗?”
  六太探头看向内朝的秋官府邸里。
  斡由之乱至此已过了十年,不久前才刚整顿完前朝所遗留下来的六官及诸侯,并开始启用新登用的官员整治朝政。在这新的朝庭里,朱衡被提拔为大司寇。这是位居六官之中的秋官之长。
  “微臣并不知道。”
  朱衡仍旧是一脸无奈地叹口气,视线则转向在场的秋官及帷湍。
  “反正王上可能又跑到关弓城去玩了吧!”
  朱衡才刚说完,帷湍手中的文件正不停地抖动着。帷湍在新朝庭里则被任命为地官之长——大司徒。
  “你就到厩舍看看‘玉’还在不在就可以知道了!”
  “玉”指的就是尚隆所骑乘的妖兽之名。
  “呃——你不生气啊?”
  “我早就死心了!那家伙唯一的乐趣就是到市街看人民高兴满足的表情,我也懒得去阻止他。”
  “啊、是这样啊~~”
  “反正不论什么事都不能依赖陛下,只好我们自己来做了!如果真有什么不满的话,到时再找他算帐就行了!”
  “你真的是大彻大悟了!”
  六太有些惊讶的看着帷湍,朱衡则刻薄的接下话。
  “就算硬逼着陛下参与朝议,也不过是在混水摸鱼!那就不用勉强陛下前来。只要陛下还记得自己的责任,在重要的时刻里能有点用处就行了!”
  “你也是、他也是,都真的看破了!……修练到这种境界,还真令人感到悲哀。”
  “如果台辅真觉得微臣们很可怜的话,就请转告陛下,请他偶尔也专心处理政务吧!”
  “好——的——”
  见到六太边跑边回答的模样,朱衡身后的小官们都不禁掩嘴偷笑。
  六太在宫城里奔跑,他直往禁门的方向跑去。在燕寝的某一处,有一广大的建筑物,走下贯穿凌云山中腰的长长阶梯,尽头则设有一道大门,这里就是所谓的禁门。六太对立于禁门旁守卫的阉人招招手,接着就直往禁门外侧走去。
  禁门外侧是以一块巨大岩石所削成的平台,是为了让骑兽能自空中方便降落而设置的。六太向着禁门边处的厩舍内部走去,只见尚隆正在替“玉”戴上马鞍。
  “——怎么样?”
  六太对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尚隆笑了笑。
  “他们完~全不在意。”
  尚隆笑着说了声“是吗?”
  “可是……当他们得知我们将会消失十天时,不知会做何反应。”
  “不要紧的啦!等他们知道不对劲而引起骚动时,早就来不及啦!”
  六太伸手将布包于头上。
  “——哪~我们要去哪里?”
  “去奏国如何?听说宗王是位十分睿智的人。”
  “你对自己没自信了?否则干嘛这么自谦……”
  尚隆露出令人玩味的笑容,顺手接过六太的行李放置于马鞍上。
  “不知道没自信的人会是谁喔……——听说宗麟是个玲珑有致的美女,像天仙般的受人景仰。”
  “变——态~~”
  “听说宗王在市镇规画上的作法十分有创意。”
  “你当真的啊?不要啦——这样太没面子了。”
  “说什么话,为了国家能富裕着想,进而学习其他人的做法也是应该的。如果真被人嘲笑,就说自己资质愚钝只好向别人学习不就得了!”
  “说自己笨,你真的是这样子吗?”
  “喔~~我一直都隐藏的很好,你现在才发觉啊!”
  “……你真是个混帐国王!”
  “至少我还安稳地坐在玉座上。”
  “还真敢说……。”
  “——六太,你想不想到蓬莱去一趟?”
  尚隆拿起缰绳,对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六太这么说。
  “我想知道那边目前的情况如何。”
  “我不要!如果带着你去的话,一定会引起灾祸的。”
  位于虚海二边的世界本就没有任何交集之处。一旦强行打开通往这二个世界的通道,则会引起莫大的灾祸。但如果只有麒麟一人前行的话,则不会有此种事情发生。
  “所以才让你一个人去啊!”
  六太不可置信的张大双眼。
  “……可以吗?”
  “我身边有令使跟着,不要紧的。”
  “你连蓬莱那边的作法都想学?”
  听到六太近似揶揄的言语,尚隆爽朗的大笑着。
  “所以我不是说过了,为了国家能富裕着想,被人嘲笑也无所谓啊!”
  “你还真是没有节操。——去是可以,但那里的血腥味仍十分浓厚说……”
  “那边还没有安定下来?”
  “应该还得过一阵子吧……”
  见到六太低头喃喃自语的表情,尚隆则摆出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你果然是跑到蓬莱去了!”
  “啊?”
  “先前我在关弓闲晃时都没有碰到过你,我还在想你到底是跑哪去了。”
  “那个……只是偶尔啦……”
  “我本来想……如果你是到关弓玩的话,一定会把你那特别引人注目的金发给藏起来才是。不过,看你也没有特意将头发藏起来,所以才想……你说不定是跑到蓬莱去了。”
  六太只得摆出一脸“被逮到了”的表情。
  “……这个……可是……算了!”
  “反正雁州国的官员都十分有才能啊!”
  “对啊、对啊,多少都是拜国王及台辅所赐啊!”
  尚隆高声笑了起来。
  “——走吧!”
  六太跨骑上驹虞,在阉人察觉到二人要外出时,“玉”早已自崖边跳至云海上方。骑乘妖兽于天空翱翔,游历一国只需一天的时间。
  自上方往下界看去,只见一片绿色的山野正不停地向外延伸着。
  ※       ※       ※
  大化二十一年,元州令尹接祐欲谋上帝之位,举兵起乱。接祐字斡由,元州侯魁之子。上亲赴顽朴讨伐,遂平天下骚乱。接祐于顽朴枭首,上改元为白雉。
  白雉八十七年,上再改元为大元。元年,上发“骑乘家畜之令”。骑自古来为马、牛、妖兽。自此增妖魔为四骑。家禽六畜亦增妖魔为七畜。敕令于各社、城门、里闾张布。自青海、黑海沿岸至金刚山之国土,皆发布此令。
  俯看十二之国,于三骑六畜增加妖魔者,唯有雁州国。
  《雁史邦书》